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快穿之剧情破坏狂 作者:一缕幽魂

字体:[ ]

 
文案:
颜擎是个魔修,还是个臭名昭著的魔修。
终于有一天,他死了,又因为一个神器活了,变成了剧情破坏狂。
又名#今天你破坏剧情了吗?#
#破坏剧情的本尊依然是萌萌哒#
 
ps:主攻,性格恶劣,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擎 ┃ 配角:你猜 ┃ 其它:快穿,破坏狂
 
 
 
  ☆、天怒人怨的魔修
 
  修真界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上,一个身穿黑色华服的俊美男子一派悠然地坐在山石之上,仿佛头上乌压压遮盖了大半个天空的劫云不存在一样。
  该男子名叫颜擎,是修真界最臭名昭著也是最强的魔修。
  修真界人人皆知,魔道尊者颜擎生平最爱美人,且男女不忌,看上谁就仗着强大的武力直接将人掳回他的天擎宫,然而颜擎并不会伤害或强迫那些美人,反而好吃好喝温柔宠爱,过上一段时间,对美人失了兴致就会放他们离开。
  而最让修真界众修者扼腕的是——被颜擎掳走的美人无论刚开始有多恨他多仇视他,到最后都会因为在天擎宫时和颜擎的相处,而无法自拔地爱上颜擎。
  随着爱上颜擎的美人越来越多,而颜擎始终没有收手的意思,直到最后,终于引起了众怒。
  今天是颜擎渡劫的日子,无数将颜擎视为情敌的修者都隐藏在暗处,伺机偷袭。
  颜擎无所谓地环视一圈,将那些打算偷袭的人的位置一一记住,他才不担心被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偷袭成功,不过是一群自己没能力还只会怪别人的废物罢了。
  就连头顶上的劫云他亦不曾放在眼中,为了这次渡劫,他准备了整整一千年,因为一次意外甚至还从几个老不死手里抢来了据说是远古神器的宙元瓶。
  修真界传说,有宙元瓶在手便可修得不死之身,颜擎对此嗤之以鼻,他得到宙元瓶几百年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不是这破瓶子确实够坚硬,怎么都打不破,让他有几分好奇,他早就扔了。
  此时天空中的劫云越聚越多,威势越来越重,颜擎漫不经心地抬头,看着即将落下的劫雷,悠悠然站起身,面前天劫。
  “各位道友注意!魔头马上就要渡劫了,随时准备攻击!”
  “好!”
  天劫将至,颜擎取出自己用了几千年的羁离剑,饶有趣味地笑着。
  劫云仿佛也感觉到了颜擎的蔑视,愤怒的轰鸣阵阵,一道粗壮的紫色劫雷突然朝颜擎劈了下来,被早有准备的颜擎一剑劈散。
  “天劫,不过如此!”
  颜擎嘴角勾起一个嘲弄的弧度,受到挑衅的劫云怒意勃发,连连落下数十道粗壮的劫雷,似乎想把这个胆敢挑衅它的蝼蚁劈死。
  颜擎接连出剑将劫雷劈散,却也难免不慎被劈中,肩上背上被劈得皮开肉绽,颜擎强忍着疼痛应对不停劈落的劫雷。
  好不容易支撑到劫数过去,劫云不甘不愿地消散,留下颜擎以剑撑地大口喘着粗气。
  #该为作死的孩子点赞还是点蜡,这是个问题#
  颜擎调息间察觉到附近的灵力波动,冷笑一声,朝那个方向挥出一道凛冽剑气,随后一声惨叫声响起。
  “渣子们,本尊就算渡劫受了伤也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一副傲然不屑的样子让一众道修恨得牙痒痒,却又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对颜擎没办法,要不然又何必想着偷袭他呢。
  “魔头!你休要嚣张!”
  一个分神期的老者似是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脸上隐隐透出绝望的癫狂,让颜擎莫名的有些不安。
  “哟!老头!”颜擎强压下心底的不安,不屑地看向他,“本尊就是嚣张,你能耐本尊何?”
  “你!你!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那老者目呲欲裂,涨红了一张老脸,矮矮瘦瘦的身体陡然膨胀起来。
  “该死!这老头要自爆!”边上的道修看得真切,不由大惊失色,什么都顾不得,连忙御剑远离此地,不一会儿,这里就只剩下颜擎和老者了。
  颜擎也想离开,毕竟自爆可不是小事,不说他此刻受了伤无法抵挡,就是他全盛时期也无法在分神期修者的自爆下全身而退!
  然而不知为何,颜擎浑身僵硬不得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老者冲到他面前自爆。
  “哈哈哈!魔头!你去给我儿子陪葬吧!哈哈哈!”
  那老头的儿子是谁?
  在彻底失去意识前,颜擎还是没能想起来……
  老者自爆后,这里出现了一个诡异的黑洞,任何东西靠近都会被绞碎。
  “颜擎!”
  就在颜擎支离破碎的身体缓缓被黑洞吞没之时,一个白色身影毅然冲进黑洞,紧紧护着颜擎的身体,两人一起被黑洞吞噬……
 
  ☆、一朝变成破坏狂
 
  当颜擎恢复意识时,他已身处一个奇怪的地方。
  颜擎紧紧皱着眉头,这是什么地方?他不是死了吗?
  “你好,我的主人,欢迎来到宙元瓶的内部空间。”
  “谁?!”颜擎警惕地四下张望,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我是宙元瓶的器灵,”一个面无表情的俊秀少年缓缓浮现,“叫我宙元就好。”
  “器灵?长得不错啊,”颜擎一挑眉,眼角眉梢尽是风流,看来这宙元瓶抢得挺值啊,“你救了本尊?”
  “不完全是,”面对颜擎的调戏,宙元不为所动,仍是一副面瘫样,“我只来得及救下你的元神,而你的肉身已经残破不堪失去生机了。”
  宙元一抬手,一具残破的丑陋躯体浮现出来。
  “啧!”
  颜擎看到自己曾经的身体居然变成这幅模样,实在开心不起来,就算是他没有死的消息都拯救不了他了!
  作为一个合格的颜控,最悲惨的莫过于自己原本的盛世美颜变成了末世丧尸!
  “有一个好消息,宙元瓶可以送你到三千小世界里收集能量修复肉身,甚至可以更上一层。”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本尊需要付出什么?”
  宙元的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欣赏,不愧是曾经的魔道尊者,面对力量的诱惑竟然还能如此冷静理智。
  “你什么都不需要付出,只要尽你所能地破坏那些世界的既定命运线就可以了。”
  “破坏既定命运线?”颜擎重复道,饶有兴味地翘起嘴角。
  “是的。”宙元不管颜擎明不明白,自顾自地解释起来。
  有一部分小世界因为命运线缠绕成一团,导致该世界的人不断重复既定的命运,最终因为无法承受不断重复而衍生出来的强大怨念会将世界淹没,被怨念淹没的小世界将悄然无息地湮灭。
  而每个小世界都有着自己的意识,会本能的想要继续存活下去,只要颜擎破坏了既定命运线,缠绕在一起的命运线也会因为重组,恢复正常,小世界的意识支付的报酬足够他修复生机了。
  于是他要做的就是尽情破坏吗?
  “有点意思,那么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颜擎看到宙元的嘴角居然上翘了一丢丢!
  不妙!
  颜擎脑海里刚闪过这个念头,一个巨大的黑洞就出现在他脚下,突然失去落脚地的颜擎毫无防备地掉了下去!
  “宙元!你给本尊等着——”
  当颜擎的声音也消失的时候,宙元唤出另一具更加残破丑陋的躯体。
  “真是不可理喻,”宙元喃喃道,“不过也多亏了他,主人的身体才没有受损更严重,算了,一个是救,两个也是救,搞不好他还是未来主母呢。”
  说着,宙元从躯体里取出一个一闪一闪的光团,将它一同送入那个黑洞。
  “祝你好运吧,未来主母。”
  随后,这个空间再度恢复了平静。
  *
  这边,颜擎临走前被宙元坑了一把,此时醒来才发现他被坑的不是一般的惨!
  这是个什么身体啊啊啊!!
  颜擎崩溃地看着镜子里疑似被毁容的脸,一道疤痕从左边眉梢一直到右边嘴角,横跨了整张脸,原本算得上俊美的容颜顿时如同恶鬼一般。
  突然颜擎头一疼,一大段记忆并既定命运线的信息涌入脑中。
  他现在在一个叫龙渊大陆的地方,此时是大周朝,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叫公孙禹,是大周朝丞相唯一的儿子,也是大周朝数一数二的美男子,曾经的。
  曾经的公孙禹八月能言,一岁能走,三岁便博览天下群书,五岁就能帮助他的父亲解决国家大事,可谓是天生英才风头无两,也因为他俊美的容貌饱受追捧,直到他十三岁那年。
  公孙禹十三岁时,一次随王公贵族出门狩猎,没想到突然出现了刺客,他为了救即将被刺客杀死的皇帝身受重伤,俊美的容颜也被划破。
  醒来后,皇帝为了奖赏他也为了拉拢丞相,将公孙禹任命为年幼太子的少傅,负责教导太子。
  年纪轻轻就成为太子少傅本该让公孙禹名声更盛,但街头巷尾的流言却狠狠伤了他一把。
  每个人都在谈论他毁容的事,孩童间甚至以恶鬼来形容他,这一切让年仅十三岁的公孙禹无法接受。
  在父母的开导下,公孙禹慢慢接受了事实,并尽心尽力教导太子,终于在先皇驾崩后顺利将太子送上皇位。
  而此时,故事才刚刚开始……
 
  ☆、太傅是个破坏狂
 
  在太子成功登基变成皇帝后第三年的上元节,一个意图谋害皇嗣的冷宫妃嫔死了,再睁眼就成了异世界的首席特工——凤鸢。
  凤鸢在异世界被相恋多年的恋人背叛死去,重生到龙渊大陆,变成大周朝珩帝的一个妃子,因为各种原因与珩帝相识,珩帝觉得这个女子有趣,封她为鸢妃。
  被封为鸢妃的凤鸢受到珩帝的宠爱,被后宫众妃嫉恨,一番算计后被珩帝打入冷宫。
  自觉被再次背叛的凤鸢一把火烧了冷宫,逃离皇宫,在上元节灯会上撞到先皇第三子安王。
  一番对歭之后,凤鸢体力不支晕厥过去,被安王带回王府,又是一段时间的相处,安王逐渐喜欢上凤鸢,但曾经被恋人背叛两次的凤鸢却不敢再相信爱情,某天夜里为了有一天恢复实力报复珩帝离开了安王府。
  凤鸢在旅途中遇到了武林盟主穆源、第一神医苏忻溪、魔教长老关宇等倾心于她的优秀男子,一直装作暗卫守护凤鸢的安王有了危机感,想起对凤鸢对珩帝的仇视,借口安王要篡位将凤鸢骗回安王府。
  此时的凤鸢也无法再欺骗自己不爱安王,于是顺势带着一群男人回了安王府。
  为了报复珩帝,凤鸢决定从深受珩帝信任的太傅公孙禹下手,想让珩帝也尝一尝被信任之人背叛的滋味。
  公孙禹智多近妖,怎么可能看不出凤鸢的意图?他将计就计抓住凤鸢,试图逼问出幕后之人,却被突然闯进府的穆源等人杀死!
  没了公孙禹相助,珩帝虽然颇有才干却也难敌众人,安王篡位成功,封凤鸢为后,遣散后宫,一生独宠凤鸢一人。
  其他男人尊重凤鸢的选择,不得不黯然离去,后来安王过世,凤鸢辅佐幼子登基,垂帘听政,成为大周朝最尊贵的圣懿皇太后。
  颜擎看完全部也是呵呵了,这是什么鬼命运?这些人的智商都被狗吃了吗?!
  不说凤鸢一个异世界的人突然来到龙渊大陆在行为举止上必然怪异,就是凤鸢刚穿过来被封为鸢妃受尽荣宠,安王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他哥哥的女人?居然还会为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女人就想杀了自己的哥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