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快穿开始之前 作者:竹岚子

字体:[ ]

 
文案:
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参观活动,殷无端没想到他不但要解决前男友、前男友的现男友以及临时队友折腾出来的修罗场,还得应付某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怪物”。
 
“这种时候就要学会搞事。”为了身心安全,殷无端决心成为恶势力。
攻表示赞同,黑化并要求和恶势力进行交易。
 
又名《物怪的厄娃》,非快穿但有相关元素,文名含义逐步揭晓
 
#快穿开始之前,我们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浪#
1、三观微妙的怪物攻 X 披着马甲装傻的受,攻负责金手指受负责撬攻的金手指。
2、有久别重逢相见不相识,有贵圈真乱的修罗场。
3、伪科幻有私设,作者文科生可能有bug,哭着求考据党放过。
4、非全民BL,HE无误。
 
物怪&厄娃
物怪,写作Retsnom,是一群能够穿越平行时空,并完美模仿、伪装、扮演对应时空中的“自我”,以解决世界bug的类人异种。
它们因此产生的负面情感、欲望和生理需要,由名为厄娃的量产人造人承担。
直到有一天,某个厄娃“苏醒”了。
 
内容标签:强强 科幻 乔装改扮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无端,商邪 ┃ 配角:苏敏,吴绿,沐阳等 ┃ 其它:厄娃,物怪,小黑屋,你爱我我爱他他爱她的修罗场
 
 
 
  ☆、楔子
 
  他在等一个人。
  殷无端坐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没有开灯。这里没有任何能够掌握时间的东西,只能根据窗外的天色,推测已经是深夜。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或许数个小时、或许几分钟……谁知道呢?
  他只知道,自己会一直等待下去;或者换种说法,他所等着的那个人,很快就会来到这里。
  长久处于昏暗安静的环境里,特别是这个时间生物钟往往被设定为睡眠状态,一般人在这样枯燥而纯粹的等待之中,是很容易昏昏欲睡的。但殷无端没有,他只是坐在那里,神情平淡到近乎有点漠然,眼神既不清醒,也毫无睡意。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这样衡长的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响动。
  不轻不重的一声,源于这个房间唯一的出入口。殷无端微微偏转视线,然后就看着入口处的门凭空消失了。
  然后意料之中的,一个人走了进来。
  那是个身形非常高大的男人,黑衬衣黑西装黑皮鞋,进来的时候身高甚至给人一种将要突破门框的感觉。他的身影在外面同样黑暗的走廊里落下一道更深的影,然后被拖曳着进入房间,瞬间就盯住了靠坐在地上的青年。
  “你在这里。”这个男人看着他,语气有种近乎于漫不经心的轻浮,“我还以为,你会逃得更远一点?”
  殷无端抬头望着他,半晌忽然摇了摇头:“没那个必要。”
  男人原本尚且称得上平静的情绪,被这几个字瞬间打破。
  或者那层漫不经心只是最浅而最表面的伪装而已,下面压抑着的、翻涌着的东西,在殷无端说出那个“要”字时,就已经汹涌的翻滚到表层。坐在地上的青年只感到领口处传来一阵巨力,整个人已经被拔地拎起!
  上衣的布料顽强的支撑住了没有撕裂,下一秒他却感觉到锁骨上方一阵激痛。非常熟悉的痛感里掺着酥麻,让他本能的挣动了一下,然后被更加紧密的制住了。
  “你怎么、怎么敢……‘没必要’?”男人一边蹂嚳躏着他的颈侧,一边反复说,“你怎么敢这么说……”
  殷无端的指尖颤了下,再没有别的动作。
  他本来应该说,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但你也拥有了真正的人格,我们谁都不欠谁的。
  或者是,你还来找我做什么?觉得不公平?还是被我继续利用?
  但第一个音节在喉口徘徊片刻,终究是彻底咽了回去。
  但对方却仿佛知悉了他的心思,冷笑一声之后,一个反身将他直接压制在地板上。
  “商邪!”
  殷无端终于低呼出声,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几乎是按着他俯身下来,贴着他的耳朵一字一顿:
  “两清了?你真的这么觉得?”
  殷无端控制不住的喘气,因为这一系列挣扎的动作,以及对方刚刚毫不客气的咬噬带来的疼痛。他想伸手去摸锁骨上方的伤口,却被一把攥住了手指,然后一同落在他侧脸上。
  “说‘两清’的时候,你有没有忘记你的这张脸,嗯?”交扣的十指以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在他的一侧脸颊划过。于是这张五官柔和的脸逐渐产生变化,当这个动作从额头抵达下巴,整张脸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这才是你的模样,记得吗?”他卡着对方的下巴,让自己的瞳孔中清晰的映出那个苍白的人影,“两清?你的能力是我的东西浇灌出来的,你的模样是因为我的意愿长成现在的样子的。你从诞生起就是我的一部分,就算你不肯承认。一根肋骨把自己拆下来说和身体两清了,有这么可笑的事情吗?”
  “……”
  “乖乖和我回去吧,我的小厄娃。”他盯着身下褪去了伪装的人,那美丽到不祥的面容怔忪地望着他,说不清是迷恋或者憎恨的,低头咬住了对方的唇:
  “……又或者,我在这里把你上了,然后再锁起来带回去。”
  是吗?
  你会吗?
  殷无端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英俊到几乎充满侵略感的男人,熟悉到许多年前毫无知觉的日夜相对、几乎融为一体;却又极度的陌生,在那无数次的逃离与欺骗之后,已经成为另一个很近又很远的存在。
  是你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没人知道是好或者糟糕的模样。
  就像你拼死去做的那些事。
  那又是谁……把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青年的眼神渐渐变的有些茫然,在对方的掌控中微微挣动了几下,却被毫不留情的全然镇压。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渴望,极度压抑克制下几乎冲破樊笼的热度,只用最后一丝理智去控制,控制自己不至于破坏吞噬掉眼前这极度美丽、又极度脆弱的人。
  即使什么都变了,但只有这个感觉……是早已烙进灵魂中的温暖与灼热。
  殷无端忽然露出一个轻微的笑容,想起终于进入Retsnom公司的那天。他为此已准备了太久,可真正与那双金色的瞳孔对上的瞬间,却仿佛整个世界发出了一声沉闷的钝击。
  ——那是一个月之前的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了新文,这篇文的诞生和修改可谓几经变故……
第一次写长篇纯爱,狗血搅拌脑洞做出一顿大餐,献给所有旧文跟来的小伙伴和未来的新伙伴= ̄ω ̄=。
背景是架空的百年后,日更&隔日更。
谢谢开文时大房的1颗地雷、二房的8地雷(小琰你要翻身吗)、二房的大房的1颗地雷(何)、中二病有所好转的1颗地雷
*
完结安利新文,讲述一个(自以为)直男穿进一本经常描写男主丁丁、却几乎不写脸的书里,为了找到正确的男主而不得不丢掉节CAO的故事
感兴趣的话可以收一发,新年前后开坑:
 
  ☆、一只物怪
 
  殷无端推门进来的时候,沐阳正拿着激光剑要自杀。
  “喂等等——”
  他愣了半秒,想都没想就上前空手夺白刃。这并不算太困难,毕竟沐阳比他矮十厘米体重比他轻不止十斤,手腕细的宛如少女。殷无端一个劈砍后就听到对方啊了一声,金属把柄立时脱手。
  他一把握在剑柄上的开关处,于是那灼人的温度几乎擦着两人的脸消失了,只剩一个金属剑柄,“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然后滚出去三米远。
  “……”
  “……”
  两个人相对无言了几秒,几秒后沐阳低头看地,视线依然若有若无的朝某个方向飘。这样子简直此地无银三百两,殷无端强忍着揍人的念头,叹了口气:“你这是做什么?”
  他想到自己十分钟前打开门时,看到沐阳站在自家门口。当时殷无端只觉得有点眼熟,回忆了半晌才从记忆的角落里扒拉出来,这人似乎是国内几大企业之一掌门人的独生子沐阳,他曾经见过影像。
  这种天边白云一样的存在,和吃瓜路人殷无端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正懵逼于对方的来意,却没想到这大少爷突然抬手,一柄只在电视上见过的激光剑就比在了自己喉咙口。
  殷无端:“……???”
  沐阳:“你是吴绿的前男友?开门让我进去,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殷无端:“……”
  殷无端满脑袋的青青碧草,此刻全部变成问号和省略号。
  不过,如果对方所说的吴绿,是日天的吴绿帽子的绿的话,的确是他已经分手一个月的前男友。
  殷无端和吴绿是安城A校同班同学,大三毕业考研在即。两个月前学校发布了一个关于比较特殊的参观名额公告,面向全国大学招人但数量很有限,A校这样的名牌学校也只有一个名额而已。
  而两人分手的原因很简单,这对情侣同时看中了这个名叫“Retsnom”的公司的参观名额,在几周的初选预选终选后一起杀出重围,却在终选时刀刃相向……啊不总之成为了最后的竞争对手。结果殷无端获胜,吴绿留下一句“分手吧”的短信后双删转学,从此杳无音信不知所踪。
  这种事在情侣间并不少见,殷无端也不是为了感情要死要活的人。他郁闷两天后就从消极情绪中走了出来,开始为一个多月后的调查活动做准备。
  然后就在今天,大门口,见到一个显然与吴绿关系不浅的矮……富帅。
  矮富帅挟制着殷无端进了房间,然后又进了卧室,目光在那张双人床上停顿了一秒,终于挪开了剑:“我要喝咖啡。”
  没反应过来的殷无端:“……”
  “速溶,86.2°,瓷杯装。”
  “……”
  亮剑:“去不去?”
  “……哦。”
  十分钟后,殷无端端着咖啡回到卧室,结果开门就看见沐阳拿着激光剑要自杀。
  他内心的小人把这只深井冰暴力了十八遍,面上依然得关切的问:
  “你这是做什么?”
  “……”
  “吴绿那家伙……把你怎么了?”
  “……”
  “吵架?闹矛盾?别看那边的剑柄了就算你再次抓到它也用不了的。”
  沐阳终于抬起头,眼眶通红。
  这模样无论看多少次都让人受不了,殷无端不知道自己该觉得别扭还是辣眼睛。虽说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因为各种原因喜欢哭唧唧的男孩子,比如沐阳这样的。但无论见过几个,依然……辣眼睛。
  于是他最后转身,走过去捡起地上的剑柄塞进墙边弹出的储物口里,将它和某人的视线彻底隔绝:“行了大少爷,我又不是圣父没那么好脾气,从伦理学的角度来说咱俩还算半个情敌。你有啥想说的直接说,想自杀出门搭乘空轨回家自杀,不要把我拖下水谢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