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据说你在梦里攻过我 作者:失真

字体:[ ]

 
文案:
二八青年睡梦魂穿架空古国,专职被利用;从装疯卖傻到扮猪吃老虎,贱气腹黑压倒总攻王爷。
总攻王爷一身腹黑体质冷嘲热讽瞧不起自家小妾,奈何小妾用来用去用进心坎里。
然而一梦醒来,剧情辗转,原来只是精神科专家(伪受)和伪攻的故事。
伪攻:王爷,你可觉得我是妖孽?
伪受:世间纵有千奇百怪,人有好坏之分,本王不信鬼怪,只认人心。
伪攻:医生,你真的不认识我!?
精神科专家:不认识。
PS:修了三次文案,嗯,就这个了,打死不改了!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生子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扬冽,叶怀青 ┃ 配角:燕扬凛,江淮雪,杨栀,好意等 ┃ 其它:略种田,剧情
 
 
 
  ☆、01、身体
 
  洞房花烛夜,夜色如水,新房瑰艳红妆,一片幻灭般寂静。
  檀木榻上,端坐着嫁衣如血宽肩窄臀的新郎官儿。
  闷着红盖头,叶怀青倏得睁开眼,眼前霎时一片殷红暗沉。
  他当场便愣了。
  恍然间,湍疾而显得有些细细碎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就在此时,房门不知被何人毫无预兆地大力踹开,漆红的门板可怜兮兮地撞上墙面时发出“嗙”得两声震震,突兀得不觉震耳欲聋,随之从冷冷清清的外头顿时飘进阵阵盛夏的暖意。
  “是谁?”
  当他的双手下意识两边掀起如履薄冰的红盖头的瞬间,再一愣,“哐”得又一下关门,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身形高大,亦是大红喜服,突兀地闯进他警戒的视野里。
  窜然起身,脑内一片混乱之际,他就一动不动地看着男人径直朝他亦步亦趋走来,顺风迎面一股浓烈呛鼻而无法掩饰的熏臭味。
  这熏臭味儿,那是他平日里时不时从一群狐朋狗友的人身上闻到的酒气,甚比煤气。
  “是我。”
  闪烁若有飘忽的烛光下,男人不明有些轮廓黯然,随意半垂着的双眸直视着他,看似清明深邃,声音也是沉稳略低,听上去悦耳有磁性,妥妥的镇定,上身一切正常。
  只是,那走路的姿势三两步就一边倒得摇摇晃晃,明显下盘重心不稳,且手里还CAO着一小坛散发着酒水,明人心知,早已是喝得烂醉如泥。
  从房门到床榻之间,不过短短四五米的距离,男人却一路颠簸来回踉跄走到他的面前,大概花了三分钟有余……
  叶怀青稍退后一步皱皱鼻翼时,男人把手里间的酒坛子往地上那么一扔,四分五裂的瓦片就在他脚边碎裂如纸,酒溅了他一下摆红衣。
  身体不禁抖两抖,冷汗暗流。
  男人面对面颔首停下,驻足半晌,缓而打了个响嗝微微俯身,才带着若有若无的挑衅口吻,缓缓压低声音,道:“叶怀青,你就这么想下嫁给本王?”
  下嫁?
  还本王?
  叶怀青眯起眼看着这个自称“本王”的男人皱起冷峻的眉尖,完全陷入不知所云的脑内正在癫狂的世界,动了动嘴,老半天从口里挤不出一个字。
  迟迟得不到回应,男人似烦躁地沉下气,桀骜的眉目此时有点扭曲,盯着表情发懵的叶怀青舔了舔有些干渴的下唇。
  就在叶怀青好不容易组织好言语准备开口十万个问题时,男人豁然低头压下了炙热如火的双唇,泄愤般碾转间,转而撵过人又是使劲儿一推,利落地把人摔上床榻,趁人吃痛的同时扯去身上的腰带,整个人扬身上床,动作行云流水地自然。
  身上猛得被光溜溜的男人一压,叶怀青一时间忘了挣扎,就那么被压着让男人胡乱如野兽似的,百般撬开他的牙口蛮横地夺走他的口舌,四面八方横冲直撞地侵略。
  好家伙,吻技挺带劲儿的昂……
  粗暴绵长的吻嚼得有点过头过分,两个人的胸廓起伏异常明显,近距离的呼吸相互喷洒缠.绕着,气温如火如荼似的急剧上升,占据了面对面狭隘的小空间。
  男人一瞬不动地盯着被自己吻破的薄唇微微张着喘歇,感觉似乎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显得可口,转而下腹一股热流直窜上脑门,让他情不自禁地再一次低头,掠夺身下人的呼吸。
  天雷勾地火般,两腿之间被石更物摩擦顶得窘迫,是个带把的爷们儿都知道压在身上的男人出事儿了,叶怀青这才反应过来推拒着抿着嘴草草用牙齿叼住男人的下唇算是封口,阻止男人进一步的轻薄,同时果断腾起右手摆起如来神掌,肘起腕落,用了点力,直接稳稳地打在男人的后脑勺。
  不管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人如果醒不来还是傻了或者要是瘫痪了,那也没办法,他的贞CAO要紧不是。
  男人瞪了瞪昏迷的眼,艰难地动了动唇,最后吐出一个“你”之后,便昏在了他的肩头上,不省人事。
  男人这一晕,叶怀青喘了口气又骂了两声,一鼓作气,把男人一举掀翻来了个四脚朝天。
  嘶嗷,这大爷的,好疼,吻出一口血了都,这龟孙子是把他的嘴当香肠蹂.躏还是打算下一步顺利霸王石更上弓……
  呸了两口血唾沫子,叶怀青用大红的袖子反复擦了擦嘴就翻身下床。结果,古代嫁衣的下摆跟女人的婚纱似的,拖曳又繁乱,这脚下一崴,身体在后劲儿的惯性下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个史无前例,“咣”得一下,脸面着地,瞬间昏厥。
  三日后的晌午,烈阳高照,呐喊的知了声骤起时落,不绝如缕。拂柳如茵,暖风徐徐吹打着耳畔,带来闷热的暑气。
  叶怀青一身淡雅素衣,卷着宽大的袖子勾到双肩露出病白的双臂,此时正坐在王府的太居湖畔的绿荫下,纹丝不动地垂钓,失神地望着湖面上咋一眼明显辨不出男女的中性脸时而一叹,抿唇托着下巴一脸的生无可恋。
  话说,三天前的那个晚上,他明明还在自家床上安安稳稳的做梦来着。
  梦里,是天马行空的剧情不着边际。
  他那时候站在一道凶险的崖边,随之不自主轻轻闭上双眼,接着莫名两腿一蹬,幻想自己是一只即将展翅高飞雏鹰,挥动着两只假性羽翼,也就是两条只会扑腾的胳膊,义无反顾又壮烈地纵身一跳,尖叫着往黑茫茫的万丈深渊跃下……
  重新睁开眼后,眼前的一切改变便是那晚的突发事件——
  他一个大老爷们,涂着一脸艳妆浓抹,凤冠霞帔,下嫁给了一个暴力糙汉子王爷洞房花烛,让人劫走了生前苦守二十八年的初吻,还险些失身。
  亦是说,他在睡梦中离奇地魂穿到了一个架空古代。
  嗯,这国家,燕九国,号“大燕”,现今天褚二年,风调雨顺。
  而被他魂穿的身体与他同名同姓。不过很不幸也遗憾的是,这个身体小了他整整九岁,不仅长得娘们兮兮,还一身子骨的弱不禁风,仿佛夏日里那风中摇曳的一朵静静盛开的白莲,完全颠覆了他在现代正义感十足的人民警察形象。
  简直莫大的悲剧,少了一副刀叉自刎。
  “主子,您别伤心了,奴婢相信,主子现在虽然什么都忘了,但日后总能记起来的。”
  现在在一旁安慰他的姑娘,十七八岁的清秀模样,生得也是聪明伶俐,貌似是原主一起自愿陪嫁过来服侍的贴身婢女,名“红云”。
  这姑娘言下这么说,是因为他魂穿对这个架空古代一无所知,恰巧那天晚上不幸摔了个狗啃shi撞到了前额,无奈之下只能苦逼又狗血地装失忆,为意外而苦恼的悲剧人生刨底。
  “嗯,我知道。”他幽然叹道。
  其实,他无厘头地魂穿也就罢了,可偏偏身体的原主哦,因为小时候和暴力糙汉子王爷的一面之缘,从此义无反顾地踏上不归路。
  就在前阵子,千方百计为了下嫁给王爷做小妾,居然跟家里人闹翻天还断绝父子关系啊你妹。
  他父亲的,乃当朝先皇亲封的镇国大将军来着,多威武霸气侧漏啊。
  “主子,这大热天的,您都快钓大半个时辰了,还没有钓上半条鱼影子。您才大病初愈可别累坏了身子。王府那么大,不靠您钓鱼养家糊口。”
  “嗯。”
  红云蹲到他的脚边,托着腮帮子道:“要不咱们回去歇着吧?估摸着王爷也快回府了。”
  “嗯?”
  这一听燕扬冽即将回府……
  唔,也就是当今皇帝的同胞亲弟弟,大燕唯一的亲王,王府里统称“三王爷”。
  叶怀青方才还无动于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难言的动容。
  一回想这个身体是死皮赖脸下嫁给燕扬冽当小妾的,再加上那天晚上他一个如来神掌又劈昏了人,燕扬冽从入.洞房起本就对他没好脸色,那天强.暴不成之后听说他又失忆了,更是成天摆着一张扑克似的总裁脸趾高气扬地蔑视天下人,好像被人人欠他一大笔巨资,那看见他就恨不得掐死他的表情,真的是看上一眼就让人永生难忘。
  这太居湖,是燕扬冽每日朝堂下回府前往行央宫,平日里处理公事之处的必经之路,所以为了避免不适应的碰触,还趁燕扬冽回来之前撤离,他才拳头点大的小心脏可受不了燕扬冽总是冷冰冰的扑克脸和满蔑视嘲讽。
  “红云,那什么,我们马上收竿子回去。”他陡然起身,跟屁股抹油似的,一边帮忙收拾一边催促道。
  可是。
  红云才点头的功夫,转头就对身后不紧不慢前来的燕扬冽一边行礼附带一句特别耳熟的口头禅“奴婢见过王爷”给跪下了。
  好吧,一个人的运气背到家,来事儿的时候真是比迅雷还快。
  “怀青见过王爷。”他就提着空荡荡的桶子垂眸问安。
  燕扬冽一脸漠视别过,冷哼着就带人往前大步流星。
  那神情,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身后紧握的拳头应该本来是想当场砸在他脸上以解心头之恨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古耽穿越生子文,有点紧张,感觉写得很稚嫩,望各位读者大人支持!本文伏笔较多,略悬疑(?),略吐槽欢快……
 
  ☆、02、尸体
 
  举目望着燕扬冽逐渐走远的身影,叶怀青摸着下巴,细眉微紧,自叹道:“瞧瞧这德行,没事叫你捉,叫你厚颜无耻做小妾,活该抬不起头。现在好,寄人篱下还不如条土狗,天天招人嫌,害得我的自尊快被你丢尽了都。”
  “主子,您在嘀咕什么呢?”红云走过来,疑惑问。
  “哦,没什么,收拾好了我们就快些回去吧,我有些渴了。”
  “是。”
  一国亲王,举足轻重,众人皆知。这燕亲王府大约二十万平房米的豪宅,宏伟阔气,红砖瓦砾,枝繁叶茂,环境也是一等一的美观自然,让人流连忘返。
  只是,这古代奢华的宫廷生活并没有电视剧演的那么多姿多彩,明争暗斗。
  但有个共同之处,凡有些地位的,比如像现在的他,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被人伺候得服服帖帖,完全比得上现代贵族的居家生活方式,日子过得锦衣玉食,清闲到白天枯燥乏味打瞌睡,晚上睡不着觉半夜出去闲逛喂蚊子或者搬张椅子红云摇扇一边嗑瓜子赏月。
  这种闲得蛋疼的日子,现代他还没处理完就狗带的命案以及那些高科技产品,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还要时不时看燕扬冽的扑克脸之外,什么都干不了,拿不出狗屁令牌又东南西北分不清,连出趟门都不被允许。
  有时候,感觉青春年华招摇过市快得下一秒就能全新地演绎上小学时自己写的86本日记和虚构的作文;又有时候,自觉无聊到几乎深井冰发作简直度日如年却无处挥霍,只能躺在太师椅上一把老泪纵横地去追忆以前当民警的威风时段来消遣百无聊赖的困倦,根本是半只脚已经迈进老年养生的生活,毫无活力乐趣可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