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带着儿子闯仙界 作者:大笨猫

字体:[ ]

 
  落清尘:是圣地最强继承人,在即将继任圣主之日,被最亲的人害死。
  上官云落:是落清尘转世轮回历练的一缕灵魂,因天生废体与各种好事都无缘,得知自己要被算计,逃跑时被人做了解药。
  当合二为一,他逆天重生。
  再次活过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只有上官云落,再也没有了落清尘。
  上官云落发现,自己被那啥了……,连那个该死的男人是谁都不知道。
  被那啥……可以当没有发生过,他向来冷情。可是这肚子里多出来的两块肉,算是怎么回事?
  好吧!反正没有亲人,自己生下来的,总比外面认识的亲不是……
  但是等着包子长大了,来个想捡便宜的,门都没有!
  ……
  上官二宝:“哥哥那个叔叔是谁,爹爹为什么要赶他走?”
  上官大宝:“是爸爸!”
  上官云落:“儿子乖,那不是你们爸爸。”
  上官二宝摇了摇头,很郑重的说道:“爹爹说的不对,哥哥说是爸爸,就是爸爸!”
  上官云落无语,在儿子心中,哥哥的话比他这个爹的话都管用,他该怎么办,找个同盟么!
  提示
  坑不坑的,绝对不坑!
  雷不雷的,暂时不雷!
  苏不苏的,很可能苏!
  更新时间,努力保证!
  内容标签:重生 甜文
  主角:上官云落,上官尊,上官君 ┃ 其它:重生,生子,甜文
 
 
 
  第1章 背叛偷袭
  
  祥云朵朵,仙气缭绕,霞光漫天,瑞气千条。
  朱雀圣地和青龙圣地、白|虎圣地、玄武圣地并称为仙境四大圣地。
  各圣地的圣子或是圣女,都是圣主的继承人,只要不陨落或者背叛圣地,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下任圣主,所以在各自的圣地内都有着超然的地位。
  今日正是朱雀圣地一个上下欢庆的日子,朱雀圣子落清尘继承圣主之位大典,在今日举行。
  大典之后,落清尘就是万人之上的朱雀圣主了。
  其余三大圣和各个修真门派,地前来观礼的嘉宾早就已经来了,可是时辰已过,却还不见朱雀圣子和老圣主出来,进行大典仪式。
  “诸位都请稍等片刻,大家也都知我朱雀圣地九生九灭之法,还请稍安勿躁。”朱雀圣地礼仪长老,派人查看的同时,安抚来宾。
  所有修仙者,都知道朱雀有重生之说,却从来没有得到过证实,不过这朱雀圣地的九生九灭之法,众人还是了解一二的。
  九生九灭乃是朱雀圣地秘术。
  想成为朱雀圣主,必须经过九世轮回,尝遍人间疾苦才行。
  而且这九世轮回,都要修炼到大乘期方可回归本体,才算是完成轮回。因这转世如果修为不能达到大乘期,转世之后是无法回归的。
  别的修仙者,想要轮回九世,还都要修成大乘期,那非要千百年不可。
  而朱雀圣地却有这九生九灭的秘术,借助此秘术,朱雀圣子只需闭关百年,就可完成这轮回九世。外人也就是知道这么多而已。
  在这百年中,落清尘可以同时分出九缕元神投胎转世,这九缕元神同时修炼。只要有一缕转世元神达到大乘期,回归本体,就可以自动收回另外八道转世之魂,也就完成了九世轮回。
  圣子轮回完成之日,就是继任之期。
  在转世之魂回归之日,也是上官圣子最为虚弱的时候,这个秘密只有朱雀圣主和圣子才能知道。为了以防万一,才把继任大典也放在今日。
  宾朋满堂,容易有人混进来,但也是帮手最多,最容易看管的时候。
  大殿宾朋满座,都在焦急等待的时候,朱雀圣地传承禁地内。
  一向玉树临风、潇洒淡然的落清尘,此时倒在地面,面如金纸,嘴角淌血,看着面前的三个人,问道:“为什么。”
  饶是落清尘平时聪明睿智,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三个人,会在他最为虚弱的时候偷袭他。
  一个是从进入朱雀圣地开始,就受他照顾的师弟柳白。
  一个是他的护道者,朱雀圣地护道长老黄念留。
  而最后一个,也就是刚刚给他一掌之人,是他放弃了和圣境禁地,而选择的爱人。
  圣境禁地是这仙境之内的最高的存在,只有四大圣地的圣子或者圣女,才能有资格和圣境禁地之人联姻。
  七百年前,他成为朱雀圣子的时候,圣境禁地派人前来联姻。
  而他在人人羡慕的目光中,选择了放弃圣境禁地高贵的身份,而他选择了眼前这个修为不如他的姬长宜。
  却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联合自己的师弟和护道者,要致自己于死地。
  “落清尘,今日会让你死个明白。”黄念留此时早就没了往日对落清尘的恭敬,他是朱雀圣主给落清尘的护道者。
  所谓的护道者,在落清尘修行前期,就是高级打手,随着落清尘的修为提高,他是身份更加像是护卫。
  细说也许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如果落清尘成了朱雀圣主,那么黄念留就是朱雀圣地的护法长老。
  护道长老和护法长老一字之差,却是天差地别,护道长老属于各个职位高深之人的护卫,而护法长老就是朱雀圣地的实权人物之一了,成了护法长老,可以拥有自己的护道者。
  落清尘不明白黄念留为什么会背叛他。
  “柳儿是我的儿子,亲生儿子。”看向身边的柳白,黄念留满眼的慈祥之色。
  “父亲!”柳白也是满含亲情的喊了一声,可他眼低深处却还是清明一片。
  “咳……咳……”落清尘差点再次吐血,他轻笑了一声,却忍不住体内伤势,咳了两声之后,轻蔑的看着柳白,问道:“他就是你与我说的,抛弃你,让你从小饱尝人间疾苦的父亲?”
  “哼!那不过是骗你之词,也就你这个烂好心的人才会相信。”柳白现在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落清尘。
  “柳白,我落清尘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落清尘此时极力压制自己体内的伤势,可是这三人找的时机太好了,他连疗伤的仙气都提不起来。
  “落清尘,你知道吗,很早就想用这样怜悯的眼神看着你了。你是不是认为你对我特别的好啊,是不是认为我离开了你,我在这仙境之内寸步难行啊?
  落清尘你忘记了么,七百年前,选拔圣子的时候,我只比你落后了一步,一步而已。”柳白抬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看了一圈之后,再次看向落清尘。
  “有你的存在,我永远都只是朱雀圣地的一个普通的弟子而已,而你呢!如果不是我们的谋划,你就要成为高高在上的朱雀圣主了。
  可那个位置原本就该是我的,你知道么?是我先遇到的师父,师父在遇到我的时候,就说过,我有身上有朱雀之翎,必是日后圣子人选。
  凭什么你要出现,凭什么他遇见你之后,就把你直接带回了这朱雀圣地?我却要继续在人间历练,为什么?”柳白脸上两行清泪流下。
  “师父……师父就快要来了,这些话,你留着对他老人家说吧!”落清尘早就觉得不对劲了,传承禁地出事别人不知道,他师父会在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可是现在这三个人,进来这么半天了,他师父都没有来,难道……
  一个不好的预感,萦绕在落清尘心头,让落清尘也来越不安,带动这伤势都加重了些。
  黄念留冷冷的说道:“师父……哼!你就别想着你的好师傅了,此时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柳白你……咳……咳……噗……”气急之下,落清尘要起身抓住柳白,人没起来,却吐出一大口血来,让他的脸色更为难看,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我什么我,是他自己,身为堂堂朱雀圣主,不守信用,明明说了我是朱雀圣子,却还弄出个什么圣子选拔,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师父,他只是你的师父。”柳白越说越激动,到了后面都是吼出来的,也不知道是想让落清尘相信,还是让他自己相信。
  “小白,别难过,这都是他们的错。”柳白身旁的姬长宜把柳白抱紧怀里,样子十分亲密。
  看到这一幕的落清尘,压抑不住体内的伤势,又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你……你呢?”落清尘现在连质问,都没有力气了。
  “落清尘,你从来都是高高在上,我们在一起已经七百多年了,你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既然你看不上我,为什么还要同意我的求婚。”姬长宜一直以来都因为他的修为、地位都不如落清尘而感到自卑,是柳白给了他关爱。
  比起清高的的落清尘,善解人意的柳白才是他的真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落清尘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仰头大笑。
  突然笑声戛然而止,落清尘头向后仰,栽了下去。
  黄念留、柳白和姬长宜都是一愣,他们相互看了看,最后姬长宜,探了探落清尘的鼻息,没有一丝呼吸了。
  黄念留双手动作,一个仙法使出,笼罩落清尘全身,同时三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落清尘。不一会,从落清尘体内飞出一道灰蒙蒙的乌光,正是落清尘的灵魂。
  柳白见机而动,一个仙术攻击向这道乌光,乌光应声炸落。
  此时这三人,才放下心来。
  “快,依计行事。”黄念留说完,三人打开传承之地的阵法。
  阵法刚刚开启。
  “嗖!”的一声,轻响,不知道什么东西,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去,瞬间消失。
  “不好。”黄念留想要拦下,却已经晚了。
  见状姬长宜着急的说道:“那个废体,你们快去去命牌阁看看,如果没碎就坏了!”
  黄念留和柳白一起问道:“什么废体?”
  “你们快去看,详细的咱们后头说,这里我来处理。”姬长宜催促黄念留和柳白。
  “好!”二人心知事情重要,匆匆忙忙来到命牌阁。
  朱雀圣地所有人的命牌都放在这里,只要是死去的人,命牌一定会碎裂,命牌如果完好无损,那么就可以证明人没有死。
  进入命牌阁之后,黄念留和柳白直接看向最上面二排,第一排上面放着的那块命牌,属于朱雀圣主,已经碎裂。
  第二排上的第一块就是落清尘的,还完好无损的摆放在那里。
  黄念留和柳白对视,同时说道:“怎么会?”
  “咔!”二人这还没明白,落清尘的怎么会没有死的时候,一声脆响,落清尘的命牌碎裂了。
  朱雀圣地传承大典还未开始,老圣主死亡,圣子落清尘云落。众人在传承之地,找的所有线索,都指向魔族。
  朱雀圣地为老圣主和圣子落清尘,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几大长老商议之后,柳白成了新任朱雀圣地之主。
  
  第2章 昏迷
  
  落清尘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就觉得自己浑身燥热,有一双火热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摸索。
  这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心里空唠唠的,好像在期盼着什么。
  落清尘,顾不得灵魂上的疼痛,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刚刚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还没等他看清楚,一阵巨疼从他身后传来。
  巨大的疼痛,让落清尘再次昏迷了过去。
  昏迷前之看见了一个碧绿色东西,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