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花弄影 作者:六月空城

字体:[ ]

 
文案:
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常年为房子奔波的大龄青年,一次意外死亡穿成无双堡小少爷,还来不及暗自庆幸穿来便坐拥豪宅便被家人晕乎乎的包办婚姻给孤城的城主,并且生子的雷文。
 
内容标签:生子 灵魂转换 豪门世家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颖 ┃ 配角:华疆,宋祈,风卿晨 ┃ 其它:二行(hang)等
 
 
 
  ☆、第 1 章     无双堡
 
  “今晚的月亮真美呀”
  一个身着白色里衣的年轻俊美男子墨发披肩,从屋内朝着半开的窗户往外瞅了半晌发出这么句感叹,如果不看他半歪在窗边的身影没有正形,倒是月光与美人并存的佳夜。
  “少爷!”二行(hang)急匆匆拿了件外衣披到少年的肩膀担忧的道,“您大病初愈,容易招了寒气,月色再美等您身体安康后爱看个够都成,现下还是小的伺候您去歇着吧。”
  二行不由分说扶了宋颖便往里间走,宋颖倒也不违拗他,但嘴里还是幽幽叹了口气,慢慢道:“以前我同你一样认为往后的时光大把大把的有,岂知人生世事很是无常,过了今日当真有无明日……”他眼神复杂的望了二行一眼徐徐道,“实在难说呀!”
  二行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心想小少爷自那日受了打击醒来后有些神叨也正常。因此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而是问宋疑是要坐到塌上吃些茶水点心还是困了?
  宋颖心下吐槽二行这大晚上让他吃茶到底还让不让他困觉了?手指却是轻轻朝床上指了指。二行很懂事的将他扶到床上亲自伺侯他躺下,再给他拉了条毛毯子盖上。
  现已是九月中旬了,因着连日的秋雨连之前的一点点暑气都慢慢剥离了,想来这里的冬季一定较其他地方冷。
  虽然已经借由这个身体生活了十多天,但到底是死了一次的人,恢复起来并未想像中的快,因此宋颖说话与动作慢慢吞吞,当真不是有意效仿古人,只是他强撑精神一整天累了而已。   
  “少爷,小的就睡在偏房,若您夜里有急拉拉铃铛就成,现下您歇着小的告退了。”二行恭敬的弓了个身后,转身欲走。未料宋颖忙伸手将他拉住,二行回头,对上枕上那双墨仁儿似的眸,两人大眼瞪小眼,约摸过了一片刻,二行受不了的苦了脸哀求,“少爷,您就饶了小的吧。”
  宋颖也做可怜巴巴样,“那你就悄悄告诉我呗,我保证不和任何人说。”
  二行扑通一声往地上跪,心说,上次您一听到那消息直接昏睡一天一夜,连堡里最好的吴大夫都大呼回天乏术,好在最后总算又清醒过来了,他是不想活了才要多嘴。“堡主与夫人已经下了死令,谁要再跟您提成亲的事,就割了谁的舌头,若谁害得您又厥过去怕是十条命都不够陪葬的。”
  宋颖呼啦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就是啊,按说成亲是件挺喜庆的事,为什么我就厥过去了呢?怎么想怎么不可思议嘛。”
  “咳”二行一副为难的神色深埋下头,不时又抬眼瞄瞄宋颖,一副不太确定的语气问,“您当真……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那是当然啦,我连我爹妈都不认得了怎么还会记得什么”宋颖心虚的撇开脸,直到再没听到二行的质疑才回过头一脸笑容可亲。“二行……”
  “少爷……”
  两人对峙半刻,眼见无果,宋颖终是垂死挣扎着说:“那我那未婚妻长得怎么样,你总该可以对我说的吧?”
  “唔,未婚……长得倒是恩……很不错的。”二行这话吞吐得脸都快埋肚子上去了。
  “就是脾气不够好是吧?”宋颖轻颔首自我肯定心想,居然能说出见他一次打他一次看来不是个悍妇也是个霸道的主儿了。不过还有件事他想不明白,那就是……他一脸疑惑的看向二行问,“按说,不论她脾气好赖,我一个爷们儿力气还能输了她一女人?”这身体的原主人居然是活活被她吓死了去,“再怎么想也实在是太夸张啦!”
  “……”二行已经将自已整个身体都缩到了地上,他将牙齿咬紧嘴唇,心想,这下不论少爷再说什么他也绝不开口接嘴半个字儿。
  正在这当口,门外响起一众脚步声音,由远及近并且还伴随着环佩叮当声响。
  宋颖双眉一挑,愣是将好看的五官挑出一丝俏皮,快速松开二行的胳膊翻身躺在床上,手忙脚乱的拉扯着自已身上的毯子。
  二行见状,也飞快起身将他身上的毯子扯匀,并且长长吐出一口气,心里早已对即将进来的堡主夫人感激涕零。
  宋颖则是一阵气喘吁吁,这破身体,他在心里吐槽着想,怪不得在知道了自已和那悍妇的婚讯就被吓死了,这不就废物嘛,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想他十|八|九岁那些年,在家担个水都不带喘气儿的。
  “颖儿”随着这声娇呼推门而入的是一位大约三十几岁美妇,头上金钗贵气,脸上妆容精致,一袭淡金色的云烟衫因绣得繁复的花纹穿在她高挑的身上竟透出隐隐的威仪来。
  对于这具身体的原生母,宋颖一直带了几分敬意和畏惧,潜意识里他直觉着,对方看似接受了他因为打击过度醒来后暂时性失去记忆或是往常的脾性,实则也有着隐隐的各种揣测,只是原因太过于荒谬,她一时有些难以理得清,保不齐长久的相处她看不出个苗头。所以,对于知道自已即将成婚,并且迎娶的对象是孤城城主的千金为什么不是对方嫁过来却是他入赘这种事情都已经可以小到忽略不计了,毕竟生命诚可贵。
  “娘”宋颖挣扎着从床上起身,二行见状忙上前掺扶。
  “既然你身子还未恢复,躺着也便行了。”碧玺尘侧坐在宋颖床边上,眼含怜惜的伸手向他。
  宋颖压下心底的惶恐迅速调整面部表情半带着懵懂与亲热的坐直身体,双手捧过他叫着娘伸过的那只玉手,冰肌无骨,这形容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想他在那个世上的母亲,因着供他读大学,日以继夜的CAO劳,那双常做农活的手即便他是个大男人捧在手中也是粗粝异常,如今他已不在那世上,殊不知母亲和妹妹得多么的伤心难过,思及此,他不禁眼含热泪的抬起脸。
  另原本只打算如往常过来坐坐的碧玺尘心下微恸,她突然自省起自已有多久没有认真的看看这个小儿子了,往常只觉得他懦弱无知,如今细想来却也是自已做母亲的过于失责,再者,她一门心思的想将大儿子培养成下一任可靠的堡主,已没有多余的……思及此,她长长叹了口气,盯着宋颖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下来。
  “为娘知道你不满意这桩婚事,娘和你爹又何尝愿意,只是颖儿长大了”碧玺尘一边说着一边伸出空着的手揉上宋颖的脑袋。“应当知晓有的事不是不想就能够不做的。”
  宋颖吸了吸鼻子,做乖巧状的点点头。
  “就算跟你说朝廷里的那些纷争你也定是听不明白,唉……”碧玺尘收回双手及目光一脸寂寥的看向月光明亮的院子。
  梦姑打小跟着碧玺尘一块长大,如今算来两人共处的日子早已过了三十年,她见夫人一个动作便明白当下的情形,因此无声的打了个手势,房里的一众丫鬟小厮便随她脚步轻快的出了房间,二行走在最末尾,宋颖怔怔的抬脸去看,正看到二行回身过来将门合上,与碧玺尘单独的相处另他不免得更加惴惴不安,他垂下眼眸脸色有些微的白。
  而一旁的碧玺尘却浑然不觉他的拘束反而卸下了一直端着的双肩,扭了扭头。宋颖见状,紧忙调整自已的身体,手握成拳,替这位母亲轻敲她肩膀。碧玺尘眼里的吃惊仅乍现了一瞬,便心安理得的接受着儿子的孝顺,待到盏茶过后重新伸手捉住宋颖还欲为她敲胳膊的手放在掌心上轻抚着说:“我们接着谈刚才的事。”
  宋颖与她对视一眼,默默点头。
  “当初你爷爷和华疆的爷爷为太|祖|皇帝打得天下,因功分封时,华疆的祖父因着多次死里逃生救了先祖皇帝,放弃了世袭亲王的尊荣求了这偏远的地方做他的孤城城主,想来那位老人是有先见之明的。”
  “唔”宋颖虽不全懂但也知道历朝历代,功高震主一定是做皇帝的心头大忌。
  “你爷爷与华疆的爷爷虽然关系不睦,却也知晓这相同的道理,当时举国初建,百废待兴,他因此只简单要了这一无双堡,倒也不单是看上了这座堡。”碧玺尘回头深凝着一脸稚气的小儿子半晌,才解惑的道,“你爷爷也算是机关用尽,他当然知道这世袭的堡主之位不过安稳两代三代尔尔,早晚有一天太|祖|皇帝的孙子曾孙们会把目光盯到他们头上,因此特意要了一个比孤城目标小了几倍的无双堡,以便于皇帝对孤城下手,我们好有想办法的余地,哼哼,只是父亲他没想到孤城若是损了焉有区区无双堡的活路,因此……”碧玺尘紧紧盯着儿子的双眼,面色严峻的叮嘱,“为了不被朝廷各个击破,便就只有联姻这一条路走,从此孤城与无双堡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里边儿的分寸你可千万千万要拿捏好。”
  
 
  ☆、第 2 章    宋祈
 
  头日夜里又下了一场秋雨,如今院子外的花圃里泥土还湿着。宋颖穿了件深蓝色的袍子蹲在地上不时的戳戳捡捡。
  二行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问他:“少爷,您在干嘛?”
  宋颖头也不回的答,“我想看看这里的泥土里有没有蚯蚓。”
  蚯蚓?二行被恶心的皱了皱眉,走到他身后还是一边问着一边弯腰看去,“您找来干嘛?”
  “只是好奇是不是和我以前见到的蚯蚓一个模样。”
  “……”二行无语的站起身,转身朝自已房里去,刚才在院外碰到了大少爷那里的赵二,上次在他那里借的五文钱,如今正巧遇着他,便让他等在了院子外,现在正好给他送过去,懒得专门去找他。
  二行刚进屋,便听刚才还在找蚯蚓的少爷又问话了,不过问的人却不是他。  
  “彩衣,外面什么事情这么热闹?”
  彩衣也是这房的丫鬟,二行即使不用看也知道,她此时回来一定拎了从厨房拿的几碟点心和几样时令鲜果。
  彩衣秀声秀气的答,“是城主府来人了。”
  “城主府?”
  “是的少爷。”
  “他们来干嘛?”
  “听说来的是城主府的大管家,正在中堂与堡主及夫人议事,应该是在商讨少爷的婚事。”
  “商讨婚事不该堡主和夫人去城主府?怎么他们倒跑我们家来了?”
  二行听到这里,心里只叫了俩字儿,要糟!便急匆匆向门口跑去。
  单纯的彩衣哪晓得是宋颖在套她的话,正准备开口说呢,只见二行出现在偏房门口冲着彩衣喊了句,“彩衣,中午的炖雪蛤少爷说有些许腥味儿,你等下去厨房让厨子想想办法。”二行话说完狠狠瞪了彩衣一眼。
  彩衣轻轻应了一声,突然反应过来,脸色发白的对宋颖福了福身就小跑步往厅里去了。
  宋颖从彩衣的背影上回神再看二行时,从他眼中看到了些许的怨意,他只得假装若无其事的摸摸嘴角,拍拍之前不小心抹到袍子下摆的泥巴,再慢悠悠的朝院外走去。
  院子外面站了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看到宋颖的时候行了个礼并叫了声少爷,宋颖对他点了点头,又往前头去。
  无双堡这任堡主叫宋无应,娶了一妻一妾,妻正是宋颖的亲娘,为堡主添了两个儿子。一个是大儿子宋祈,是无双堡下任堡主,因此众人都叫他少堡主,另一个便是宋颖了。
  而关于现任堡主的那个妾,宋颖很少听到堡里人说起,之前的宋颖肯定是知道的,但于他当真是不知情,只知道此任堡主只有两个儿子,那想来那位妾就是无所出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