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山神伪装攻略 作者:君小年

字体:[ ]

 
文案
 
祖传玉佩开启了随身空间,以为末世即将降临,君晟拼命囤积物资,没想到末世没等来,却穿越到异世古代。
冒充山神装神弄鬼,居然骗来个童养媳,本以为可以平平淡淡过个小日子,居然被前世的老爹认回家,还混了个国师当,这玩笑可开大了!
官配君广晟(攻)陈盈嘉(受),1V1慢热养成,逗比轻松吐槽系文风。
 
因全文大修过四次,所以新来的宝贝请无视评论区讨论的剧情。
主角时而霸气侧漏,时而脱线逗逼,作者觉得主角是个攻,
然而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受,好吧我不反抗了,你们高兴就好。
傻白甜架空世界,如世外桃源般美好,考据癖请勿乱入。
 
内容标签:随身空间 种田文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主角:君晟 ┃ 配角:陈田,庞三郎 ┃ 其它:穿越随身空间种田文
 
 
 
 
  第1章 第一只君小年
  
  君晟放下手里的望远镜,一屁股坐在地上,昨天晚上明明安稳的睡在租住的小窝,早晨居然腰酸背痛的醒在荒郊野外,他一边从空间拿出衣服换上还能一边安慰自己也许是梦游了遭遇绑架了之类什么的,可刚刚翻过山梁他拿出望远镜看到的一切还是打破了他最后的幻想。
  他没有看到盘山公路,山下是一片农田,田里稀稀拉拉劳作的人明显穿着古装,视线尽头的村庄也丝毫没有现代化气息,再搞不清状况就是智商有问题了,梦里恐怖的末世没等来,居然穿越了!
  君晟捏紧了手里的望远镜,没有户籍,奇装异服,还是短发,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虽然他有随身空间,还囤积了无数物资,可让他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在空间里,恐怕要不了多久他不是会得自闭症就是会疯掉吧,毕竟空间除了他这个主人,可是霸道的不允许任何动物存活的,他连随便抓个人进去陪他都做不到。
  如果真的回不去了,封建社会难道还能比末世更难混吗,既来之则安之!君晟坐在地上发了会儿呆,就握拳给自己打气。
  爷爷去世后,他对那个世界也没有什么眷恋了,穿越了时空又有什么不同呢?反正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君晟苦笑了一声,拿起望远镜在山腰上寻找起刚才一晃而过貌似破庙的建筑物,先找个地方落脚吧。
  院墙塌了一多半,原本是门窗的地方只剩下光秃的大洞,房顶的茅草也只剩下腐败后留下的痕迹,门楣上斑驳掉漆的牌匾依稀能分辨出【山神庙】几个字,君晟长出一口气,古人言‘望山跑死马’诚不欺我。
  借着夕阳的余晖,君晟将破庙里的土块杂草大略的清理了一番,不出意外,这里就是他的第一个根据地了,至少在头发长到能勉强扎起来之前,他只能躲在这里了。
  天黑透了,君晟怕这破庙有亮光被山下的人发现,只好回到空间,没什么胃口吃了个面包就躺在了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君晟今年十七岁,刚上高三,他父亲在他出生前就出车祸去世了,他是他的爷爷用他父亲冷冻的JZ做的试管婴儿。
  君晟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可君爷爷中年丧妻,独自一人抚养长大的儿子又英年早逝,深受打击之下,本就不太好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勉强把君晟带到十六岁,将家族产业一交,就一病不起了。
  君晟还记得爷爷葬礼结束的那天,他回到只剩他一个人的家里,扑在床上哭到睡着,却梦到末世降临,他被丧尸追到学校的楼顶天台,无奈一跃而下,吐出的血溅到胸前的玉佩上,将他收进了玉佩里的空间。
  惊醒后君晟看着空旷的房间,想到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亲人,孤独彷徨之下再也睡不着,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割破手指将血滴在玉佩上,居然真的开启了神秘的空间,他扑在空间的地上哭了一天,这玉佩是爷爷临终前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来给他戴上的,说是君家的传家之宝。
  君晟觉得这是爷爷冥冥中给他的警示,想起爷爷弥留之际不放心的拉着他的手,让他好好活下去,活的幸福,得到他的保证才闭上双眼,君晟果断的办理了休学,将家产全部变卖,仓鼠一样拼命的收集了他觉得有用的各种物资囤积在空间里。
  君晟抱着爷爷照片的相框又痛哭了起来,爷爷,我没有做错,我不是他们说的败家子,卖掉了家族产业并没有做错,我还是你的好孙子!我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不管这是哪里,我一定会幸福快乐的活下去!
  爷爷去世后君晟毅然决然的退学,做的那些别人不理解的事情所得到的非议和鄙夷,在他心里留下的阴霾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
  君晟也怕自己做错了,会无可挽回,可是他更害怕梦里恐怖的末世,从小就是个乖宝宝的他在做这一切的时候,心里的纠结苦闷无处诉说,差点没把他逼出抑郁症,直到刚刚想通了一切,君晟才彻底解开心结,君晟抱着爷爷的相框发泄般的把所有负面情绪都哭了出来,直到迷迷糊糊的睡着。
  不知道哭了多久才睡着的君晟第二天是被哭声吵醒的,睁开眼睛恍惚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已经穿越了,空间不会隔绝外界声音,他昨夜是在山神庙里进入的空间,这是有人在山神庙里哭?
  君晟听着外面的声音,觉得这正在哭大概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虽然听得他很不忍心,却也不敢现身去安慰他。
  庙里的小孩哭了一阵就走了,君晟听到外面再没有声音才从空间出来看了一眼,山神塑像前的供桌上摆着几个野果,拿起一个咬了一口差点没把他的牙酸掉,君晟随手扔到一边就回到空间洗漱去了,没有看到去而复返的小孩回到破庙捡起那个带着牙印的果子惊诧的样子。
  在山神庙哭泣的孩子叫陈田,二十多年前兴州水患,他爷爷陈文全带着全家逃难到这,佃了地主吴友发十亩地,落户在了吴家庄,虽然日子过的清贫,好歹一家老小都活了下来。
  陈田的爹陈森排行老三,陈田的娘许氏是逃难路上捡的童养媳,虽然长得十分貌美,却体弱多病,生下陈田之前没少被陈老太太嫌弃是个狐狸精,不受待见之下,被泼辣的二妯娌欺负了也不敢吱声。
  去年陈老爷子旧疾复发,吐血暴毙,陈老太太大受刺激,又被二儿媳妇挑唆了一通,无处发泄之下,就苛待起了许氏,这病了也没少了干活,心疼的陈田只能干着急,除了帮忙多做点事,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要不然也不会上山捡柴的时候跑到山神庙里哭了。
  陈田背着沉重的柴禾,手里紧紧攥着那颗带着牙印的果子回到家里,一进门他娘就放下手里正在洗的衣裳过来接手,将柴禾放到了柴禾垛上,陈田抓住许氏的袖子小声道:“娘!山神庙里有神仙!”
  “田娃,那庙都荒了二十多年了,真有神仙也早就走了。”许氏爱怜的摸了摸陈田的脑袋,转身准备接着洗衣裳,却被陈田拦腰抱住了。
  “娘!我说的是真的!你看,这是神仙咬过的果子!”陈田看许氏不相信,忙把手里的果子举了起来。
  许氏一看那青皮果子就笑了,以为是儿子捡了个果子逗她开心,病了好几天的身体也不觉得疲乏了,刚要哄哄小儿子,就听到堂屋里婆婆的怒骂:“个懒货,洗件衣裳能磨蹭一上午!再磨蹭爷们儿回来还要不要吃饭了!丧门星狐狸精……”
  陈田被奶奶的怒骂吓的一哆嗦,本能的往娘亲的怀里缩。
  许氏拍了拍儿子单薄的脊背,怯怯的开口道:“娘,我错了,您消消气,我这就洗完了做饭。”说着将儿子推进房里,回到洗衣盆边蹲下继续搓洗起来,躲在屋里的陈田眼泪扑簌簌的掉,却不敢哭出声来。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架空的大庆朝犹如世外桃源,请勿脑补任何朝代后考究细节。
  主角君晟名字读音:君jun(四声)晟cheng(二声)
  本文之前大修过四次,这次是锁文俩月修好的最后版本,CP是君晟X陈田,庞三郎只是一个暗恋者。
  请无视评论区的早期评论,更不要顶上来,否则一律捉来给作者家的猫陛下磨爪子呦~
  
  第2章 第二只君小年
  
  躲在山上的君晟简直无聊的挠墙,除了用望远镜偷窥山下劳作的人就没别的可做,可这光看着,能看出什么门道,谁也不会在脸上写上这是什么地方不是,除了知道这里贫穷落后是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蹲在庙前草丛里的君晟往身上又喷了一层花露水,挠着胳膊上的蚊子包又举起了望远镜,就看到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孩子鬼鬼祟祟的往山神庙走来,顾不上细想这孩子来做什么,就赶紧跑回破庙里进入了空间。
  这山神庙说是建在山腰,其实已经差不多快到山脚了,还有人们上山砍柴挖野菜走出来的一条羊肠小路,从山下上来也就小半个时辰,可从山神庙爬到山顶却没有路,腿脚好的青壮少说也得两三个时辰,就不怪君晟昨天跌跌撞撞的走了一天才下来。
  偷偷摸摸往山神庙走的小孩正是上午来过的陈田,午饭时他藏了一个窝头,他觉得山神没吃果子一定是嫌酸,所以藏了窝头打算给山神送饭,顺便问问山神能不能给娘看看病。
  他娘自从生下他后身子就更太好了,经常生病,以前爷爷还在的时候,还给请大夫抓药,可自从爷爷去世,奶奶就骂他娘是躲懒不想干活,加上二婶煽风点火,弄到现在他娘病了也不敢吱声只能硬撑。
  陈田将窝头恭恭敬敬的摆在供桌的正中央,跪在山神泥塑前磕磕绊绊的说起家里的事情,说着说着忍不住又哭了起来,这一哭起来,躲在空间的君晟就把外面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孩和早晨吵醒他的人对上了号。
  这一天来他“根据地”哭了两次,也算是一场缘分吧,哭的君晟都跟着心酸了起来,早就知道封建社会女人地位低,可也没这么个低的吧,病了都不给看,君晟在空间急的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冒冒失失的跑出去,万一被山下的村民当流民黑户扭送官府好歹还有命在,顶多流放服个苦役,可要是当成山野妖怪,给他架到火堆上烧了,那可就彻底狗带了。
  陈田越哭越凄惨,怕山神不相信他,咚咚的就磕起头来,一边磕一边念叨着“山神爷爷,求你救救我娘,救救我娘吧!我一辈子伺候您……”
  真要信错了人,你们想抓小爷,小爷就跑他娘的!跑不掉大不了在空间躲他几年!君晟听着外面咚咚的磕头声,一咬牙从空间里走了出来,怕身上的‘奇装异服’吓到小孩,还把床单裹在了身上,将自己从头到脚遮了起来。
  “下跪何人?”君晟故意拿腔拿调的问话,刚问完自己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啊!神……神仙?”陈田听到有人问话,哭的正伤心也没听清问的是啥,抬起头就看到山神泥塑前站着一个……人?
  “不错,我是这里的山神,小孩你为何在本神的庙里哭?”君晟这个半吊子‘神仙’前言不搭后语的开始装神弄鬼。
  “神仙爷……额……神仙老爷,我……我……”陈田虽然看不清那裹在蓝色布料里的人是什么模样,可听声音好像十分年轻,脱口而出的神仙爷爷卡了一半在嗓子眼里,急的结巴了起来。
  “唔~本神掐指一算,你是为了你娘来的,对吧?”君晟想起小孩之前的哭诉,装模作样的掐算了一番。
  陈田只看到那神仙伸出半截白皙的手臂,纤长的手指捏了个看不懂的手势,就说出了他想说的话,只觉得这神仙果然神通广大,神仙的手好漂亮,再多的他的小脑袋瓜就想不出来了,呐呐的除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君晟看着小孩跪在地上傻乎乎的只知道点头,一点没有按剧本往下接台词的觉悟,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自报家门向神仙许愿了吗,能喊导演NG重来吗?无奈之下,君晟干咳了一声,继续开启神棍模式。
  “你先起来,本神之前一直在天庭任职,日前才接到这份差事,你给本神讲讲如今的凡间是何年月,这里是什么地界。”
  “年份我不知道,我是鸿德六年出生的,今年八岁了,月份是五月十七,这里是吴家庄,村里一大半的地都是吴地主家的,我家就没有地,是佃了吴地主家的地种的……”陈田越说越小声,这神仙问的问题他都回答不出来,神仙会不会生气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