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当作者遇上反派BOSS[穿书]+番外 作者:苦夏的刺猬(下)

字体:[ ]

 
  第71章 防盗/BOSS小白分离记
  
  漆黑如墨的夜空下,到处都是举着火炬跑动的人影,恍若一簇簇鬼火照耀下的幽灵。
  千星水寨内乱哄哄一片。
  黄鲲一反平日里懒洋洋的姿态,圆胖的身躯灵活到不可思议,三下两下就掠到了院内的假山旁,飞身而起在几块距离甚远的石头上连拍了数十下。
  轰隆一声,看起来□□无缝的假山主体从中间裂了开来,露出黑黝黝的一条地道。夜色里看不分明里头的状况,只感到一股潮湿之气扑面而来。
  “沿着这地道直走,能一直走到观澜江畔,那会儿自然有人来接你们……”黄锟说到一半,发现两个当事人都没在意。
  穆白说话声虽轻,但在场的几人功力深厚,自是全部听到了。
  左常辉本都抬脚打算入地道了,听到这话,落到一半的脚倏然回转,抢身到了大堂便要继续教训穆白。
  凌厉的掌风都已经挨到穆白的脸,风毒老怪突然向上蹿起,将穆白向上一带,一面惊疑不定地看着左常辉,一面问穆白:“你说什么?”
  穆白讥诮地看了看左常辉:“你那么急做什么?心虚了对吧?怕我说出事情真相?”
  左常辉知道风毒老怪虽然时常神志不清,却最是多疑善变,万一在这个节骨眼上不清不楚地闹将起来,打一架事小,被清安派众人抓了个勾结妖邪的现行就在江湖上抬不起头来了。眼见穆白还要再说,不由铁青着脸喝道:“一派胡言!”
  又立刻转向风毒老怪:“风毒先生,现在情况紧急,早些离开才是正经,千万休听这小子挑拨离间!”
  “哈,你要问心无愧你那么急火火赶回来做什么?你压根就是做贼心虚!”穆白打定了主意泼脏水,一口咬定这件事。
  左常辉大怒,当啷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剑,唰唰唰几剑就急刺而来:“你这满口胡言的小畜生!”
  “你想杀人灭口!你明明让叶飞鸿跟我说,拿虫子杀死了西域虫母和南宫清晏,你就能助我在清安派一帆风顺,以后还能成为整个坐忘峰的主人的!现在我杀死了西域虫母,又弄死了铁乌鸦,不过还没找到机会弄死南宫清晏,你就出尔反尔!怕事情败露就要杀死我灭口了!”穆白反正也毫无抵抗之力,索性光棍地拼命扯着嗓门就喊了起来,“他手上有蛊经啊,风毒先生,你一直要找的蛊经就在他手上!”
  穆白大约把这一辈子的急智都用在这短短几分钟了,眼看寒光点点就要招呼到他身上,死命扯住了风毒老怪的袍子:“就是你让我害的人!现在你什么都不承认了!”
  他现在就在赌,赌风毒老怪知道叶飞鸿的事,赌对方对蛊经志在必得的心,赌他对西域虫母那真真假假的感情,赌自己这么模棱两可地一说,他会想要弄清楚个究竟。
  喧闹声渐近,穆白知道一定是南宫清晏赶过来了,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找来的,但既然他在努力,自己也要尽量想办法才是。
  风毒老怪在穆白就要被捅出几个窟窿时,忽然将手中的骨棒向上一架,接着叮当声中,只见左常辉快如闪电的几剑全被他封住了:“且慢!”
  左常辉气得脸色铁青,喝道:“风毒先生,你真要听这小子的胡言乱语么?”
  风毒老怪先前就受了伤,一开始还能架住左常辉的攻势,很快就气力不足。但他生平最是争强好胜,越是被左常辉逼退,越是笃定他有问题,不由得嘿嘿冷笑道:“比起老畜生,我更愿意相信小混账的话,否则他平白无故为什么不陷害我非要陷害你?他为什么知道叶飞鸿那小子是你的人?”
  说话间,左常辉寻得一个空隙,一剑就要刺在他的肩头,但又堪堪停住了:“风毒先生,现在不是窝里反的时候。我们先走,然后好好分说分说,成吗?”
  风毒老怪连连变换了几次身形,长剑都如影随形,不由地哼了一声,长袍一动便要用毒,只听黄鲲急道:“有人过来了!”
  不消他提醒,其他二人也听到了有人急速接近的声音。
  左常辉到底还是披久了名门正派的皮,不愿当众与风毒老怪掰扯这些子虚乌有的事,哼了一声,长剑一收,就一头扎入了地道内。
  风毒老怪一把抓起穆白就跟了进去,哇呀呀叫道:“别走!有本事把话说清楚!喂,姓左的!”
  风毒老怪将要跳入的一刹那,穆白偷偷将耍嘴皮子期间凝聚起的一点内力运到左手,运掌如刀,狠狠地就劈向了他颈侧。另一只手则死死地扒住假山的一角。
  风毒老怪不意这么一个□□岁的孩子被折腾了半天还有反抗的能力,虽然本能地避了开去,手下到底一松,竟是将穆白落在了上头。
  穆白几乎都能看到跃过一堵堵院墙飞奔而来的人影,一咬牙强撑着就要滚到假山的缝隙中躲一躲,哪知脚踝上一紧,看着极不起眼的黄鲲竟是一把就扯住了他,嗤啦一下,生生将他整个人向后拖了出去。
  手一扬,穆白顿时骨碌碌地就滚入了地道,正要起身,被风毒老怪一把拎住了脖子。
  “嘿,哼哼,好你小子!”风毒老怪看起来快被气疯了,一时间在追左常辉和教训穆白之间举棋不定起来。
  黄鲲一掌击在假山上,厉声喝道:“走!”
  风毒老怪拽住穆白脖子的手倏然收紧,又不甘不愿地放开,到底沿着地道跑远了。
  穆白的手掌被方才突兀的山石划破,鲜血淋漓。他听到假山在他身后徐徐合拢,隐约还有黄鲲明知故问的大喝:“请问是哪路的朋友,深更半夜地擅闯千星寨?”
  终归,还是差了一步。
  这次大约是再也逃不了了。穆白想。不管是左常辉还是风毒老怪,都不是易相与之辈,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哪怕他们掰了,除了自相残杀全部领便当,否则不管谁活下来,大约都没有自己的活路。
  脖子被风毒老怪卡着,呼吸很是不畅,又一颠一颠地晃悠着,觉得脑袋与身体快要分家了。黑乎乎又冷又湿的地道内,穆白大脑有些缺氧,一时间也来不及哀悼自己短暂而惊险不断的此世,脑子里反而全是南宫清晏。
  大约是这辈子最熟悉最亲近的人的缘故吧。穆白想,如果自己死了,希望南宫不要找到自己的尸首。否则,他大约又会一辈子看不开了。
  不是自恋,而是他知道,南宫清晏一直都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
  曾经他问过小南宫:你这般努力地学文习武,是为了日后扬名江湖么?
  小南宫仰着脸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但别人的称赞与我无干,应当是为了让爹爹李妈忠叔郭先生康先生他们高兴吧。
  曾经他问过重生的南宫:可以重来一世,你想怎么过?
  南宫毫不犹豫地回道:了前世恩怨,护亲人平安。
  大约是前世太过惨烈,这一世南宫清晏的愿望看起来有些太简单了,丝毫没有侠客的带点浪漫的豪情。但是现在,这个小小的愿望似乎也要落空了。
  左常辉在前头飞奔,风毒老怪辨着声音一路追去,穆白数次想要挣扎,都被后者强硬地压制了。最后风毒老怪不耐烦,伸手按在他的后心,又是一阵极强的寒气涌入,让穆白顿时连抬起小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地道里传来一点凉风,耳畔有了水流的声音。前头格拉一声,有木板被顶开,借着照进来的微弱天光,穆白看到左常辉谨慎地后退了两步,确定了没有异状,才一跃而出。
  风毒老怪紧随而上,也跳了出去,跟着左常辉跳到了一艘渔船模样的带篷的小船上。砰地一声,将穆白扔在了上头。
  一阵冰凉又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穆白贪婪地吸了几口,虽然浑身散了架一般地疼,好歹恢复了一点神智。稍稍睁眼,只见左常辉站在另一头,正冷冷地看着他。
  谁怕谁?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穆白反正豁出去了,鼻青脸肿之下还不忘回一个冷冷的笑。
  风毒老怪抓狂地挠挠脑袋:“小子,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敢有半句假话,爷爷活剐了你!”
  “叶飞鸿很早就找上我,说南宫家哪怕再疼我,也不可能容下我这么个异姓,终归是把我当奴仆使唤的,不如跟着他一起投靠月明山庄。他说南宫家故步自封,不及左家汇集所有门客的武功精华,扬长避短,其实实力早就超过了南宫家。”穆白充分发挥编故事的才能,一路上又将临时想出的主意扩充了不少,“我,我不相信,于是他给我罗列了几样罕见的功法,说现在左庄主都会,还有失传已久的蛊经,也在左庄主手上。他,他给我念过一小段,包括用蛊的传承,炼法,解法等等……我,我被他说服了,这才接下了蛊虫。一直,一直找不到机会给南宫清晏用,这才拖到了后头,铁乌鸦上门的时候,叶飞鸿悄悄告诉我,晚上西域虫母会去舒啸山庄,她不会提防我,让我趁机弄死她。否则,我,我一个小孩子,这点功夫在她老人家面前怎么够看?”
  风毒老怪显然被说服了,瞪向左常辉:“你要怎么说?”
  左常辉道:“我要真让你害南宫清晏,你跟他朝夕相处,能没有下手的机会?”
  “南宫辙死后,他性情大变,跟我也不亲热了,根本没有往常亲密。而且那会儿叶飞鸿刚把蛊虫给我,我根本控制不好,几次差点弄到了自己。”穆白毫不犹豫地接口,“风毒先生,叶飞鸿告诉我,养蛊比西域虫母弄毒虫还要困难许多,不知是真是假?”
  风毒老怪点点头:“唔,这倒是真的,蛊术本来就比虫术复杂很多。”
  左常辉向来高傲示人,而且作为一庄之主久了,向来说一不二,哪里是伶牙俐齿的穆白对手?被他一通抢白,又见穆白与风毒老怪一唱一和,顿时气又上来,倏然过来便要一掌拍下。
  风毒老怪更是料定左常辉心虚,拎起穆白开始闪避,穆白叫道:“风毒先生,他让我弄死了西域虫母,好让你专门针对清安派,又让我弄死铁乌鸦,好让他独吞了清安派!就是他!你千万别被他骗了!他是不是承诺给你找蛊经,敷衍你呢,早就在他手上啦!”
  左常辉喝道:“风毒先生,你愿意信他还是信我?”
  风毒老怪嘿嘿笑道:“照理说,我不该信这小子,可爷爷我好像更信不过你,毕竟要除掉铁乌鸦的事,可跟这小子说得一模一样呢。把蛊经给爷爷交出来!”
  砰地一声,左常辉和风毒老怪凌空对了一掌,两人都有些急了眼,一时也顾不得在江上,砰砰乓乓地就打上了。穆白先是被拎着晃来晃去,后来风毒老怪渐落下风,突然一下子将他甩到了船上,手一扬,便是一堆粉粉末末出了手。
  左常辉抽身急避,略有些狼狈地落在附近的渔船上,一时间,停泊在岸边的渔船都开始晃动,两人继续开打,掌风到处,激起浪花无数,更有无数小船被击沉当场。
  两人都知道穆白已经浑身无力,肯定跑不远,也不管他,平日里的积怨全都冒了出来,专心致志地开始互殴。
  穆白费力地解开一条小船,让它一点点随着不安的江流漂开。被左常辉远远看到,凌空抽出长剑,倏然劈来,穆白仓皇中滚到一旁,小船却刹那间一分为二,顿时向下沉去。
  穆白十指死死地扣住慌乱中抱住的木板,整个人随着冰凉的江水沉沉浮浮,一下子就被江流卷走了。
  “防盗”二字出现在标题的都是伪防盗,可正常阅读^_^!“防盗”二字出现在标题的都是伪防盗,可正常阅读^_^!“防盗”二字出现在标题的都是伪防盗,可正常阅读^_^!
  正式防盗会提前通知~
  感谢 张小衡、KA 姑娘的地雷~
  感谢 小蘑菇QY、KA、白泥 姑娘的营养液~
  
  第72章 防盗/BOSS小白分离记
  
  南宫清晏红着眼睛要闯进千星水寨时,新上任的庄长老拉住了他:“不管你那小朋友在不在里头,黄鲲有没有问题,咱们这般不由分说地闯进去总归不成样子。还是得按江湖规矩,着人通报一声,恩威并施也好,先礼后兵也罢,不能一上来就落了人口实。”
  庄长老年纪尚不算大,却是比徐长老还要板正,镇日里说的便是现在的后生不懂礼数,胡乱让人看了笑话,并且颇有将清安派后生打造成江湖上的礼仪标兵的趋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