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末世之混沌空间 作者:齐氏孙泉(上)

字体:[ ]

 
  傲娇是真的会害死人的,重生而来的萧子卿带着空间与金手指,各种物资各种买,各种粮食各种拿,为的就是能够在末世之中能够不要再一次害死他最爱的那个人。
  萧子卿在末世寻找了萧渊三年,却在找到他的那一刻,永远的失去了他。如今重生而来,他要弥补当初的一念之差。
  萧子卿:“我要吃凉的。”
  萧渊:“胃不好,不行。”
  萧子卿:“我要吃辣的。”
  萧渊:“胃不好,不行。”
  萧子卿:“我要吃生鱼片。”
  萧渊:“胃不好,不行。”
  萧子卿:“那我吃你好了?”
  萧渊顿了顿,脱衣服:“可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随身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渊,萧子卿 ┃ 配角:略 ┃ 其它:天作之合,随身空间,1v1,甜,爽文,主受
==================
 
  
 
☆、第1章 重生
 
  冬日的清晨往往阳光也更为纯粹,洒在人的身上,那种温暖直入心底。
  萧子卿抬手挡住刺眼的阳光,十分不适应的皱起眉毛,真是的,又忘记拉窗帘了。突然,萧子卿的身子猛然一顿,一个机灵坐起身子惊恐的看向四周。
  他……不是死了吗?
  萧子卿冷静下来看向四周,典型的欧式装潢,以金色为主调墙壁,奢华的吊灯加上落地窗。而萧子卿,此时正是在三米多长的kingsize床上。
  看着攥在手中金色欧式风格的被子,萧子卿恍若隔世。
  这不是他末世前的家吗?这,梦吗?可是死人会做梦吗?还是说这是所谓的走马灯,回顾死前的一切?
  如果是这样,这一切未免太真实了。
  末世之前,萧子卿是华夏八大富豪之一的儿子,也是唯一的继承人,天之骄子。而这样极致强大的背景也造就了他极致骄傲的性格。
  他霸道,他任性,他因为他的任性害死了萧渊,也害死了他自己。
  他深刻的记得,若不是自己当初耍性子把萧渊敢出国,也不可能在丧尸全球爆发的时候萧渊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孤身一人。若不是他任性妄为抛弃在京城内的强大势力不顾一切的去寻找萧渊,或许利用京城的实力就可以快些找到他。
  随后他失去所有,在末世之中苦苦挣扎了三年,最终在找到萧渊的那一刻,与他共同死在无边无尽丧尸潮中。
  萧子卿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他能够确定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为何又会回到这里?这个房间干净的一尘不染,空气中也没有丝毫的属于末世的腐臭味。真实的可怕。
  空气中有着他最喜欢的玫瑰花香,床头柜上的珐琅瓶内放着几只新鲜的玫瑰花。
  这是他最喜欢的蓝色妖姬。
  这绝对不是末世所能有的,哪怕是京城内最有势力的人,也不可能会有余力去种这样娇贵特殊的花。
  难不成!
  萧子卿脑中闪过一个他自己都感觉荒缪的想法,难道他重生了?
  他从不看那些网络小说浪费时间,但是却听说过一些末世重生什么,过去他只感觉荒缪,难不成世界上真的可以死而重生?
  萧子卿连忙起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已经阔别三年的手机,有些颤抖的按下开关。
  2015年11月21日上午7:03分。
  瞬间,萧子卿的喉咙微动,浑身颤抖,随即低哑的声音从喉咙中传出。
  “哈哈哈……真的重生了吗?”带着激动的声音已经破了音,但是若是真的重生了,哪怕是让他一辈子都捏着这样的嗓子,他也愿意。
  笑着,眼泪已经砸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一个虽然上了年纪,却依旧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少爷,在下进来了。”
  是老钟来叫他起床了。
  老钟是萧家的管家,从小一直伺候萧子卿长大,对于萧子卿来说,老钟是一个比他父亲还要熟悉的一个人。
  萧子卿连忙转过身擦干眼泪,绝对不能让老钟看到他在哭。与其他无关,仅仅是他心中的那一点点骄傲,哪怕是经历了三年的末世,他依旧带着这一份傲骨,这种模样,绝对不能让人见到。
  老钟开门见到萧子卿背对着他站着,微愣,随即带着恭敬的微笑道:
  “少爷您醒了?今天早上准备的早餐全麦吐司和牛奶,请问果酱您是想要草莓口味的还是玫瑰口味的?”
  萧子卿整理好自己的情绪,顿了顿,沉声道:“我现在不想用餐,退下吧。”
  老钟顿了顿,随即道:“少爷的胃不好,不吃早餐会胃痛的,渊少爷临行前有嘱咐过,请少爷务必珍惜自己身子。”
  从老钟口中听到深入骨髓的人,萧子卿心中一颤,身子一僵,随即带着几分隐忍的说道。
  “让他回来。”
  今天,正是萧渊出国的日子。他只是一时别扭,便随便寻了个由头让萧渊去欧洲做些芝麻大的小事,然后这一别再见,已是双双入黄泉。
  如今重生,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是无论怎样,萧子卿绝对不会再错一次,将萧渊推出去。
  老钟一愣,不明白为何一向言出必行,哪怕知道错了也会一条路走到黑的萧子卿竟然改变了决定。
  “少爷的意思是……”
  萧子卿:“给他两个小时,若是回不来就再也不用回来了。”
  萧子卿的话虽然冷意十足,但是老钟却深刻的明白,此时的萧子卿一定是迫切的想要见到萧渊。
  老钟不再说话,躬了躬身,退身离开。
  一板一眼,恭敬中带着不卑不吭,却能够将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
  萧子卿闭上眼睛深吸口气,随即目光落在了手上的一枚古朴戒指上。
 
☆、第2章 空间
 
  萧子卿仔细抚摸着古朴的戒指,眼中划过一抹温柔。这是他母亲留给她唯一的物品,也让他在无尽的末世最绝望的时候得到了希望。
  戒指古朴,款式也十分的老旧,金色的戒身上镶嵌着一颗血红的不知名的宝石。
  萧子卿从抽屉里找出一把水果刀,毫不犹豫的割破手指,血红的血珠渗出涂在宝石上,萧子卿注视着血逐渐在宝石上消失脸上也多了几分狂喜。
  果然跟前世一样。
  萧子卿整理好心中的情绪,心中向戒指下令。
  “混沌空间,进入。”
  一瞬间的眩晕,转眼间萧子卿已经进入了另外一片世界。
  天上是混沌色,但是整个世界却是十分的明亮,旷阔无边的黑土地,以及一个看上去古朴老旧的小院子。
  面对这个无比熟悉的环境,萧子卿也松了一口气。
  只要有这个空间在,那么只要在末世之前存够足够的物资,那么就足以在那个无尽绝望的末世中养活他和萧渊。
  这个空间,是末世两年后才被萧子卿发现的,那个时候,他才能够多那一些事物和水而不被发现,才没有被饿死。
  这里虽然有许多的土地,但是却因为根本找不到种子从而导致荒废。如今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以他如今的财力和势力,也绝对足够做许多许多的事情。
  迈步走进院子,里面散落着一些农具,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若是放在古代,应该也是一个贫苦的人家。
  走进那个看上去岌岌可危的小屋,打开地窖入口进入,下面却是别有洞天。
  地窖与地上一般,无边无际,仿佛一辈子也走不到尽头。而这里也是一个无边无尽的仓库,而且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东西放在这里,永远都不会变质。
  萧子卿唇角含笑,一切都没有变。
  萧子卿低头看了看手腕的上的定制手表,7:59分,以萧渊的速度,此时应当从机场回来了。
  萧渊对于萧子卿的命令有着绝对的服从,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哪怕是跳进刀山火海也绝对没有丝毫的犹豫。
  萧子卿离开空间,看着四周熟悉却又陌生的欧式风格房间微微发愣,仿若隔世。
  很快,门口便再度响起敲门声。
  “少爷,渊少爷回来了。”
  萧子卿一愣,随即道:“让他等一下。”
  萧子卿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还是睡衣没有换,只要条件准许,以萧子卿的个性是绝对不准许自己这样一幅模样去重新见萧渊的。
  萧子卿走入与卧室相连的换衣室,打开衣橱仔细的找着合适的衣服。
  金色的太张扬,红色的太娘炮,黑色的太内敛,总之原本在末世有衣服穿就好的萧子卿竟然开始挑肥拣瘦起眼前这些高级布料私人定制的衣服,
  最终萧子卿无奈的叹口气,闭上眼睛随手拿起一套黑色西服,虽然感觉太过于正式,但是总好过于在众多衣服见纠结。
  打来领带的衣橱,满目的是各种各样的领带,无不是顶尖级的品牌与品质。
  萧子卿目光定在一条蓝色领带,那是一条放在盒子里被放在最高处的一条。与其他的相比,这个盒子精致的要比放在里面的领带的价值还要高上许多,萧子卿拿出来打开盒子拂过手感极好的缎面。
  这是萧渊送给他的。萧子卿从很小的时候,便深爱着萧渊,但是骄傲如他,却一直肯说出来,将这份感情当做内心深处最美好的存在,永远的埋藏起来。
  他珍惜跟萧渊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珍惜萧渊送给他的每一样东西。小到一张餐巾,大到昂贵的礼物。表面他总是不屑一顾,但是暗地里却是精心的收藏起每一样东西。
  这种暗恋却有说出来的感觉,甜蜜而又苦涩。
  虽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了想萧子卿还是决定带上他。
  等萧子卿穿戴得当的时候再看手表已经接近九点了。萧子卿竟然足足穿了一个小时的衣服,也让萧渊足足等了一个小时。
  心中无奈,萧子卿却习惯性的挂上了高傲的表情,如猫一般邪魅的双眼,慵懒而又高贵。
  萧子卿走出房间,萧渊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了。
  萧渊抬起双眼,一瞬间的失神后归于平静,仿若天生带来的面谈一般,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我回来了。”
  简单的四个字让萧子卿鼻子一酸,摸了摸鼻子掩盖下心中的激动,萧子卿穿过萧子渊的身侧缓步走出去。
  “到我书房来。另外,”转头看向老钟,“我饿了,准备两份早餐。”
 
☆、第3章 告知
 
  萧子卿知晓,以萧渊的脾气,被自己打发到国外做一早的班机是绝对不会有闲心吃早餐的,应该还饿着。
  一路到了书房,门口有佣人贴心的开门。
  萧子卿随手拿起一本书坐在办公桌前,不知在想什么。
  萧渊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依旧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萧子卿。
  刚刚萧子卿吩咐要两份早点他是听到的,萧子卿的性子萧渊了解,这样体贴当真是少有的。
  对于萧渊来说萧子卿不过是昨日还对他发脾气的名义上的弟弟,而对于萧子卿来说却是已经3年没见过的爱人。
  萧子卿与其说是不要意思说话,不如说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经历了三年的末世,日夜费尽心思只为了一口食物和一口水,这样的日子长久了,过去的日子自然也就忘记了。
  萧子卿不说话,萧渊也不是个多话的人。萧渊早已经习惯了一直静静的呆在萧子卿的身边,看着萧子卿高傲嚣张,同时也看着萧子卿不为人知的傲娇可爱。
  就这样二人一直沉默,知道萧子卿自己受不了这种沉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