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恋上自己(修真) 作者:子不语神鬼(上)

字体:[ ]

 
凌君武修炼魔功成为杀戮的傀儡,被一众修真者联合引入上古洞府之中,在被紫幽冥火焚烧之时恢复了神志,最后重生回到过去,然后开始了调戏自己(大雾)之路……
 
(凌君武重生之后改名凌回生,凌回生(攻)x凌君武(受) )
 
凌君武表示,他对眼前这个男子动心了,马上行动,扑倒!
 
(当然,扑倒的结果很悲催,因为……)
 
自攻自受慎 入~~~(第一章基本上概括上一世,可快进,可慢阅O(≧▽≦)O )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强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君武、凌回生 ┃ 配角:其他 ┃ 其它:修真,武侠,强强,穿越重生,情有独钟,自恋(雾),自攻自受
 
 
 
 
 
  第1章 重生
  
  凌君武被一群修真者引入上古魔修的洞府之内,禁制被触动,紫冥幽火瞬间燃起。
  “紫冥幽火可焚尽三魂七魄,这魔头绝无生还之机,诸位快快离去,否则被这紫冥幽火波及,白白丢了性命。”
  瞬息之间,这古洞府之内再无一位修真者的身影。
  幽暗的紫冥幽火之中站着一人,扭曲模糊了那人的身形,如此消魂灭魄之痛竟是没有让那人有一丝动摇,血肉被燃烧消融,强大的魔气自那人身上溢出,与紫冥幽火交融在一起。
  空洞的眸子忽然显现出一丝神采来,神志渐渐回笼在凌君武的身上,灭顶之痛瞬间袭遍全身,倒在大火之中。
  近千年作为杀戮傀儡的记忆涌入脑海之内,凌君武痛苦的无声呐喊,自身的魔气与紫冥幽火缠绕全身,血肉魂魄被灼烧,只是在这一刻血肉不再消融,魂魄不再散失。
  幼年九岁之时,亲生父亲发现生身之母乃敌对势力派来的女干细,其目的便是为了偷盗凌家家传心法,凌母见事情败露,拿着已经到手的一半心法逃之夭夭。
  凌父勃然大怒,本想将凌君武毙于掌下,后来被族中长老阻止,用凌家秘法验证凌君武的血脉,确认此子确为凌家子孙之后,留了凌君武一条性命。
  只是凌父对凌君武再无好感,任其自生自灭。
  凌君武由父母的掌中宝变为人人可欺的弃子,平日里高傲任性为所欲为,在仅仅数日的欺凌之中心性大变。
  被欺之时隐忍不发,承受着昔日被自己欺负过的兄弟姐妹的报复,当拳脚落在身上的时候,不再针锋相对。
  凌君武成了一个懦弱胆怯的人,身上的娇蛮任性、傲慢无礼通通消失。
  某一日,凌君武消失在凌家,此时早已经无人再关注这个一无是处之人。
  凌君武拜入修仙大派门下,凭着过人的资质与疯狂的修炼,修为迅速攀升,占据同阶天才修真者之名。
  千年之后,碎丹成婴,跨入元婴修士之列,位居仙门长老之职,身份尊贵,受人敬仰。
  天有不测风云,进阶元婴中期之时走火入魔,全身修为被废,一朝之内被打落凡尘。
  拖着残破的身躯苟活于世,三年之后,凌君武拿着某次从上古修者的洞府得来的修魔功法重新开始修炼。
  此功法名为逆仙诀,霸道异常,修炼速度奇快,只是修炼越快隐患越大,上古修士凡修炼此功法者最后皆疯魔而死。
  修炼过程之中性情逐渐暴躁,嗜血之性越来越深,理智渐失,最后沦为一个只知道杀戮的傀儡。
  凌君武也不例外,步了那些上古修士的后尘,千年时间重新修至元婴期,修为比之前更高,只是也完全丧失了神智,在之后千年浑浑噩噩的杀戮之中修为不停,跨入化神期,一身神通少有敌手,各路修真者只得将这位杀神引入一位上古修士的洞府之中,利用紫冥幽火灭杀。
  凌君武心有戚戚然,自己一生竟然如此结束了,想要大声叫喊口中却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烈火灼烧血肉与灵魂,带着无尽的不甘释放自己所有的修为,强大的力量与紫冥幽火缠在一起。
  这位不知名的上古修士的洞府被焚烧殆尽,后来到这里查探的修士只看见空荡荡的一大片地方,紫冥幽火着实霸道,焚尽了这里的一切。
  “修真界除去了这个魔头,终归又恢复平静了!”一声感叹久久回荡,只是修真界又如何会有平静的一天?
  大雪纷飞,世界笼罩在冰天雪地之中。
  一个平凡的部落外面,一条宽广的大河河面结了厚厚的冰,冰面上又落了一层白雪,一眼望去宽阔平坦,好似一条通往美好世界的康庄大道。
  寂静无声,平静的冰面上萦绕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
  “轰隆!”一声巨响之后,冰面中央被破开了一个大洞,河水咕嘟嘟冒了出来,片刻之后水面泛着波纹平静了下来。从远处望去好像一个黑洞突兀的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犹如正在等待着吞噬猎物的妖魔之口。
  一只苍白的手突然从水底下伸了出来,紧紧扒在冰沿上,接着从水底下露出了一张俊美的脸,带着魔性般致命的吸引力。
  双手抓着冰沿露出水面,一头黑发紧贴在脸颊、脖子上,从胸口往下的大半个身子还泡在冰冷刺骨的河水之中,一双眼睛带着些迷茫环顾四周。
  雪花飘进了眼睛里,冰凉冰凉的,从水里面缓慢的爬了出来,坐在冰面上,呆滞的看着漫天的雪花:“这是……什么地方?”
  精致的院落之中传出儿童的嬉笑怒骂声。
  “凌君武,你不是很厉害吗?哈哈哈!”
  “让你以前欺负我,看爹爹还给不给你做主!”
  “小骗子,你母亲是大骗子,你是小骗子!”
  地面上蜷缩着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儿,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任由周围的拳脚落在自己身上。
  感受着身上的疼痛,躺在地上的凌君武眼睛恨的发红,总有一天他要把这些加倍的要回来!呜……真的好疼,以往虽然欺负过这些兄弟姐妹,但也就是抢了他们一点儿东西,从没有对他们动过手脚,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眼睛里噙了泪水,死死撑着不让它们掉出来,绝对不能让这些落井下石的混蛋们看见,不然肯定会笑话他。
  “我们快走吧!被别人看见不太好……”
  “这有什么,凌君武这个小混蛋平日里仗着爹爹喜欢他狐假虎威,现在爹爹总算看清他的真面目了!”一个年纪有些大的孩子一脸愤愤不平。
  几个人对视一眼,朝四周看了看,一哄而散了。
  “喂!你们怎么都走了!”大男孩儿气急败坏的又朝凌君武身上踢了一脚,往四周瞟了一眼,撒腿也跑了。
  四周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凌君武从地上坐起来,头发上和脸上还沾了一些雪,孤零零的坐在地上,眼眶里蓄满了泪水,豆大的珠子一颗接一颗掉了下来。
  见四周无人,凌君武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委屈抽噎的喘不上气来。
  一棵粗壮的大树矗立在部落的围墙外面,大雪天部落中鲜有人出来,这里十分安静。
  树杈上坐着一个俊美的男子,黑色的长发随意用发带绑着,一身雪白的衣服与周围几乎融为一体,男子面前凌空悬着一面古朴的镜子,镜子里面显现出几个孩子对着被他们围在中央倒在地上的一个男孩儿拳打脚踢的画面。
  一只修长如白玉的手抚上镜面,指间轻轻碰触着被打的孩子:“凌君武,自今日起我名回生!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
  镜中的男孩儿突然嚎啕大哭,停留在镜子上准备离开的手一顿:“我怎么不记得当初我有哭过?难道是时间太久远,因此给遗忘了?罢了!”
  收了“牵情镜”,凌回生的身影从树上消失不见。这个部落之中依旧平静,只是偶尔听见人们对那个拥有仙人之姿的修真者讨论两句。
  “这两日怎么没见到仙师?”
  “大概是仙师已经离开了吧!”
  凌回生站在上空俯视着凌家,华美的建筑占了极大的面积,是这个小城池之中最大的修仙家族,不过这城里修为最高之人也不过是金丹期而已。
  视线挪到一个精致的小院里,那个院子自从他的母亲离开之后父亲再也没有进去过,如今这院子里只有凌君武一人。
  “何人敢在我凌家撒野!”如晴天霹雳的一声呵斥响彻云霄。
  凌回生一甩衣袖消失在天空,瞬间出现在凌君武的小院子里。
  凌家长老携着滔天的金丹期修士的威压出现在这个精致的小院里,看着站在院子中央带着面纱的男子:“不知道友闯入我凌家有何贵干?”
  “在下路过这里,看见这个小孩儿便觉有缘,心中喜爱非常,倒是失礼惊扰了贵府,还请见谅。”凌回生伸出一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指着门口面目呆滞,被修真者威压吓的蹲坐在门槛上的凌君武。
  长老看着凌君武丢脸的样子心中对这个凌家子孙多了一分厌恶。
  凌回生心中淡淡笑了笑,凌家不愧是最为看重脸面的,对一个孩子竟然都如此苛刻计较。
  “在下想收这孩子为徒,不知这位前辈能否成全?”
  “这……”长老暗中扫视凌回生的修为,不过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者,连筑基期都未跨入,资质想必也是一般般,成不了什么大气候,这凌君武跟着这人应该也有不了什么大作为,“这孩子虽然顽劣了一些,但毕竟是我凌家的子孙,又怎好放心交给一个陌生之人?”
  凌回生心中嗤笑,被面纱遮住的唇角勾起,形成了一个嘲讽的弧度:“在下这里有一株偶然得到的千年长生草,不如就孝敬给前辈了,这孩子我着实喜爱,定然会对他宠爱有加,前辈尽管放心。”
  长老看着凌回生手中打开的玉盒之中静静的躺着的一株墨黑色的灵草,顿时气息一滞。
  这长生草可用来增加修真者的寿命,以自己目前的状况来说,踏入元婴期恐怕是无望了,且再过数十年寿元用尽便要陨落,若是有了这株千年长生草,便可再增加百年寿命。不过是区区一个被放弃的凌家子孙,换这株千年长生草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看来道友是真心喜欢这孩子,既然道友如此有心,这孩子便由道友教导吧!”长老不客气的接过凌回生扔过来的玉盒,转头笑的慈爱的看着凌君武,“孩子,以后这个仙人就是你的师父了,还不过来给你师父见礼!”
  凌君武把大半个身子藏在门后,只露出一个头看着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不过几刻钟的时间他竟然被卖了?
  什么师父,别以为他年纪小就不懂事,修真之人灵窍开的早,哪里会像一般的孩子那样容易糊弄,随便说个几句好话就能骗到他吗?痴心妄想!
  “我不要跟这个人走!我爹爹呢?我要找我爹爹!哇……”凌君武一双小手死死扒着门扇,小脸儿上瞬间流满了泪水,可怜兮兮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不过这位长老即使不是铁石心肠,也不会为这点儿景象牵动恻隐之心。
  凌回生走动之间衣衫飘飘,如同九天之上坠落凡尘的仙人,看的小小的凌君武都被这无限的风情惊的呆了呆。
  一个洁白的帕子触到皮肤,动作十分轻柔的在脸上擦拭,凌君武仰着小脸儿呆呆的看着这位陌生的男子,忘了哭泣。
  “跟我走吧!”
  
  第2章 教养
  
  凌君武死死咬着嘴唇,看看注意力完全在一株灵草上的长老,又看看面前这个带着面纱神神秘秘的陌生男子,脖子忍不住缩了缩:“我要找我爹爹,你们都是坏人!都来欺负我,等我见到了爹爹一定让爹爹教训你们。”
  原本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说着说着便忘了现下的处境,张牙舞爪,任性妄为。
  凌回生一双眸子微垂,视线凌利的射到凌君武身上,不悦的看向不明现状的孩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