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你要相信我真的是白莲花+番外 作者:五色龙章(下)

字体:[ ]

 
    第60章
    
    莲子终于掉出来,两个父亲的心也落地了。
    岳青峰斜倚在棺材板上,双肘撑着身子,费力地从棺盖缝里露出胸骨以上的部分,双手虚张。一双同样形状动作的手便从湖面上空凝出来,手腕边缘如水波般颤动,指掌却是风一样的干爽,把落到连念初掌上的水珠拂掉。
    别的地方倒不用拂,水珠在他身上也待不了多久就被皮肤吸收掉了。
    连念初坐在湖面上,看了一眼岸边众星捧月给莲子做检查的影像,含笑问他:“岳兄你不去看看莲子?我这花托刚碎,还得收拾一会儿呢,你先看看他吧,不用等我。”
    岳青峰笑道:“不急,我想亲手摸摸他、亲眼看看他,现在还只能凝气成手,就是摸着了也不如自己的手感觉好。”到时候他可以亲自捧着水盆看莲子,还能握着连念初的手当面慰问他的辛苦,不比跟这么多人挤着强多了连念初也想好了要把莲子端给他看,就不再多劝,先把破裂的花托摘下来,在湖里涮干净了花萼和茎杆。湖边一位霍真人没挤上洗莲子,便回头看了看莲子他爸,正见到他要扔掉花托,忙将那个长满尖刺的圆壳引到自己手里,可惜地说:“你这花托也在身上长了多年的,灵气充溢,怎能就这么扔了?等过几天我帮你炼一件仙衣,小莲子化出人形来还能给它穿呢。”
    他估了估时间,约定好下次来定植莲子时就给他捎着衣服过来。连念初连忙道谢,因自己身上也没有值钱的东西可给人,就给他装了几条在海鲜小镇里熏制的海鱼块,搭上两篓鱼丸、虾丸当作谢礼。
    霍真人一眼就看出来这东西是网上热议的超大海鲜,惊喜地说:“我还打算去那边钓几条鱼来呢,一直工作忙没来得及,你这儿居然有加工好的!太好了,晚上再加上点菜就能涮火锅了!”
    他一挥袖子收起鱼肉和丸子,迈步要走,又回头劝了一声:“这两天好好吃药,先别乱吃小千世界的东西。你刚掉了个花托,这跟做手术摘除器官差不多,对身体都有影响的,可得好好养着。”
    连念初看了一眼花萼下空荡荡的花梗,慎重地点点头,跟他一起过去看小莲子。
    驻守此地的长老徐真人凭着辈份挤掉几名师侄,亲自给莲子清洗了挂在表面的假种皮和果实浆液,盛在浅碧通透的水盆里拍了片子,做出了清晰完整的虚拟影像。
    外表为棕黄色,薄而软,中央有一个小小的中空突起,上为气孔,下方是圆锥形的嫩黄胚胎。下面变是整块凝如白玉的外胚乳,摸起来坚硬光滑,用真元稍稍炼化就化成温润的乳白色半流质玉髓。其整体有点像冰淇淋月饼,种皮质地如冰皮,颜色比广式月饼烤出来的焦黄色稍浅些,内芯似硬实软,细腻滑润。
    六人对着虚拟影像看了又看,还上手摸了胚胎和胚乳。徐真人对着苑里研究野生王莲做出的报告计算了一番,便嘱咐连念初:“过了三月我们来给种子做个预处理,三四月份就可以栽植了。之前就黑暗低温储存,存在水里或是淤泥里都可以,定期换水,别弄破种皮……”
    其实连念初曾见过无数王莲结籽,不过从没下心力研究。只是模糊知道那些野生莲花结了子就都直接落在湖里了,过一年天热了就又长出一片,大家都是这么结籽、发育,谁管它到底是怎么长的?反而苍生苑这些大能见得比他少,却因为研究得深、有数据支持,倒比他这个真正的王莲懂得更多。
    所以徐真人说的那些他都听得十分认真,甚至拿出圆光镜头记录下来,打算时常拿出来复习——别的王莲一结籽都是三百起头的,他可是只有这一粒小莲子!
    别说苍生苑只是让他定期检查,听专家讲养子知识,就是要把他解剖了研究王莲精怎么生长发育……
    只要还能再给缝上他就答应。
    徐长老又给他做了一次全面体检,留下许多苍生苑定制的丹药,便叫弟子们收拾仪器离开。
    长老虽然年纪不小,外表却还是少年,心态也年轻,临行时还开玩笑地说:“我们五个成天驻守在山上,你和岳道友都没时间说话了吧?这回我们可要离开几个月了,没人打扰你们,该干什么抓紧时间,别等我们回来定植种子,可就又没个人空间了!”
    连念初其实不觉着他们在能打扰什么,徐长老那么说,他也就笑了笑,亲自把人送上了传送阵。
    这一路上他就端着莲子的盆没撒手,还在盆上盖了件薄外套避光。送完人回到山脚下,就对着迢迢青峰说:“岳兄你住在哪?把洞府打开吧,我带莲子去看你。”
    岳兄等这话等了半天了,移山搬树,挪出一条清静的小路,叫他乘上锁尘稳稳当当地飞到一座峻峭的山崖下。崖壁光滑如镜,干干净净地连条藤蔓都没有,地面铺着细密如毯的青苔,只在崖壁外侧倚着一块玲珑秀美的湖石。
    石壁当心敞开一座月亮门,门后是片宽阔幽深的山洞,洞里点了灯,照得长长的甬道明亮辉煌,四壁充满古意的狩猎图更是艳丽夺人。
    层层石门在他前进的路上打开,露出一间装饰精美的卧房。只是与普通房间不同,该放床的地方放着几只箱型法器,而房间正中央则摆着一副碧玉雕成的棺椁,棺盖半开,岳青峰熟悉又陌生的身形半露出来。
    他的神情温暖柔软,容貌和那几次真灵脱体时显露出来形像完全相同,只是活生生的人看起来更真实灵动些。他的胸骨以下尽掩在棺盖底下,肩膀因为用力有些耸起,手背因为过于用力而绽起青筋,腰身一看就是半弯着倚在下面,只靠一双手的力量勉强把上半身提出来。
    连念初捧着水盆过去,正要搁下,岳青峰连忙抬手接过来,摆了摆头说:“搁在棺材里不吉利,将来万一不好好发芽了呢?我要不是得躺太久怕有人损害这身体,我也不炼这么个法器!”
    他小心翼翼地托着盆边,先将屋子里的灯烛打灭了一半,只留阴天时透进窗户里似的亮度,才吹了口气揭开蒙布,露出泡在浅水里的莲子。
    真好看!真可爱!他仿佛都能感觉到胚胎在气孔下细细的呼吸声!他提了口气,左手托住盆底,右手伸进水里轻轻地在种皮上蘸了一下。
    连念初仗着自己摸过莲子,有经验,便抓着他的手按实了,笑道:“这里面包着的又不是榴莲馅,摸一下就能化了。放心摸,坏不了的。凡人养孩子不都讲究抚摸皮肤吗?我看咱这莲子多摸摸种皮也没坏处?”
    岳青峰的手总算沾实了,摸到莲子皮光滑冰凉的触感,瞬间有种自己真灵完满,能上天入地的错觉。但他也没敢多摸,只被连念初抓着手按的那几下按实了,他一放手自己也放了手,长吁了口气:“我这身体太重,现在真灵不全,还控制不灵便,别摸得手重了伤到他吧。现在托着盆儿看就行,等将来我好了,他也化形了,我再好好抱抱他。”
    连念初看他双手又要撑身子、又要轻轻地托着玉盆,累得有点发颤,腰窝在棺材里更是不知道多难受,便将盆儿接过来,在他肩头拍了拍:“你先躺回去,我把检测影像放出来给你看,虚拟的,你想怎么摸也不怕坏了。”
    他单手托着玉盆,亲自盯着岳青峰重新躺回棺材里,右手从怀里掏出记录菱晶,真元一转,就放出了检测仪复制出的虚拟莲子。
    岳青峰这才放开胆子,先摸了摸种皮,又一层层剖开,看将来会长大的胚胎。正欣赏着紧裹成细索的子叶,忽然想起一事:“小莲子既已落地,也该有个名字,终不能大名就叫莲子吧?将来到大门派修行,会叫同修们笑话的。”
    连念初还真没想这么远。
    这莲子芽还没发呢,离着开灵智、化人形更不知多少年,现在就要取名字了吗?他随手拉了个绣墩坐下,把盆架在大腿上,认真思索了半天。
    岳青峰双手捧着虚拟莲子,心神却都盯在他身上,看他稍一转眼,便掩饰着紧张问道:“想好名字了?要不要我帮你挑挑?起名这么大的事也不能一下子就定下,总得多找几个含义好的词……”
    连念初忽然倾身看了他一眼,岳青峰顿时闭了嘴,气儿都不敢大喘,生怕被他看出自己给莲子取名的小心思。
    虽然小莲子体内也有他的基因,外胚乳肯定是受他影响才长成这样的,可是中间他半分力气都没出,连真元交感的部分都是连念初把他的真灵留在花里才完成的!他除了在山里躺着还是躺着,种子成熟前后的检查都是苍生苑大能们做的,论起来他都觉着自己没权力给莲子取名。
    可是他已经偷偷想了好多名字了,连这个姓多清雅,叫什么都好听,要是阿初肯让他取名字的话……
    阿初一张口就把他的妄想都打破了:“岳兄,我想让莲子化形之后跟你姓,你看如何?”
    “岳兄,岳兄?你看如何?”
    岳青峰简直又要从棺材里钻出来了!他一双手搭到棺外,眼睛瞪得又大又亮,昏黄的墓室受他激荡体外的真元刺激都亮起来一瞬,又立刻被他压了下去。
    “跟我姓?你的意思是……”这就要结婚了吗?结婚之后他毕竟是一家之主,小莲子是该跟他姓……
    “嗯,我是这么想的。”连念初的目光落到棺外雕花上,脸色在微暗的灯光下显得略有些严肃:“这个莲子一生下来就是莲子,长大也应当也是朵王莲,不用随我姓,人家也知道他是我的孩子。可是岳兄你和他差异太大,要是他不同你姓,人家不相信你也是他父亲怎么办?”
    毕竟这世上也不是哪个种族都能男男生子,岳兄长这样也不像做母亲的,和莲子的物种……一个山和一个莲花之间简直提不到物种这个词。要是姓都不一样,人家会觉得小莲子应该还有个母亲,岳兄跟他没有亲缘关系吧?
    这个理由令岳青峰暗地涌动的灵气平静了几分,平静之后,又是克制不住的欣喜。
    本来就该这样,还没正式交往,哪儿就谈到结婚了?先给莲子起个好听的名字,开春了种进他的湖里,等他重炼肉身,以后他就能推着棺材,带着小莲子和阿初一起到处旅游了!
    他稳了稳神,说:“姓岳倒也能取出不错的名字,那咱们多取几个男女都备着,无论他化形时是男是女都得有用的。”
    “也好,那我回头下山买本字典查查,岳兄你学问好,没事念念诗词文章给莲子听,咱们早早地开始胎教,等他化形之后肯定比别的花妖聪明了。”连念初一副就要把莲子养在山洞里的模样,岳青峰连忙拒绝道:“养在山洞里怎么行,你还是拿出去搁在你身边滋养吧?”
    “拿什么。现在又不要他发芽,本来就该搁在黑暗阴凉的地方。山里灵气充足,又有你亲自看着,还有哪儿比这里搁着更放心?这下我也有工夫再帮你找片真灵回来了,要不你腰用不上力,坐起来老那么窝着,我看着也难受。”
    连念初挥手打灭灯烛,在黑暗中摸到玉棺边,把盛着莲子的玉盆搁到盖上,握着他的手笑吟吟地说:“这又不是真棺材,有什么不吉利的,你自己就是神道转修仙道的大能,还讲究这些封建迷信?莲子先搁着,我去引道灵泉出来,方便你给他换水。”
    岳青峰双手颤微微地托着盆,小臂抵在棺盖上要推不推,紧张得躺都躺不好了——像他这样一个躺在棺材里这么多年,没有浪漫不会追人,连正式礼物都没给过阿初的山,居然就能端上他们的孩子了?
    
    第61章
    
    植物是没有养胎这种说法的,所以小莲子成熟落地之后,连念初就无籽一身轻了。他把小莲子留在岳青峰的棺材上胎教,自己回山上耕他的田、养他的鸟,把从虚真小世界带回来的巨型海鲜该烘的烘、该烤的烤,顺便把从冰海里录的海鲜生态环境圆光剪成广告,挂在网店里促销产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