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快穿之论攻与被攻的重要性 作者:充气一次君

字体:[ ]

 
文案:
大号叫:秦子叶。拜托dear们转移阵地了!原文会华丽加工到新文里!亲们去大号吧!!!!!!!!!
这个号八成要废,作者君先跪下了……_(:з」∠)_秦子叶哦秦子叶哦!
 
内容标签:甜文 快穿 爽文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白,冉念柏 ┃ 配角:甲乙丙丁齐上阵,炮灰什么的来一发 ┃ 其它:快穿,穿书,主受,甜文,系统,黑化,病娇
 
 
 
  ☆、现代(一)
 
  房间
  蓝色电脑荧幕亮着,凌子叶推了推防辐射的黑框眼镜,勾勾嘴角,修长温润的手指不停歇,在键盘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黑白相称,好看的很。
  男子有着细长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加上一双明亮得像钻石般的眼眸,时而闪着睥睨万物的神彩,让他看起来像只趾高气扬的波斯猫,优美的粉红色薄唇微微上扬,邪魅而又充满魅惑。
  此时的他一脸玩味不已的盯着荧屏,好像料想到了些什么“有趣”的画面,兀自笑出声来,肩轻轻耸动,眼神有些难言的恶趣味。
  凌子叶虐自己的主角虐的正爽,他甚至都已经yy到当文章发出去以后,评论区的人会怎样的疯狂。
  【墨止奄奄一息的躺在浮生殿前,一双顾盼哗然的桃花眼流露出愤恨与绝望,死死盯着站立在殿门前方的人。
  “为……为什么……”为什么背叛我!
  张了张嘴,后面的话怎么也问不出来。
  墨殇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也不着急回答。从浮生殿的门前向墨止走来。
  墨止注视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身姿修长,肤润而白,姿容温和。即使是当前这种情况,那人的嘴角也挂着笑容,眼里略带笑意的深情仿佛可以把人溺必。
  好想……好想撕掉这人的面具,让他的丑恶展现在众人面前……但是,他不忍心。
  就这样,直到一双金丝绣鞋落在他面前停下。
  还记得,这双鞋。。是自己亲手绣给他的,他说过,这是他最喜欢的鞋了。
  墨殇居高临下的看着脚边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的墨止,笑了一下。
  “不服气?”墨殇轻轻踢了墨止一脚,声音是那么的无辜。
  墨止咬紧牙根,没有回话。他的尊严不允许自己受到如此的屈辱,熟不知这点可悲的自尊在墨殇眼里,留下的只有好笑罢了。
  墨殇弯腰,伸手托起墨止的下巴,精致至极的面庞贴近墨止的脸颊,吐气若兰,轻轻呵在墨止的脸上。
  墨止的身子可疑的僵硬了,丝丝红晕悄然爬上耳根。他使劲挣扎着,墨殇的手猛地用力,本就受了重伤而没有多大力气的墨止便动弹不得了。
  墨殇看着墨止终于老实,满意的笑了,轻声道:“止儿,你知道么。其实我从来都……”】
  “叮咚——”
  凌子叶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提示框,愣了一下,轻声读了出来。
  “作者凌子叶将会死亡,符合小说任务条件。人物死亡及任务开始,请凌子叶做好准备。”
  凌子叶边读着,不由眉头紧皱,颇有些无奈。这人可是在诅咒他?将要死亡?还有,小说世界……这电脑是中病毒了么。
  凌子叶本想将提示框叉掉的,可是当他在提示框附近找了一遍后,未发现任何可以关掉提示框的按键。
  他下意识直起腰,拿着鼠标又在边框连着点击了几遍,连个隐藏的叉都没有。看来这回开玩笑的人倒是有几分技术。
  凌子叶叹了口气,随意的靠在电脑椅背上,显出几分慵懒的意味。他抄起一旁的米色手机,翻到备注着“人形电脑”的联系人,拨打出去,呼叫自己的最得力的基友。
  “喂?”电话打通后,凌子叶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放下来的右手在脑袋后面抱着,因为打哈欠而惯性流出生理性泪水,为桃花眼增添了几分水意。
  凌子叶穿着小熊拖鞋的脚蹬了一下电脑桌,椅子便开始打着旋的往后退去。
  “喂……”对方语气有些不情不愿的,显然很不想接凌子叶电话,“我的大少爷,又怎么了,”那人顿了顿,委屈道:“我游戏差点就破纪录了!都怪你!”
  “哪个游戏啊?下次回国,哥帮你打通关!”凌子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呵呵,就您老那手速,我还是自己玩吧。”对方语气充满了鄙夷与不信任。
  凌子叶听罢,可疑的沉默了。他打着哈哈,伸手摩挲着自己高挺的鼻梁:他感觉自己被嫌弃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我电脑又中病毒了,还要拜托小珏啦!”凌子叶边说着,又重复转了好几遍转椅——他特别喜欢转椅,家中的转椅都不知道被玩坏多少把了。
  “是么,等会,我看看。”被称为小珏的男子沉默了一会,随即又开始嚎了起来:“啊,我要杀了你凌子叶!你电脑哪里中病毒了!我的游戏啊!——”
  凌子叶悬空的双脚落地,稳住了正在旋转的椅子,伸手将电话离的好远,待小珏宣泄完毕后,拍了拍疑似耳鸣了的耳朵,疑惑道:“没有病毒?不可能啊。”
  “什么不可能的,你的电脑数据正常到不要太正常!不要再打扰我玩游戏了,否则我丫的黑你电脑!”小珏恶狠狠的冲着电话喊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的将正欲说什么的凌子叶挂断了。
  “嘟——嘟——嘟——”
  凌子叶哀怨的看了一眼手机,嘴角不住抽搐:这货竟然敢挂我电话。
  凌子叶愤愤抬头,眼泪汪汪的看向仍然显示着提示框的电脑,恨不得把这个框框叉上个几万遍: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
  没有办法,凌子叶只好认命的滑着转椅来到电脑桌前,又在框框附近点了几遍后,确定没有挽救的余地了,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心疼的摸着电脑屏幕上没有被框框遮住的文字。
  凌子叶俯身,将脸靠在电脑显示器上。精致白皙的脸被光映的更为雪白。
  他好舍不得自己码了两个小时的稿子啊,还没有保存呢。凌子叶抹了把眼泪,沉痛的按下了关机键。
  也不知道是不是凌子叶的错觉,按下键子的那一刻,有一股轻微的电流传入凌子叶的脑海里。他眼前有些眩晕,身形一晃,使劲摇摇头,闭上眼坐在椅子上缓了一会才好了很多。
  凌子叶姑且把这种现象归于,是因为自己起立过猛的缘故——总不可能是机箱漏电了罢?
  辛苦了两个小时的心血泡汤了不说,还被自己最好的基友嫌弃了,凌子叶表示他真的有小情绪了,现在他十分不爽。
  于是乎,凌子叶决定将悲愤化为食欲,好好的出去吃一顿犒劳一下可怜的自己。
  凌子叶摘下眼镜,折好放在电脑旁边,边哼着歌边走向衣柜。他在衣柜里随便挑一件棕黄色的大衣,配上白色的高领羊毛衣,时尚又儒雅。
  突然,凌子叶穿衣服的动作一顿,迅速转过身,警惕的视线扫向四周。很可惜,他身后什么也没有。
  凌子叶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凌子叶总觉得有人在监视着他。那视线时常露骨万分,看的他简直浑身都不自在。
  他也怀疑过是不是有变态在自己家安装了监控器,但是这个想法很快被否定了。凌子叶曾报警翻遍了屋内的每个角落,什么也没有发现。
  更何况,凌子叶离开家门后,还是会有这种被视々女干的惊心感。而那变态的视线,偏偏在凌子叶洗澡和换衣服时出现的最频繁。
  起初,凌子叶崩溃了一段时期。当他泪眼朦胧的找小珏哭诉时,对方一句不耐烦的“你得了幻想症了吧”,打断了凌子叶卖萌求安慰的话语。
  凌子叶:………………
  他表示,求安慰什么的,果然不能找小珏——这丫的就是活生生的找虐啊。
  不过话说回来,幻想症……凌子叶陷入了沉思。
作者有话要说:  凌白说:你个偷窥狂你是谁?
 
  ☆、现代(二)
 
  
  他表示,求安慰什么的,果然不能找小珏——这丫的就是活生生的找虐啊。
  不过话说回来,幻想症……凌子叶陷入了沉思。
  就在当天晚上,凌子叶面见了许多有名的心理医生。凌子叶把自己经历的状况给医生声情并茂的诉说了一遍。于是乎,在医生复杂的神情中,凌子叶不但被告知自己得了轻微的被害妄想症,还接收到了来自父母大人的关心电话……
  想到这里,凌子叶皱眉,叹了口气。现在他都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被害妄想症。
  算了,还是快点穿衣服出去吃饭吧。
  就在凌子叶给自己系围脖的时候,手机不期的响起了。
  凌子叶瞥了一眼手机显示的来电人名字后,笑开了眉眼。他原地跳了一圈,颠颠的划开了屏幕——弟弟可是极少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呢!
  “喂,宝贝~?”凌子叶声音甜的可以。他歪着头将电话夹在肩上,腾出手叠自己换下来的衣服。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闷闷的道了一声:“嗯。”
  凌子叶觉察到了自己弟弟的不对劲,叠衣服的手一顿,皱着眉头将手机放在手里,随意坐在沙发上。
  凌子叶担忧道:“宝贝你怎么了?”
  凌子宁此时站在一栋大楼的天台上,看着纷纷扬扬的小雪,没有说话,凌子叶也只好陪他静默着
  半响,凌子宁才吞吞吐吐的说:“子叶,我想你了,来物美大厦楼顶聚一下好么?”
  “物美大厦?”凌子叶颇有些疑惑,“去那里干什么?还有,宝贝你现在不应该在学校上着课呢,嗯?”轻哼的鼻音带着几分的轻佻撩人。
  凌子叶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这才三点多。”
  “别问了,就当看雪景吧。”凌子宁的语气有些怪异,但凌子叶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对。
  “好吧,”凌子叶雀跃的说,“那等着哥,哥已经穿好衣服了,马上打车过去!拜拜么么哒!”
  说完,凌子叶飞了一个响亮并含有笑意的吻,便迫不及待的挂掉电话,准备收拾东西下楼,想早一步见到自家宝贝。
  凌子宁此时脸颊微微泛红,他摸了摸自己冻的发凉的眼睛,抚平了不断颤抖的挂着霜花的睫毛,缓缓闭上了眼睛。眼帘盖住的,是那令人心惊的痴迷与疯狂。
  听着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凌子宁才缓缓道:“么么……哒。”可惜对面的人并不能听见。
  凌子叶的速度可谓是迅速,父母给予兄弟二人的教养时刻告诉着他们要有良好的时间观念。凌子叶是如此,凌子宁亦是如此。
  不过十分钟,凌子宁便在楼下锁定了凌子叶的身影。
  凌子叶匆忙的打开车门,猫着腰从出租车里出来,递给司机十五块钱,道了声诚恳的“谢谢”,便兴奋而又激动的往楼上跑去。
  凌子宁俯身,趴在并不结实的围栏上,往前探出身,以这样危险的姿势,死死地盯着凌子叶的身影,一刻也不愿移开视线,直到人儿消失在自己的视野才肯作罢。
  在凌子叶到达楼上的前几秒,凌子宁揉揉有些僵硬的脸,换上平常的模样,等待着凌子叶的到来。
  “宝贝!”
  凌子叶看到凌子宁后,一个箭步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凌子宁,却不料脚下的薄雪盖住的是一层薄冰,二人身形不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