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我家炮灰丁丁短小 作者:七月霂凉

字体:[ ]

 
文案:
廖细细暗恋他大师兄数载,一朝死于心爱之人剑下,才知道自己只是种马文中一届炮灰。重生之后,炮灰廖细细:“不求上位当主角,但求一睡大师兄!”
攻受名字注解:廖细细——那里很细。丁傲辰——吊可日天。
 
看文须知:
1、1v1,撩受挂比攻x呆萌儒雅病弱痴汉废材受,攻受身心唯一,不互攻无反攻。 
2、双重生兼双向暗恋。
3、拖更,已填坑,番外待更新。此文攻受戏份差不多,不主攻不主受,勿对号入座。
4、拒绝一切非原著cp的同人。
 
内容标签:甜文 穿书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廖细细,丁傲辰 ┃ 配角:李禾亭,王夷栈,雪灵芝,张兼嘉,殷倾妆,雪轻云,殷素衣,雪轻风,紫皇,唐远,唐握冰 ┃ 其它:逆天丁丁
 
 
 
  ☆、第一章 炮灰的爱感天动地
 
  寒光凛冽,剑气盛世。
  丁傲辰望着自己的剑穿透自家小师弟纤瘦的身体,血腥味混杂着肃肃的寒风,毫不留情地冲击着鼻腔。
  浓浊的红色液体自剑与那具单薄身体间的缝隙汩汩渗出,艳丽糜烂的色彩洗去了剑身的纯白无暇,代替的是绝望的艳红。
  丁傲辰愣了好一会儿,才决绝的把剑从贯透的血肉中收回来。
  他始一收剑,鲜血自对方伤口处喷涌而出,将廖细细一袭黑衣沁染出暗色的花纹。
  而他的小师弟廖细细,便也犹如断线的风筝,直直的向他扑过来。
  丁傲辰下意识的伸手接住对方的身躯,没有让那个纸片般孱弱的人摔进冰冷的雪地里,下一秒却反应过来似的松开了怀里的人。
  廖细细始料未及的被松开,艳丽的面容迅速的闪过一丝失落,却还是两只手都紧紧地抓住了丁傲辰的衣袖。
  费力的略踮起脚,廖细细把头埋在丁傲辰的肩窝,毛茸茸的脑袋讨好似的蹭了蹭,嫣红的唇瓣着张了张,却只能发出“啊啊啊”的怪声。
  廖细细清澈透亮的眸中快速的闪过一丝不甘和怨恨,最终都在某种神秘的力量的中和之下归为平静,紧紧拉着丁傲辰衣袖的双手也渐渐没了力道,垂落在身体的两侧。
  丁傲辰能感觉到怀里的人一点一点的没有了生气,在对方真正停止呼吸的刹那,他才如梦初醒似的搂紧了廖细细冷却的单薄身躯。
  丁傲辰常常听那些个师妹师姐们说,廖细细有双能勾人心的桃花眼。
  现在想起来,他从廖细细的身体里把剑拔(和谐)出来的时候,对方朝他倒过来的身体好似翩仟的蝶,朱红的唇畔含笑,眼里确是枝叶横陈沉深深浅浅的桃花。
  如今他低下头去,却只在那人眼里看见一瓣瓣破碎的桃花瓣,星星点点的散在空洞的眼眶里。
  有很多人,他们愿意对你好,是因为他们有更好的。
  有一个人,他有两颗糖,于是他给了你一颗糖。你以为他对你很好,却不知道给了你半颗糖的那个人,他只有半颗糖。
  多年以前,廖细细只有一个包子。
  多年以后,廖细细也只有一条命。
  “对不起。”
  风雪声呼啸,丁傲辰的声音散落其中。
  ——《傲世》第xxxx章更新于xxxx年xx月xx日
  有一种心情,叫做组团爆菊花。
  有一道凉菜,叫做手捏小黄瓜。
  有一种爱,叫做廖细细。
  ——打了酱油撸一发评论文章《傲世》第xxxx章于xxxx年xx月xx日
  作者是个基佬,还是个惨被抛弃的基佬。
  ——撸了酱油打一发评论文章《傲世》第xxxx章于xxxx年xx月xx日
  看个种马文也在哭,我的泪点没救了。
  ——打了酱油发一撸评论文章《傲世》第xxxx章于xxxx年xx月xx日
  夭寿了,官方cp被拆了。
  ——发了酱油撸一打评论文章《傲世》第xxxx章于xxxx年xx月xx日
  以前站着主角反派的我忍不住萌上了炮灰小师弟。
  ——撸了酱油打一发评论文章《傲世》第xxxx章于xxxx年xx月xx日
  终点文学网是一个传说中的后宫种马文发源地和盛产地。
  同时,终点文学网也是一个麦麸文遍地的网站。
  叫我小黄瓜是个终点文学网的小粉红作者,写的是最传统的种马后宫文。
  但由于广电总菊和文化总菊的严打活动,一篇肉香肆虐的种马文变成了一篇清水后宫修真文。
  又因为叫我小黄瓜大大审时度势,机智的加了不少麦麸元素,所以《傲世》的读者不止有宅男,还有不少的淑(fu)女妹子。
  叫我小黄瓜大大昨晚熬夜码字解决掉了主角的炮灰小师弟,自觉战斗场面描写的很精彩,主角和大反派该基的也基了。
  但令叫我小黄瓜大大完全没有想到的是,文章的内容如同被狗(和谐)日了一般完全不一样了。
  望着评论区的腥风血雨以及部分非常非常之猖獗的不和谐文字,作为直男,叫我小黄瓜大大非常之惊恐的弃坑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拖更,不弃。
话说,有没有看出来主角名字的意义?
 
  ☆、第二章 一定是我被捅死的方式不对
 
  廖细细是个暗恋主角多年的炮灰,昨日他成功完成使命狗带了。
  他死之前死死的拉住他心爱之人人的衣袖,阴魂不散的想要告白心迹。
  却恍若被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咽喉,无论如何,开合的唇齿间也只能发出一个重复着的无意义单音节。
  最后还是这样。
  连,喜欢你也说不出来。
  他已经是个死人了,而他的大师兄,怕是娇妻美妾在怀,过的逍遥快活吧。
  也罢,只要师兄幸福便好。
  模模糊糊间,廖细细感觉到有什么湿热的液体自眼角滑落,打湿了他半张脸。
  可是,他怎么感觉身体下面又硬又凉,难道他死了还被人扔到雪山来了不成?
  他早已违背天和做了魇魔的傀儡,肉身死去,元神便不复存在,此时怎么可能会有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
  莫非?
  “我没死!?”纯白色的封闭空间里,一具躺在冰冷地面的身体猛的起身,当真是一副“垂死病中惊坐起,只因老王爬墙来”的癫狂模样。
  廖细细始坐起身,便瞪大了眼睛,他四周都是寒冰似的纯白。
  而在这纯白的空间里更是凌空漂浮着许多不同形状不同颜色的气泡,气泡里更是包含着许多密密麻麻的文字。
  廖细细好奇心甫一起来,便站起身来,忍不住伸出手戳破了一个憨态可掬的粉红色心型气泡。
  从气泡飘出来的文字慢悠悠组合在了一起,形成一列,廖细细眯着眼仔细的瞧了瞧,顿时一抹赤红从脖颈一直渲染到了耳根。
  只因为那看似含蓄,做小女儿家姿态的粉色心形气泡,戳破后竟成了好不知羞的十二个大字——“祝廖细细和丁傲辰百年好合!”
  男子相和之事本就稀少,更何况如此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了。
  经此一吓,廖细细却更加好奇了,竟是忍不住面红耳赤的戳破了十来个气泡。
  他粗略一扫,多数都相当的不堪入目,血腥暴力乃至下流she(和谐)情的不在少数。
  只是那些或富含人身攻击意味,或粗鄙赤luoluo的文字,竟都包含着廖细细与他大师兄丁傲辰的名字,而且文字后都会带上评论文章《傲世》的字眼。
  ……《傲世》到底是什么?
  “没辙了吧你,傻币了吧你,你个小基佬!”一道饱含恶意的萝莉音从暗处坐幽幽传来,在这空旷的地界里,竟是吓的曾为仙家子弟的廖细细都忍不住抖了抖。
  “姑……姑娘何出此言?”廖细细虽然听不懂但是也直觉不是什么好话,勉力按下心中的犹疑,老老实实的做了个揖。
  “姑你妈的xx@ox#……老子是纯爷们儿,带把儿的!”暗处的萝莉音十分不满的破口大骂。
  “在下知道了,兄台见谅。”廖细细抱了抱拳,轻声的道歉。
  “算了……和你果然吵不起来。”萝莉音不满的嘟嚷。
  廖细细只能无奈的笑笑。
  “行了,这玩意儿给你了。”萝莉
  音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包裹着碧绿玉简的透明气泡飘到了廖细细眼前。
  然后透明气泡像是不准他拒绝似的碎掉,玉简也像通灵性似的飞到他身前,自个儿贴到了他额头上。
  而那枚玉简里正是那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是什么东西的文章《傲世》的全部内容。
  廖细细接收完了那枚玉简里的所有内容,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直僵僵的站在原地。
  而那个萝莉音也故作做深沉响了起来,“你,炮灰廖细细,可愿代替主角丁傲辰,成为人生赢家,睡妹子收小弟,成功上位当主角?”
  “睡妹子是什么意思?”廖细细问。
  “就是与妹子行夫妻之事。”萝莉音
  不耐烦的回答。
  “那上位呢?”廖细细笑了笑,淡淡的道。
  “差不多就是升官发财的意思。”萝莉音继续不耐烦的解释。
  “我不愿意。”廖细细释然的答到。
  然后用刚刚学会的词语组成了一句话,“不求上位当主角,但求一睡大师兄!”
  声音很轻,温柔又坚定。
  廖细细刚说完,便觉得眼前白光一闪,竟是又失去了意识。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家里没有电脑,手机登陆不上网页版晋江,所以用的晋江手机app,只能看见评论和收藏,以及作收。不求作收,只求评论和收藏,谢谢小天使们。
对了,我是一只没有大纲的黄图七,小天使你们还爱我嘛?
 
  ☆、第三章 一定是我重生的方式不对
 
  “师兄!赶快起来了,今天可是新弟子选拔大会,赶紧看热闹去!”廖细细迷迷糊糊间听见有人说话,似乎还有着叩门的声音。
  艰难的分开黏糊着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廖细细脑袋昏沉沉的离开枕头,勉力坐了起来。
  “师兄!起来啦!再不起来师尊就来打你屁股啦!”门外又传来那个烦人的声音。
  纵是廖细细天生脾气再好,被教养的再有礼貌,也忍不住恶狠狠的回了个字——“滚!”
  “嘿嘿,是李四唐突了。望师兄不要放在心上。”门外的声音笑嘻嘻的说到。
  但廖细细此时此刻的心情却远远不是如那个声音一般的轻快了。
  在听到李四这个名字以后,深眠突然被叫醒的困意与不满登时烟消云散。
  他尚在宗门内时,门内有四个弟子,整日跟着他大师兄丁傲辰,其中一个便叫李四。
  廖细细睁大了眼睛,看着周围无比熟悉的摆设,心头一片愕然。
  但无论如何惊讶,廖细细仍是以最快的速度更衣洗漱,并未让门外的李四等候太久。
  不多时,廖细细便清清爽爽的推开了门,与那李四一同上路。
  他洗漱时瞧见水盆里自己尚还稚嫩却无比熟悉的脸,虽是惊讶,却也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夺了别人的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