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小爷是个渣[重生] 作者:那棵歪脖子树

字体:[ ]

 
文案:
原名《重生之少爷好凶残》
重活一世,顾九归觉得,对于那个人,既然舍不得放不下丢不开,那就不用舍不用放不用丢。只要自己够强,只要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力量,能够压制,掌控住那人,那就再也不用害怕他的背叛,他的逃离。因为他将再也无法背叛,再也无法逃离出他的手心。
顾九归:“师父大人~你就从了我吧!”
萧靖安:好想拍死这孽徒肿么破!
 
偏执徒弟攻(已黑化)vs美人师父受(略凶残) 
 
~﹡~﹡~〖.扫雷.〗~﹡~﹡~﹡~
1,主攻文!互宠!(注:攻只是性格比较渣,对受很好哒!一心一意,一心一意,一心一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非升级流
3,两人皆是魔修,三观请勿带上
4,攻前世有段黑历史,受以前有侍妾之流,洁癖者慎入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重生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九归 ┃ 配角:萧靖安,龙泽,顾子书, ┃ 其它:重生,主攻,修真,年下
 
 
 
  ☆、少爷疯魔了
 
  顾九归是被一阵诱人的香味勾醒的,他吸了吸鼻子,闻着空气中饭菜的香味,感受着胃里久违的饥饿感,微微有些诧异,自己早已辟谷多年,怎么还会饿?
  他动了动眼皮,然后睁开眼,就见到了一张青红紫绿的猪头脸,他有些不敢置信,谁这么大胆子,顶着这么一张有碍观瞻的脸就敢跑他面前来晃?!而且刚刚离得那么近他居然都没有任何警觉!想到这里,顾九归的声音突的一寒,身体已经习惯性的开始运转魔气,“你是谁?!”
  “猪头”脑袋被顾九归眼里突然迸发的煞气吓得脖子一缩,声音都有些抖了,带着哭腔说:“少...少爷...我...我是子书啊...嘤嘤嘤嘤嘤...”
  顾九归被这一连串的嘤嘤嘤和子书两字震得头脑发晕,就连运转的魔气半天没动静也被他忽略了,他直直的盯着面前的人,表情很是诡异,就像是狂风暴雨来临前的空气,平静的表面里蕴藏着说不出的压抑,“子书?”
  面前的“猪头”点了点头,“嘤嘤嘤...少爷,我只是一时难看了点,不会一直辣么丑哒,你别不要我...嘤嘤嘤...”
  顾九归感觉脑仁儿有点疼,是被面前的人一连串嘤嘤嘤吵的,可他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面前的人,抿紧了唇什么也没说。事实上他现在有点头脑发晕,不太搞得清楚面前到底是什么状况。
  子书,子书,一个早已和那段不堪的过往,尘封记忆多年的名字,就那么突然而然的蹦了出来,活生生的站了面前,那鲜活的一连串嘤嘤嘤和那些熟悉的声音,顾九归想说这人是冒充的都难!一个大男人,谁特么一天到晚嘤嘤嘤个不停,这得多有勇气啊!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死了多年的人突然就出现在你面前,是神马情况?顾九归分析,要么是自己在做梦,要么就是自己也死了。
  然后顾九归就想起来了,自己貌似,好像,是真的死了,死了后由子书来接自己,貌似也挺不错的。于是,非常难得的,顾九归勾起唇角,露出了个还算温暖的笑容,“子书,你是来接我的吗?”
  顾子书被顾九归这突然而来的笑容给吓了一大跳,少爷没骂他居然还对他笑?连嘤嘤嘤都忘了,努力睁着一双肿胀到快看不出来的眼睛,结巴到,“少,少爷,你,你,你怎么了?”
  已经多年没笑过,好不容易笑一次反而吓到唯一观众的顾九归:“.....”
  被吓到的顾子书:“.....”
  顾九归叹了口气,多年没见这货还是这么蠢,难怪会被欺负成这样。想到这儿,顾九归眼神一寒,既然现在他来了,以后这人就由他护着,谁敢欺负就弄死他!不过貌似他们现在都死了...嗯,那就弄得他半死不活!
  他对顾子书招了招手,“过来。”
  顾子书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一眼,才小心翼翼的,慢吞吞的挪到了他面前,有些紧张的道,“少,少爷...”
  顾九归小心的触了触他脸上的伤,见他疼得打了个颤,却不敢动弹,有些心疼的说,“谁打的?我替你宰了他去!”
  顾子书被顾九归杀气腾腾的话吓了一大跳,那快眯成缝的眼睛也不知道怎么睁的,居然瞪得溜圆,不小心就扯到了脸上的伤口,疼的直抽气,说的话已经带哭腔了,“少,少爷,你,你,你别吓我,小的不经吓的...嘤嘤嘤...”
  顾九归也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看他疼的厉害,下意识的就去摸储物手镯找疗伤药,然后看着空空如也的储蓄手镯发呆,想他堂堂万魔城少城主,什么时候这么穷过了?法宝丹药那是要多少有多少,怎么会就留下个空镯子的?难道是人死了带不过来的缘故?也不对啊,好东西带不来怎么就带了个空镯子?
  顾九归终于觉得不对劲了,刚刚运转魔气居然什么也没有,而是在身体里找到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灵气!现在细细想来,这屋子是不是有点熟悉来着?而且,刚刚手指摸上顾子书的手感,温的,温的,温的!死人不都是冷的吗?!!
  顾九归猛地一把抓住子书的肩膀,声音都有些打颤,“子书,子书,子书...”子书了半天也没想到要说啥,最后干脆一把把人搂进了怀里。
  顾子书这次是真被顾九归疯魔般的反应吓到了,嘴巴张得老大却半天发不出声音,就连顾九归死死抱着他把他全身伤口勒得生疼也顾不上了。少爷这是癔症了吧!一定要劝他好好吃药才行!顾子书暗暗给自己下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这货太蠢了(修)
 
  顾九归看着面前的四菜一汤,炒菜是三个荤一个素,汤是清蒸的鱼汤,都是些没任何灵气的凡物,不过看得出做的人很是用心,做得很是色香味俱全。所以顾九归没任何嫌弃的开始大块剁颐。
  顾九归吃得很认真,表情甚至还算得上享受,这么久违的香味让他忍不住去那段尘封的往事里回想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猪头般的顾子书,没任何灵气的饭菜...然后顾九归的脸就黑了,因为,特么的太多了!顾子书被揍和他伙食太差的时候太多了!
  当年仗着他师傅兼外公青淼真君的撑腰,没少嚣张跋扈,结果他师傅刚没了,原先一个个围着他打转的同门都开始对他冷嘲热讽不说,还个个都想踩他一脚,他还好一点,毕竟还占个内门弟子的名分,别人都不敢太张狂。可跟着他完全没修炼过的顾子书就惨了,时不时被人找理由揍不说,自己这个主人还一心扑到别的男人身上,完全不怎么在意仆从的事情。想到这里,顾九归脸更黑了,恨不得回到过去拍自己两巴掌!然后他就想到自己现在不就是回到过去了吗?然后,他面无表情的抬起手,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来了两巴掌。
  本来没有要到灵米灵肉还被打了一顿的顾子书,正忐忐忑忑的坐那里,已经做好了挨少爷一顿臭骂的准备了,哪知等了半天都没听到动静,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抬头,就发现少爷脸黑如锅底。顾子书心里一突,少爷果然是很生气呢,他揣揣不安的抱着自己的碗缩了缩身子,连菜都不敢夹了,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后就听到“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他茫然看去,就见他家脸色上多了两巴掌印,顾子书吓得把手上的碗都丢了,三两步跑到自家少爷面前,看着少爷脸上的两个手掌印,眼睛都急红了,手忙脚乱了半天才不知道从哪里包了块冰块儿来,“少爷,你快躺下,我给你敷一敷。”
  顾九归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修真界里的人,有点伤痛什么的,谁不是两颗丹要下去,什么都好了?哪里像是顾子书,跟着他住在修仙门派,还需要用些凡人的东西?顾九归乖乖躺下任由顾子书在脸上捣鼓着,突然开口,“子书,你想修炼吗?”
  顾子书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黯然了下去,“少爷怎么今天又说起这个了?你不是知道我不能修炼的吗?”少爷果然是真的受到刺激了么?
  冰冰凉凉的感觉在脸上蔓延,确实挺舒服的。顾九归微微眯眼,听到他的话,眼眸沉了沉。不是不能修炼,只是不能修仙而已。天生的极阴之体,如果是个女子,那修炼起冰、水属性的功法,那绝对是事半功倍,更是修真界人人争抢的双修对象。可惜的是,顾子书却是错投了男胎,体质和性别相冲,修炼极为不易说,还容易走火入魔。可是,修魔就完全不同了,魔修完全没有属性之说,是修炼门槛最低的法门,端看你是有没有那个修炼条件。而且就算没有条件,只要你够狠,够胆子,完全也可以创造条件修炼。
  而且,就像仙修有修仙天才,魔修也有特别适合修魔的体质,比如顾九归千年不遇的天魔体,又比如顾子书的极阴之体。想到这里,顾九归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其实青淼这老头儿也怪有意思的,两个魔修天才落他手里,一个被他养成丹药都堆不出来的废物,一个直接就被他当成凡人养了。要不是看重生的时候不对,看两人过的拮据样,很明显老头儿已经没了,顾九归真想去抓着他脖子问,我爹娘和子书爹娘和你到底有什么仇?你要把我们都养成废物?!!
  说起来,顾子书的极阴之体还是小时候他缠着老头儿让他交子书修炼,还是有一次老头子喝多了说出来的,那时候他小,什么也不懂,老头子当时的口气太沉重,他还以为是什么一修炼就倒霉了体质,就此不敢再提。
  顾九归看着明明自己顶着一张猪头脸,却还一直紧张他一点点红肿的顾子书,莫名觉得那调色盘一样的脸很不顺眼,他想,他都快记不得顾子书原来长什么样子了,还是先给他弄回去吧,别以后一想到这人,脑子里就冒出个猪头,那也太隔应人了。
  于是顾九归运转了一圈身体里细小且陌生的灵力,然后,脸上的巴掌印就没有了。修士就这点好,不管修仙修魔,除了特殊情况和个人爱好,一般还真没鼻青脸肿的情况出现,毕竟修为除了摆设还是有点用的。然后,顾九归看着顾子书那张写着‘少爷,你明明可以这样肿么还不告诉我’的猪头脸,默默想着,这货辣么蠢,果然还是要多看着点才行,不然被人卖了还得问人家钱够不够!
  
 
  ☆、坐鹤出门了
 
  冬凌派只是个三流的小门派,以前有个顾九归的炼丹师外公撑着,还勉强能排到三流前列,至于现在能排到哪儿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那么一个可有可无的小门派,地理位置想要有多好,那是不可能的。好在地方虽偏了点,要按人口比例来算的话,那算是不小了。所以,本就偏僻的门派,还被安排了一个更偏僻的院落,已经习惯了飞来飞去好多年,一朝回来走路前的顾九归看着蜿蜿蜒蜒通往山下的小道,脸又黑了。
  好在,旁边传来了一声清脆的鹤鸣声,终于让顾九归回想起,貌似他从小养了只白鹤来着,以前在这冬凌派就是一直用它当的代步工具。顾九归摸了摸白鹤的毛,想着,要不是这是自己从小养大的,别人要不去,估计这鹤现在还不知道是谁的了呢!顾九归心情好了点,翻身骑上了鹤背,看到顾子书正站在门口,有些羡慕的看着他。
  顾九归歪头想了想,就想起顾子书只是个普通人,没人带的话,鹤背风太大,他是坐不稳的。小时候顾九归还喜欢带他玩儿,长大以后嫌他娘里娘气的,又是个普通人,就都不怎么带他了。想到这里,他对顾子书招了招手,“过来,我带你出去玩儿去!”
  顾子书眼睛亮了亮,但一想到自己这副样子,缩了缩脖子,有些惋惜的说,“不,还是不去了吧...”
  顾九归眉头一皱,“过来!”
  顾子书最怕他家少爷凶的样子,虽然每次少爷都是吼得厉害,却从来不会动手,但他还是好害怕肿么破?于是他立马怂了,乖乖走到他家少爷面前,然后被他家少爷一把拎上了鹤背。
  鹤背上的风还是很大,顾九归不得不撑起一个防护罩才能护住顾子书,好在用飞得话花不了多少时间,不然顾九归这点灵力好真不够看的。顾九归从后面搂着顾子书的腰,免得他一不小心掉下去了,那乐子就大了。顾子书的腰很细,摸着没一点肉,顾九归怀疑他只用一只手说不定就能圈住了,难道是伙食太差的关系?看来以后得给他多准备好东西补补了,一大男人弄得比个女人还瘦算什么事儿?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