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不是什么正经替身 作者:晏七

字体:[ ]

 
文案:
项寅冬,商场上杀伐果断、情场上肆意潇洒的“人生赢家”,却因为一场意外,被永远埋葬在了阿尔卑斯山脉……
再次醒来的他,发现自己竟重生成了“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而这位“世另我”同学,不仅和自己最信任的发小有一腿,还被高价雇佣去完成一个任务——扮演项寅冬!
于是,想要查明真相的正主同学,不得不扮演起了自己的替身……
 
本文CP:花花公子精英攻 VS 玩世不恭毒舌受 1VS1 HE
 
项寅冬不耻下问:本尊想要扮演好替身,有没有什么特殊技巧?
左桐友情提示:实力精分,或者……睡一样的人……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商战 重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项寅冬,左桐 ┃ 配角:应臻,Alex,邵霖 ┃ 其它:强强,发小儿
 
 
 
  ☆、第一章
 
  一场暴雨,结束了持续数周的春旱,清新空气从窗口灌进来,带着些泥土的腥气。
  项寅冬睁着双茫然的眼睛,看那女人从窗边走回来,笑意盈盈对他说:“瞧瞧,这可真是场喜雨!”
  五十多岁的陌生女人,穿着件花棉布衬衣,像那些成日聚在巷口打麻将的大婶。
  项寅冬在脑海里搜索了好几圈,始终没发现任何与她熟识的证据。
  他勉强支起身子,那大婶便急忙上来扶住,利落地在他身后塞了个枕头。
  项寅冬感激一笑,说了声:“谢谢!”
  对方倒是愣了个神,怯怯看他一眼,低声道:“你也别怪你爸爸,他就是这脾气,喝了酒就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已经叫他不要再来骚扰我们了……你也别总跟他硬碰硬,他毕竟还是你爸爸!”
  项寅冬没什么精神,头也有些痛,根本没力气打断她的话。
  尽管大白天听鬼故事,让他背脊微微有些发凉。
  他爸?
  没记错的话,项怀杰死了都有十来年了吧,还喝醉酒来骚扰他?
  他侧过身,见床头有部手机,就拿起来瞄了一眼。
  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XX年四月十六日,星期六。
  我去,昨天不是才四月一号吗?
  怎么会一觉睡了两个星期?
  抬眼打量四周,项寅冬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病房里。
  简陋的三人间,装修已经有些年头,巴掌大的电视机里播放着熟悉的新闻,风从窗户外面吹进来,微微掀起质地粗糙的灰色窗帘……
  他努力眨眨眼,失踪多时的判断力渐渐上了线。
  终于意识到,这不该是他醒过来的方式。
  那大婶此刻正站在他床前,端着个保温杯对他笑,充满关爱的眼神,让人瘆得慌。
  项寅冬刚想开口,就听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哟,看起来不错嘛!”
  中年医生带着个小护士走进来,一见他就笑道,“还说你要变成植物人呢,这不好好的吗?”
  大婶赶紧迎了上去,笑得春风满面:“是啊,是啊,可算是醒了!您这是……要带小寒去做检查?”
  “他这种情况,醒过来就没什么大问题,别再浪费钱了!”
  大婶连连点头:“谢谢刘医生,您可真是个大好人!”
  刘医生摆摆手,扒拉开项寅冬的眼皮看了两眼。
  一边做着记录,一边说:“傅阿姨,您儿子没什么大碍,休养两天就可以出院了!不过……前段时间欠的费用,您可别忘了去结清……”
  傅阿姨,也就是床上病人的母亲,接过护士递给她的单据,一张一张翻看着,笑容渐渐收起。
  刘医生做完检查,拍拍项寅冬的肩,叮嘱了一句:“你妈妈不容易,你小子,以后可别这么冲动了!”就带着小护士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眉头紧锁的傅阿姨,以及一脸呆滞的项寅冬。
  这一番动静,不过短短几分钟,给他带来的冲击,却不亚于一颗核弹爆炸。
  瞬间摧毁了他的人生观,甚至是整个世界观。
  这女人是我妈?
  那……
  我是谁?
  他脑海里第一次出现了这个问题,这个他一度认为,只有傻叉才会纠结的问题。
  项寅冬——项家长孙、斯坦福高材生、正海国际最年轻的CEO……
  一连串羡煞旁人的光环和标签,曾经都可以告诉他答案。
  然而此时此刻,在付不起医药费的“母亲”面前,竟都显得那样苍白,像一个久远的梦境,不真实得那样真实。
  他手指微微颤抖着,深吸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
  所有被忽略的记忆,潮水般涌入了脑海……
  汝拉山谷的春日,风和日丽,他独自驱车进山,去拜会钟表大师George Mercier。
  接近大师住处时,汽车突然失去了控制。
  他连人带车撞向了路旁的一棵大树。
  从撞毁的汽车中爬出来时,耳畔传来几声奇怪的啸响,像是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
  接下来的记忆,其实非常模糊。
  身体的剧痛让他神志不清,隐约知道有人把他架起来,颠颠簸簸在山路上行走。
  山上的空气越来越冷,呼吸也变得困难。
  身边的人突然开始大声争执,混乱之中,不知是谁扣响了扳机。
  紧接着,一声巨响传来,地动山摇,茫茫雪色从天而降……
  所有的记忆,都断档在了那个瞬间。
  项寅冬睁开眼,面前还是那间简陋的病房,窗外的雨还没有停,淅淅沥沥的声音,反而让四周更显安静。
  这一刻,恐惧和无措席卷而来,以排山倒海之势,将他卷入冰冷海底。
  全身发凉。
  项寅冬心里很清楚,他们遭遇的,是一场雪崩。
  而在那样一场雪崩中,幸存下来的机会,几乎就是——零……
  他伸出手,狠狠抹了把脸,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项寅冬是个无神论者,从来不信什么鬼神,人生信条也是及时行乐。
  正因为如此,他一向敬畏死亡。
  但眼前这荒谬的一切,又让他不得不认真考虑,“死而复生”存在的可能性。
  不信鬼神的人,通常都是实用主义者,项寅冬也不例外。
  经历过短暂慌乱后,他很快平静下来。
  对他来说,借尸还魂也好,穿越重生也罢,既然自己还存在着,那一切就都是合理的。
  更何况,以一个商人的眼光来看,重新活一回,无疑是笔只赚不赔的买卖。
  他又何乐而不为?
  “小寒,小寒……”
  傅阿姨叫他两声,见他没反应,伸手想来摸他的额头。
  项寅冬一惊,条件反射般偏过头,避开了那双苍老瘦削的手。
  他一向不喜欢陌生人的触碰,更不习惯来自于“母亲”的嘘寒问暖。
  见对方一脸受伤,才试探问道:“你……真是我妈?”
  一开口,竟觉喉头发紧。
  “小寒,你可别吓妈妈……”
  傅阿姨满满的担心都写在脸上,根本无需回答,已经给了他最好的答案。
  项寅冬别开眼,清咳一声:“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傅阿姨顿时松了口气,赶紧把他扶下床:“我还以为,你又在跟妈妈怄气呢……妈妈知道错了,以后不会放他进门的……”
  项寅冬脑袋有些晕,没什么心思听她念叨,三步并作两步,挪到了卫生间门口。
  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他妈现在,到底是谁?
  走进逼仄潮湿的卫生间,锁好门,他迫不及待站到洗手台前,打量镜中那个重生后的“自己”。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镜子里出现的那张脸,其实并不陌生。
  准确来说,那是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属于项寅冬的脸。
  但刹那震惊后,他很快发现,镜子里出现的人,却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自己”。
  这人身形极为消瘦,肤色偏白,一张俊脸面色憔悴,及肩的长发散乱地纠结在脑后,浑身上下只能用“颓废阴郁”来形容。
  而项寅冬本人热衷健身,皮肤晒成小麦色,身材更是健朗挺拔,平日里性感迷人的调调,说是“行走的荷尔蒙”也不过分。
  虽然两人有着极其相似的容貌和身高,但截然不同的形象和气质,绝对不容错认。
  不仅如此,项寅冬还发现,这人左臂上有个蝙蝠纹身,肚脐旁边还有块蚕豆大小的胎记。
  而这些,都是自己身上绝对不存在的东西……
  “小寒,你没事儿吧?”
  愣神之际,门外传来傅阿姨急切的询问,“要不要我进去帮忙?”
  项寅冬背脊一僵,赶紧答道:“不用!我就好!”
  他掬起水,匆匆洗了把脸,收拾好震撼不已的心神,退出了卫生间。
  傅阿姨扶他回到床上,盛了碗热腾腾的南瓜粥递给他,嘴角一直挂着慈爱的笑容。
  “吃点东西吧!我早上熬好带过来的,还热着呢!”
  项寅冬被她看得不自在,只好伸手接了过去。
  “……谢谢!”
  他低头默默喝着粥,心中却是思绪万千。
  难道这世上真有另一个我?
  还是说,我穿越到了什么平行空间?
  这匪夷所思的一切,饶是有商场小狐狸之称的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吃完东西,傅雪琴出了趟门。
  项寅冬趁着护士来换点滴,打听了点关于“自己”的信息。
  现在的他,名叫魏天寒,据说是跟酒鬼父亲打架,被对方敲破了头才住进医院。
  魏天寒的母亲傅雪琴,是个卖水果维生的小贩,早些年和酗酒烂赌的丈夫离了婚,一直过着独居生活。
  唯一的精神支柱,恐怕就只有魏天寒这个独子了。
  这段时间,为了给儿子治病,傅雪琴不是四处奔波借钱,就是寸步不离守在医院,生怕他再也醒不过来。
  说来也奇怪,魏天寒伤得并不重,脑袋里也没有淤血,却硬生生昏迷了两周,连医生都觉得蹊跷。
  而魏天寒入院那天,正好是四月一号……
  这一切只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安排?
  项寅冬不得而知。
  他揉了揉发酸的眼角,只觉脑袋里浑浑噩噩,实在没力气继续思考下去,就闭上眼睛小睡了一会儿。
  醒过来的时候,傅雪琴已经回来,正在收拾东西。
  说是凑足了医药费,想提前办理出院手续,带他回家去休养。
  项寅冬点点头,也没什么意见。
  以他目前的处境,当务之急就是弄清楚自己的新身份,“回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傍晚时分,窗外的雨渐渐停了下来,天空却仍旧阴霾。
  傅雪琴办好出院手续,带着还有些虚弱的项寅冬,打车回了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