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捡来的雌性+番外 作者:灰剑如羽

字体:[ ]

 
    文案:
    林修穿越到兽人世界,还是一个肉多僧少的世界,作为雌性不仅要时刻防着被别人家的肉挖了墙角,还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暖的了床,林修表示压力有点大……
    冽:不要怕我会对你好的。
    林修:求放过……
    1vs1 忠犬痴汉攻vs温润人妻受
    双性受双洁。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修,冽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在雄少雌多的异世界,林修作为一个“外来人”被冽捡回了家里,再对方提出想和他结成伴侣时,因为不讨厌对方而答应,可是原本温馨的日子被冽的突然离开而打破,林修为了归还对方的信物而踏上:追夫之路…
    作为一篇异世文,写了一个对感情从来不报任何希望的人一点一点获得真爱的故事。林修没想过和冽再次相见时人生已经发生了很大改变,而冽再次见到林修,也才知道当初自以为是为了对方好,实则是他对自己的不自信也是对对方的不信任。相爱的人能否天长地久,让我们拭目以待。
    ==================
    
    第一章
    
    林修看着对方出门才试探性地把受伤的腿放到地上,小心的站起来,他想要去外面看看。推开虚掩着的木门,林修靠着墙站着,及腰的长发自然垂下,下意识的拢到耳后,林修微蹙了下眉。
    他是真的穿到了陌生的世界,本以为那人将他推倒,下场就算不死也是终身残疾,没想到他会直接穿来这个所谓的兽人大陆,成为这里的一个雌性林修,并接受了这个雌性的全部记忆。
    “你已经可以下床了吗?”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林修转头去看,就见一个年轻的雌性站在那里,正瞪着一双大眼睛满是好奇的看着他。
    这个世界的雌性和雄性其实很好分辨,额头中间有痣的就是雌性,没有就是雄性,而这枚落在雌性额上的痣,在雌性受孕后会由白色变成红色,也算是一个非常实用的象征的。
    林修看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雌性,记忆中没有这个人,也就是说,这个人应该是他到这里之后见过他的。
    礼貌性的轻点了下头,因为个性的关系,林修不是个多话的人,毕竟在那个家中,所有人都因为他身体的缘故而疏离他,最后更是不能忍受的将他推向行车道……
    夏青看着眼前漂亮的雌性蹙着眉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再想到这人是被从野外救回来的,能舍得把雌性遗弃在野外,夏青不敢去想这其中的原因,但终归觉得这个雌性可怜。
    “没事吧?”小心的出声问道,夏青就看到对方再次抬起头来,那一双和他们都不同的黑色眼睛漂亮的让他想要伸手摸摸,却在已经伸出手时,不好意思的道:“那个,你眼睛真好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黑色的眼睛,唔,我叫夏青,就住在那边,我看见冽把你救回来的,没想到你当时伤的那么重,现在居然能下床了,看来冽把你照顾的很好。”
    所谓的冽,就是那个把他从野外救回来的雄性,这几天也是对他格外的照顾,不过那个雄性的个性和他差不多,都属于话不多的人。
    “我叫林修。”既然来到这里,也没有什么牵挂,林修并不排斥融入到这里。
    没想到林修会主动开口,夏青一直觉得长的好看的雌性都很难相处,就好似柳俊一样,因为比较受雄性欢迎,每次和他们说话都趾高气昂的让人受不了。
    不过眼前的雌性不仅比柳俊漂亮多了,个性似乎也不错,夏青对林修的印象一瞬间上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下意识地又朝林修凑近了些许:“林修你刚来我们这里,可能不适应,不过同位三级星域,我们罗纹星已经比其他星域好很多了。”
    林修知道整个兽人管辖的星系一共分为三等,而三等是最末等,而这个划分大概就是根据生活条件而定的。
    看着头上的能量防御罩,只有在这里兽人才是安全的,离开这里就是整片的狩猎区,只要稍不注意就有可能会被凶兽袭击。
    “林修冽他人不错的,我看他对你也很照顾,你腿就快好了,恐怕要去登记处重新办理身份终端,到时候你可能就不能和冽一起住了,唔,我的意思是说,你最好趁现在抓住冽的心,若是能和冽成为伴侣你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的。”
    意识到这个雌性在暗示他抓紧时间去勾搭救他的雄性,林修内心微微有些抽搐。
    就算知道这个世界大概有些女多男少,呃,雄少雌多的现象,但是他真的没打算依附某人而生存,过往的经历已经很好的说明,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不过还是意识到对方的好心,林修点了下头:“谢谢。”
    “不,不用客气,你长的这么好看,我想冽他应该也会喜欢你的。”夏青笑着说完,似乎意识到林修还没有完全康复不易打搅他太长时间,于是道:“那个,我不打扰你休息了,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林修,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林修对这个雌性印象不错,轻轻点了下头目送着对方离开后,林修转身回到屋里。
    这里不大,除了一个小门斗外,里面就是睡觉的地方。
    而这个小门斗就是吃饭做饭洗澡的地方。
    扫了一眼,被雄性随意扔到地上的不知名吃起来却有点类似土豆的根系,林修觉得自己既然能下地活动,就总不能再麻烦那个雄性照顾自己。
    打了一盆水,将地上的根系简单的冲洗了一下,去皮,放到锅里蒸好,这个可以当作主食,毕竟总是食用肉类让人有些受不了,虽然这里的兽人都已肉食为主。
    冽还没走到家门就已经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推门进来,就看到被他捡回来的雌性将已经蒸好的根系放到桌上,转头看着他:“可以洗手吃饭了。”
    目光下意识的落到对方的还缠着药草的脚上:“你脚还有伤,不适合多动。”
    把已经烤好的烤肉放到桌上,冽转身洗了手,抽出到将烤肉切片放到雌性的面前。
    林修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烤肉,这个地方佐料不够,只放了盐巴的烤肉味道算不上好吃,但这样的条件,没有人会挑剔太多,只要能果腹就可以。
    看着雌性一点一点吃下放在面前的食物,随着林修的好转食量也比之前大了很多,尽管这在冽的眼中依旧少的可怜。
    将回来的时候,在登记处办理好的终端放到林修面前。
    林修看着面前的终端愣了一下,依照之前夏青的话,重新补办终端似乎是要他本人去的,没想到眼前这个雄性已经帮他办理好了,看来雄性在这里的地位比他想象的还要高一些,不过这是不是说明,这个雄性想要他快点离开他的家。
    毕竟没有谁愿意白白养一个陌生人。
    将终端在手腕上戴好,林修抬头看着冽道:“谢谢,我会尽快找好住的地方搬出去的。”
    正在吃东西的雄性明显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不用,你可以暂时住在这里。”
    丢下这句话,雄性起身拿一旁的浴桶到外面刷洗,以便晚上洗澡之用。
    林修蹙了下眉,没有深想那句话的意思,只当是对方因为他还没有痊愈而给予的同情。
    将碗筷收拾好,冽已经将热水烧好,温热了布巾走过来蹲下,将林修受伤的脚腕抓在手里,拆开上面的药草,轻轻擦拭了一下。
    林修伸手想要接过对方手里的布巾:“我自己来吧。”
    “不用。”冽直接用言语就拒绝了他,更不用说根本没有停顿的动作:“明天我休沐,一起去集市买点东西。”
    “哦,好。”毕竟他还要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既然对方想和他一起出去,他自然不会拒绝,更何况他也很想看看这里的集市是什么样子的。
    
    第二章
    
    因为受伤的关系,林修只用水简单的擦了一下,而见他弄好后,冽才抬起木桶出去倒掉,回来的时候,林修已经把床铺好。
    “睡吧。”林修见他进来出声道。
    尽管在这里他的身份和对方好像不同,但林修本质上并不觉得有什么,以往他也没因为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个器官就变成了女人,如今更是不会这么认为。
    冽看了一眼林修,走过去将脚上的鞋脱了躺下,因为床不大,容纳两个成年兽人,哪怕林修长的并不是很高大甚至在雌性中也偏于瘦小的类型,即便如此躺下后也还是会碰到身侧的雄性,稍稍的侧了下身,感受到他动作的冽,伸手将他揽了过来:“睡吧。”
    突然被揽进怀里,林修下意识的绷紧了身体,在意识到对方没有进一步动作时,才松了口气,可是被这么搂着还是让他有些别扭,挣动的想要躲开,就听身后雄性道:“我不会做什么。”
    一句话,让林修脸颊有些热,没有再动,任凭对方将手放在他腰上,抓紧了手里的被子,闭上了眼睛。
    听见身旁的雌性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冽睁开眼睛看着怀里的人,倾身贴近,将人抱在怀里。
    翌日一早,林修睁开眼睛,身侧的雄性已经不知去向,不过林修想到对方昨晚说过今天休沐,恐怕不会走远。
    起床收拾了一下,把昨夜剩下的饭菜热上,林修推开门,刚巧就看到回来的雄性,目光落到对方递过来的奶罐上,不禁有些惊讶。
    要知道这个世界食物匮乏,就算是上城星系,奶制品也是非常珍贵的,如今眼前的雄性居然递给他一罐奶,林修哪里会不惊讶。
    看着面前的雌性一脸惊讶的样子,冽把手里的奶罐子塞到他手上:“热一下再喝。”
    丢下这句话,冽绕过还处于惊愕状态的雌性,伸手拿着盆,去洗漱了。
    低头看着手里的奶罐,林修能感觉得到对他的关心与照顾。
    可是为什么?
    依照对方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就算没有很好的家世背景,只是兽人世界的历法就可以让他拥有很多,林修并不会自恋的认为,这个雄性喜欢他。
    就算这具身体确实姿色不错,但好看的雌性又不是只有他一个。
    吃饭的时候,林修将热好的奶罐推到冽的面前,就见对方停下咀嚼的动作看着他:“不喜欢?”
    林修摇了下头:“太珍贵了,我不能喝。”
    虽然不知道这罐奶是不是这里给予雄性的福利,但不管怎样他都觉得自己不能占这个便宜,如果放做以前世界倒没什么,可是这里……
    “喝了,才能好的快。”冽将奶罐再次推到他面前。
    听到这句话,林修僵了一下,对方的意思是要他快点好,然后离开这里是吗?
    “我会尽快找好住的地方的,我今天已经感觉好多了……”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不那么僵硬,林修又一次将奶罐推回冽的面前。
    冽看着眼前的雌性,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总是想着要离开他,难道是觉得他照顾的不好吗?
    离开家的时候,雄父明明有说过,雌性都想要一个对他们照顾关心的雄性,就算雄性的地位超然一些,也不准许他们自负狂妄,因为唯有让雌性的身心都健康,才能孕育出更好的幼崽,冽对这一点深信不疑,毕竟他从出生到现在都还没有生过病,可见雄父的话不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