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重生之糖不甜 作者:滴梦婆婆

字体:[ ]

 
文案:
上辈子,唐逸自小暗恋的人成了自己姐夫。
一场阴谋,他被姐夫强上,还阴差阳错怀了姐夫的孩子。
灵狐写错众生簿,下凡渡劫,可惜它害了唐逸第一次,又没赶上解救这第二次。
重活一次,仍旧是要给姐夫生包子,但这一次,唐逸决定不再躲着刘昭,而是做点不一样的。
外表冷漠内心温柔有话直说偶尔霸道攻 VS 外表柔弱深藏不露体弱腹黑偶尔傲娇受
这是一个靠实力打动暗恋对象,最终反被暗恋的故事。
唐逸:“王爷,别……”
刘昭:“不甜,你好甜!”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逸(唐不甜) ┃ 配角:刘昭;糖球(灵狐) ┃ 其它:病弱受
 
 
 
  ☆、楔子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等新文的孩子,不要对《不甜》抱有太高要求,婆婆只是写来“玩的”。
不变的病弱,不变的味道。
喜欢你就收藏,不喜你就点×,如果闲得发慌,留言点评送上。
╮(╯▽╰)╭
  上辈子,祥宁侯府的世子唐逸是个唯唯诺诺的男人。
  他暗恋自己的姐夫——寒王刘昭。
  寒王夺嫡,却膝下无子。一位正妃,两位侧妃,还有姬妾无数,都没有为他生个一儿半女。
  谁能想,唐逸去寒王府赏梅,天下大雪,他留宿一宿,寒王醉酒走错房间,把他当了姐姐,一夜荒唐,他被刘昭强上之后,竟然怀了孩子?!
  祥宁侯属寒王党,唐茉是唐逸同母同胞的姐姐,嫁给寒王当了侧妃,成婚两年。
  于是,为了家族,为了夫君,也为了自己的荣宠,唐茉在得知弟弟育有自己丈夫子嗣后,愣是忍着惊奇,欺上瞒下,帮着弟弟将孩子保住。
  唐逸不负众望,十月怀胎,产下一子。可惜,没看上一眼,他就难产死了。男人生孩子本来就闻所未闻,唐逸的死倒是预料之中。早在怀有身孕之时,唐逸就隐约猜到逆天而行,自己恐怕不得善终。
  唐茉一直假装自己有孕,顺理成章当了孩子“亲娘”。
  寒王侧妃生的是儿子的喜讯还没传到娘家,祥宁侯的世子病了小一年,就咽了气。
  这孩子是寒王夺嫡的及时雨,必定不能传出克亲传言,是以,所有人都以为唐逸是在“外甥”出生之前就死了。只有唐茉知道,自己的儿子刘舒实乃弟弟所生。
  这故事,就从唐逸死后重生开始说。
  #
  天庭,不到一天前。
  司命星君觉得人间下一任帝王该有孩子了,结果他刚收的一只修仙登天的灵狐一时“贪玩”,这孩子莫名其妙就从唐茉的肚子里跑到了唐逸的肚子里。
  司命拿着众生簿,看着灵狐惊天的批言,简直要气笑了。
  “人名都记不清,你修行万年,是白痴吗?”
  灵狐化回狐态,可怜巴巴:“我在人间的时候就是白吃啊……我长得可爱,凡人都不舍得将我剥皮,还给我白吃白喝,养着我。”
  “你!你要气死我!”司命拿出戒尺狠狠打了灵狐一顿。
  “君子动口不动手!诶!诶!你别打呀!你是神仙,不能和畜生一般见识!”
  灵狐不老实,仙殿里面被它逃窜的鸡飞狗跳,司命教训它,越教训越生气。人间一年过去了,等司命想起得把孩子弄回唐茉肚子里,唐逸在人间都已经难产死了。
  这事儿可就大发了!
  唐茉和唐逸的命运整个来了个交错。
  命轮和阳寿都跟着变了。
  司命提心吊胆去和玉帝坦白,玉帝正好也为了灵狐的事儿头疼。
  “北斗仙君喜欢上了你家那只泼皮狐狸,自从你收了这灵狐,仙界就没一天能安宁!唐逸阳寿未尽,灵兽五千年修为可逆转天时,使一人重生,这人也是灵狐的天劫。且让它下凡为自己的过错弥补罪责去吧!”
  然后,万年灵狐散了五千年修为,使得唐逸重生。
  自己又下凡,保证唐逸不会再次被刘昭给强了。
  众生簿上面的批言,写错了虽然可以用法术抹掉,却是不能再重新批一遍,事情如何发展就不在司命星君的控制了。
  其实别说司命,就连玉帝也是不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
  灵狐下凡就去找唐逸。
  为了不耗费更多修为,它是可丁可卯算过逆转时辰的。
  唐逸正正好重生在探望姐姐的那天傍晚,刘昭酒醉走错房间的前一刻钟。
  只要刘昭进到唐逸的房间,它神不知鬼不觉把刘昭变到唐逸姐姐的房间里,就万事大吉!
 
  ☆、路痴
 
  唐逸睁开眼,四周环顾,发觉自己死后竟然不在地狱,也没见到判官,更是没有喝到孟婆汤。
  他摇头晃脑一阵,有点拎不清情况。
  嘎吱,房门被打开,一个浑身酒气的男人走了进来。
  唐逸腾一下从床上弹起来!
  这,这熟悉的情景……
  “王爷,你认错人了,别,别……抱我……不行,啊……”
  唐逸还没反应,刘昭已经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将他重新推倒在床上。
  屋里烛火昏暗,已经日落西山。
  唐逸向来不喜欢奴仆成群,今日留宿寒王府也是因为突然暴雪,临时被疼爱自己的姐姐留下,不想他冒着大雪受冻。
  唐逸是早产出生,身体向来不好。
  此刻,昏暗的灯光下,一张棱角立体,剑眉星目,充满男人气息的脸半明半暗映入他的眼里。
  唐逸暗恋自己的姐夫,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
  这份感情,从唐逸很小的时候进宫伴读,刘昭帮他打跑欺负他身体不好的富家子弟时,就开始了。
  唐逸很清楚这份感情见不得光,是以,唐茉嫁给刘昭的时候,他除了深深的伤心,也是真的开心。
  祥宁侯府倒向寒王党,是他这个还没世袭的侯府世子多年暗中努力的结果。
  不能嫁给刘昭,但他可以辅佐刘昭问鼎皇位。
  唐逸静静盯着刘昭,心怦怦直跳。他们虽然从小一起长大,可他做的事情从来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过,甚至他不是刘昭的伴读,他与刘昭除了那次打架,就是点头之交。
  两人第一次离得这么近——
  不,算上上辈子,这应该是第二次。
  可是,为什么会重演一遍上辈子的事儿呢?
  他这是死了?还是……
  唐逸正神游天外,刘昭已经脱掉他的衣服,灼烫的手掌抚摸在他发凉的身体上。
  严冬腊月的,唐逸身体一阵战栗,像是被火舌给舔了。
  刘昭醉得厉害,在唐逸身上一阵乱摸,完全没有摸出来身下的人身体有什么不对。
  “爱妃!今夜本王会好好疼你的!”
  唐逸脸红心跳,被脱了衣服的身体在冷凝的空气里面发抖,可被刘昭摸过的地方又升起一团烈火,冰火交/融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受。
  “王、王爷!你看清一点,我不是姐姐!”
  唐逸挣扎。虽然他暗恋姐夫,但他从小家教严格,礼义廉耻一向恪守,更何况,这个男人是疼他爱他的姐姐的丈夫。
  刘昭有些失了神智,也不知道什么酒会让他醉成这样。
  唐逸住在唐茉的冉梅院的偏院,他晚膳后因着天冷早早就睡了,没有小厮跟着是因为他喜静,而刘昭堂堂寒王醉酒走错房间,竟也没个仆从在房外候着,不然,唐逸这么一喊,老早有人把刘昭架出去。
  时下虽有男风盛行,到底等不得大雅之堂,后院里养几个推来送去的娈宠也就算了。轻薄祥宁候的世子——这种事传出去,不仅寒王颜面扫地,闹大了,凭着祥宁候对儿子的宠爱,一气之下与寒王交恶,也不是不可能。即便有着唐茉这一层联姻在,祥宁候世子和嫁出去的女儿相比,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祥宁候唐彪武将出身,手握重兵,连皇上都要忌惮三分,别说一个翅膀都没硬,刚刚晋封寒王的年轻王爷。
  唐逸挣扎半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刘昭的劲儿十分大,他挣脱不开,只得通红着脸给刘昭乱摸,摸完了还不算——
  大约唐逸的身体看起来格外诱人,刘昭俯身,热烈的双唇代替了手掌,开始在他的肌肤上亲吻。
  唐逸上辈子也挣扎来着,这一次一样是挣扎不开。于是,他干脆放弃挣扎。
  这是他爱的男人,他想着,刘昭夺嫡时最关键的孩子是自己生的,他当然不晓得他重生的目的是什么,依照他上一世的经验,唐逸这次老实了许多,生生让刘昭强上他的时辰往前提了半刻钟。
  就是这半刻钟,路痴灵狐摸到唐逸房间的时候,刘昭已经把人吃干抹净。
  而天外暴雪,唐茉不放心弟弟身体,怕他不让人照料着了凉,特地将贴身婢女小纯派到别院去。
  “啊——捂!”
  小纯听到屋子里面有不小的动静,一着急推门就进了屋,见到的便是自家王爷趴在世子爷身上,世子爷白皙的身子布满瘀痕,双目紧闭,应该已经不堪受辱晕了过去,一片- yín -/乱。
  有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她刚要大叫出声,就被封口,眨着眼睛望向那捂她嘴的人,眼睛更是瞪得老大。
  徐少卿?!
  这不是王爷的幕僚吗?怎么会放任这种事情发生,而不管?
  “你别叫,这事不能声张。王爷是被人给陷害了,我也是刚刚赶到。木已成舟,唯今之计只有先将事情瞒下。你跟我将王爷送回房中,稍后我自会去与侧妃娘娘说明此事,唐公子毕竟是你家主子的亲弟弟,王爷不能与祥宁候生嫌隙。”
  小纯眨眼,示意自己不会再乱叫,徐少卿松手,她小声急道:“世子爷身体不好,这样怕是要病了,得、得请个大夫来!”
  小纯是从祥宁候府跟来的丫头,世子与小姐姐弟情深,她自然也是心疼自家世子的。
  徐少卿有些为难:“事发突然,这事儿不能让人知道,一时半会儿寻不来可靠的大夫。你先与我送走王爷,免得再旁生枝节。等我跟侧妃娘娘商议过后,立马为他请大夫。”
  灵狐也在暗处瞧着,等徐少卿和小纯把中了□□的刘昭架走,它便抓耳挠腮地跳出来。幻化了人性,守到昏迷的唐逸身侧,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丝毫看不出修炼了万年。
  你呀!你!
  修炼万年,还是个白痴!不仅记不清人名,路也记不清!
  白痴加路痴,它五千年的修为算是白费了,可难道要它散尽修为,再赔五千年给唐逸重生第二次?
  灵狐舍不得,正是踌躇满志,变出一碗仙药,打算先给唐逸治伤再说。
  床上的人却是突然睁开眼,眼眸清澈盯着它,再看看它手里端的一碗药,语带虚弱:“你是孟婆吗?这是孟婆汤?我以为孟婆是个老婆婆,没想到你还挺年轻的。我就说不会这么好运再活一次,原来刚才都是一场梦啊……果然还是忘了的好。”
  孟婆?!
  灵狐傻住!唐逸已经抢过“孟婆汤”咕咚咕咚喝个精光。
  然而……
  他等了半晌,没等到忘记前尘,竟是四肢百骸开始回暖,后鬮也没那么疼了。
  唐逸还在想,难道孟婆汤还有疗伤功效?
  就听灵狐扯嗓大喊:“你!你才孟婆!人家长得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是孟婆!!”然后又骤然收了声,做低伏小,讨好道:“那,那个……你能不能委屈一下,给刘昭生个儿子?我不想散尽修为……我保证,这一次你不会再难产死了,能享尽阳寿,行不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