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仙君来生个孩子吧 作者:急火燎原

字体:[ ]

 
文案:
虽然和小师兄成亲几万年,但做为男神,佐轻从末想过,自己有一天,肚子里会被塞进一个孩子。
简言之,这就是一个仙君意外怀孕,最后达成一家三口大和谐的故事。
 
食用需知:
主受
攻受都是神仙。
作者傻,写的文也是苏、雷、爽、甜、白
有点像短篇集的快穿文。
 
内容标签:强强 穿越时空 天作之合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轻,夏紫重 ┃ 配角:小凤凰,蓝胖子 ┃ 其它:1V1,HE,轻松文,快穿,主受
 
 
 
  ☆、楔子:下界
 
  天界,天河边上,满河的银白色柔软流光,却一点也不能让佐轻的心里感觉好受那么一丝半点。
  他此刻左手正抓着一件华丽丽的肚兜,右手一把大鬼斧正在河边上比划,此刻他正在下一个重大的决定,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该破碎虚空去哪里?
  依照天帝的意思,他应该先去秦汉的那个世界,可是,谁知道天帝会不会出卖他呢?
  反正,这次绝对不能那么简单就让小师兄找着自己,非得给他点教训不可。
  身为一个男人,即使已然成仙变成了男神,那也绝对不能随随便便,就被人塞了一肚子的孩子,虽然所谓的一肚子,也只有一个。
  但是不经过他同意,就在他肚子里塞孩子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原谅!
  然而事已至此,佐轻满脸冷酷无情的想:你想要孩子是吧,我让你连老婆都没有,拜拜了您哪!
  于是,他最终将肚兜塞进怀里,又举起手中鬼斧,在天河之中,劈开一条时空之缝,而后破碎虚空而去。
  而这个时候的夏紫重,正在天宫内接受来自天后的怒火。
  夏紫重一脸不忍直视的偷瞄着眼前的人,今天的天后穿着艳红的男装,胸口平坦,带着满脸的怒气:“夏紫重,我要你立刻、马上把本天君的肚兜给我找回来。”
  “是。”虽然心里感觉十分的不忍直视,然而面上还是摆了十二万分的正经表情。
  天后十分凶狠的横了这边一眼,最后甩袖离开。
  天帝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他怎么觉得天后那一眼是冲着他来的呢,暗叹家中有老虎,这天帝也不好当啊。
  “天帝金安,小神告退。”夏紫重见天后走了,也赶紧的告辞离去。
  昨夜里佐轻气的不轻,夏紫重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是他说天界无聊,还叫他弄个分-身小娃娃来玩,恰逢天山仙池中的千年藕生莲子刚好成熟,便去采了给他吃下一颗。
  才吃下一颗,佐轻发现自己吃的是藕生莲子之后就突然炸毛了。
  天山的千年藕生子,可使仙人怀孕,不论男女只要服用之后交-欢,都能怀上仙胎,效力是百分百。
  可是佐轻昨夜里就把他赶出来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不是他自己想要孩子的吗,怎么这会儿却不愿意生了?夏紫重想起一早不见身影,又偷了天后肚兜的人,不免得有些着急。
  然而找过了云空子与先祖的灵云仙殿,找过了淮清和徐恩的清仙楼,找过了小凤凰的凤仙居,找过了小蓝龙的海龙宫。
  上天入地的搜寻都没有发现那人身影,整个天界的人都知道,紫重神君急眼了,他家的宝贝仙君不见了。
  “要不,找天帝借回光镜看看?”淮清躲在徐恩的身后,以免被他外泄的怒气误伤。
  声音一落,夏紫重已然不见了身影,再次回到天宫,已没了早前的淡定:“求天帝借回光镜一用,以期早些找回佐轻将天后贴身之物归还。”
  天帝淡淡然的看着他,而后衣袖一扬,侧方显出一方一米直径的圆镜来:“时间?”
  “今早已时。”
  回光镜上如波光荡开,今早已时的天宫后院里,佐轻鬼鬼崇崇的进了天后的房间,而后将一块七彩的薄帛放入怀中。
  夏紫重面无表情的看着回光镜,自家男人一本正经的做着偷人肚兜的猥琐事情,简直是,不忍看。
  然而他如今却只能眼也不眨的盯着,倒要看看他之后究竟又上哪去了。
  回光镜中,佐轻偷了天后的肚兜,而后口中念念有词的往天河边去:“该死的小师兄敢偷偷给我塞孩子,这次我一定跑远一点,急死你。”
  佐轻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了,所以刚发现他不见时,夏紫重并不着急,可是这次他已然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却不知道他躲到何处去了,只盼他别惹了祸才好。
  眼看着回光境里的人走到了天河边,从怀中拿出了一本书来,又取出鬼斧置于身旁,书翻过几页,佐轻才将它塞回怀中:“不行,天帝那老小子指不定怎么出卖我。”
  而后画面变成了迷迷白雾,天帝挥手将回光境收回:“他离天河太近,后面的感应不到了。”
  夏紫重抬了眼盯着他,天帝乌发黑眸,长相上自然也是风流俊逸,在天界的神仙,单凭容貌是看不出年纪的,就像天帝,他与天地齐寿早已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可容颜依旧年轻,就像是不老的瓷器。
  老小子天帝掀了唇不屑的一笑:“天河乃连接各小世界之河,佐轻应该是破碎虚空跑了,天后的云霞肚兜有御界之能,看来是为了保护肚子里那个。”敢暗地里叫本帝君老小子,不出卖你卖谁?
  “紫重谢过天帝。”夏紫重拜谢,而后转身就走。
  为了保护肚子里那个?果然还是想要孩子的嘛,可惜那只是颗莲子,夏紫重看了看云雾四起的天宫,又悄悄的折了回去。
  正所谓,有备无患。
  等天帝上窜下跳的找他的玉龙毡时,夏紫重已然带着小凤凰和小蓝龙找到佐轻离去时留下的气息,白羽刃一出,天河界水四分,显出一道时空之缝。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佐轻,你可得慢着点。
  于佛而言,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于仙而言,这世间分为万千小世界,都在六界轮回之内。
  所谓破碎虚空,不过是在两个世界相接的薄弱处,劈开一道时空之缝,而后钻进去而已,不过每一个世界都有其天道,在小世界中,达到其天道设定的能力临界点,便会引起天罚。
  引起小世界的天罚并不可怕,毕竟当初修仙时早已受过,可怕的是,神仙的能力,一不小心是会毁了那个世界的,天界也是有条约的,每一个世界互不干涉,若有小世界被仙人所毁,那可是要受诛仙之刑。
  这也便是为什么仙不可下凡的原因,因为若是下凡了,必将要约束起在天界时那般妄为的能力,而若是想要常驻于某个小世界,则还要自行贬谪成为地仙。
  好在佐轻这次选的这个,虽然是个小世界,不过对于超凡能力的包容却是很强大,只要不动用太过份的术法,都不会惊动到这个世界的天道。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了开文了,排雷:生子文,雷者勿入!
这雷排的,但妨看过文案的都知道,所以…我只是卖个萌=^_^=喵~求收藏和评论~
——————————
PS:这一本的前传名为《修真不易[穿书]》戳下面的按钮进专栏可以找的到呦~当然,不看也没甚影响。
网页版戳我→
手机版戳我→
 
  ☆、太子仙师1
 
  天界没有四季,只有地界,比如有些地方终年飘雪,而有些地方则终年烈日炎炎。
  而在这个小世界之中,此处正好是秋季,凉风习习吹起残叶,有宫女结群成队,将御花园之中枯败的花树换上应季的花草。
  谁都没有注意到,天边撕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直到佐轻落到她们眼前才引起一声声惊呼。
  佐轻左右看了看,朱瓦红墙,美人成群,加上这浩大的庭院,像极了电视剧里演的皇宫。
  单手背在身后,将腰背挺直,等到她们惊呼过后,才缓缓开口:“我找雪迎夏。”端的是一副道骨仙风的仙人派头。
  可惜,这些凡人一个都不懂欣赏。
  “你是什么人,怎么混进来的?”刚刚被宫女的尖叫声吸引过来的,是一大群的侍卫。
  佐轻呆呆的看着比在眼前的侍卫长刀,眨了眨眼:“在下佐轻,来寻我师父雪迎夏。”
  “不管你找谁,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好人,抓起来。”
  佐轻:… …这群听不懂人话的东西,说好的道骨仙风一路惊艳,狂拽酷炫吊炸天呢,没看见本仙长的这么帅吗?
  佐轻顿时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原本就不爽利的心情更加的不爽利了。
  于是他挥一挥衣袖,跑了!
  做为一个神仙,他才不和一群凡人计较,果然是十分大度。
  只可怜了那些侍卫,当即以为自己见了鬼了,顿时炸开了锅。
  “人呢?”
  “快找。”
  “去找侍卫长禀报。”
  然而这些声音都被他抛在了脑后,佐轻身影一晃,已经换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将灵识散出。
  花香鸟语、落叶缤纷、各处私语声窃窃。
  “难道依仙师所言,玉儿竟不适合做太子?”
  有交谈声传入耳中。
  “圣上,本座的确认为不妥。”
  佐轻眼睛一亮,这不是师父的声音吗?果然是离的不远,勾起唇角,就向着声音传来的那处院门去了。
  与皇宫其它地方不同,此处虽然也是雕栏玉砌,然而却没有它处的金碧辉煌,有的是另外一种风格的奢华。
  白玉雕刻的玉蛇梁柱,地铺润白的花岗岩石,以白银镀瓦,泽木为窗,白纱作缦。
  佐轻立在殿门外,看着挂了【仙师府】的匾额,入目之景,熟悉却也陌生的很,如此纯白的风格,像极了当年蛇山上的蛇王殿。
  “那么仙师以为,朕的哪位皇子堪当储君重任?”
  耳边能听到的话语愈加清晰,佐轻知道这个仙师应该就是自己的师父雪迎夏,当日他随着蛇白转世自行贬谪下凡,到如今,从未成仙时算起,都已是有数千年之久。
  成仙以来,若这尘世三千,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便是自己的师父与他的爱人蛇白,若不能看这二人修成正果,终是一大遗憾。
  雪迎夏原已成仙,只是因为蛇白乃是妖修,要历生死轮回之劫,便自行贬谪,追随着下凡沦为地仙。
  【仙师府】佐轻默然无语,这种职位,怎么听怎么神棍啊。
  不雅的抬手抓了抓头,正准备进去,目光却不经意的落到院门外的梁柱后。
  一角白袍,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年,瞪着细长如狐狸般的长眼,仔细一瞧,佐轻弯了眉目。
  原来如此,这个孩子身上有他十分熟悉的气息,仔细观其眉目,也略有几分熟悉,当即就能确定,这肯定就是蛇白的转世。
  只是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年纪却这么小,看来应该是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不同,四方界也是小世界,小世界之间空间可以跨越,时间却是永远向前的,就算是神仙也不能回到过去。
  “圣上鸿福,如今正值壮年,立储君一事又何必急于一时。”院内传来一些细微的声响。
  其实那些说话声离的并不近,佐轻身为仙人自然可以听的清楚,却不知道这个孩子躲在此处做什么,若是偷听又能听到些什么?
  唇角一勾扯上他的领子,施了一个小小的隐身咒,然后扯着人大摇大摆的进去。
  于他而言这不过是小菜一碟。
  皇甫玉却是瞪大了眼,他只是见到一个长相出众的男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然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