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轮椅贤妻不可负 作者:沙漠狂云(上)

字体:[ ]

 
  文案:都说家有糟糠不可弃,他叙焕奕是自己明媒正娶还是去求自家国公老爷子求来的异姓王。
  他自持是穿越之身,不将古人放在眼里,不将朝堂皇室放在心上,以至于无法真正融入时代导致自己惨死。
  而他那娶来的异姓王贤妻本以为他们不过是利益结合,却没想当自己至亲挚友甚至……养在外面的挚爱几重背叛之时,只有这个异姓王,坐在轮椅上的贤妻陪他到了最后……
  造反大罪,一杯毒酒,是这轮椅贤妻陪自己一起喝下,虽然彼时自己也不过剩下最后一口气了……那时,他便发誓,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他定然不会让自己混的惨烈如斯!更不会信错人,爱错人,蹉跎人生……
  轮椅贤妻不可负的关键字:轮椅贤妻不可负,沙漠狂云,轮椅,贤妻,一对一    ==================
  
  第1章 共赴黄泉
  
  造反大罪,一杯毒酒,好在因为异姓王叙焕奕以及柳国公,过世的自己祖父老爷子的缘故,这一杯毒酒,只需要他柳承醒一人喝下。
  虽然,其实他现在本就不需要一杯毒酒了,再撑,也就是这一两天的功夫。
  穿心而过的那一剑,即便有叙焕奕最后的相救,有药王谷药神医的金针保命,可,保的了一时,保不了一世。死亡,也就是这两天的时间而已。
  这个时候的一杯毒酒,反倒是解脱……
  柳承醒叫随身小厮扶他起来,背靠床后,他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苍白到难看,甘心吗?不,他当然是不甘心的。
  可,谁的错?是背叛他的那些人的错,还是……自己?
  答案,自然是后者。错的是自己,不可一世,自以为是穿越人士,高人一等,皇权都不放在眼里,整个天下都不在目中,偏听偏信,于是信错人,甚至爱错人,这一杯毒酒来的好!真是太好了!
  唯一可惜的是……他柳承醒这一生没负过那些背叛他的人,却是……误了叙焕奕的终生。
  他求老爷子,老爷子放下老脸去求康成帝刺下的婚姻,威名赫赫的异姓王叙焕奕,下嫁于他柳承醒的贤妻……这辈子,是自己欠了他。
  宣旨的太监忌惮叙焕奕的存在,只躬身在后面,并未有半点催促。
  柳承醒终于看向了身边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这是他的妻子,异姓王叙焕奕。
  叙焕奕素来个性冷漠,常年脸上看不到多少温暖的表情,当初意外结识,也算相交,自己是有些同情他虽为异姓王,但因战功赫赫被皇室猜忌只得收敛锋芒的处境的,最重要的是,一次醉酒后,自己次日竟然与这异姓王好友在同榻醒来,两人身上痕迹斑驳,对方身后那处更为惨不忍睹,他在思量再三后,和对方定下约定。
  自己明媒正娶,娶他为妻,这样皇室将不会再忌惮他,可他坦言,给不了他所爱的那个位置,那时,他早已有心爱之人,只是那人身份特殊,根本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放在身边,即便是妾,是男宠的位置,都不行。否则,会给柳国公满门带来灾祸。
  想想,当初可真够渣,明明有所爱,却还糟蹋别人的一生,还自以为是的以为委屈的是自己,是自己在“救人。”
  如今,再看这妻子的脸,柳承醒心如刀绞。这是他这辈子唯一对不起的人……若非当初自己酒后的那一遭,又怎会让对方差点也被连累一杯毒酒。
  纵使现在叙焕奕不会死,可是,有个造反的夫君,这人也是毁的彻底了。
  看着身边的这人,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最终,柳承醒什么都没说,说抱歉,又有何用?时光无法重来,一句抱歉,一个人的人生,在这样的份量面前实在太过苍白!
  “拿酒过来吧。”柳承醒淡淡的开了口。
  贴身小厮眼带痛苦,僵硬的将托盘递上,那手指的力道,紧的几乎要将托盘给捏碎一样。
  柳承醒淡淡的看了人一眼,这小厮,倒是真正衷心,之前甚至有一次甘冒大不韪说了几句他那“至爱”的不是,得到的是自己一顿毒打,并且从此隔离核心,不再带在身边很长一段时日,如今想来,着实可笑。
  哆嗦着手指,柳承醒拿起了酒杯,并非怕死或者害怕才哆嗦,只是因为他如今的身体已经到极限,所以,即便是连拿酒杯这样的小动作都哆嗦的可怕。
  一杯毒酒,柳承醒没看任何人,放在了唇边,想要一饮而尽,却在酒水只入口一点点后,酒杯蓦然被夺,下一瞬,他只看见剩下的大半杯毒酒全都进了叙焕奕的肚子里……
  “叙焕奕!”柳承醒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饮下毒酒的叙焕奕。这人……这人……为何为他如此!
  叙焕奕纤细玉白的手指一扬,酒杯碎地。
  宣旨太监吓的跪在了地上。“叙王爷!”
  叙焕奕的目光定格在了柳承醒不敢置信的眼上,他的目光依然淡然,却又仿佛多了一丝醉人的温柔之意。
  “我是你妻,理该同生共死。生同衾死同穴。”
  “你……你……”柳承醒哆嗦不成言,一口鲜血喷出,依然濒死。
  濒死之际,他瞧见了轮椅上的叙焕奕亦跟着吐出一口黑血,那血,黑红触目,挂在对方白皙的脸庞上,触目惊心。
  曾经威名赫赫,虽坐轮椅,却是战场杀敌无数的异姓王叙焕奕,竟然……陪着他柳承醒这样该死的小人物一起归天……
  生同衾死同穴……叙焕奕,我们同寝次数本就不多,你当真……值得?
  他柳承醒到底得有多蠢才会以为这人的下嫁是为让皇室放心,他得有多愚蠢才会瞧不出……这人嫁他……是因为“爱”之一字!
  若是,若是有重来……叙焕奕,我发誓,我再不会让我的眼睛蒙尘,再不会让你死的这般……不值……
  
  第2章 四目相对
  
  疼,头疼。
  柳承醒对于疼痛的滋味可以说是习惯的。
  在生命走到最后的那几天,那几天,他无时无刻都处在极致的痛楚中,身上的,心上的……所以,对于痛楚已经习惯。
  目前这样的头疼,算是可以忍耐。
  等等,头疼?
  柳承醒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帝王“恩赐”,一杯毒酒,自己的异姓王妻陪自己一同共度黄泉……他怎么还会感觉到疼痛?
  猛地睁开了眼睛,绫罗绸帐,大红喜色……这,似乎有点熟悉,记忆的深处,自己似乎经历过眼前这般。只是……这到底怎么回事?
  身边有温暖的气息传来,柳承醒有些僵硬的往旁边看了去,映入眼帘的,是叙焕奕熟睡的,面露的痛苦的姿容。
  叙焕奕!
  柳承醒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他们,他们不是死了吗?怎么会这样并肩躺在一起,而且还是如此姿态!绫罗红帐之中!
  柳承醒的手指都颤抖了起来,他想要去摸一摸叙焕奕的脸,想要看看对方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终于,自己有些冰凉的指尖缓缓的碰触到了对方的脸庞,温的,热的。
  叙焕奕……这是叙焕奕,活着的叙焕奕!
  柳承醒缓缓的从床榻上坐起,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一切。他想笑,想大笑!可是……眼睛里却忍不住觉得酸涩。
  自己这是……真的重来一次了吗?
  可是,为什么是这个时候!为什么是今天!他再一次毁了叙焕奕的人生!今天……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叙焕奕,叙焕奕……柳承醒在心中叫着这个名字,随后,心中涌上了满满的愧疚,抱歉,悔恨,以及……无措。
  既然上天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为何是现在?若是在还不认识这个人的时候,他一定会做到离对方远远的,绝对不会让对方再……爱上自己。
  可是现在……
  柳承醒阴晴不定的沉默了好一会儿,随后,长长的呼吸了口气。
  罢了,也许,这就是天意。
  也许,他和叙焕奕的缘分本就是纠缠在一起的。既然叙焕奕已经下嫁,上辈子,自己负了他,他却依然陪自己共死。这辈子,就当他柳承醒……还债了。这是他欠叙焕奕的……而旁人欠他的,他发誓,自己更是会十倍百倍的拿回来!
  眼中冷光闪过,柳承醒闭了闭眼,翻身下床,并且裹着被子将床上的叙焕奕打横抱起。
  上辈子,洞房花烛夜,这亲,虽然是自己求来,何尝不是因为那次两人同榻的意外。虽然两人也算有协定,可毕竟是成了真夫妻,而且,自己心中自然是有怨的。当天晚上喝多了,这床事上,自然是粗鲁不堪,甚至带着发泄的味道。
  上辈子的这第二天,叙焕奕便发起了高烧。祖父柳国公骂了自己一通,其他人纷纷在劝,夫夫这般是常事,自己是喜爱叙王爷才会如此,这般这般的。自己那时甚至还想,这残缺之人,身子果然就是麻烦。不像他的云烟,房事上伺候的自己舒舒服服,从来不会不适。不像叙焕奕一样,生涩稚嫩,没有趣味。
  如今想来,自己真是愚蠢到家。
  叙焕奕生涩,是因为他只有自己一人。不曾与别人发生过关系,故而生涩难免。
  可是云烟?那自己以为的挚爱,跟着自己时就不是完璧,只是故作高冷,他说自己是初次,他就信了。可对比叙焕奕,他根本没有叙焕奕的生涩,战栗,紧张。那样拙劣的谎言,自己被猪油蒙了心,居然也是真信了!
  想来,真正是愚昧至极!
  自嘲的笑了笑,柳承醒抱着叙焕奕往主卧后头的温泉池走了去……
  而就在这时,他怀中的人终于睁开了眼。
  柳承醒低头,四目相对,叙焕奕的眼漆黑无比,如墨一般醉人。而柳承醒……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醒来,愣了愣。
  
  第3章 花烛之后
  
  柳承醒是真的愣了愣,随后又恍然,叙焕奕虽身体残缺,需要坐轮椅,可是武功却是极高,在战场上更是坐着轮椅也杀敌无数。这般好的功夫,自己抱着对方下床,那样动静,不是死人,都会醒。
  恐怕对方应该醒的更早,只是没有睁眼而已……
  暗暗的在心中深呼吸了口气,平复了下自己,柳承醒这才开口,声音略有一点情事完毕后的嘶哑。
  “你是男子,那物……留在身体里明日定会高烧,我抱你去洗洗。”
  此话出,一瞬间,叙焕奕没什么血色的苍白脸颊上多了一点点红。他似乎有点不敢相信柳承醒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又似乎更不敢相信对方会这么……细心。
  柳承醒依然还有点迷茫,他的脑中还有对方饮下毒酒的决然,共赴黄泉的凄哀,此时对方虽然还活着,可正因为如此,现实和梦境一般的过去相互冲击,他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叙焕奕。
  故而,柳承醒只是抱着人快速走向了后面的池中温泉。
  这池子是专门为他们建造而成,里面的温泉水取自地下,也是真正活水,池子四周都是修葺过的,台阶和坐位都有。
  柳承醒将叙焕奕小心的放在了外层的台阶之上,温泉里面的水暂时只到对方的小腿膝盖那边。
  叙焕奕虽是残疾,但是似乎是因为中毒。他也不是天生残疾,是在八年前对方在一次出征前夕受了暗算,那个时候,北辰国和东煌国联手在边境肆意入侵,更是派了高手刺客暗杀他们西风国的主帅叙焕奕,致叙焕奕一个不慎身中剧毒。
  当时,叙焕奕凭着深厚的内力将心口的剧毒压到了双腿,硬是撑到了药王谷药神医的到来,可因为那剧毒耽搁了几日,终究还是对叙焕奕的双腿造成了巨大损害。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