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重生之盛世宠后 作者:流云一叹

字体:[ ]

 
文案
 
安宁安宁,今生,我便要许你一世安宁。
攻重生,攻宠受,霸道温柔腹黑帝王攻&病弱聪慧任性美人受……大概?←_←囧
 
苏苏苏苏苏,受是必须万千宠爱为一身哒,攻是必须无原则宠受哒,欺负受的是必须被虐的惨惨哒,吧啦吧啦,大概就是这样哒~握拳!
 
内容标签:重生 宫廷侯爵 天之骄子 情有独钟
 
主角:玉生烟,轩辕凌云 ┃ 配角:玉广厦,玉广平,柳嫣然,苪欣,李源 ┃ 其它:重生,攻宠受,苏苏苏苏
 
 
 
 
 
 
  第一章 风起时
  
  元帅三子玉生烟,传闻中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双儿。
  轩辕凌云从不否认玉生烟长得确实很漂亮,甚至比宫里大多数妃子都要漂亮。
  但是他不喜欢,也就更谈不上会赞同“风华绝代”这样的评价了。
  他是在烽火战乱中上位的皇子,所以他喜欢庆贵妃的活泼秀美,喜欢夏贵妃的张扬艳丽,喜欢悦贵妃的体贴细腻……但是他不喜欢玉生烟的娇柔淡静。
  更不要说,他早已对元帅功高震主的声名起了间隙。
  所以,等到最后,忠臣唯剩一抔黄土、佳人只留一缕幽魂,他便也是徒有一腔识人不清的叹惋悔恨了……
  在历史上,从没有人敢否认轩辕凌云是个好皇帝这一点。
  自嘉恒37年上位,到忠灵29年驾崩,他在位五十三年间,国家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哪怕其间有外邦来犯、有天灾*,却从未动摇过轩辕凌云的地位。
  甚至有人敢说,轩辕凌云一生的成就,不亚于崇灵国开国皇帝轩辕瀚海。
  可是,只要是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都知道,他们的皇帝,心里有一块不能揭开的伤口。
  ……
  玉家,要追溯它的历史,恐怕就得回到崇灵国建立之初,从轩辕大帝赋予“弯月旗”的无上荣耀开始说起。而这个世代忠良的不落世家,也确实如同先帝所期待的那样,带着这一轮明亮决绝的弯月,照耀并守护着永恒不败的紫荆花。
  严格意义上讲,轩辕凌云并不是一个多疑的皇帝,更不是一个小气的皇帝。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从不吝于将权利下放给能人志士,也不羞于提拔寒门学子、江湖武士,甚至于,想到先祖教训,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理解的通彻的轩辕凌云在任期间,是历史上律法最为完善益民的。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在外界看来宽容大度的皇帝,他却一反常态的因为功高震主,将辉煌了百年的忠义世家满门抄斩。
  这绝对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以至后世学者如若想要抨击凌天大帝,多半便是从此入手——色令智昏。
  可是,如果轩辕凌云本人知道了,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事实上,他确实在一段时间里独宠过悦贵妃柳嫣然,但是那绝不是毫无保留、不惜原则的爱情;他也确实因为柳嫣然的枕边风对玉家生出过不满,但是他最终治罪却是依着他看见的白纸黑字的证据;他同样为着柳嫣然打压了后宫妃嫔身后的靠山,但是那不过是为了扫除异己、让柳家露出马脚。
  只是,他没办法不承认一点,那就是他确实因为一念之差,毁了精忠为国的玉家。
  玉家……
  轩辕凌云看着眼前一本本参了玉家不忠之名的熟悉奏折冷笑出声,狭长的凤目中浸出层层冷意。
  之前倒是他含糊了,没有料到那群混账的手居然敢伸的如此之长。
  “咚咚。”轻而极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轩辕凌云翻阅奏折的动作一顿,黑瞳中的眸光闪了闪,这才抬头望向书房的木门,不动声色的发了话。随后,身着深蓝宫服的公公微伏着腰恭敬的走了进来。
  “皇上,悦贵妃求见,说是入秋了天凉,特地给皇上煲了汤送过来。”
  腕间转动合上了折子,轩辕凌云轻哼一声,嘴角扬起一丝微不可查的冷笑。挑挑眉,高座上的君王似是漫不经心道,“送汤是假,打探消息是真吧。”
  “这……奴才不敢妄议。”被上座人轻描淡写的语气惊出了一身冷汗的来福霎时将头压得更低了,微微发胖的身体更是被随之而来的奏折落在桌上的声响吓得一颤。
  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怎么只是过了一个时辰,上头这位的心思就像是拐了十多道弯子,连他这个服侍了十多年的人都摸不清状况了。
  难道,是这折子里写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行了,退下吧。以后别什么东西都往御书房里放。”
  “……喳。”被这意味深长的话语惊得一愣,看着似乎很是疲惫的揉着眼睛的轩辕凌云,来福弯腰行礼,眼珠转动几下,道,“皇上,昨儿御膳房刚刚弄出了个新鲜东西,据说这提神醒目的功效是鼎好,您看……”
  “哼,你倒是个机灵的。”
  这次,上头那位的语气里却是多出了几分笑意。抖着胆子进言的来福霎时松了口气,已然显出了岁月风尘的脸上被喜意带出了条条沟壑。
  不知怎的,圣上今个儿的气势深沉浑厚了不少,连带着人站在他面前都有些受不了了。幸好这多说的话说到了这位的心头上,否则也不知道他这把老骨头还经不经得住折腾。
  至于在外头等着的正受宠的悦贵妃?
  看圣上这样子,怕是也宠不了多久了。
  弯腰合上房门,来福心中微叹一声,不再多想。
  “公公,这是?”眼看着来福匆匆从御书房里走了出来,脸上是全然不似以往的严肃神情,柳嫣然心中猛地一跳,提着食盒的手指不安的微微搅紧。
  抚了抚手中拂尘,像是没有发现柳嫣然的不自在,来福欠身,温声劝道,“贵妃娘娘,圣上现在不便,还是请回吧。”
  “……”嘴角的笑意一滞,第一次吃了闭门羹的柳嫣然心中愤恨不已,却又对轩辕凌云突然改变的态度甚是惶恐,只得点了点头,一双杏眼深处闪烁数次,故作伤心的带着身后的丫鬟离开了。
  今日之事古怪至极,她须得联系父亲好好商量才是。
  ……
  “砰。”
  华丽的水晶门帘后,茶盏落桌的声音兀的响起,惊得跪伏在地的宫女浑身一抖。
  “你说今个儿皇上把那贱人给拒在了门外?”
  “是,奴婢亲眼所见,定然假不了。”
  闻言,帘后妩媚的声线中夹上了明显的笑意,使得诱人的音色更显出了十足的魅惑,只是,这话里的意思却是森冷的让人胆寒。
  “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报告,就不怕悦妃知道了,要了你的命~?”
  “奴婢……奴婢相信,今后娘娘才是这后宫的天。”婢女的声音带着不可自制的颤抖,可是越往后说越是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的出路,眼底霎时染上了显而易见的喜色,有了底气似的加快语速,神情间满是振奋。
  动人的桃花眼向上一挑,似乎是被愉悦到的苪欣笑出了声,看着匍匐在地的婢女,眼底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狠毒色泽,不过面上却是一副慵懒的样子,随意的冲着一侧摆了摆纤细的皓腕。
  “戚儿,重重的赏。”
  “是,娘娘。”站在软榻边的侍女恭敬的点头回应,然后看向了地上喜形于色的婢女,鄙夷之色溢于言表,“还不快谢娘娘的赏赐。”
  “谢娘娘赏赐!谢娘娘赏赐!”
  眼看着婢女高兴的领赏退了出去,戚儿扭头望向柔若无骨的倚在软榻上的夏贵妃,面露不解。
  “娘娘,您为何……”
  软榻上的美人不屑的抬起眼眸望向大开的殿门,红唇微动,笑得张扬艳丽。
  从大开的窗口里吹进的风卷起精致的水晶帘发出叮当的脆响,和着女人随风而逝的低语,诡异的让人心惊。
  “赏了,也得有命享不是?”
  以柳嫣然那个骄纵的性子,怎么可能容忍一个贱婢来嘲笑自己?
  ……
  “啪!”
  一把将手中的密保拍在桌上,轩辕凌云眸间尽是无边寒意。冷哼一声,语调中似是轻笑、似是嘲弄。
  “看来,朕眼皮子底下的跳蚤倒是多得很啊。”
  轻轻摩挲着纸页,在落针可闻的书房中,轩辕凌云抬头看向宛若出鞘利剑般站在桌前的黑衣男人摆了摆手,“凌天阁里,记得处理。”
  语音将落,室内依旧静寂,只是这次,男人的书桌前,少了一个人。
  
  第二章 李源
  
  尚书省户部尚书李源,此人在朝堂上可谓是个风云人物。平日那一副沉稳淡静、与世隔绝的“单纯”模样,在当初不知骗了多少人以为他好欺负,想要靠“武力”将其收入靡下。然而,看看现在,李源仍旧好端端的站在朝堂中公认最难生存的中立派里、甚至活的那叫个顺风顺水便能猜到,当初那些威胁对他而言,不过尔尔。
  而要说到这风云人物,自然不可能仅仅因此而得名。他最出名的,不是这显山不露水的性格,而是一张嘴,一张舌灿莲花、却又刁钻刻薄的嘴。
  他骂过当朝宰相为政不公,骂过一品亲王处事不仁,骂过铁血元帅愚笨不知悔改,更骂过高座上那位九五至尊的后宫家事。总之,朝政上看不顺眼,他骂;江湖中看不顺眼,他骂;甚至是人家家务事,一旦捅出来让这位不舒服了,那更是要骂——这是一个完全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人,随心所欲到让人又爱又恨。
  一般人若是如此,恐怕早就已经被仇家五马分尸、葬身荒野了,可他偏偏就是个奇葩,到现在都还蹦跶的欢腾,活的比谁都好,直把朝堂上被骂过的一干人等气的够呛,却又偏偏没有办法——连当今圣上都因为这人的话将后宫里宠爱的妃子禁足了三个月,你难道比皇上还金贵不成?
  对此,李源淡定的拍拍衣袖,表示,我就喜欢看你们想要杀我却又杀不了的样子,你能奈我何?再者,我虽然说话直白了些,但是这可都是有凭有据,货真价实的很,怎的还不让说了?
  而恰好,也不知是有意无意,这话被人给传到了民间,一直被百姓传颂,甚至是坊间的说书先生、青楼里的“温香软玉”,对此也是津津乐道。可把荆里的官员气的吐血(荆城,崇灵国国都)。
  不为别的,只为,这传出来的话,恰恰把前边儿那段给省了!
  且,但凡听过李源说话的人都知道,那话哪是直白?根本就是尖酸刻薄的很,不把你气的肝疼那是誓不罢休的。
  可是现在,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风云人物,总是一副冷淡模样的人,却是行色匆匆的闯进了一家府邸里,脸上写满了欣喜的笑意。
  “你这般着急,可是赶去投胎的?”
  “非也。只是这儿有一条好消息,实在让为兄忍不住想要马上和醉梦你分享。”
  “啪”的一声,玉广厦黑着脸合上了手中的玉骨折扇,看着毫无形象的拿起茶壶倒水的李源,语气不善,“你可是又皮痒了?”
  醉梦,玉家二子玉广厦的表字,取意自宋代词人辛弃疾一词中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看似是在怀念保家卫国的征战生活,可是与玉广厦相识多年,李源自然是能够猜到其中引申之意的。
  《破阵子》结句,可不是“了却君王天下事”吗?
  他这个才高八斗、多谋善虑的挚友,早在及冠之年便意识到了皇帝的猜忌,这才恳请了伯父取此表字(崇灵国中,表字需由父母同意才可使用,或直接由父母取名)。一是暗示玉护国如今形势、劝其早作打算;二是暗示皇上玉家精忠为国、从未有过反叛之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