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快穿之渣攻指南+番外 作者:南南南木(上)

字体:[ ]

 文案:
    先排个雷:攻转受、强制爱、脑洞大。不能接受,玻璃心勿入qwq雷到不负责哦,么么哒。
    陆黎是一个直男,但他被选中做了耽美文里的渣攻。
    陆黎内心是崩溃的,因为他喜欢的都是肤白貌美,胸大屁股也大的妹子。
    系统内心也是崩溃的,他万万没想到剧情的小船说翻就翻,说好的受都奋起当了攻。
    系统:“亲爱的宿主,你要在不OOC的情况下让受爱上你哟~”
    陆黎:“我不喜欢男人。”
    系统持之以恒:“本系统可以免费提供基片供宿主学习和观摩哟!”
    陆黎揭竿而起:“辣眼睛!辣鸡系统!我要举报!”
    系统恨铁不成钢:“你快给老子上了他!”
    陆黎十动然拒:“我和他只是好兄弟!”
    系统:“呵呵。”
    食用指南:
    ①受每个世界都会黑化成攻。
    ②渣攻不一定配贱受,攻始终是一个人,坚持1V1不动摇。
    ③存稿中,每天九点准时约起来。
    ④wb我已经是块废木了
    封面出处来自王子婴大大的漫画,wb王子婴331,已经要到授权,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哦
    内容标签:快穿 系统 穿书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黎 ┃ 配角: ┃ 其它:快穿系统
    ==================
    
    第1章 渣攻贱受,什么锅配什么盖
    
    那是一个极具魅力的男人,他坐在包厢的沙发上,双臂搭在两侧,昏暗的灯光暧昧的照在他的侧脸上,让他棱角分明的脸显得更加立体,那双桃花眼正浅浅闭着,高挺的鼻梁下是削薄的唇,此时正微微上扬,这样的容貌让人看到就移不开眼球。
    在他对面坐着左拥右抱着的男人,当他发现怀里的两人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发小的时候,推了一把他们,骂道:“哟,还都看上他了?别忘了你们是小爷点的人,今天要伺候也得伺候小爷。”
    那两人立刻给炸了的男人顺毛。
    对面的男人看似无奈的笑了,那笑容带着点邪气,却更让人着迷,他的声音低沉磁性,听起来性感至极。
    他说:“梁子,我又没说要跟你抢人,你急什么。”
    梁景暗道一声卧槽,对他说:“修明,你要是去做MB,小爷我第一个包你。”
    陆黎冷冷的回道:“滚。”整个A市,也只有梁景敢跟他开这种玩笑。
    叶修明和梁景从小是穿开裆裤的关系,这两人对彼此的尿性都摸的清清楚楚。
    梁景倒有些奇怪,今天叶修明叫他出来玩,自己却一个人都没点,看神情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着实有点不正常。
    梁景端起一杯酒一口气灌了进去,用手推了推腻歪在他身上的少年,说:“快去伺候一下那位大爷,看他赏不赏你的脸。”
    那位少年一脸兴奋之色,看叶修明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绿光来了,而在梁景另一边的少女则嫉妒的瞅了他一眼。
    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年小心翼翼的坐到陆黎旁边,看着陆黎的侧脸暗暗吞口水,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想着妈呀,要跟这样的人睡上一晚,让他死都无憾了。
    陆黎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抗拒,不过最终还是伸手搂住贴过来的少年的腰,放松自己刚才紧绷的肌肉。
    少年从果盘里挑出一颗葡萄,在陆黎的注视下含羞带怯的放到嘴里叼住,然后慢慢凑近他。
    陆黎下意识的想要躲开,这时一个电子音不合时宜的插了进来:“宿主,请尽量不要ooc。”
    他愣了一下,只得硬着头皮把那颗葡萄从少年嘴里接了过来,整个过程自然流畅,就连嘴角那抹笑容都越来越大,看不出半点其实他内心极度不情愿。
    梁景正和身边的少女调情,忽然扭头问:“修明,听说你家老头子要你去接手公司的事物?”
    陆黎嘴里还嚼着葡萄,含糊的应了一声。
    叶修明和梁景家都是世家大族,两家关系还特别好,说明白点就是可以在整个A市只手遮天。只是梁景还有几个兄弟,叶家只有叶修明一个,以后接手家产的注定是他。
    让叶老爷子最满意的是,就算叶修明有梁景这个狐朋狗友,他学业依然有成,公司管理的井井有条,本来还有点不满的小情绪很快就烟消云散,明白叶修明风流薄情,还四处给他物色人选。
    陆黎表示:可以,这很叶老爷子。
    梁景听他应了整个人都瘫在了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那你以后能出来的时间不是更少了,我岂不是更无聊了。”
    陆黎顿了顿,说道:“该出来快活的时候当然要出来。”
    梁景这才打起精神,说:“就冲你这句话,干了。”然后吹了一瓶啤酒。
    “……”我说大兄弟,你就那么寂寞?陆黎没敢像他一样一口气吹一瓶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坐在他身边的少年正拿起第二颗葡萄要喂给他,这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撞了开,剧烈的震响过后是肉体倒地的碰撞,摔进来的是一个看起来颇为年轻的少年,他的手臂上被玻璃划破,血滴滴答答的向下流。
    他轻喘着气,凌乱的黑发遮住了他半张脸,撞开门后倒在地上便起不来了,这时有两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向他走了过来,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强迫少年抬起头来。
    “妈的,不就是个出来卖的,还敢咬我。走,今天爷就把你CAO的下不来床,让你知道爷的厉害。”他骂完,便要拖着那少年出门。
    陆黎仍靠在沙发上,享受着投食,懒洋洋的开口道:“慢着。”
    嚣张跋扈的男人像喝了不少酒,挺起胸膛道:“干嘛?”
    梁景挑眉,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看着陆黎,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陆黎站起身来走到男人面前,他身高很高,站在男人身边的时候俯视着他,说:“你扰了我们的清净,这么就想走了?”
    男人大着舌头道:“那、那你想怎么样?”
    陆黎指了指还被他攥住头发的少年,他说:“他留下,你滚。”
    这话说的有些狂妄和不知礼貌,那男人刚想发作,和他来的伙伴却认出了陆黎,一把把他拽了过去,然后对陆黎赔着笑脸说:“不好意思啊,叶少爷,这里灯也太他妈暗了,都没认出是你来。打扰你和梁少爷了,我下次再带他来道歉,这人就给你们了。”
    说罢扯着还在骂人的朋友急匆匆的走了,那架势唯恐陆黎要报复他。
    陆黎这才看向低着头,不发一语的少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沉默了一会,才说:“舒然。”
    陆黎舒了口气,暗道没错。这剧情他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遍,都烂熟于心了。
    他说:“抬起头来。”
    少年慢慢把抬了起来,陆黎用手整理他的黑发的时候,还忍不住向后瑟缩了一下,好像弄疼了他嘴角的伤口。
    看到少年容貌的陆黎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只是他面上还是一副温柔的像在审视物品的样子。
    梁景道:“你看上他了?这模样,确实长的不错。”
    陆黎急切的在脑中询问:“这他妈怎么回事?为什么舒然长的和苏谨言一模一样??”
    这个世界因为他总是失败而轮回了许多次,他总不能忘记攻略者的相貌。
    原本长的像一朵小白莲一样柔柔弱弱的舒然,现在却像极了他前世的兄弟。
    系统生无可恋的说:“不知道,可能是轮回次数太多,数据也崩坏了吧。”
    “……”
    那声音又带着淡淡的忧伤威胁道:“宿主,如果你再破坏剧情导致轮回,本系统立即去请求总部将你进行人道毁灭。”
    这句话被系统翻来覆去的强调,明白这句话听起来很有震慑力却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时候,陆黎已经学会选择性的无视过去。
    不过他知道人物如果ooc的话会影响剧情的发展,无形中又启动了下一次轮回,精神上已经筋疲力尽的陆黎总是会选择妥协。
    就是这个名为系统的东西把陆黎从沉睡中唤醒,还把他拉进了什么耽美文里要他做渣攻,更离谱的是,还颁布给了他一个任务要让原本be的结局达到he。
    之前的陆黎尚且还不知道什么是受,而那时仍旧萌萌哒的系统为他慷慨激昂的解释了半天,什么攻和受,1和0,脐橙不仅仅代表一种水果,就像太阳的称谓不仅是太阳一样,让陆黎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过陆黎的态度是:“我不喜欢男人。”
    系统用它仿佛永远饱含着波浪线的声音道:“没有关系哟,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哟。”那意思是说要在言行举止间把他潜移默化的掰弯。
    陆黎的性取向:呵呵。
    当系统意识到陆黎真的宁折不弯的时候,它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陆黎穿进的第一个世界是一个渣攻贱受文,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在这个世界呆了多少次,好像无论他怎么努力,每次的结局不是be或无cp,就是人物ooc造成的剧情偏离。
    系统也被他无数次的轮回再轮回到崩溃,万万没想到自己绑定的宿主是个傻缺,还没游戏开始就已经扑街了。
    这个世界的主人公是舒然,自小家庭贫苦,在舒然很小的时候,他爹就因为赌博欠下高利贷被人砍死在家里,留下一家孤儿寡母和高额的赌债。到他十七岁的时候,他娘就患上了癌症,舒然不得已放弃了学业去赚钱,然后他在酒吧里偶遇了叶修明。
    接着是舒然和叶修明的一系列爱恨情仇,总而言之就是叶修明在负责渣、渣、渣,舒然在负责包容、忍耐、理解。
    陆黎看到这种狗血剧情的时候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但很不巧,陆黎现在就是叶修明,也就是这个世界的渣攻,他要做的任务是要舒然爱上他,再让剧情he。
    陆黎此时神色复杂的看了舒然一眼,少年冷漠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站在那。
 
    第2章 渣攻贱受,什么锅配什么盖
    
    舒然的母亲患上癌症,他家穷的家徒四壁,根本拿不出钱来为他母亲治病。舒然放弃了学业去打工赚钱,可每天花钱都像流水一样,微薄的薪水早就不能支撑下去。
    要不是医院下了通知,说再交不齐足够的钱就让舒然尽快办理出院手续,他不会来到这里。
    走投无路的舒然只想到把自己卖掉这唯一一种方法,本来他以为这种事情忍忍就过去了,可没想到点他的人竟然有虐待倾向,他们还拿出了许多奇怪的道具,想来一场双飞。
    舒然只是一个初入社会的学生,就算提前为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两人拿着手里的东西走近他时,心里也依然很害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