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hp

快穿之渣攻指南+番外 作者:南南南木(下)

字体:[ ]

 
    第71章 你有病要吃药(八)
    
    陆黎这才察觉到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后,却忽然让陆黎浮躁的心逐渐安定下来,之前在身后还暗自挣扎,想要挣脱绳索的手也不自觉的停住。
    原本神志不清的大脑也开始清醒过来。
    陆黎迟疑的叫了一声:“徐臻?”
    男人用指尖摩挲着他的脸颊,隔着眼罩陆黎都能感觉到他仿佛在用灼热的视线细细打量着自己。
    从手指传来了温热的温度,让陆黎不禁觉得惊奇。
    他记得徐臻的身体明明没有温度,冷的像个冰块。
    每次在徐臻触碰到他的时候,陆黎还要极力忍耐着冰冷才能不躲开。
    男人捏起了他的下巴,毫不怜惜的粗暴动作让陆黎皱起了眉。
    男人的声线不带一丝感情,他问:“苏慕,徐臻没被你杀死,你是不是很高兴?”
    他杀了徐臻?还是以前的苏慕杀了徐臻?
    不明所以的陆黎只是抿唇不答。
    可是在他发现自己身边的是徐臻的时候,不管现在徐臻是人是鬼,他都觉得很安心。
    之前那种紧张就像烟一样消散。
    看来他对徐臻的依赖症已经到达了根深蒂固的地步。以至于徐臻现在就算要杀他,陆黎觉得他肯定也会甘之如饴,然后快乐的死去。
    日,这什么破毛病。
    陆黎越是不想,越是抗拒,心理上对徐臻的依赖就会进一步加深。
    这种依赖和忧郁症在一起,就会转化为强烈的偏执。
    男人没等到陆黎的回答,他又冷笑了一声,阴侧侧的说道:“你这幅态度,是不屑于和我说话?也是,苏医生一向自视甚高,怎么会看得起我,而且还是个对你有非分之想的变态?”
    陆黎因为他过重的力道吃痛的皱起眉,但是他痛苦的样子此时却激不起男人半点怜惜之情。
    陆黎艰涩的说:“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不知道,不理解,没有经历过。
    不管是在属于苏慕的记忆里,还是属于陆黎的记忆里,他和徐臻根本没有那段莫须有的经历。
    陆黎只是实话实说,男人却以为他在刻意逃避,捏住他的力道蓦然又加重了几分。
    男人冷声道:“你不记得,我会让你再想起来。”
    陆黎虚弱的抵抗道:“不,我不想……”
    明明说好重新开始,明明约定好创造新的回忆,为什么现在又要让他回想起之前?
    之前的那些回忆是属于苏慕和徐臻的回忆!而不属于他!
    男人见陆黎剧烈的摇着头, 非常抗拒的模样,他变得更加的愤怒,说出的话听起来像咬牙切齿,恨不得活撕了陆黎。
    陆黎的眼前一片黑暗,虽然能感受到徐臻手指的温度,能听到徐臻的声音,却完全看不到徐臻的脸。
    这让他惴惴不安,巨大的恐惧感和缺失的安全感毫无预兆的侵袭过来。
    陆黎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求,他说:“让我看看你。”
    徐臻说:“等我CAO你的时候,就会让你记住上你的是谁。”
    被猥亵,被羞辱的话语却没让陆黎感觉难堪,他的内心却涌上一股扭曲的快感,似乎徐臻给予的一切都是最甜美的糖果。
    只要徐臻不离开他,不抛弃他,不突然杳无音信的消失。
    一切都无所谓。
    而想在他脸上看到羞愤神情的男人却有些失望。
    因为陆黎的脸色很平静,甚至可以称的上是波澜无惊,只是他的唇紧紧的抿起来,形成一个倔强的弧度。
    陆黎的膝盖下是柔软的毛毯,他的双手被反缚在身后,如果是以前的陆黎,现在更会让他感到耻辱的是,他在徐臻面前全身赤裸。
    但是现在的陆黎不会。
    陆黎向徐臻的方向凑了上去,被眼罩蒙上的双眼中都是对男人的疯狂和迷恋。
    ——他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想要看到徐臻,想看着他,想和他对视。
    然后在徐臻满是温柔缱绻的眼神里,再装过不耐烦的撇开视线。
    这个冲动一旦涌起,就无法再抑制。
    陆黎在想,他是什么时候对徐臻有这么疯狂的情感。而这问题的答案,却是一切在潜移默化中 发酵,变质,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就像徐臻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徐臻离开苏慕,苏慕就会死。
    陆黎毫不意外的被反压在了柔软的毛毯上,徐臻的双手撑在他的两侧,凑在他耳边道:“我回来,是要折磨你。”
    陆黎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说话,身子就先酥了半边,喷洒在上面温热的呼吸让他耳朵都红了起来。在闻到徐臻身上那股熟悉的甜腻味道的时候,陆黎原本还想挣扎几分的动作也彻底消停了下来。
    陆黎轻轻喘息着,他问:“为什么?”
    为什么突然消失不见,又突然再次出现,还对他说出那么莫名其妙的话。
    徐臻似乎也不明白陆黎为什么这么问,他不回答,转而去用牙齿啮咬他圆润的肩头,在苍白的肌肤上留下红痕。
    陆黎并不想去反抗,但是徐臻粗暴的动作还是让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他轻声道:“疼……”
    听到他的话,徐臻却变本加厉的啃咬出一片青紫。
    陆黎咬紧下唇,不再说话。
    本以为他会一直继续下去,但是徐臻却突然抽身离开。
    他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看着乖顺的跪在地下,低着头的男人,那截弯下的脖颈像高傲的天鹅失去了所有骄傲,雌伏于人下。
    陆黎忍住要凑到徐臻身边的欲望,他只有竭力的忍耐着,才能保证呼吸不会紊乱。
    陆黎问他:“你去哪了?怎么突然消失了?”
    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还把他绑了起来。
    男人已经恢复了平静,他淡淡的说:“我为什么会突然消失,苏医生不是最了解的吗?”
    陆黎沉默。
    他在思考徐臻这句话的含义。
    徐臻说道:“苏慕,我要看你痛苦。”
    陆黎抖着嘴唇,眼上温热的水痕被眼罩吸收,只有几滴顺着削尖的下巴滑落下来。
    他不想哭,可实在忍不住心里的一腔悲怆,让他难受的恨不得死去。
    发现男人异样的情绪,徐臻将他的眼罩摘了下来,看到了双眼通红,还不停往下淌着泪珠的陆黎。
    陆黎如愿看到了眼前的男人,他的脸色也有些病态的苍白,身上是一套黑色的西装,勾勒出了挺拔的身材,看起来成熟又陌生。
    陆黎说:“徐臻?”
    徐臻静静的看着他,不回应。
    陆黎又说:“徐臻。”
    徐臻冰冷的视线也没能让陆黎移开目光,反而看着那双黑眸,执着的叫着:“徐臻,徐臻,徐臻……”
    徐臻眸色微闪,他似乎意识到了陆黎的精神状态有点不正常。
    陆黎俯下身,他的脸颊贴到徐臻放在一侧的手上,那不再是熟悉的冰冷,而是属于人的温度。
    徐臻再也忍不住,他一把将跪在地上的男人抱了起来,让他跨坐在自己的身上,迫不及待的吻印上男人的唇。
    那不是吻,而是野兽般的撕咬。
    陆黎却没有躲,反而微张开唇,方便徐臻的索取。
    泪珠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
    徐臻捧住他的脸,原本想要让他疼的心思转变成了爱怜,舌尖在陆黎被咬破的唇上轻轻的舔吻。
    从见到男人起就苦苦忍耐的欲望全部宣泄出来。
    徐臻的吻从他的唇上一直向下,找到了他胸前的朱红,放在嘴里吸吮舔弄,让小小的凸起沾染上透明的液体。
    陆黎还在不停的,一声接一声的叫着“徐臻”。
    他脑子里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能想到的只有面前的男人。
    徐臻的手指找到了隐秘的地方,直接进入了他干燥的后鬮,受到阻力后也执拗的将两指伸进去。
    没有经过润滑的地方格外紧,陆黎因疼痛而皱起眉,徐臻已经用手指艰难的开拓了起来,没入的指节屈起,寻找着他的敏感处。
    陆黎被反绑在身后的胳膊已经麻木,他惊慌的抬眼看着徐臻。徐臻望向他湿润的眼眸,嘴角缓缓的勾起了一个浅笑。
    残忍的,想要击碎他一身的傲骨,想要用言语和动作来极尽羞辱他。
    陆黎浅浅的闭上眼睛,长睫在惧怕的轻颤,甚至连呼吸都开始凌乱。
    陆黎说:“你轻一点,你,啊——”
    体内的手指毫无预兆的进入了最深处,陆黎忍不住惊叫了一声,接着讨好的上前蹭着徐臻的颈侧,说:“徐臻,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轻一点,温柔一点,他会很努力的去配合。
    徐臻却误以为他不愿做这种事,深入的手指抽了出来,接着将蓄势待发的硬物缓缓的进入。
    动作虽然有些急躁,但是进入的过程却比手指更加的艰难。
    陆黎疼的额上布满了冷汗,他忍不住踢踹着双腿,徐臻却按住他的腰身,缓缓的开拓着他的内部,让自己的东西把他完全的,彻彻底底的占有。
    在徐臻全部进入的时候,陆黎感觉到有什么顺着大腿根流了下来。
    那是黏腻的鲜血。
    察觉到徐臻或许不会像之前那样对他心软,陆黎死死咬住唇,不肯再说出一声哀求。
    有了鲜血作为润滑,插入又抽出的动作变得更为顺利。
    毫不怜惜的征伐几乎让陆黎崩溃。
    他嘴里还在低喃着徐臻的名字,最后几乎又神志不清的大喊:“你不是,你不是我的徐臻……把他还给我!”
    男人用低沉的嗓音道:“原来的徐臻,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
  
    第72章 你有病要吃药(九)
    
    到最后,陆黎竟然硬生生的晕了过去。
    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的疼痛,都在到来的酣甜睡梦中化为了乌有。
    陆黎做了一个很温馨的梦。
    他梦到了笑的很温柔的徐臻,灿烂又温暖的阳光透过了玻璃窗,打在了他的身上。徐臻在闭着眼睛,灿金的光将他的睫毛也染成了金色,修长的十指在黑白的琴键上跳跃,奏出美妙的钢琴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