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穿书之家有病娇反派+番外 作者:指尖繁华

字体:[ ]

 
文案:
云逸落水醒来发现自己竟然穿越了,这样也罢了,竟然还穿进了一篇np玛丽苏文中,原主还是穿越女主后宫中的一员,原主和好友的弟弟自小有婚约。未婚、夫还是个病娇反派,在女主坐拥后宫的道路上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
一句话简介:后宫太多怎么办?内部解决咩~
 
温柔宠溺攻 病娇(软萌)妖孽受
主攻向 双洁 1vs1 作者君洁癖,笔下主角身心干净,感情世界无男配女配。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穿书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逸安若 ┃ 配角:云起楚天风蝶舞等等 ┃ 其它:主攻宠文
 
 
 
  ☆、英雄救美
 
  耳边传来嘈杂声,微微皱眉,心下不喜。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飘拂的纱幔,以及耳边传来的惊叫声,“公子,你醒了,快去叫大夫,我去请老爷夫人”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耳边传来一句“公子身体也无大碍,多休养几日便可”
  床边有一妇人哭哭啼啼的“儿啊,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可要娘怎么活啊?怎么这么不小心,游个湖还能落水,下次可不能去湖边了”云逸无奈的闭上眼,现在是一什么状况?
  “公子刚醒,还是让他多休息休息”
  “对对,娘改日再来看你,你好好休息”
  周围逐渐安静,云逸双眼无焦距的盯着床上的流苏,整理纷乱的思绪,脑海里是另一个云逸的记忆,国公王府的嫡长子,游湖途中不幸掉入水中,然后换成了自己。想起自己之前,不禁嗤笑一声,本来是在甲板上赏景,那个王平一直在耳边聒噪,正准备离开,却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顺着一股力道就掉进了海里,这下尸骨无存了,只是可惜这次的项目快收尾了,本打算休息游玩两年的。现在该不会是、穿越,还真是、有够狗血的!
  在王府生活了几天,很清楚的知道现在的生活都是真实的,黄粱一梦不知是以前的生活还是现在的?怎样都无所谓了,和自己没多大关系。
  “公子,安平王府的大公子和小公子前来拜访”
  “请他们进来”国公王府和安平王府的老一辈是世交,云逸和安平王府的大公子安子玹年龄相仿,走的近些。 
  “云兄,身体如何了,听闻你落水了,早该来看望的,怕影响你休息,现在才来,还望见谅”来人是一十六七岁的少年,身量挺拔,面如冠玉。
  “劳安兄挂心,已经无碍了”看见他身后跟着一个小孩,神情怯怯的扯着衣角,半躲在后面,只探出半个身子,唇红齿白,好一个面容精致的娃娃,眼睛黑黑亮亮的,一眼望去,清澈见底,带着羞赧和无措。
  “这是你妹妹吗?很漂亮的孩子”
  “小、小若是男孩子,才不是女孩子”白皙的脸颊染上红霞,小人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咪,色厉内荏的说。
  云逸不禁莞尔,看向安子玹。
  “咳咳,他是我弟弟” 
  “呵,是我的不是,只怪安弟弟长得太好看才会错认,小若能原谅我吗?”这么可爱的孩子忍不住逗弄。小人的脸更红了,身子都缩在安子玹身后。
  “我说来看你,小若也跟着来了,他平时可是最怕见人的”
  “能得小若喜欢云逸真是受宠若惊呐”和安子玹聊了会天,安若座位前摆了好几样点心零食,小孩吃的很欢。临近告别,看见小孩盯着吃剩的点心依依不舍的表情,只觉好笑,“云墨,点心一样带些给小公子”看见安子玹不好意思的表情,“令弟很可爱,我很喜欢”
  这几日一直在书房看书,大致了解了生活背景,大周王朝皇权分散,四大王府占有很大权势。始祖黄帝继位时,立下汗马功劳的四人封为异性王爷,有很大权势。导致现在皇权分散,皇上有时不得不礼让三分。
  “公子,今日是百花节,您这几日一直呆在府里,不如出去散散心”
  “我看是你想出去玩吧,也罢,出去看看也好”
  街道两旁挂满了灯笼,人群熙熙攘攘,青年男女尤其多,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很热闹欢欣的场景,云逸不由得感染了节日气氛,心情很好。路过面具摊上停了下来,本不喜欢这类东西,不过那个银色半面具很和心意,就买了下来。空气中传来脂粉甜腻的香气,以及楼里女子隐约的娇笑声,该不会是青楼吧。
  看着前面人头攒动,云逸转身走了另一条僻静昏暗的小道,繁星漫天,晚风习习,心思沉淀,云逸很享受此时的静谧。
  只是,前面暗影里的一团有些扫兴,男子猥琐的笑声和咒骂声以及稚嫩的呜咽声和衣服的摩擦声,声音有些熟悉,云逸快步走过去,拉开最边上的几人,散打的招式混着内力意外的好用。
  借着微弱的灯光,看清墙角缩着的一团,“安若?”好友的弟弟,依着两府的交情也不能不管,云逸蹲下身下,试探的伸手抱着安若,怀里小孩奋力挣扎,云逸搂住安若的腰身,另一手抚着脊背“没事了,别怕,小若,是我,我是云逸,你上次见的哥哥”云逸一边轻拍着,一边安抚,渐渐的小孩停止了挣扎,“云逸,哥哥?”
  “恩,没事了,我带你回家好不好?”小孩轻轻啜泣,脑袋倚在云逸的脖颈上轻轻点头。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不太擅长撒娇卖萌,故决定走高冷路线。写文是爱好,您的收藏是本人无上的荣幸。戳中萌点的不要客气,快快收藏。
 
  ☆、相拥而眠
 
  云逸抱着安若,穿过躺在地上呻~吟的几人,回到王府,吩咐人去安平王府告知安若在这里。
  小孩衣衫凌乱,外袍被扯的乱七八糟,云逸抱着小孩吩咐小厮伺候他洗澡,奈何好说歹说,小孩都不撒手,无奈,云逸只得自己动手,自己哪照顾过别人,弄的水撒的桶边都是,衣服也湿了一大片。
  “算了,真是欠你的,养小孩果然很费劲”换上衣服,喂了他一碗安神药,哄着他睡觉。
  期间小孩任凭摆弄,只是拽住云逸的衣服不撒手。
  云逸看见床边的面具,随手递给小孩:“没事了,睡吧,一会你家人就来了”
  小孩用另外一只手拿住面具,奈何另一手死死拽住不撒手。
  云逸只得笨拙的用手拍着小孩的背:“睡吧,我不走”
  看小孩睡着了,云逸试着扯出衣角,小孩睡得很不安稳,一动就要醒来,吓得云逸不敢再动。醒了还要自己哄,想想就头疼。 
  不一会,安平王府的安子玹来了,“小若没事吧,在集市上一没注意他就与我们失散了,多谢云兄救了小若” 
  云逸似笑非笑:“无碍,顺路而已”
  安平王府的嫡次子,身后跟着侍卫也能走散,其中的猫腻不想也罢,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孩子,不过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
  “我先带小若回府,改日再来登门道谢”在安子玹抱起小孩的时候,小孩忽然惊醒了,坐起来躲在云逸身后,双手紧紧的抱住云逸的腰身。
  云逸身子霎时僵住了,还从没与人这样接触过,一时有些不适应。
  “小若,乖,我们回家”小孩没动作,安子玹伸手去抱的时候,小孩忽然大哭:“我不走,我不走”怎么哄都无济于事。
  “安兄,今天天太晚了,不如你和小若就在此歇息一晚”安子玹想了想,“小若就麻烦云兄了,我回府向父王母妃禀告今晚之事,以免他们担心,明日再来接小若”
  “也好,云墨,送安公子”
  “睡吧,不走了”小孩依旧趴在云逸背上,没有动作。
  云逸一时没了耐心,翻身把小孩压在身下,看见小孩眼里的惶恐又心软了,算了,自己跟个小孩较什么劲呢?
  “放手,我脱衣服睡觉”看见小孩眼中的不信任只觉头疼,幸亏自家没有这样缠人的弟弟,“这是我的房间,这么晚了我还能去哪?”
  小孩犹犹豫豫的放手,眼睛紧紧盯着云逸,被那黑白分明的眸子注视,连一向淡定的云逸也不由得窘迫。伸手脱了外袍,掀开被子坐进去,小孩就缠了上来。还真是…
  云逸今晚很好的体验了一番抱枕的心情,小孩半个身子都搭在他身上,手也圈着他的腰,身上挂着一个人动一动都很艰难。缠在身上的小孩睡得倒是香,云逸很想摇醒他让他和自己一样睡不着。
  模模糊糊中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感觉身边有个人注视着自己,出于警戒心云逸被惊醒了,映入眼睛的是一双清透的眼,小孩半坐着,双眼不眨的盯着自己的脸看,小脸不知是刚醒还是什么原因,红扑扑的,看见自己注视他,垂下了眼帘盯着被子,有些无措和紧张。
  气氛沉默的旖旎暧昧。脑门上一排黑线,是不是醒来的方式不对,怎么会有这种错觉,安若这幅表情,很像新婚妻子醒来的表情。
  我去~一个小孩,还是男孩子,果然应该继续睡觉吧,脑子都没清醒。
  “既然醒了就起床吧,一会和你哥哥回王府”云逸翻身下床,没看见他话落之后小孩面上的失落,抓紧了手中的银色面具,糯糯道:“逸哥哥”。
  云逸脚下一个趔趄,这么脑残兼琼瑶的称呼应该是错觉吧。
  没给他自我安慰的时间,又一句清脆的逸哥哥清晰的直入耳内。
  云逸抽抽嘴角,转身看向床上坐着的小孩:“不许这样叫。”原谅他那句逸哥哥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小孩从善如流的改口:“云哥哥”
  “更不许这样叫,要么和别人一样叫云公子,要么直接叫云逸,知道了吗?”小孩看云逸凶神恶煞的表情,很识相的点点头。
  云逸很满意的点点头,还伸手摸了一把小孩的脑袋。
  小孩眼睛亮了亮,敏锐的直觉告诉自己,逸哥哥喜欢听话的人,恩,自己就很听话,逸哥哥一定会喜欢自己的。
  云逸可没心情去猜测小孩的心思,也没兴趣去知道小孩从刚才一直在偷笑什么,径直出了房门,吩咐门外的云墨伺候小孩起床,就转身去了后院。
  从昨晚体验到内力的好处之后,云逸就对古代的武功产生了极大兴趣,后来的时间都乐此不疲的一直练功,刚开始确实是收效甚微,不过云逸对感兴趣的事物耐心一向很好,也就坚持了下去。这具身子的武功底子也就达到三脚猫的程度,只达到贵族要求的最低标准,可知原主不是很爱练武。
  到了平常吃早饭的时间,云逸停下动作,一眼就看见坐在台阶的小孩,台阶和周围地上是还没来得急打扫的落叶,周围是微微泛黄的枝条,一派萧条孤寂的场景里,小孩双手托脸,早晨微薄的晨光洒下,笑意盈盈的精致面庞仿佛蕴含了无限希望。
  看云逸停下动作准备离开,小孩立马站了起来,跟在云逸身后。云逸带着小孩坐到饭桌上,看小孩只喝白粥,顺手把筷子转向小孩的碗里,“小孩子要多吃菜,不然长不高”
  “公子,王爷请你去前厅,安平王爷和大公子来了” 
  云逸看向小孩:“走吧,你家人来接你了”到了前厅,看见了这个身体的父亲,年近四十的男人,样貌不俗,有着岁月的沉淀和不容忽视的上位者威严。
  “这次多亏了世侄,不然后果不敢想象”客套了一番之后,安平王府的人留下了一堆礼物然后带着满脸不舍的安若回去了。
  这下终于清净了。
  “这次做的不错,听闻你这几日都在府里好好看书,出事一次也好,知道长进了,不去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胡闹”
  “父王教训的是,孩子知错了”王爷一噎,也没法继续教训,挥挥手让云逸下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