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宁为长生[重生]+番外 作者:谢亦(上)

字体:[ ]

 
    文案
    战神朱家的悲剧不是因为没有功成身退的觉悟,而是皇帝的多疑猜忌。
    为给皇帝吃下定心丸,朱家嫡子随祖父回京,躺在贞元皇帝的五指山下。
    朱小侯爷也争气,洛京第一纨绔子弟,舍他其谁?
    朱家的隐患还在,但大靖的运气似乎到了贞元皇帝这一代终于用完了,倒霉事一件接着一件!
    最后没来得及把朱家这根刺拔掉,他就被噎死了。
    贞元皇帝到死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这么倒霉呢?
    真相只有一个:朱小侯爷是重生的!
    阅读指南
    关键字:古代重生!复仇热血!主受,互宠,甜度超纲!
    主受重生,糙汉子不小心长成脸白颜美腿长妖孽受,虏获高冷呆萌攻的故事。
    有钱有势有人品攻X足智多谋重生受
    内容标签:强强 宫廷侯爵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定北(长生),宁衡 ┃ 配角:楼安宁,秦奚 ┃ 其它:谢亦,重生,强强
 
    第一卷:轻裘跑马少年狂
 
    第1章 侯府世孙
    
    贞元二十年,岁春。
    小少爷朱定北坠马重伤的消息传回侯府后,镇北侯府女眷一片大乱。
    老夫人当即昏了过去,但很快醒过来。她毕竟经历了太多骨肉至亲生离死别,只是岁月到底让这个孤勇的老太太心生怯意。
    我可怜的孙儿他才九岁啊。老夫人忍着泪当即手书一封:让幺孙随祖父一同回京。
    沙场上生死有命,原本区区一个坠马不至于让他们通知回侯府徒惹担忧。但朱定北这次的情况十分凶险,几度军医都说要撑不过去。老侯爷一抹泪,一面叫人通知儿子媳妇和长孙回来,一面书信告知发妻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朱振梁和朱征北匆匆赶回来,看到床板上烧的满脸通红痛苦呻.吟的孩子,饶是铁血男儿,也红了眼眶。
    “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定北最是活泼,打小就在马背上长大,断不至于摔下马来。哪怕是摔下来,他也懂得保护自己,怎会变成如今地步?
    他当即想到是有人对小儿子出手了。
    老侯爷也如此想,第一时间已经派人去查,目前结果还未出来。他叹了一口气,不等说什么,抓着阿弟的手沉默着的朱征北霍地站起来往外冲。朱振梁眼疾手快地抓住他,厉喝道:“干什么去?!”
    “爹,定是那些胡奴搞的鬼,我要杀了他们给小弟报仇!”
    朱振梁恨铁不成钢地狠拍了下他的脑袋,看他一脸我没错梗着脖子的模样,心里更难受:“你爷爷都还没说,你急个屁。”
    老侯爷正轻拍着手背安抚被两个大嗓门惊扰到的小孙儿,扭头说:“不可意气用事。”粗糙的手指小心地摸了摸脸庞还没有他巴掌大的小孙儿,他心中不忍,扯开视线问道:“他娘呢?”
    朱振梁押着儿子让他老实坐着,回道:“爹,你知道她那暴脾气,我拦着没说。”没想到小儿子是这副模样,现在却不能耽搁,万一母子二人错过最后一面……他拍了拍长子的脑袋,高声吩咐副将进来。
    高娘子和老夫人的书信前后脚进帐,当时朱定北已经挨过生死关头,神智恢复清醒。
    老侯爷看了发妻简单几句的书信将它递给儿子,朱振梁看后也是一阵沉默。
    与妻子商量过后,朱振梁亲自和小儿子说明各中缘由,见儿子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心里对老娘的决定也越发赞同。
    这孩子是他的心头肉。
    他们老朱家几代人在沙场拼杀也总得有个孩子平平安安地长大,实在不该让这个宝贝疙瘩受这样的苦难。
    原本担心爱闹的儿子不同意,没想到,嗓子还没有恢复无法说话的朱定北看了他半晌,重重地点了点头。
    与北鲜卑这一战打了足足十年,如今才算把这不逊的胡人打服帖俯首称臣。大靖朝廷一不做二不休,不接受成为属国的请求,在鲜卑战败后,当即在北鲜卑设州府划县城立碑牌,将北鲜卑一鼓作气收入囊中。
    这之后的治理当然不是一句话这么容易,动乱还时有发生,故而派遣朱家军常驻鲜卑,以震慑国威。
    朱家军驻守半年之后,贞元皇帝一纸诏书抵达三军。
    明诏:镇北侯爷一品兵马大元帅朱承元,义勇无双,忠君卫国。顾念其年事已高,朕心有愧,擢令归京安度晚年,留兵马大元帅衔,敕封一品军侯,立镇国石柱,享世袭之荣。
    又诏:正二品忠勇将军朱振梁,血战沙场,功勋赫赫。擢升为从一品兵马大元帅,敕令统帅三军。
    再诏:敕令兵马大元帅朱承元移交军令虎符于兵马大元帅朱振梁。
    如此,将驻守鲜卑府的朱家军兵权正是从老侯爷身上移交到其子朱振梁身上。
    他们当然明白这是为何,若不是孙儿突然坠马重伤,朱承元也不会在鲜卑府耽搁。现在见孙儿除了说话还有些吃力外,身体已经好转,便马不停蹄带着孙儿班师回京。
    进了京城大门,朱承元与朱定北兵分两路,叮嘱护送小孙儿回镇北侯府,自己则不顾风尘仆仆,往皇宫而去。
    马车在侯府门前停下,老夫人早已翘首以盼,此时推开搀扶着自己的小王氏,快步走上前去。
    帘布掀开,走出一个面色枯黄却体格瘦弱的九岁小儿,老夫人抢了一步将朱定北纳入怀中,摸着他瘦削的脊背,落下泪来一句话也说不出。
    小王氏和林氏一左一右跟着,看老夫人失态连忙上前道:“老夫人,小少爷回来了,咱们快将他请回府里,可不能拦在门外哩。”
    林氏也道:“老夫人,这大喜的日子可不能掉眼泪。”这么多人看着呢。
    两人劝着,老夫人摸着朱定北的小脸笑了笑,牵着孩子往府里去。
    “长生,我是奶奶,你还记得奶奶吗?”
    说起来皆是心酸。
    这孩子的母亲跟随儿子征战沙场也没少吃苦,老三十了才终于盼得这个孩子。朱定北生在北疆长在沙场,长到这么大,也就是那父子俩隔三年回京述职的时候祖孙二人才能见上一面。上一次见都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她还真担心小孙儿和自己生份。
    朱定北仰头看着她,忍住心中翻滚的情绪,将她请入高堂坐下,一挥袍角直直地跪了下去,以头抢地。
    “长生——”
    老夫人动了动,握着手帕坐回去,受了这一礼。
    朱定北磕了三个响头,才直起腰板,仰头凝视着她道:“孙儿不肖,叩请祖母圣安。”
    “好孩子,好孩子。”老夫人连忙扶起他,两个庶妇对视一眼,也赶忙上前搀扶,跟着老夫人夸赞这孩子孝顺。朱定北没理会二人,抬手用手背擦了擦老夫人的眼泪,自己也是热泪盈眶。
    昔年一别,怎会想到有生之年竟还能在老夫人身前尽孝。
    他看着老夫人依旧青丝萦绕,不显苍老的脸,抛开心中百转千回,会心一笑:“祖母,莫哭了。”
    这模样还真像个体贴的小大人。
    老夫人噗嗤一笑。自己动手擦了泪,握住小孙儿粗糙的小手,心疼地摸摸他发黄的小脸,忍俊不禁:“你这小鬼头。”两个庶妇也捏着手帕掩唇而笑,一时间伤感的气氛就此淡去。
    “你阿爷方才派人传信说你的嗓子坏了,现在看来倒好了些。”
    声音虽然沙哑,但好歹发声没有问题。那传信的军爷也不说清楚,害的她还以为……真真该打。
    朱定北眼神暗了暗,当初醒来急着要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后来缓过神来,明白了如今处境,却不敢再随意开口,就怕自己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小王氏凑上来说:“定是老祖宗福泽深厚,见了您,什么病呀痛呀都不敢烦扰咱们小少爷哩。”
    “净瞎说。”老夫人啐了一口,拉着朱定北坐到自己身边仔仔细细地问了他的身体和旅途辛苦,林氏提醒了一句,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朱定北。丫鬟引着小少爷洗去这一身风尘,小心地绞了头发,赶忙领到主屋用食。
    用了饭,打发了两个庶妇,祖孙两个没说一会儿话,丫鬟就欢欢喜喜地进来禀报:“夫人,侯爷回来啦,已经在门前下马。”
    老侯爷步子快,丫鬟话音才落下,就已经踏入屋内。
    他握了握发妻的手,相视片刻,他郑重道:“这些年苦了你了。”如今他留守京中,也算对这个跟了他大半辈子聚少离多的发妻一点补偿。
    老夫人眼眶一热。
    老侯爷朗声笑了声,把手中圣旨往她手上一塞,大手一抓,把朱定北抱起来,拍了拍他的屁股:“臭小子,见了老子你又不会说话啦?”进了大门管家朱三已经和他说了这个特大喜讯。
    “阿爷。”
    朱定北笑着叫了一声,双手抱紧他汗湿的脖子,惹得老侯爷又开怀地拍了拍他的屁股:“你这小王八羔子,可把我和你老子吓坏了。”
    老夫人看了圣旨正满心喟叹,见状,赶忙收起黄绢,嗔怪道:“老东西,你可小心着点,把我的乖孙打坏了十个你都赔不起。”
    “这有什么,妇人就是大惊小怪,他在马背上长大,也没见他屁股多金贵。”虽然这么说,还是讪讪地住手,小心地把朱定北放回地上。
    老侯爷大手捏着他的小手,坐下来灌了一壶茶水,擦掉沾在胡子上的水渍,说道:“阿爷刚给你请了一道圣旨,以后你就是侯府的世孙,等老子死了,这侯府就是你的了,你老爹也没份。”
    朱定北诧异,前世,继承镇北侯府的却是他那伤了双腿再无法上战场的兄长……心里胡思乱世,他还是拧着眉点了点头。
    老侯爷好笑地捏捏他的小脸,这臭小子好像能明白似得。老夫人忍不住责怪,“你这嘴上放炮的老东西,怎么和长生说话呢。”哪怕出声书香门第,但嫁了这老匹夫几十年,说话也粗糙起来。
    老侯爷大笑。听老夫人催他用饭洗漱,才一拍大腿,嚷着管家朱老三进来:“快把太医请进来。”
    请封的时候老侯爷心疼孙儿说了一句,贞元皇帝对朱家甚为顾念,当即遣了太医随他一道回府。他行军打仗的速度常人不能比,一家人说了这么一会儿话,老太医才勉强追上来,被请进来时还直抬袖子擦拭满脸汗水。
    老夫人赶忙吩咐端了茶水,搬了凳子请他坐下。
    细细地诊了脉象,老太医目露疑惑,又换了一只手,只觉这小儿脉象急促沉郁,似乎郁结于胸心事颇重。又看他眼睛清透明亮,比寻常孩童还要灵动几分,联想前因后果,便道是年纪尚幼坠马受惊了,才导致神思不属。
    仔细开了药方,老太医道:“侯爷,夫人,请放心。小侯爷身子骨硬朗,身上外伤已经好了七七八八,再用两副药就无碍了。只是,孩子的神魂比大人脆弱,这次怕是受惊不小,我这边开副安神方子,得多用几天,待神归主位才能断汤。”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