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宁为长生[重生]+番外 作者:谢亦(下)

字体:[ ]

 
    第210章 夫妻反目
    
    那孩子对他而言终归与他人不同。
    可以说,他与贾府生养的凉薄血脉全无相似之处。他念旧情,更重情。
    贾妍在“死”了一次之后才知道,当年她随手而作的为了应付镇宅之事而敷衍的事,对贾十一而言却是绝无仅有的温暖。他记着这份恩情,这么多年也从无一日忘记过。哪怕他祭拜自己为自己设灵做法事的行为让她哭笑不得,但不能不动容。
    她清楚贾家铭对自己没有威胁。
    他一时激愤对贾家铭言辞锋利,但绝不对对外人透露半点风声。因为她和贾惜福的密事一旦被人告知,被中伤的除了贾惜福还有“被迫无奈”的自己。只这一点,她就知道贾十一会对此事三缄其口。况且,在贾十一看来她已经葬身良月庵的火海之中,他更不会让已死之人失去体面。
    良月庵中该清理的都已经清理了,知道她身份的人没有一个活口,她是安全的。
    大靖皇帝查不到她,空有功名却还未出仕的少年书生,更不可能查到什么。
    因此,在贾惜福动了杀念的时候,她劝阻了。但事情却又陷入僵局,贾十一被关祠堂受罚也只是暂时的,不能关他一辈子,之后该何去何从,她无力更改做贼心虚的贾惜福的心意,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那孩子就这么毁了。
    大概,这是她作为人最后的一点良知了。
    看着满色红润却昏迷不醒的贾十二,贾妍心有戚戚。
    没等她和贾惜福各自妥协,有一个人的归来,将僵局打破。
    正是贾家铭的生母,留守在贾府老宅已经有近五年没有踏进京城的贾府贵妾。
    贾张氏匆匆赶回,不等收拾妆容,便直接找上了贾惜福。
    她满面苍老,语气沧桑,眼神既冷又锋:“贾怀恩,你昏了头了!贾十二是你儿子,十一郎就不是你的儿子吗?虎毒尚不食子,你看看你干的是人事吗?!啊!他贾十二算什么东西!一个只知道闯祸的纨绔子!我的十一郎三元会首,是状元之才。就算你姓贾的位高权重看不上他的才能,你也不能毁了他!他身上留的是你的血,当年、当年你也抱过他,赞过他,期许过他的将来。为何你竟会变得这般铁石心肠,贾十二死活与我儿有何相干,难不成你还想用他的命换你宝贝儿子的命吗?!”
    “我告诉你贾怀恩,我绝不允许!我绝不答应!”
    说到这里,贾张氏镇静的伪装全被撕开,如禽鸟濒死的哀鸣一般吼道。
    贾惜福不为所动,只道:“他是我的儿子,我不会让他死,你安生待在老家,该属于你们母子的我一样也不会少了你们。”
    贾张氏怒极反笑,“不会少了我们的?哈哈,你是会给我们荣华富贵还是宠爱呵护?你这些年给过我们什么?衣食无忧吗?还是你贾府公子的名头贾府贵妾的名分?我告诉你,我不稀罕!”
    “你莫以为我娘家没人,我就是好欺负的吗?”贾张氏完全同他撕破了脸,没有往日对夫君的爱重更没有半分挽回他心意的奢念。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脆弱而又坚强的母亲,为她唯一的儿子而战。“你不要忘了,我张家后继无人家底还在,养得活我一个老妇人也养得起我的儿子。我妹妹是柳家的正室宗妇,她夫家位列一品左相,不比你中书令之位低半级!他也有上奏圣听的能力,你大可跟我赌一把,看我敢不敢舍去这张老脸求他将你卑劣行迹告知陛下,告知世人知道!”
    贾惜福脸色纹丝不变,目光阴沉地看着她:“你以为我会给你这个机会?”
    “我也不是傻子,踏进这个门我就没准备全须全尾地出去。夫君大可放心,我来之前就已经见过我妹妹了,倘若今鬮你不将我儿放出来,让他同我走,那我妹夫的奏折明天就会到御书房。”
    贾张氏无惧无畏。
    哀莫大于心死,她早就对这个本该是她一辈子依靠的男人不抱任何希望,她现在只有儿子了,绝不容许任何人动他分毫。
    贾惜福这才变了脸色,他压根没想起这个被他忘在脑后的女人,更没料到她行事竟然如此决绝不念旧情。
    “张氏,你莫以为我不敢动你。”他冷声道:“十一郎是我的儿子,他犯了错我作为他的父亲罚他,这是天经地义,就算柳成奏禀陛下又如何?天真妇人,且不说你妹妹有没有那么大的颜面让柳成和我作对,就算他真的这么做了,他一个手无实权的左相,你以为他能够对我怎么样?你不妨试一试,看陛下信我还是信他。”
    贾张氏的气势弱了些,她当然知道皇帝陛下对他信任有加,比起实权柳相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但很快她又道:“你别以为天下人都是傻子。这些年你纵容贾十二做的那些事,还有你对我儿子的亏待,洛京上下谁不是看在眼里?你敢不要名声吗?哼,我光脚不怕湿鞋,你大可和我试试看!”
    贾惜福怒目圆睁,厉喝道:“放肆!你一个妾室竟敢如此对夫家说话,你还知不知道何为妇道!”
    贾张氏惨笑一声,“至少我知道为人母该是怎样的。不像你,宠妾灭妻,宠庶灭子!猪狗不如!”
    “满口胡言!”贾惜福拍案而起,“不过是罚他在列祖列宗面前磕头认错,反省自己罢了。你既然就如此胆大妄为,我生为人父,难道连教养他不应该吗?”
    “教养?好一个教养!”
    贾张氏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儿子有今日的出息和你贾怀恩没有半点关系,全是他自己勤奋,还拜了一个好师父!你算什么,从小你管过他,爱护过他吗?你哪只眼里有他?还敢口口声声称父道天,你不要脸。”
    “荒唐,若非他是我贾家的儿子,谁供他读书,他又哪里来的脸面拜那位当师父?”贾惜福冷笑,“我自问从来没有对不起他,府中庶子有的他也从来没少过,反而是你,不懂教导他听从父命,屡次忤逆与我。如此不孝后生我便是打杀了,谁敢说什么?”
    “你!你……”
    贾张氏心口生疼,打杀二字竟能如此轻易说出口,她竟还曾抱着希望他哪怕不给自己情面也会顾念一分父子之情,当真可笑。
    “何况我对他做了什么?你倒是说一说?不过是让他在祖宗面前尽孝罢了,你尽管出去说我贾怀恩苛待于他,我看到时候外人是说我为父不慈还是你们不知所谓。”
    贾惜福冷笑道。
    贾张氏控制不住地落泪,泪眼模糊中,她这一次是真真正正死了心。
    “你当我蠢吗?你只是关他罚他,你且说你想关他到几时?!”贾张氏嘶声吼道:“国试在即,你不允他温书,更把他打发到祠堂中跪拜,损毁他的身体。你想要做什么,难道我不知道吗?你不想让他去科举,你要毁了他一辈子的出路!我告诉你贾怀恩,便是拼了我这条命不要,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贾惜福皱眉。
    贾张氏口口声声的指责不像是空穴来风,更像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
    他心中暗惊,念头一转,目光便放在了在外头不断为贾家铭周旋的秦奚和朱定北几人身上。他倒是不知道他的儿子还却是结交了几个好兄弟,只可惜,就算请来这个贾张氏又怎么样?到底是几个不经世事的毛头小子,难道他们以为这个女人可以让他回心转意吗?
    贾惜福嗤之以鼻,面上更带出薄情来。他冷淡道:“我说过了,他作为我的儿子,该属于他的便一分不会少。至于那些痴人说梦的事,他有没有这个命去争,老天爷说不准。若是挣不到,也只能是他运气不好。”
    “贾怀恩!!”
    贾张氏喉口都带了血腥气。
    “哼,你擅自离府,对夫君口出狂言,相夫教子你一个都没做到,已经犯了七出之罪。识相的,现在就给我出去,至于你是想让你妹夫还是谁对付我,只管去做就好了,我且看着到时候到底是谁倒霉。”
    男人的无情让贾张氏眼中灰暗,她静静地看了贾惜福一瞬,张口道:“和离吧。”
    “什么?”
    贾惜福一时没听清。
    “咱们早已没有夫妻情分,我忍到今日全都是为了我的儿子。如今你不肯让他出头,我绝不会罢休。”贾张氏捏紧颤抖的手指,“既然如此,不如和离,你把儿子还给我,我们与你贾家再没有半分干系。你且有你的富贵,我们争我们的命,彼此再无相干。”
    “可笑。”
    贾惜福真的笑出声来了,而后目光沉冷,“不过是一个妾,竟开口闭口说和离,真是天大的颜面啊。”
    贾张氏早有准备,“你莫欺我无知,大靖律典写的清清楚楚,我为良妾,入你家谱,虽不是正妻也有向衙门请求休夫的权利。你若不想我们闹到那般难看的程度,不如和离。”
    贾惜福盯着她,半晌才道:“和离你别做梦了,今日我便写下休书。你这等无德的妇人,我也耻为你夫。”
    贾张氏身形一晃,咬牙泣血道:
    “好,只要你把儿子还给我。”
    作者有话要说:  十一马上就要是自由身了,为母则强,给张氏点赞。
    
    第211章 十一离贾
    
    贾府的风波悄无声息地淹没在议和使臣争议的风浪之中。
    使臣在京逗留了近一个月的时间,与大靖签订了十年休战的议和书,又以匈奴、羌族各自赔款万金汗血宝马千数,盘越掸国各自赔款千金精粮十万石而告终。议和书由从宁州返京的右相甄飞河拟议签署,赔偿钱物的交割也由甄右相负责在半年内交割清楚。虽然结果虎头蛇尾差强人意,但到底也算为持续了近一年的三境战事画上了休止符。
    唯一让人意外的只有,盘越许嫁宁王次子这件事。
    连宁衡也未查到盘越私下与皇帝许诺了什么,能够让贞元皇帝对和亲一事改了口。
    今日,便是使臣离京的日子。
    朱定北五人的在临城的酒楼雅间中看着二皇子将他们送出城,秦奚在一旁说:“总算走了,在咱们这里白吃白喝这么久我都怕他们赖着不想走了呢。诶,不是说那个羌族亲王长得极好么,二皇子相送,他竟然都没出马车露个脸。”
    楼安宁兴致缺缺地收回视线,道:“听霖王殿下说是病了不能见风。”
    “哈哈,像个娘们似得。”
    秦奚笑话见,猛地察觉有道冷光从他这个方向撇过,立即探头去看,却发现使臣队伍都背对着自己,泰半已经出城了。
    朱定北好笑道:“羌族的护卫各个武艺非凡,方才有一人的耳力更上一层。放心,我已经帮你瞪回去了。”
    秦奚又乐了。
    既然来了,这家酒楼的饭食也在洛京排的上名号便打算吃过饭再散。才点了菜,便见一个身穿柳左相府的家丁服的小厮前来问说自家小姐是否能来一叙。几人自然答应。
    柳菲菲是与几个闺中姐妹前来凑送使臣的热闹,听说他们在这里便坐不住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