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朕穿越了[娱乐圈] 作者:百里锦官

字体:[ ]

 
    文案:
    简言西做了十二年的皇帝,却后宫空虚,甚至只有太子一个儿子。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想日的其实是男人。
    后来老天开眼,让他穿越到了一个gay身上。
    ·
    韩召南做了二十年的纨绔,有一天心血来潮,包养了一个小明星。
    小明星长的很好看,就是看他的眼神老有一点不对劲……
    怎么说呢……
    就好像是爸爸看儿子的眼神(蜜汁微笑)。
    阅读注意:
    1、武力值爆表皇帝情人受VS黑黑黑化化化金主攻。
    2、受不是好人,受不是好人,受不是好人。
    3、攻和受前世的儿子模样相同,但没有血缘关系,更非前世今生,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重生 穿越时空 古穿今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言西韩召南 ┃ 配角:兄弟一二三四路人甲乙丙丁 ┃ 其它:金主和情人
    ==================
    
    第1章 言西
    
    许梦正在刷微博。
    她点进#简言西.跟踪者#这个热门话题里,手机屏幕上瞬间跳出来无数条消息,其中评论最多的是一个名叫【方圆之外】的网友置顶的视频。这个视频许梦之前已经看过了,所以直接略过,找去了当事人简言西最近更新的微博,点进评论区:“简言西滚出娱乐圈!”
    “狗逼简言西赶紧麻溜的哪儿来的哪儿待着去吧!不要祸害我们穆穆好吗!”
    “卧槽!恶心!同性恋就算了,竟然敢跟踪我们穆穆,你是变态吗?!”
    “当初和穆穆一个组合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猥琐,穆穆单飞就是因为受不了你恶心的眼神吧?卧槽简直是有病,卖屁股挣来不少通告吧?这么脏还敢肖想我们穆穆,你当我们穆家军是吃白饭的吗!”
    “滚出娱乐圈!滚出娱乐圈!滚出娱乐圈!”
    许梦大概浏览了一下,几分钟后不禁咋舌:“有这么严重吗?”
    刚好一个客人过来结账,看到许梦手机上的评论,随口问:“什么事很严重?”
    许梦赶紧把手机放下,接过客人手上的购物篮,道:“就是前两天爆出来的简言西跟踪事件嘛。”许梦抬头,才发现来结账的客人应该是个帅气的年轻男人——
    之所以说是应该,是因为男人带着一个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大概是因为感冒的原因——因为他刚才说话的声音有一点沙哑——但男人露出来的额头白皙,立体鲜明,睫毛非常长,眼睛也很大,眼神相当温润,此时正带着一点好奇的看着许梦,让人不自觉的就想抚平他眉心那一点点的褶皱……
    许梦脸色一红,心里莫名有点遗憾,要是能看到整张脸多好,肯定是个大帅哥!她连忙咳嗽一声,制止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前两天网上有人上传了简言西跟踪穆生的视频,之后简言西的高中同学又出来爆料,说他是同性恋。现在网络上都传疯了,讲简言西其实对穆生觊觎已久,还说之前他们组合解散,就是因为简言西一直骚扰穆生的原因呢。”
    男人笑笑,从口袋里拿出皮夹:“同性恋的传闻对艺人来说伤害还是挺大的吧?”
    声音也很好听啊!有一点沙哑又带着一点低沉!嘤嘤嘤,许梦内心的小人狂叫,却还精分一样的维持着表面上的淡定:“对啊,穆生的粉丝现在还发起了联合抵制简言西的活动呢,想把他赶出娱乐圈——一共九十七块,谢谢。”
    男人拿出一张一百元,递给了许梦。
    他没有再问了,低下头安静的看着许梦的动作,长睫在眼睑上洒下一片阴影,估计是对娱乐圈的这些纷纷扰扰也不太感兴趣,但许梦心跳如鼓,莫名想和他多说两句话,一边找零一边继续说:“不过这件事情出来都快三天了,简言西也一直不解释,估计就是真的了。唉,好可惜,其实他长的真的很好看啊……”
    男人挑眉:“你是他的粉丝?”
    许梦把口袋和找零递给他,有点不好意思:“就是个普通的路人颜粉。”
    男人眨眨眼,好脾气的笑着道:“那就祝愿他早日度过这场风波。”
    “谢谢。”许梦羞涩。
    她站在收银台前,看他穿着黑色的大衣走出小超市的门,背影稳稳的,鬼使神差中也不知道哪里涌出来的勇气,一下大声叫住他:“哎帅哥!”
    “怎么了?”男人一顿,转过头来,有点疑惑的看着许梦。
    “那、那个,”许梦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了,指了一下男人手上的白色袋子:“如果感冒的话,还是少吃一点泡面比较好……?”她刚才扫描的时候就发现这位帅哥一下买了将近十包不同口味的泡面,这样吃对身体很不好吧?一瞬间就跟被梦魇住了似的,不管不顾的把人叫住说这种话……许梦心中嘤咛一声,恨不得把魔怔住的自己给藏进地缝里,糟了糟了,他一定觉得她很奇怪吧?
    男人一愣,大概也没料到许梦叫他是因为这个,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然后才笑着说:“好啊,我一定少吃。谢谢你。”边说还边眨了一下眼,眼睛弯起来,笑意染上眉梢。
    许梦呆呆的看着那个笑容,脸色猛的一下涨红!
    他跟我说谢谢啊!
    啊啊啊!许梦激动的一下捂住了脸!
    简言西倒没想到他出门买一次东西都点燃了一颗少女心,也没心情想这些,毕竟他昨晚还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给自己过万寿节,因为太子献上的寿礼很合他心意,所以多喝了几杯,但第二天早晨醒来,就跨越了两千年的时光,从北燕皇宫的龙榻之上,穿越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一间公寓里,身份从一国之君主,变成了娱乐圈里一个谣言缠身的草包花瓶。
    试问在这种情况之下,谁能高兴的起来?
    简言西很不高兴,黑着脸在那对他而言堪称简陋狭小的公寓里呆了一整天,晚上肚子饿的不行了,冰箱里又半点食物也没有,只好收拾好心情,屈尊降贵的使用着这具完全陌生的躯壳到楼下不远处的小超市买点吃的,等回到公寓时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下来,他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一瞬间却察觉到一丝异样——屋里有人。
    他抬头,客厅还是暗着的,没人开灯,但通过月光可以看到一个人正坐在沙发上。简言西打开灯,果不其然,发现来人正是原主的经纪人,一个名叫梁文清的年轻人。
    梁文清入行的时间非常短,简言西是他带的第一个艺人,一张娃娃脸使他看起来非常年轻。当然,实际上他的年纪也不大,只有二十三岁而已,看到简言西回来,他眼里闪过一抹浓浓的愧疚:“言西,你回来了。”
    “嗯。”简言西把袋子放下,嘴角似有若无的勾起一抹小小的笑容,问:“怎么了?”
    梁文清一呆:“你……”你还好吧?为什么感觉气氛不太对劲……以前简言西沉默寡言,浑身气质也偏阴郁,梁文清还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简言西会更加颓唐呢,没想到看起来不仅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反而、反而整个人都更加沉稳温和了?!这是怎么回事?梁文清感觉到一阵不敢置信,内心的震惊立马就带到了脸上。
    简言西看到了,却没有勉强自己去模仿原主,再次问:“这么晚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说起正经事梁文清有点难堪的低下头,也无瑕顾忌简言西的转变了:“我和《暗杀》的张导见了一面……”
    “他们毁约了?”简言西意料之中的扬了一下眉:“没事的文哥,我早猜到了。”
    梁文清颓然:“我真的不能理解……不就是一个同性恋的传闻吗?他们怎么做的这么绝!”
    “还有跟踪者。” 简言西翻出原主的记忆,提醒道。
    “那是假的!”梁文清愤然:“那天我听的很清楚!分明是穆生约你出去吃饭,也是他说你们组合解散不久,不适合被拍到两个人在一起以免刺激粉丝情绪,所以要求你跟他一前一后行动!那些网民看到一个视频就胡乱臆测,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愚夫愚妇,不必在意。”
    简言西反过来安慰梁文清的举动使梁文清更愧疚了,道:“也都怪我,如果换个金牌经纪人,更有经验一点,肯定能把这次的风波压下去……我太没用了,没能力又没资源。”
    “话不能这么说,之前《暗杀》男三的角色,不就是你帮我争取到的吗?”承袭了原主的记忆,简言西知道他这个经纪人进圈的时间非常短,而且性格偏单纯,以前别说当经纪人的经验了,就连娱乐圈的边缘都没碰到过。但在这样的前提之下,他还能一进星海娱乐就直接做经纪人带艺人,凭的就是他身后梁氏的背景。
    以原主那个辣鸡的演技,能拿到《暗杀》这种大制作电影里的角色,还是个男三,一半凭借的是原主那张脸,另一半就是靠梁文清。
    梁文清叹了一口气,又想起晚上张导跟他说的话,有点犹豫的看了简言西一眼,不知道该不该问。
    今天晚上他去见张导,恳求了许久张导都没有松口,铁了心的要和简言西解约,最后实在被梁文清缠的没办法了,才说解约并不是《暗杀》剧组单方面的意愿,星海那边也知道而且赞同这件事情。但这怎么可能?简言西就是星海娱乐的签约艺人啊!
    梁文清本来是不相信的,但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又有点怀疑,毕竟星海娱乐作为Z国娱乐圈三大经纪公司之一,在这次简言西风波问题的处理上,简直已经不能用业余来形容了——根本就是什么都没有做。
    最开始跟踪视频传到网上的时候,梁文清给公司打了电话,但公司却完全没有任何要和新浪微博接洽,以阻止视频继续传播的行动;后来简言西的高中同学发长微博爆料简言西是同性恋,并上传了经过字迹鉴定的、由简言西亲笔写的情书一份,公司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甚至没有发一份解释声明……正是星海这样的不作为,才让事态持续发酵,在两天之后,网络上已经一面倒的都是在批判简言西,将他解释成了一个潜在的罪犯、一个跟踪他人的变态、一个骚扰队友的同性恋!
    这太不合常理了!
    张导说这是因为简言西得罪了星海公司的高层,所以才会被公司放弃……梁文清想到这里脸色一变,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问一下简言西,不然如果张导的猜测是真的,可简言西却什么都不知道,敌在暗他在明,形势就更加不利了啊!梁文清想到这里也不敢耽搁,忙向简言西问道:“言西,你知不知道,自己曾经有得罪过我们公司哪个高层吗?”
    简言西从原主留下的记忆里也知道这件事情,双手交握坦然点头道:“没错,之前是和一个高层有过过节。”
    梁文清震惊,忙不迭问:“真的有???我怎么不知道,是谁啊?”
    “是半年前发生的事情,那时候我和穆生的组合还没有解散,你也没有带我,自然不会知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