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定仙门[穿书] 作者:一袈的小白花

字体:[ ]

 
    文案
    别说他穿书之后金手指不够。
    原书的男主是他弟弟,原书没出现过的上仙是他的青梅竹马,哪怕是传说中的凤凰,也时常与他饮酒作乐,好不畅快。
    他本以为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取代主角弟弟成为主角的,后来他发现他想错了。
    某上仙:“来,咱们该睡觉了。”
    “睡什么觉,谁跟你睡觉,你他妈的别过来,滚!”
    以后平定上仙情绪,安定仙门就靠你了![修仙界众修仙者]
    又名《但求一睡薛鸿生》!
    衣冠禽兽攻X傲娇炸毛受
    公告:不喜勿喷,喷子退散!
    内容标签:强强 仙侠修真 青梅竹马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鸿生,墨轩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每过几日,薛家大门口都会上演一出强抢民男的戏码。
    整个镇的人都知道,陈三看上了薛家大公子,薛鸿生。不是爱的死去活来那种,而是我就是想跟你睡觉,你不跟我睡觉我就强了你那种。
    薛家大公子薛鸿生乃是一正经人家出来的,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公子,却也是个知书达理的,自然不会让另一个男子怎么样,故而两人总会在薛家大门口这样那样。
    同一时辰,薛家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百姓,懒懒散散坐在薛家大门口,聊着昨日陈三是如何强迫薛鸿生就范的话题。
    没过多久,从西边走过来了一个男子,身上穿着丝绸衣裳,头上带了一个不伦不类的黄色帽子,帽子有四个角,角朝天,他一身酒气,手里拿了一个酒瓶,走起路来流里流气,晃晃悠悠朝前迈着步子,看他长得不高,身体却是十分健壮。
    路边的行人看到了他,都自动为他让出了一条路,并且,都不怎么敢和他对视。他便是今日的主角陈三了,此人靠打架出名,平日里没少欺负百姓。
    陈三走到了薛家的大门前,用手掌重重的敲了两下大门,嘴里喊着:“薛鸿生,你给老子出来,今天老子就把带回去,每天干你一百遍。”
    门内没有回应,陈三喝了一口酒,打了一个酒嗝,又一次敲打薛家的大门。
    “你只要出来跟老子睡一个月,老子就借给你你弟弟测试灵根所需要的钱,你也不想想谁还敢借给你薛家钱,你薛家就是个无底洞,前些年为了给你治病,啥闲钱都没了只要你乖乖的,我陈三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
    大门还是没有打开,陈三朝着地吐了一口唾沫,开始谩骂道:“不就是个兔儿爷吗?装什么清高,你薛鸿生,生来就是被男人做的,三天之内,你他妈的哭着求老子上你!”
    四周响起了一阵叫好声,不仅仅只有陈三的跟班,就连围观的百姓也是一脸兴致勃勃。
    他说的要测试灵根的乃是薛家的二儿子,本文主角的弟弟薛鹄,今年6岁,是测试灵根的好年纪,若是今年不测试灵根,就得再等上三年,才有机会,只是三年以后,他就错失了修炼的最好时机。
    本来薛鹄测试灵根,薛父不打算让薛鹄测了,那笔钱薛家实在拿不出来,并且,有灵根的人寥寥无几,为了这么一点希望不值当,但是他却架不住薛母又哭又闹,大儿子看薛鸿生也坚持要弟弟测试灵根,故而只好豁出老脸,到处借钱。
    薛父始终都想不明白,薛母也就算了,为何薛鸿生也坚持要让薛鹄测试灵根,有时候感觉薛鸿生一开始就知道薛鹄一定有灵根一样,可是即便是薛鹄真有灵根,薛鸿生又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未卜先知?
    门被打开了,门内站着一个清秀温润,书生模样的少年,他穿了一身洗的发白的蓝色长衫,发带随意束在头上,他长得很白,近乎于透明病’态的那种白,轻轻闭合着嘴唇。
    当他朝着你看的时候,你才会注意到,他那双眼眶微陷的眼睛无比清明,像是一汪清澈见底的潭水一般,一个不小心,你就会沉溺在潭水里面,游泳一圈,然后出来,出来之后才发现,自己才一阵恍然。
    他此时看着陈三的时候,眼中有一股隐忍的感觉。
    他便是薛鸿生了。
    陈三醉眼朦胧,他看到薛鸿生开了门,伸出手,便朝着薛鸿生的脸摸去,黑乎乎的手指一边摸一边笑道:“别看是个男的,这皮肤还真嫩,听说你家正在抄书赚钱给你弟弟测试灵根,何必那么辛苦呢,你啊,就跟我走,睡一个月,这钱,三爷借给你。”
    薛鸿生皱皱眉,“啪”地一下打掉了陈三的手,嫌恶得彻底。
    “滚!”
    想当年薛鸿生也是这个镇子里的天才,风火双灵根,何等的风光,刚一进仙门,就直接跳过了当外门弟子的步骤,成了一位筑基期修士的记名弟子,只等他过个几年之后,就收为真正的弟子,若是合适,有很大可能成为那位修士的关门弟子。
    修仙之路对他来说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然而谁都没有想到,他仅仅只修炼了一年,一年之后,全身是血的薛鸿生被薛父从仙山带了下来,灵根也被废了,当年,薛鸿生的生母也因为这件事大受打击,卧病在床,没多久就离开人世。
    三年之后,薛鸿生的父亲就娶了现在的薛母,没过多久就给薛鸿生增添了一个弟弟。
    从此以后,薛鸿生本来比同龄人强壮得多的身体彻底毁了,每天卧病在床,若不是靠一些名贵的药材吊着,他怕是早就已经命归西天。
    薛家本来还富裕的家底就是为了给薛鸿生买药毁的,不仅仅如此,薛家在外面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只有薛鸿生知道,薛鹄是有灵根的,而且灵根还不错是火系单灵根。
    他其实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是来自另一个世界,前尘往事基本都被他给忘了,只是还记得那个世界完全不存在修仙者,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是之前那个世界一本叫做《修仙》的种‘马小说。
    在那本书里面,薛浩是男主,测试灵根的当天,测出了火系单灵根,当天就被仙门长老收做了真传弟子,从此一路犹有天助,一直到小说的结尾他度过天劫成了仙。
    陈三却是不恼,对薛鸿生调笑道:“滚?三爷还没上你呢,怎么能滚?”
    薛鸿生眼中迸发出一阵怒意,直接抡出了背在身后的棍子,冲着陈三的头就打了过去。
    这棍子有手臂粗细,陈三自然不敢硬接,他被吓了一跳,向着旁边一跳,动作像是一只蛤’蟆,薛鸿生的棍子才没有抡到他的身上。
    薛鸿生拼命地咳嗽了起来,脸色更是煞白一片,他身子抖得不像个样子,断断续续骂道:“你做梦,狗娘养的混蛋玩意儿,你他妈的给我滚,再不滚,老子把你千刀万剐了。”
    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他无力将棍子拿起来,再次打向陈三。
    其实不单陈三想睡薛鸿生,这边的达官贵人,有的是想尝尝鲜的。
    薛鸿生何许人也?身娇体虚,柔柔弱弱的,再加上他火爆的姓子,喜好男色的见了,都得咽下几口口水。
    就是都没有陈三那么不要脸,自己找上了门。
    陈三知道薛鸿生的状况,笑道:“看来你这个兔爷儿今天是不打算跟我走了,小的们,你们把他抓起来,带回去让三爷好好调、教调、教,等三爷玩够了,给你们尝尝鲜。”
    看着下面兄弟阵阵叫好,陈三兴致更高。
    他狞笑着朝着薛鸿生走了过来,薛鸿生赶紧关门,然而,陈三早就有准备,他笑着挡住了薛鸿生关门的动作。
    在他的眼中,薛鸿生嫌恶的表情被无限放大,那样的表情让他更加心潮澎湃。
    顺势抓住了薛鸿生的手,嘴巴便要亲了上去,薛鸿生一双秀美的眸子被怒气侵染,他在陈三的怀里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开。
    陈三的手劲儿大得惊人,几乎要把他的手骨捏碎,或者说他正在享受虐待的过程。
    他前几次也就是调笑了薛鸿生几句,并不会真的动手,忽然来这么一下,倒还真让薛鸿生大惊失色!
    薛鸿生疼的几乎晕过去,他紧紧咬住嘴唇,用尽全身力气,抬起了自己的脚,冲着陈三下面踢了过去。
    只可惜,那力度不足以让陈三放开他,陈三只是停下了刚才的动作。
    他全身无力,再加上刚才的用力,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吐了出来,染在了他洗的发白的上衣上面,显得触目惊心。
    陈三的另一只手狠狠捏住了薛鸿生的下巴,嘴角出现了一个不屑的笑容,微笑着面对着薛鸿生被鲜血染红的惨白嘴唇再一次要亲下去。
    周遭所有人眼睛都不眨,看向了这边的情况,谁都知道,只要今天这薛鸿生被陈三亲了,那他以后就别想再找媳妇成亲了,谁家姑娘愿意自己的丈夫曾经跟别的男人当街亲嘴?更何况他可是废柴薛鸿生!
    以后他就是男人的玩物,彻底沦为小倌了。
    薛鸿生自然也是知道的,故而他的挣扎更加用力,特别是面前的陈三口气不小,一股一股隔夜大蒜的臭味一个劲儿朝他鼻子里面钻,让他忍无可忍。
    忽然,薛鸿生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他淡淡地看着陈三,目光像是在看傻子。
    陈三被他的目光弄的呆了呆,居然没有继续进攻。
    “你可想清楚了,真要亲我?”
    陈三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四处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他觉得有点丢脸,居然被这样的小把戏吓到了,便不屑道:“哟,爷还真是差一点就被你吓到了,爷今儿个就是要亲你,不但要亲你,还要干死你!”
    薛鸿生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一道光从他的身上发出,十分耀眼,在场的人都不自觉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耳边传出了陈三的惨叫。
    当那道光消散,恰好可以看到陈三倒在地上□□不止,而薛鸿生不屑地看了看陈三,便关上了薛家的大门。
    陈三好半天才回过了神,他指着薛家大门怒喊道:“薛鸿生,我要你跪着求我上你。”
    
    ☆、第2章
    
    薛家废柴薛鸿生逆天了!
    不知道是仙法还是妖法,但是他站在门前,周身发着光,长身玉立,书卷气十足,本来就犹如水墨画一眼的眉目多了几分正气凛然,看着就让人心里痒痒的。
    他乃是薛鸿生,那个十二年前被人废了灵根,赶出仙山的薛鸿生,不知从哪得了狗屎运,居然有了些法术。
    街头巷尾都在讨论这件事,薛家大门前来来往往的行人,也都会朝着薛家的大门多看几眼,就想着能看出些什么端倪。
    再说这薛鸿生,当天夜里,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总觉得会有些什么事要发生,便站起身来,到院子里面坐了一会儿。
    天时明时暗,天边的云时不时被风吹到月亮下面,掩盖皎洁的月光。
    夜色如水,虫鸣却让人觉得无限焦躁,炎热的院子仿佛是在火炉之中烤着,略微清凉的风吹过,并没有给薛鸿生带来一点舒适。
    这样的夜晚除了烦躁还是烦躁,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烦躁些什么,烦躁之中,还有一点期待,说不清道不明的。直到三更的更声从外面经过,薛鸿生才缓缓走进了房间。
    梦中,薛鸿生缓缓睁开了眼睛,他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桌子上面烟雾缭绕的香炉,他记得上次来,这个香炉还不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