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 ]

 
    文案:
    世界级影帝黎熙荣耀一生,从未演过配角,堪为人生赢家不想死后却被主神绑定了男配系统,
    穿越各个世界替那些成为万人迷主角成功路上的垫脚石、最后还被无情抹杀的男配完成愿望。
    逆袭、打脸、虐渣、复仇
    纵使是男配,他也要演出男主的光彩。+
    1V1++主受++万人迷受vs可霸道可高冷可邪魅可腹黑可忠犬可人妻宠妻狂魔攻
    苏苏苏,雷雷雷,作者受控晚期无法拯救,绝不虐受+
    内容标签:爽文 打脸 快穿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熙 ┃ 配角: ┃ 其它:
    ==================
    【退婚道侣的逆袭】
    第1章 修真世界打脸万人迷小媚娃攻(1)
    
    黎熙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到了新的世界。
    此刻,他正神色呆滞的跪在一个空旷的大殿中,身边昏迷着数位身受重伤的老者。
    血液干涸后的腥臭味在空气中弥漫,令人作呕。而不远处,空旷的梵音却颂唱着慈悲的经文,愈发凸显眼前的苍凉。
    黎熙闭上眼,和这个世界有关的信息接踵而来。
    这是一个扭曲的修真世界,不论男女,只要属性相和便能结成道侣共筑仙缘。
    原世界男主古凌昭便是最为神秘的顶尖双修体质,混沌体。集天地灵气,应时运而生,万年难得一见。
    混沌体是修真界天生的主宰,不仅能够提升功力,稳固道心,就连天赋灵根都能提纯。但前提必须是混沌体质者在床底间处于上位者主动支配时,才能顺利调动天地灵气让道侣获得莫大好处。
    正是由于这样神奇的体质,男主在修真界备受瞩目,更何况他出身炼器世家,本身容貌也长得极为诱惑,不过挑眉勾唇间便能做倾城绝色夺人心魂。
    因此,纵然他仅是一个失去家族又寄人篱下的弱质少年,却依旧能在后来轻而易举的得了许多修真界大能的真心,就连魔界至尊和修真界第一宗门门主都愿意为他自荐枕席。
    而原身白景墨正是那个最开始收留男主的二流宗门天罡门少门主。
    白景墨与男主曾在幼时口头定下婚约,后由于天罡门遇难落魄,古家家主市侩短视,二人婚约不了了之。
    如今古家遭难,男主又试图重新提起,寻找靠山。
    可白景墨却不愿委身,当众拒绝,让男主在宗门长老面前丢尽脸面,地位也变得极为尴尬。
    男主因此怀恨在心,对原身父子恨之入骨。在得到靠山之后,便巧使手段,害得原身家破人亡。
    ---------------------------
    黎熙穿越的时间点十分恰到好处,正值天罡门真正落魄的源头。
    现下男主古凌昭在修真界已经小有名气,不仅有魔尊在背后小心呵护,就连修真界第一宗门门主洛妄言也被他勾引心魂,侍奉枕席。
    此时此刻,古凌昭已经凭借洛妄言修真界仲裁者的影响力邀请到最富有贤名的佛修大师为去世父母超度。并广邀各界修士,召开追悼大典。
    拜贴中,古凌昭言辞恳切,字字啼血,把自己塑造成一朵身世凄惨却坚强不息的旷世小白莲。硬生生将唯利是图,落井下石的罪名扣到天罡门头上,丝毫不给天罡门解释辩驳的机会。
    而天罡门严词拒绝他开坟的举措,也被扭曲成了贪墨古家宝物,想借扣住先人骸骨来谋夺利益的卑劣行当。
    殊不知,天罡门之所以无法交出古凌昭父母骸骨,确实深有苦衷。
    当年魔修将古家灭门之时,曾放业火屠烧。
    那时天罡门派去救援的百余名修士都同古家众人一同被烧死,骨骸烧成灰烬,混杂在一起,根本无法分清,因此才会一齐葬在天罡门宗庙,立群墓祭奠追悼。
    至于古凌昭口中的家族至宝,更是子虚乌有。
    古家早已是一片焦土,古凌昭被救回天罡门时,也是孑然一身。
    然而,这些实情却被古凌昭生生扭曲,颠倒黑白。
    偏偏为古凌昭出头之人正是六界仲裁者之一的第一宗门宗主洛妄言,六界中人也因此完全信了古凌昭的污蔑。
    一时间,六界流言四起,天罡门上下皆被打上无耻至极的标签,备受唾弃。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眼中风光霁月、才貌双绝的古凌昭,只是个睚眦必报、意图掘人祖坟的伪君子,而他求助的那些侠义人士,也不过是助纣为虐、是非不分的帮凶!
    真真是好大的脸!
    黎熙冷笑一声,从地上站起。
    现下最重要的还是扭转不利局面。
    古凌昭一行人势力庞大,又有修真界第一宗门作为靠山,若是想凭修为硬憾,他一个小小金丹,绝无可能。
    但这并不是死局,还有一线生机。
    天罡门有一个护宗大阵,是当年祖师爷飞升仙界之前所造。
    阵眼是一把极品伪仙器,内有一只上古妖兽残魂所制的器灵。
    若是能将器灵唤醒,便能暂时启动大阵,禁制住场内诸人,从而获得谈判的机会!
    合上眼,黎熙将脑海中和天罡门有关的资料再次整理一遍。
    略微思索了一会,他悄然转身,避开众人,向CAO纵护宗大阵的中枢阵眼走去。
    此刻,由于护宗大阵已经破碎,妖兽残魂也随之陷入昏迷。若想将其唤醒,需先把作为阵眼的仙器修补完全。
    关于器灵唤醒之法,原身早在之前便多有涉猎,并有着自己的特殊方法。黎熙继承他的全部天赋记忆,自然手到擒来。不用多做犹豫,利落的划破手腕,将鲜血滴在妖兽残魂之上。
    血液迅速的被妖兽残魂吸取,却没有任何苏醒的预兆,可半透明的身形却变得更加稳固。
    果然有效!
    黎熙算计着时间,祭出炼器鼎炉,将零落在地上的仙器碎片收入鼎中。
    古书曾有记载,万物有灵,纵金石也能生情。
    今日,他便要开炉炼器,重补兽魂,锻造生灵,再启大阵!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替原身送给男主的第一份大礼。
    夹杂着血意的烈焰将鼎炉死死包裹在其中,黎熙的脸色因持续失血而变得苍白。但那双沉静的墨色眼眸中,却流转着诡谲的锋锐幽芒。
    ---------------------------
    天罡门禁地,宗庙前
    昔日的雕梁画栋已经尽数被摧毁殆尽,那些镂月裁云的精致心思也全都化做断壁残桓。
    古凌昭站在迁灵队伍的最前面,看着近在咫尺的白家牌位,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快意的暗芒。
    老和尚的安魂经已经念到最后一遍。
    再过一盏茶的时间,这里便会彻底沦落任他凌虐。纵使鞭墓戮尸,也无人能拦。
    遥望正后方的宗门大殿,古凌昭心里清楚,那些被禁制住的天罡门余孽尚且还没有完全绝了生机。
    尤其是那个当众将他脸面踩在脚下的白景墨,除了真元力耗尽以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不过,这却正是他故意为之。
    目的,就是为了让白景墨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将他引以为傲的宗门一点一点,压的支离破碎,碾成碎片。
    “言哥,让右边的道友让开条路吧!”故意露出一份怜悯的神色,古凌昭轻轻拉住身旁洛妄言的衣袖:“毕竟这是白家的宗庙。他们为人虽不甚磊落,对祖先总该存些敬意。好歹是世交,总要给人个观礼的机会。”
    “你啊!”洛妄言叹了口气,不忍拒绝,转头吩咐身后弟子去办。
    “小小年纪,竟有如此大的心胸!面对如此卑劣之人,也能顾念旧情。古道友果真不愧竹韵公子胜名,有君子之风!”周遭观礼之人听闻二人对话,不由得对古凌昭投出钦佩的眼神。
    就连诵读安魂经的佛修也暗自点头。觉得古凌昭天性纯良。
    洛妄言的弟子动作很快,不过几息之间,观礼群的右边便被空了出来,正对着天罡门弟子被关押的大殿。
    大殿中神智尚存的弟子看着被破坏殆尽的宗庙,眼神充满了屈辱和绝望。
    天罡门门主更是怒火攻心,喷出一口血便颓然倒地,生死不明。
    可这样惨烈的情景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同情,因为在他们眼里,这是天罡门罪有应得。
    连世交托孤的幼子都能恣意欺凌,甚至在贪墨了遗产之后,还把人赶出宗门,意图害死,简直罪大恶极。
    看着周遭众人眼中的唾弃,古凌昭兴奋的咬住下唇,半阖眼帘,做出一副不忍之态,可实际上却是无比舒爽。
    快了,就快了!古凌昭在心中默念。
    此刻安魂经已经念到最后两节,再过半盏茶的时间,便是开棺迁灵之时。昔年寄人篱下之仇,也终将得报。
    激动的情绪沿着血液在身体中游走动荡,纤弱的指尖也不自觉的随之战栗。
    古凌昭已经等不及要看看天罡门这些势利小人尊严扫地,痛哭流涕的模样。
    尤其,是那个自持甚高骄傲至极的白景墨!
    “漫多啰,跋陀耶,娑婆诃。”九十九遍安魂经终于念到了最后一句。
    古凌昭屏住呼吸,紧抿的下唇愈发显得红艳,只等佛修最后一个字落地,他便命令开棺。
    而被禁制在宗门大殿内的天罡门弟子也已经濒临疯狂,他们拼劲全力试图打碎禁制,却毫无效果。
    曾经的修真界第一炼器大宗,现在小南天唯一的炼器宗门,却连自己的祖宗陵墓都无法护住,卑微低贱宛如蝼蚁。
    这是何等的屈辱,何等的绝望!
    “吉时已到,动土开棺!”将未出口的冷笑藏在心底,古凌昭饶有兴致的看着天罡门弟子垂死挣扎的卑微模样,残忍暴虐的快感让他全身的毛孔都随之舒展开来。
    负责掘土的修士已经高举搞头,准备将天罡门宗族石碑敲碎。
    木已成舟,不存在任何逆转的可能。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凄厉的凤鸣自九霄之上传来,情势陡然突变。
    萧肃的杀气在空气中蔓延开来,足以将灵魂焚毁的森森烈焰从天空落下,化作牢笼将场中众人包围。
    原本被完全破坏的天罡门护宗大在这一阵瞬间再次开启,且变得更为凶险诡谲。
    所有人都被禁制在原地,真元力尽失,无法移动。
    而不远处的宗门大殿门前,素衫少年,手持灵鼎,傲然而立
    第2章 修真世界打脸万人迷小媚娃攻(2)
    
    墨色发丝,素色衣袂,黎熙就这样慢条斯理的从大殿之中走出。
    他走的很稳,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人的心尖之上。
    看着轻如蝶翼,实则处处透着危险的味道,宛若颈项之上悬着一把利刃,让人无法喘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