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大亨种瓜日记 作者:荷语青妃

字体:[ ]

 
文案:
张植有点不适应,上一刻还是晋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金融大亨,下一秒就变成了因为种西瓜亏本而喝安眠药自杀的一个农民。
一穷二白,外加一屁股的债,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他欠下了情债,虽然姑娘身材美貌皆有,但是张植他不是直男啊。
唯一值得欢喜的便是他有了一个类似田螺姑娘的“西瓜媳妇”。
 
内容标签: 生子 甜文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植,西晋 ┃ 配角:林翠兰、张树、张定远 ┃ 其它:
 
 
 
  ☆、第一章
 
  
  刚入睡便是听到耳边不停的哭声,惹得张植很是心烦,不禁呵斥道:“给我闭嘴。”
  他这一声吼倒确实吓得众人闭嘴了,不过也仅仅是片刻,随后耳朵便又传进各种声音,张植再怎么累也是睡不着,更何况他已经听出了些不对劲。
  当张植睁开眼睛的时候便是看到了一张陌生的脸,他们看着张植,有欢喜的,有悲伤的,甚至有幸灾乐祸的。
  “三儿,你可醒了,你真是吓死婶子了,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向你死去的爸爸交代啊。”靠张植最近的一位大妈,脸色黝黑,估计有四五十岁,一声绿色的袄子,很土气,不过她那双眼睛里倒是真的关心,不过她说的这话张植就有些不太明白了。
  肚子有点痛,张植不禁捂住肚子,只是当他看到自己伸出来的右手时却是震惊了,这手不可能是自己的,粗糙干燥,根本不是他那双白如玉的手。
  “三儿,你怎么了?”看着张植发愣的样子,他二婶林翠兰关心的问道。
  “婶子,我肚子痛。”张植抬头看向林翠兰勉强的笑道,结合刚才这个女人的话,应该是叫婶子。
  “你喝了那么多农药,能不肚子痛吗,命都差点没了。”林翠兰擦了把眼泪笑道,连忙让人再端些绿豆汤来,刚刚三儿都断气了,她连忙让人熬了绿豆汤,灌了整整两大碗,死马当活马医,没成想还真给救活了。
  “婶子,不要绿豆汤我想。”张植的脸色有些不好,因为他的肚子咕咕叫,要拉肚子的节奏。
  林翠兰一愣,再看张植的脸憋的通红,噗嗤一声笑了,换来自己儿子,让他扶着张植去厕所,毕竟张植死里逃生,还虚弱的很,而其余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很多,留下的基本上都是张植的家人了。
  而张植看着露天茅坑,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什么时候呆过这么脏的地方,但是此刻却不是计较的时候,因为动作再不快点,难保不和孩子一样,弄脏衣服。
  舒爽完了之后,张植立刻觉得臭气熏天,连忙跑了出去,张树看到张植,连忙走上前扶住他,还劝说张植不要再想不开了。
  从张树零散的话中,张植算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原来张树他三哥因为西瓜亏本欠了一屁股的债,承受不住后喝农药自杀了。
  张植觉得这男人真是窝囊,不过倒霉的是他现在成了这个男人,关键是他还不知道为什么他睡了一觉就换了地方,变了个身份,最重要的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而事实是比这还惨,倒不是因为欠债,而是因为这样的环境,他从未呆过。
  “三哥,你还好吧?”看着张植发呆,张树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谢谢你。”张植勉强的笑道,在张树的掺扶下进了屋子。
  林翠兰看到张植便是又端上了一大碗绿豆汤,张植看着煮的稀巴烂的绿豆汤,便是觉得没胃口,但是林翠兰却是不管他高不高兴,要求他必须喝下去,谁知道毒清了没了,要知道村医都说没救了,林翠兰给张植灌了一肚子的绿豆汤却是把他救活了,林翠兰更加深信绿豆汤解毒的偏方了。
  听了林翠兰的解释之后,张植有点哭笑不得,原主确实是死了,只不过他却是不能说,否则估计会被送去神经病医院,话说这个地方有神经病医院吗,看起来好破,也不知道时代换了没了。
  侧面打听一番,张植知道了,不止自己变了,就是时空也变了,难怪这么穷,他就说嘛,大晋生活水平那么高,就算是农民过得也不该这么差啊。
  送走了关心自己的人,张植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第二章
 
  不管如何,张植要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就必须认真接受这个世界的一切,也必须接受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一切,虽然是穷了点,但是他却不会认命,从前的生活是很好,但是换一种生活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接受了事实的张植便是开始整理记忆,原主父母在他十七岁的那年出车祸,双双死了,自此之后便是他二婶在照顾他,倒也是去读了大学,还找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只是这女朋友的身份地位有点高,根本就不是张植配得上的,但是年轻人嘛,总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张植在校的时候也是个校草,而且品学兼优,追他的女生还真不少,而他的眼光更不差,一选便是选了一个家室、身份、地位最好的,当然了,一开始张植是不知道的,直到孙莹莹,也就是他的那位女朋友的爸爸找来,甩了张植一张支票,不过张植倒是有骨气的直接撕了,也不愿意以这种方法分手,他女朋友倒是感动的稀里哗啦,但是张植可就倒霉了,因为孙莹莹的老爸的有意为之,张植根本找不到好工作,不得已回家种地,虽然村里很多人觉得张植的大学白读了,说他没出息什么,但是林翠兰一家子倒是对张植不错,并没有责怪什么的,反倒是担忧张植是不是在外面受了委屈,因而并没有多问什么,就怕张植心里不好受,而张植借来长西瓜的钱也是林翠兰一家担保的,张植自杀一部分是因为承受不了债务,更重要的是觉得对不起孙莹莹和二叔一家人。
  整理完记忆,张植觉得他和原主这位“张植”果真有点缘分,不过原主却是比他幸运多了,有维护他的亲人,当年他父母去世之后,他们张家那些人可都跟财狼似得盯着他的家产,若不是他够狠,估计早就被他们吞了。
  这些年虽然物质上不差什么,但是感情上却是差了,虽然也曾喜欢过一个人,不过不幸的是被背叛了,张植突然觉得,其实原主比他幸福多了。
  记忆整理完毕之后,张植整个人轻松了很多,不再对这个落后的世界抵触抗拒了,就当来度假,换一种人生,他似乎会过得更加幸福呢?
  张树一回家,林翠兰便是询问张植跟他说了什么,张树将张植和他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林翠兰,林翠兰松了口气,还好张植没有再求死的心。
  “妈,我怎么觉得三哥有点傻了呀,不然干嘛问我那种大家都知道的事情,这不多此一举吗?难道那毒药影响了三哥的记忆?”张树眉头微皱,有点担心的说道。
  “臭小子,别瞎说,你三哥只是刚刚醒过来,脑袋可能还不那么清醒,可别在外面瞎说,否则那些女人又该八卦了。”林翠兰抬手就拍了自己儿子的头,张树疼的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老妈,真不知道谁才是她的亲儿子。
  “我知道了,就不能轻点啊。”虽然心里有点小嫉妒,但是张树也知道自家三哥比较可怜,大伯、大伯母出车祸双双死了,而三哥曾经也有一个哥哥和姐姐的,不过小时候都不幸去世了,只剩下张植这么一个人,说起来也真是倒霉。
  “知道了,下次轻点。”林翠兰看着儿子委屈的样子,到底有点心疼,忍不住伸手帮他揉揉说道。
  “还有下次,可别了。”张树连忙抱住脑袋,一脸夸张的可怜,让林翠兰不禁笑了。
  “行了,别闹了,妈和你说正事。”林翠兰拉着张树坐下说道,张树疑惑的看着林翠兰,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树儿,我知道你的婚期将至,需要一大笔钱,只是现在你三哥这种情况,我和你爸不能不管。”林翠兰看着儿子有些愧疚的说道。
  林翠兰一说这话,张树便知道林翠兰的意思了,打算用自己结婚的钱给三哥还债。
  “妈,虽然我愿意,但是金玲恐怕不会愿意。”张树有些为难,虽然他也很乐意帮助张植,可是金玲是他喜欢的人,也是即将结婚的人,就算张树再怎么愿意帮助张植,那也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啊。
  “我知道,可是三儿他若是再想不开可怎么办?”林翠兰很是担心的说道,她也知道自己想用儿子结婚的钱给张植还债,但是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植自杀啊。
  “妈,我觉得三哥不会再有自杀的想法了,再说了,你也不可能总管他一辈子啊,他毕竟是个男人,总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当初你和爸爸帮他做担保人已经很够意思了,这些年也坐到叔叔和婶娘该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对不起他,就算他是我亲哥,我也是这样的话,可以帮,却不能帮一辈子,就算是我,也不可能靠你们一辈子的。”张树说道。
  “树儿,我知道你的话对,可是三儿现在面前不正有一个坎嘛,我们现在需要拉他一把,帮他度过这个难关,三儿的性子你也知道,不用担心他不还。”林翠兰说道。
  “妈,我知道,可是。”张树也是很为难,再看看自己妈那副忧心的模样,叹息一声道,“罢了,我明天去找金玲商量。”
  张树也是知道张植的性子,并不担心张植不还钱,只是早晚的问题,可是他却是真的喜欢金玲,也想早点娶她进门,就算金玲同意推迟婚事,或者简单婚礼,她的家人愿意吗,再说了他也不愿意委屈金玲啊,张树是左右为难。
  当然了,这件事情最终还需要正赶路回来的张定远决定。
  这一夜张树一家子都没有睡好觉,倒是想通了的张植睡了个好觉。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手臂有点扭伤,要小心照看,只能等她睡觉的时候稍微写一点,等到她的伤好了之后,基本上会日更的,各位放心啦,不会坑的。
 
  ☆、第三章
 
  
  虽然原主长得西瓜没有卖出好价钱,因此亏本,但却也留下了一大批用具,张植打算和那些债主们商量一下,明年再还钱,区区十几万,对于曾经的他而言确实是九牛一毛,但是对于如今的他而言确实是一比巨债,不过没关系,他总会还上的,最主要的是没有孙莹莹那个爹干扰,原主本来也不会亏本欠下巨债的,只能说原主的一切想法、实施都不错,但是架不住总是有个捣乱的,而且人家是家大业大,根本不是他一个刚出社会的年轻人可以比的。
  张植觉得目前最重要的是和孙莹莹断了联系,不管是为了以后的平安,还是因为他对女人不感兴趣,再漂亮也没有兴趣。
  孙莹莹可不知道张植的打算,听到张植自杀的消息,居然也是跟着自杀,可吓坏了孙本善,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不同意张植和孙莹莹在一起还不是为了孙莹莹着想,有些事情孙莹莹看不明白,但是作为过来人孙本善怎么会看不明白,就像他自己就是踩着前妻上位的,他可不想自己的女儿做了别人的垫脚石,都说以己度人,孙本善便是这样,以为自己是这样的人,别人也会是这样的人,真是有点可悲。
  不过最终他是拗不过孙莹莹,同意孙莹莹去见张植,当然了,他必须跟着。
  小山村来了豪华的汽车自然是引得众人聚集过来,打听到是来找张植的,便是更加好奇,从未听说过张植有这么有钱的亲戚。
  而孙莹莹也是被这村子的景象惊住了,她知道张植住的地方穷,可没想到这么穷,和她所住的地方简直是天壤之别,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张植的爱意,虽然衣服、鞋子都脏了,但是一向爱干净的她此刻却是没有嫌弃,反倒是积极的往张植所住的房子去了。
  孙本善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有点不大高兴,示意保镖,那些保镖便是将那些围观的人拦在身后,围观的人本是不满,可是看到那些保镖手上的家伙却是害怕了。
  这个社会,不似张植曾经的社会,虽然也有黑暗,但是还是法治治国,而这个社会却是有点阶级制度,富人杀穷人可以不坐牢,用钱抵偿便可,但是穷人杀富人却是必死无疑,至于那些权贵更是高高在上,视平民为蝼蚁,不过在发生过几次暴动之后倒是好多了,也是规定了贵族、富人等那些人杀人的人数,不能超过规定的数,否则就会获罪,就是所谓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意思,但是当王子真的杀人的时候又怎么会与庶民同罪呢,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不过这些东西暂时和张植没有关系,他现在所需要做的便是和孙本善交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