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重生之乐意人生 作者:七瓜咩

字体:[ ]

 
文案
 
乐意是个孤儿 虽然生活窘迫,但乐观向上,笑面迎接人世的难,励志要靠摊煎饼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然而就在他的人生刚有起色,他为了救人牺牲啊呸重生了。
他重生的那个人与他名字相像,人生却截然不同,家世优渥,有个非常疼爱他的已注册的对象,连朋友也是国内风头正劲的大明星,还白捡个漂亮懂事的儿子~
 
然而……
除去这一切假象,原身却是个爹不疼娘不爱,老公不关心,兄弟拿他当挡箭牌,说话还结巴的苦逼……
 
看穿这些之后的乐意表示:果然靠谁都不靠谱!我还是继续我的煎饼大业吧!
 
一个苦逼,重生为另一个苦逼 的故事
 
乐意:像我们这样的人,赤条条来到世界上,从出生便是输,想要靠自己赤手空拳争取到什么,在旁人看来都是痴心妄想。尽管如此,我还是想搏一把。
 
攻前期略渣,但受不贱~ 原主后期出现 加亮========>不换攻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乐意,林清杭 ┃ 配角:萧洛,莫臻,王修岑 ┃ 其它:
 
 
 第1章 重生
 
    五月末,a城雨水充盈,有时候一连几天也见不着日光,蹊跷的是每逢中午,雨就下的更大,门前那一条不甚平坦的小路坑洼处都积了水,一脚踩下去鞋子裤腿都是水滴泥点儿。
 
    原本就是个介于夏初春末之间的尴尬天气,热又热的不敞亮,一场雨更似一场的滂沱,雨帘隔开一个狭小的空间,阴暗的天气透过四方的窗子照进来,地板还受了潮,任凭谁在这样的环境里,都不会觉得好受。
 
    乐意心疼地卷起来前些天买的毛毯,放在门后面,看着地上一块一块的水迹,叹了口气,认命地找拖把来拖地。
 
    他一觉醒来已经是三点半,全身酸麻浑身是汗,忘了做了个什么梦,醒来时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
 
    把小推车推出门去,穿了件透明雨衣,调好的面粉跟鸡蛋等食材都装上,乐意准备出街摆摊儿了。
 
    雨下的更大了一点,乐意脚上穿的拖鞋,在大雨里反而自如起来,裤腿往上挽几道,捡着水塘踩,雨水溅到他露出的皮肤上,很是清凉。
 
    他常摆摊的地方是在一条叫锦塘的小吃街,附近有大学城也有高中,客流量很大。除了那些固定的门面店,流动的小吃摊子的摊主都心照不宣的把营业时间放在上午十一点到下午1点半,而后四点到晚上八点,周末是全天都在。
 
    乐意摆煎饼摊已经摆了快三年,第一年没有经验到处流窜,各个高校门口转悠,常常被城管撵的狼狈窜逃,后来无意间发现了锦塘小吃街,便在这边“落了户”,一呆就是快两年,跟周围的邻居们都混的不错,也有了固定的客源。
 
    出来摆小吃摊儿的不乏年轻自主创业的,但乐意一张青涩的小脸在袅袅油烟中还是比较突出的,做生意时也经常会被大胆的女学生调戏,让他叫她们姐姐,乐意每次都抿着嘴不说话,然后趁她们不注意多撒一把辣椒粉。
 
    他眼角有一颗泪痣,略显清淡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玲珑了许多。个头中等,因为瘦显得高,常常卷起裤脚露出的半截腿又直又细,还透着力量,脸上稚气未脱,平时看起来跟高中生别无二致。
 
    算算他的岁数,也确实是还在上学的年纪。摆了第三年煎饼摊,前几天才过了十八岁的生日。
 
    锦塘那一条街摆小吃摊子的都知道,乐意是个孤儿。
 
    原先乐意刚来锦塘时,大家伙还纳闷,哪儿来的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有模有样的摊煎饼做生意,父母都不管吗?后来乐意跟隔壁卖臭豆腐的刘阿婆聊天的时候说了他们才知道,乐意是个孤儿,自幼就被抛弃,好心人送他去了孤儿院,只是那个孤儿院太小,孩子也很少,很少有孩子能被领养。
 
    乐意的名字也是院长婆婆给取的,说他命苦,想借着改名字给他改改运,希望他乐善不倦,人生顺意。
 
    后来院长婆婆去世,孤儿院关了,学也上不成了,乐意就决定自己出来打打工挣挣钱。
 
    当初刚15岁的少年,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工地上呆了几天被人赶出来,没有学历连超市营业员都不收他,后来跟着一个摊煎饼的老大爷学了几招存了点钱也推着小车出来卖煎饼,刚卖煎饼那阵子都不敢在一个地方多呆,就怕人家吃的恶心回头来打他,后来时间长了,手艺练出来了,也成了锦塘这里的招牌小吃。
 
    下午雨下的很大,好些小吃摊子都没出来,乐意到的时候没什么人,只有隔壁刘阿婆已经把锅啊炉的都准备好了,刘阿婆见着乐意来了,帮着他把东西都放好,心疼道,“小乐啊,雨这么大,你就别出来了,又不差这么一天。”
 
    乐意一边和面粉一边跟刘阿婆笑着说,“那我不来,您跟谁聊天呢?”
 
    刘阿婆笑了,“哈哈,你这孩子。”
 
    “阿婆,您带晚饭了吗,没带我给您做一个饼吧,”乐意笑眯眯地说,“加鸡蛋烤肠,不放辣。”
 
    时代集团大厦。
 
    林清杭刚结束一场会议回到办公室,突然接到了陈乐逸的电话,他皱了皱眉,陈乐逸因为生理缺陷有事都是直接发微信信息,很少给他打电话。
 
    他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立刻接了电话,“乐逸?”
 
    那边迟迟没有说话,林清杭又叫了几声名字,过了好半天,才听到那人软糯的声音,轻轻地说,“骗,我。”
 
    林清杭心里的不安又多了几分,他慌忙问道,“你说什么?”
 
    “不,喜,欢,我。”陈乐逸一字一顿,语气肯定。
 
    林清杭愣住,而陈乐逸已经把电话挂断。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但林清杭已经大略猜到了些什么,他立刻给萧洛打电话,好一会儿,萧洛终于接了电话,声音很慵懒,似乎是刚刚睡醒,“干嘛?想我啦?”
 
    “你是不是告诉乐逸了?”林清杭开门见山,直截问道。
 
    “啊,我忘了给你说,我准备把我们俩合照发给你的,不小心错发给乐逸了。”萧洛的声音依旧是懒洋洋的,林清杭闭上眼,“萧洛,你是故意的吧?”
 
    “都说了是不小心了。”萧洛变得不耐烦起来,“还有事吗,没事挂了。”
 
    不由分说地挂断了电话。
 
    林清杭站到落地窗前,看着远方的天空阴沉沉的一片,城市被烟雨笼罩着,心上的不安感更加浓烈。
 
    他看了看手表,待会儿还有一个会议,他打通秘书的电话,“把会议推迟到明天。”
 
    雨天的小吃街生意依然红火,乐意已经不记得今天做了多少个煎饼了,排队的人还是很多,隔壁的刘阿婆已经在收拾摊子准备走了,乐意心里琢磨,把最后一桶面粉都糊完了就结束回家,连着站了三四个小时腿酸的不行。
 
    最后一勺子面粉盖到板上,待面粉变成薄薄的一层面皮,边边角角变成金黄色,加了鸡蛋里脊,撒上葱蒜胡椒,用三角刀把煎饼折了几道,装好递给客人。再把空空如也的面粉桶展示给还不甘心的排队的人们看,“没了啊!~”
 
    人们抱怨着慢慢散去。
 
    乐意伸了个大懒腰,终于结束了。
 
    雨势转小,乐意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他推着小车往回走,刚刚收摊子的时候大略数了一下今天挣的钱,数目够乐意乐好一会儿。
 
    每次跟别人说道自己的身世,对方都会唏嘘,乐意自己也觉得,像他们这样的人,赤条条来到世上,一出生便是输,想要靠自己赤手空拳博得什么,都是痴心妄想,但他依旧在心里面留有一点点小希望。
 
    他自小就有个不算是很伟大的愿望,就是可以租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不用多大,干净就好,养一只肥肥胖胖的宠物猫,每天回家能有猫在家等着他想想都很幸福,然后等到有闲有钱了再去报个夜校多读点书,弥补当年辍学的遗憾。
 
    卖煎饼虽然累了点,但挣钱其实不少,乐意这两年也攒了不少钱了,他心里有一个预估的数目,攒的钱加上今天这一笔刚好达到。
 
    哈哈哈没想到这么快愿望就要实现了~卖煎饼果然是明智之举啊!
 
    一辆跑车飞快地从他身边经过。
 
    乐意美滋滋地打着小算盘,小腿儿走的飞快,今天也是运气好,一连好几个路口都是绿灯,畅通无阻。路过一家快餐店,乐意停下了脚步。
 
    是一家经常在电视上做广告的快餐店,乐意虽然平时很少看电视但也经常看到这个产品的广告,店在锦塘那边也有,味道如何他不知道,价格是吓的乐意连进去看看都不敢。
 
    抱着鼓励鼓励自己的心态,乐意准备买点儿吃的犒劳自己。他把小推车推到不起眼的巷子里,其实也没啥好偷的,但是总归放心点。手在裤子上擦了擦,进了快餐店的门。
 
    买完乐意出来就后悔了,看着跟肯德基那些也差不多的东西,价格怎么就翻了翻!他都挑着最便宜的买了,还是让他肉疼。
 
    算了,难得一回!乐意在心里安慰自己。
 
    正想着突然被人撞了一下,乐意全神贯注在吃的上这一撞差点把他撞倒,他想教训那人几句,却发现那男生直直的走了过去,转过身来准备过马路,乐意瞪大了眼睛,那信号灯闪着那么大的红灯呢,这男的是见不着吗?
 
    男生魂不守舍的走到路中间,车鸣声轰炸着他的耳朵,他却仿佛听不见一样继续前行。
 
    乐意不假思索地冲上去准备拉开那个男生,但为时已晚,他只觉得一种巨大的冲击力撞到了他的身上,瞬时痛感贯穿了他的五脏六腑,体内流动着一种滚烫的热流,叫嚣着寻找出口,他的脑子已经无法思考,但是还想着他那辆停在角落里的小推车。
 
    他不想死!
 
 第2章 失忆
 
    全身仿佛被切割过似的,痛分布的零零散散,但每一处都很极致,乐意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