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重塑金身系统[快穿]+番外 作者:金蝉子(上)

字体:[ ]

 
文案
 
穿梭万千小世界,搜集佛像碎片,重塑金身。
 
他不会死,永世轮回,但不能动情,否则系统惩罚生不如死。
那就痛并快乐着死去吧!
 
系统无情无义无理取闹,要让攻略目标爱上自己,却不允许自己动心,拜托那就不要把世界主角塑造的那么完美好不好?! 
 
九世轮回,爱与不爱的长生之苦;
 
重塑金身,死与不死的相爱之痛。
 
快穿向系统文 主受
系统存在不明显,不会聒噪,剧情和感情线并进。
每个世界攻都有一点特别之处(主角光环)穿越,重生,吸血鬼,猫王,军阀……
 
注:1攻从始至终都是同一个人,1v1坚定!小故事悲剧结尾,但是最后绝对he
2阿业(受)每一世被清除记忆,清档之后不记得以前,所以每一世阿业都是很努力去生存,从完成任务到谈情说爱。## 论系统增设了爱情专栏之后是什么场景##
3作者认真写文,欢迎讨论剧情,捉虫小天使棒棒哒!抽打请温柔。留言会认真回复哒!
 
内容标签:快穿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业 ┃ 配角:萧维,姜白言;安图斯;胖胖;季铭 ┃ 其它:快穿;系统
 
 第1章 古代君臣
 
    三更的更声敲响,整个皇城都陷入了沉寂。一辆不起眼的青幔马车驶过青石路,从偏角的西门进了皇宫。
 
    传皇上口谕,急召御史台台谏季业入宫。
 
    马车里穿着深紫色朝服的青年闭眼小憩。圣旨刚到,他就备车出行,好像一早料到皇上会深夜急召。
 
    季业到的时候坤宁宫的太监宫女跪了一地,太监总管阿才看见他才算松了一口气,皇上近来脾气古怪,除了这位的话,其他一概不听,这不大半夜的闹起来,还是得去请人来。
 
    “季大人,您小心着点。皇上和皇后大吵了一架,今个儿这事儿有些棘手。”阿才跟着季业身后,小声的提点道。对于这个新上任就左右逢源,甚至一跃成了皇上眼前红人的季大人,他也是很看重的。
 
    这个季大人知分寸,明事理,不像他的父亲那么死板,人又长得俊俏,见人三分笑,对宫里头的太监也是客客气气的,谁不喜欢呢。再说都是在皇上跟前做事的,互相帮衬着点,这日后也有好处。
 
    季业沉着脸,点点头,算是承了太监总管的情分。
 
    进了宫才发觉气氛确实诡异的很,季业摆了摆手,那些小太监和宫女们感激地退了出去,这下面的事情一个不好就涉及到皇家丑闻,他们在场听着了,怕是小命不保。
 
    屏退了一众奴才,整个偏殿只剩下大殿中央孤身坐着的少年帝王。
 
    “皇上,您又犯错了。”季业步子缓慢却也有力,一步一步走向坐在堂中的皇上。
 
    披着明黄色龙袍的青年帝王一听身后有人声,立刻转过身,笑意盈盈,眼睛晶亮,“季业,你来了。”
 
    “臣不得不来。”季业看了看眼前这个有几分傻气的皇帝,目光沉静。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攻略对象——大楚国的楚明皇萧维,十七岁的少帝,还未及冠,这样的年纪作为一个被太师和丞相架空的傀儡皇帝,孤立无援,本该是最好拿捏的。
 
    但是这个任务被划为s级,认定为不可能完成的原因正是面前这个人畜无害的皇上。他是个穿越人士,两辈子加起来的阅历和季业这个刚刚绑定系统的新人算得上势均力敌。季业心里警惕但是面上不显分毫,端是看着萧维怎么自编自导这一场戏。
 
    “又麻烦你了。”少帝揪了揪自己的长发,一脸无奈,“没办法,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你了。”
 
    “皇上慎言。”季业作为一名合格的言官,时时刻刻要纠正皇上的一言一行。
 
    “我,不是,是朕。朕知道。”萧维还是有些不适应这个拗口的自称,当然一朝穿越,他不适应的地方很多。但是他唯一认定是面前这个人不会害他,没有什么理由,只是他的直觉,不过他的直觉一直很准。
 
    “这回要不是那个变态婆娘硬逼朕,朕也不会半夜召你入宫。”萧维眨着黑白分明的眼睛,一脸无辜。
 
    “那是皇后。”听到皇上大逆不道的话,季业面色沉静如水,纠正道。
 
    “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女人。”萧维有些苦恼地抱怨道。穿成皇帝对于大多数男人简直是上辈子积了德,但是对他来说,遍地不是太监就是女人的地方简直就是地狱。每天看着后宫佳丽三千争论皇上更喜欢谁的问题,他都好气愤!恨不得仰天大吼,我谁都不喜欢,我只喜欢小言官!
 
    “皇后是您的结发妻子,您就算不喜也要以礼相待。”季业走上前将少帝身上的衣服披好。
 
    “我都听你的,以礼相待了。是那个女人太不矜持,居然要上来扒我衣服。”少帝的脸气鼓鼓的很是可爱,他仰着头,看着英俊的青年,目光中满是依恋。
 
    季业像是完全没有感受到那道炽热的目光一样,将龙袍披好后就后退一步,恭恭敬敬的站好。“所以您就逃跑了?”
 
    “不跑怎么办啊?谁知道那婆娘发什么疯,居然又哭又闹的。霸王硬上弓的又不是我,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只能请你帮忙了。”萧维装可怜的看着季业,但是青年言官冷峻的面色没有任何波动,他有些丧气的垂下头。
 
    这一招好像对小言官没什么用啊,那自己要怎么办才好呢。到这个陌生的皇朝这么久了,他每天装模作样的扮演一个傀儡皇帝,每天被困在这个巨大的牢笼里,一开始还觉得米虫的日子挺不错,但是日子渐长,人都会觉得很压抑。
 
    当然,如果小言官可以每天晚上来陪陪他,他也不会无聊到发霉了。这个小言官哪里都好,就是这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样子实在太难下手了。我难道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萧维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应该更主动一点。
 
    怎么才能把英俊的臣子骗上床?在线等,挺急的。
 
    “皇上还没有用晚膳吧,臣陪皇上用膳吧。”季业不在纠缠一个话题。
 
    “好呀。”萧维很快被吃饭吸引了注意,扬起小脸应和着,美人在畔,何事不能?
 
    皇上吃个饭很麻烦,等一桌子的菜摆下来已经深夜了。萧维再三要求季业坐下来作陪,季业还是木着脸站在一旁。
 
    萧维一脸失落,拿起一边的银质筷子,就准备吃点美食弥补一下自己。
 
    “皇上,吃有吃相,注意皇家仪表。”季业站在一边提醒道,“筷子抓错了。”
 
    萧维看着自家抓筷子的手势,好吧,这个习惯要怪小学老师,抓笔抓多了,抓筷子都改不过来了。萧维眼珠一转,一脸无辜的看向季业,“我这么抓错了吗?”
 
    季业认真地点了点头,他一边拿起一边试菜的木筷子,一边认真的解说,“筷子尖要对齐,筷子是用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指头轻轻拿住,拇指放在食指指甲旁边,无名指的指甲垫在下面,后面要留一厘米长的距离。”
 
    萧维一双眼睛紧盯着那一双修长洁白的手,就连指甲都修剪的光洁漂亮,好漂亮啊!
 
    “皇上您听懂了吗?”季业示范了一遍,看着萧维有些神游的表情,他皱着眉头问道。
 
    “好难啊,我学不会诶。”萧维把自己的手掰了掰,感觉怎么也弄不好。
 
    季业走上前,修长的手指握住他的手,手把手的教着,他的眼神很是认真,但是内心看得出萧维的小伎俩,既然你这么想,我就如你所愿吧。毕竟这种日子也没有多久了。
 
    撩汉小技能get!手把手教吃饭……
 
    萧维得逞的笑了,小言官的手真漂亮,握起来也舒服。
 
    季业教了十来遍,但是萧维一直学不会。废话要是这么快学会了,下回可就没有这种待遇了。
 
    最后皇上傲娇的把筷子一扔,反手抓住季业的手,目光里满是哀求,“季业,我可以信你吗?”
 
    季业原本有些厌恶的心情一听这句,立刻敛去不悦,正色道,“自然,臣愿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那你帮朕除掉太师好不好?”萧维面上一脸急迫,心里却大叹,不要你什么死而后已,只要你这个人就好了。
 
    “臣愿行车马之劳为皇上分忧,但太师势大,党羽鹰犬遍布朝野,这件事急不得,需要从长计议。”季业摸不准这个皇帝是真傻还是假傻,但是自己已经被绑定在他这条船上,不管怎样,都要帮他,所以死而后已并不是句客套话。
 
    萧维紧了紧握着的手,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道:“爱卿说的有理,朕都听你的。”
 
    确实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管是小言官季业也好,还是那个处处压他一头的太师也好,他都有把握抓在手心里。萧维眼底的危险光芒稍纵即逝。
 
    “得皇上信赖是微臣莫大的荣幸”季业顺势跪下表忠心。
 
    “季业,你给我夹菜好不好?”萧维又变成那副不知世事的单纯模样,哪里还有半分心系天下是焦灼。
 
    “诺。”季业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敛下眉目应下了。这个皇帝确实不简单,自己需要再多些布置才好。
 
    季业布菜的手法也让人看着舒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计算的,居然看出了萧维挑食的怪癖,葱姜蒜香菜通通挑了出来,一场饭用完,萧维更加坚定了要攻下这个人.妻受的英俊小言官。
 
    这么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媳妇,过来这个村儿可没有这个店了。
 
    季业出宫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将难伺候的君王哄着睡着了,他才又像来时一般安静的离开。
 
    端坐在马车中的季业,从袖中拿出一方帕子,将刚刚碰过少帝的那只手一只指头一只指头的擦干净。攻略对象于他就像是一场游戏,而这个世界也不过是他下一步的踏脚石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