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烟影如画 作者:浴依

字体:[ ]

 
文案:
都说,一个人若是转世投了胎,便是会忘记前尘记忆的。可不巧的是,我不但没忘记,且记得的不止一世。但我明明记得,每每走过奈何桥时,都是喝了那碗孟婆汤的。可前尘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后来,经历的多了,我总结出了经验。可能,大概,那孟婆汤是假冒伪劣的。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洪渊,冥华 ┃ 配角:司徒杨,菁儿,雅宁 ┃ 其它:耽美,古风,虐心,前世今生,三世情缘
 
 
 
  ☆、第一章 转世投胎 上
 
  都说,一个人若是转世投了胎,便是会忘记前尘记忆的。可不巧的是,我不但没忘记,且记得的不止一世。但我明明记得,每每走过奈何桥时,都是喝了那碗孟婆汤的。可前尘的点点滴滴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后来,经历的多了,我总结出了经验。可能,大概,那孟婆汤是假冒伪劣的。
  其实记得前尘的记忆也就罢了,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开罪了老天爷。他将我每一世都安排的空前绝后的悲催坎坷,没有一世是得以善终的。开始时,会有些悲伤伤情,但次数多了,便麻木了,对殇殇痛痛,喜喜悲悲也皆没了感觉。
  换句话说,就是已不懂得何谓情,何谓爱,何谓亲,何谓故。
  五百年前的上一世的我是个悲催到了姥姥家的君王。虽有一身国之才华,横溢满满。也有满腔国之抱负,热情忱忱。奈何天家冷血的很,无情的很,也乱的很。终是十五岁继承帝位,十六岁便被自己同一个娘胎里的亲弟弟给杀了。
  记得那时是我的生辰,本应普天同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普天同悲。
  结春满园,桃花漫香。
  帝王的生辰,无论排场还是人场,皆是无人能比得了的。有曼妙妖冶的舞姿,也有曲水流觞的乐曲。到了最后时,同胞的弟弟,端起酒盏前来道贺。所言之词,无非就是那些冠冕堂皇且掉了渣滓的表面说辞。说完,他便将酒盏递于我。
  看着那酒盏,我神色无澜,宁静不语。良久后,大概是见我无意饮那盏酒。弟弟便识趣的收回。却在此时,我一抹笑意,接过酒盏,然后仰头饮尽,一滴不剩。即便,我知道那酒中有毒。
  我当时的想法则是,早死早干净,早死早投胎。所以,理所当然的,在夜半五更时,我一个人无痛不痒的在沉睡中死去。
  我觉得,这个死法还是不错的,没有任何痛苦。相比从前或乱刀砍死,或烈火焚身,或七窍流血的毒发身亡,委实要好上多的多的多。
  这一世,我投胎在了一个算是平凡的家庭。
  我爹是边城上一个碌碌无为的小官儿。至于碌碌无为到了什么程度,我只能说,见了神仙大佛绕道走,见了牛鬼蛇神绕道走。好事样样摊不着,坏事一箩筐一箩筐的找上门来。不过还好,我爹是个乐观的主儿。他常说:“事事都好不见得是好事,事事都坏也不见得是坏事!”
  在这时我娘则会说:“好事坏事我不管你,但今儿晚上的米钱,老娘不管你是坑蒙拐骗偷,也得给我想折子弄到,我可不想咱儿子还没出生就受苦受难的。”
  娘胎里的我,听这话就知道,我爹是个清正廉明的官儿。我娘是个心疼孩子的主儿。
  我娘常对我爹说:“你娶了我这么个美若天仙的女子当老婆,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我爹则笑着回应说:“我娘子岂止是美若天仙,那可是倾国倾城,绝然天下的!”然后我娘便委在我爹怀里,说:“知道就好,知道了就好好待我!”
  我爹:“嗯!嗯!”诚恳的很。
  娘胎里的我会想,这一世的爹娘貌似很恩爱,我娘貌似也是个美人。
  所以,我出生的时候,顾不上破涕而哭,先是看了我爹娘一眼。爹娘恩爱是不假,但至于我娘的容貌
  我只能说,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周岁抓阄的时候,我爹在桌子上摆了一大溜的东西。杂七杂八什么都有,看着那些东西,我坐在那里半天。就寻思,我当过乞丐,也当过纨绔。当过将军,也当过君王。总之,三百六十行,我行行都做过。所以,我有些茫然。突然想起还在娘胎里的时候,我爹说他一生碌碌无为,所以希望我可以光宗耀祖一番。就想一想,我这一世的爹娘应当待我不错,就当作提前报恩好了。我便在摆在最中间的一把利剑上摸了一把。
  事实证明,我这么做是对的。我爹当即就抱起我,说:“洪渊果然有志气!”顺道说一句,我姓杜,洪渊则是我这一世的名字。
  一转眼,便过了五年。
  这五年我过的很好,有爹娘关爱,有丰衣足食。爹爹的仕途也很好。他老人家时长抱着说:“托我们家洪渊的福,爹爹的路竟然平坦无阻。”他这么说也不无道理,他前途光明也是自打我出生开始。所以,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爹娘对我是倍加疼爱。亲戚表婶说,他们这样会惯坏了我。
  记得那天风和日丽,爹娘同表嫂在前厅叙旧。而我在丫鬟的陪同下在一旁玩着泥沙。说实话,这些小孩子玩儿的东西我真真不愿意玩弄。但现如今我才五岁,若是不玩儿些孩子该玩儿的东西,我那杞人忧天的娘一定会认为我不是个正常的孩子。所以为了避免麻烦,我便玩儿了。
  恰巧此时,一个丫鬟手中拿了些待客的瓜果。当时正值夏日,我口渴的很,便二话没说上去拿了个梨子。
  表婶见了就说:“呦,瞧着孩子让你们惯的,怎么这么没规矩。”
  一句话,说得我爹娘脸上有些尴尬。而我,听了后也看似乖顺的将梨子放回了原位。而后走到表婶面前,盯着她看。看着我,表婶面色很不自在。我想表婶大概也很惊讶,一个仅五岁孩童竟也能盯得她毛骨悚然。
  其实我想说,说我其实没多大关系。但是让我爹娘下不来台面,于情于理都不合乎。于是,我翘起了脚尖,端起桌面上的茶杯。静止的声音中,所有人都看着我。显然,他们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渊儿!”最终,还得是我娘亲了解我。可惜她老人家叫出口时为时已晚,我已将那茶杯中滚热的茶水,一滴不落的全然洒在了表婶身上。
  然后便是表婶理所当然的一声哀嚎,又在哀嚎中慌忙离开,口中说:“果然是个没教养的东西!”
  
 
  ☆、第二章 转世投胎 下
 
  我满不在乎的看着表婶离去,待她身影消失的时候,我准备继续去玩儿我的泥巴。可一回头,便迎来我爹实打实的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我头昏眼花。而这是我爹第一次打我。
  “看来我真是把你惯坏了!”打完我后,我爹怒道。
  捂着红肿灼热的脸蛋,我没有哭一声,也没跑到娘亲怀里撒娇。而是恶狠狠的与我爹对视了很久。最终,我撤回目光,擦了擦嘴角的血。又是满不在乎的去玩泥巴去了。
  晚饭时,大概是为了慰藉我所挨得那一巴掌,娘做了许多饭菜,不能说都是我爱吃的,只能说还算是合我的胃口。但我刚拿起筷子,我爹便说:“谁准你吃饭了?不承认错误就别想吃饭!”我想我爹这是良苦用心,想要以此来教训我。其实他这么教育孩子是没错的,可我偏偏不是个寻常的孩子。倘若我要是没有前世的记忆,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孩子,估摸着这会儿要么哭着认错,要么哭着在我娘怀里撒娇求救。
  可惜了了,我偏偏不是。
  于是,我又是二话没说,阁下筷子走人了!
  娘亲毕竟是娘亲。半夜她见爹爹睡下了,便偷偷的端来饭菜来到我房间。那时我已睡下,听见娘亲在门外蹑声蹑气:“渊儿,娘给你送饭来了!”然后就推门进走来。
  已是深夜,纵然我再饿,看着那饭菜我也着实没什么胃口。迟钝了一会儿,还是拿起了碗筷。吃饭不为别的,纯粹是为了不想废了娘亲她老人家的良苦用心,可这筷子上的豆芽刚放到嘴边,就听到我爹说:“你不是有骨气?有骨气你别吃啊?这般表面英雄算什么英雄?”其实我知道我爹说这话,是想我能够像个寻常孩子似的跟他服软求饶。可我偏偏不吃那套。于是乎,我又是二话没说,放下筷子。然后端着饭菜,站在门外手一松。只听得碗盘的声音,碎得清脆,也碎得干脆。可惜了,我娘的手艺虽不怎么样,苦心却是大大的。
  “爹娘,天色不早了,你们该睡下了,孩儿也要睡下了!”恭谨的作了个揖后,我说。
  发生的一幕幕,我爹娘满目惊诧,长大了嘴巴看着我说不出话来。我想他们也不晓得,我竟这般的倔强。但我并没理会他们,直接上了床,翻身盖被子,只是一会儿便睡着了。
  之后,接连三天,我滴水未进,粒米未食,然后便成功的晕厥,不醒人事。其实,对此我没多大感觉。倒是做了一场梦,梦中尽是从前的我。不知是哪一世,受人冤枉死在了断头台前。又不知哪一世,被人说是妖魔鬼怪,被绑在柱子上炼火给活活烧死。还是不知是哪一世,我做了俘虏,被人当做泄欲的工具后被人给生生的勒死。
  梦还未做完,隐约中我听见了女人的哭泣声。是我娘的声音。她一边哭泣一边抱怨我爹说:“渊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休了你!”这话说的着实可笑,自古只有男休女,何来女休男?可我娘既然说了,她就一定会做到。
  头顶上一阵刺痛,我闷哼一声醒来。见我睁开了眼睛,郎中拔出银针说:“少爷的小命,保住了!”听完这话,我娘便放开声音大哭,抱着我说:“渊儿,你可吓死娘了!”
  我勉强笑了笑,伸手擦擦我娘的泪水说:“孩儿没事!”然后转眼看在一旁忧色的爹。他也已是满目的泪水萦绕,若他同我娘一样是个女的,他也一定会大哭一场,以表悲伤。抹了抹泪水,我爹牵起我的小手哽咽说:“渊儿,渊儿是爹不对,是爹不对!”我想当初他若是知道我是这空前绝后的倔强,他断然不会打我也不会不让我吃饭。
  摸一摸我爹的胡茬,我说:“是渊儿不懂事了!”估计这我被饿晕的这几天,我爹是一直守着我来的。不然他怎么会连胡子都没剃。
  见我这样,我爹更是愧疚,抱着我说:“爹爹发誓,以后再也不打你,不罚你了!”
  本以为我爹只是一时的心软说说,没曾想,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打过我,罚过我。就连一句重话都未曾讲过。
  其实我想说,不用这样的···
  【本文在其他网站已经完结···】
 
  ☆、第三章 初见冥华
 
  初见冥华时,我十岁,他十五岁。
  那日的冬雪绵绵,我娇小的身体独自在其中穿梭。回到爹爹的府衙时,见我回来,站在门口一直候着的丫鬟莲儿匆匆上前说:“少爷,府中来了贵客,老爷叫您回来后立马去接见!”
  “知道了!”我平淡的说。
  十岁的我,府中上下已没有一个人把我当做孩子来看。在他们面前幼年老成的我,是个传奇。
  八岁那年,因晚上睡不着,我便打算在院子中走走。经过我爹的书房时,突然想起衙役们说爹的手头上有一个难办的案子,已经一个月了也未找到解决的方法。因为觉得我或许能帮上什么忙,便去书房中找来他们所说的那个案子的公文来看。
  看了后,我连感叹都懒得感叹。无非就是一个市井恶霸张三,在街上看上了李四家的娘子,从而调戏。娘子被人调戏李四怎能容忍,于是乎便捍卫娘子的贞洁。既是捍卫,又怎能小打小闹?自然是大打出手,这一大打不打紧,打紧的是李四失手将张三打死。
  案子其实也没什么难办的。李四明显的属于正当防卫,打死张三充其量就是一个防卫过当。但那张三却是我表婶家的亲戚的亲戚的亲戚的儿子。虽然拐了山路十八弯,但终归还是我表婶的亲戚。表婶又是个多事且胡搅蛮缠的标准的主妇,有人来求她,她便来我们家说个人情,希望我爹能治个死罪给李四。我估摸着,表婶也定是收了人家的好处,不然怎会那么卖力气?!
  其实表婶来说,也没什么的。可偏偏我表婶的丈夫我的表叔是个太守,也是我爹的顶头上司。而我爹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冤枉好人,又不能得罪表叔一家,所以他有些左右为难。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