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古穿未之打脸神医 作者:君恨生

字体:[ ]

 
    文案:
    失足落水的骆神医一朝穿越来到了未来世界,而这具身体竟然是一个为情自杀的前元帅夫人?
    这是一个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的励志故事。
    攻萌(雷)点:二货攻;爱打脸;爱吃醋;在外人面前大男人,在小受面前小男人;为了小受,经常不要脸,耍赖、装病等等受萌(雷)点:魂穿,面瘫
    目标:虐渣,成为人生赢家
    内容标签: 未来架空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凌 ┃ 配角:李思棕 ┃ 其它:
 
    作品简评:失足落水的神医骆凌怎么也没料到转眼的时间他竟然改头换面,成了未来世界中为情自杀的元帅夫人,并在住院的时候偶遇对他一见钟情、痴汉又二货的小攻。在小攻各种搞笑的追求攻略下,骆凌从一开始的冷眼对待到后来的会心一笑。出院后,面对前任示威般的秀爱,霸气地一一击退,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就在这时候他一次偶然的机会却发现了这个国家的秘密……
    整篇文章读起来一气呵成、朗朗上口、令人回味无穷。通篇围绕“面瘫”与“二货”两人组合,讲述了喜剧一般的爱情追逐,最终冰冷的心被融化的故事,人物描写细腻,剧情简单优美,令人遐想。思绪被文章所引导,仿佛置身其中,是值得一看的好文。
    ==================
    
    第1章 重生
    
    宇宙历5021年,人类已经进入全信息时代,机械让人类的生活更加快捷、舒适、美好,同时也在人类最危急的时刻救人于分秒之间——
    在高级公寓第520层,正有一个穿着围裙的机器人撞碎了玻璃破窗而出,它动作敏捷,凭借着金属脚下的强力吸盘,竟然横向在楼层之间跳跃,有听到声响的邻居打开窗户张望着外面的状况,发现的这个奋力跳跃的机器人手中似乎还抱着一个人,那个人手腕间绑着的绷带正不断地渗出血来。
    ——又不知道是哪家想不开的熊孩子,割腕自杀不是自找苦吃吗?疼死你还死不了,还不如买两瓶敌敌畏回家压压惊。
    不过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机器人已经跳上A区医务大楼,一脚踢开顶层医务区的钢化玻璃,跳跃进去。医务大楼里忽然警铃大作,呼啦啦一大群保镖从走廊两端一边掏枪一边飞速奔跑而来,“外来入侵者,快放下你的武器束手就擒,要不然我们开枪了!”
    落入大楼里面的机器人站起身来,对着那群用枪支指着他的保镖们笔直地做了一个军礼,红色的电子眼亮了一下,用干瘪的器械合成男声说道:“A区S栋编号656524,执行主人医治最优先任务,还请合作。”
    S栋高级公寓众所周知,在首都星里的重要级别已经达到一级,原因很简单,那一片高级区所住着的人非富即贵,不是政界大腕就是军界翘楚的家属,保镖们一听当然立即变了脸色。领队的李彪走上前也回以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请出示证明。”
    机器人头颅转动一下,红色的电子眼骤然亮了起来,在虚空当中出现一张带有联邦军徽一样的虚拟图样,李彪点开手腕上红显光束,将虚拟图样罩在其中,颜色并未变样,身份确定。
    “请随我这边来。”李彪退后一步,恭敬说道。
    这时已经有急救护士推来了护理病床,机器人用僵硬的头颅点了点头,将怀里瘦弱的人小心地放在了病床上,对着李彪做出最标准的联邦军礼。
    “劳烦你了。”冰冷粗糙的机器合成声刺耳而又难听,李彪安排了一名保镖将机器人等候室后,便有条不紊地指挥着部下将病人推向B区治疗室。
    李彪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单薄的青年,他面容精致,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皮肤苍白,几乎透明得如同纸张一般。他的眉头紧紧皱着,似乎为什么事情而烦心,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其间好像夹着晶莹的水珠。
    伤口在左手手腕上,伤口割的很深,恐怕家中没有那名军用的保姆机器人,这名青年早就失血过多而不治了。这期间护士已经一路为青年做了简单的护理将血止住,李彪也算是护送完成。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忽然病床上的人好像动了,一把抓住李彪的手腕。李彪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但是在看见青年神志不清的模样又将不适压了下来,那只抓住他的手很漂亮,修长、骨节分明,但是因为手腕使力而导致伤口再次崩裂。
    鲜红的血印在纱布上,触目惊心。
    护士们又是一阵忙乱,好不容易再次将青年的手从李彪身上夺下来,消毒处理、包扎,并且警告李彪离病人远一些。
    李彪深深看了青年一眼,停下脚步,看着青年被推进了急救室当中。
    对于李彪来说,这一幕他遇到的太多太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种怆然而下的感觉?或许他没想明白,便转身离开,一路上也有护士跑过来打探情况的,也有问为什么要破坏医院设施的,李彪做了简要的解答后走进了等候室。
    等候室中的机器人保姆见到李彪回来,立刻笔直地站了起来,一双红色的电子眼闪烁起来,他似乎尝试着改变一下声音的柔和度,不过似乎成效不大:“我的主人,情况如何?”
    李彪拍了拍机器人的肩膀说道:“放心吧,他被送来的时候并没有死去,那就是不会死了。”
    ——毕竟在现代社会中,割腕已经没有办法称为自杀,顶多被称为自残,因为只要做一趟活性激光手术,心跳没有停止,都能给救回来。
    “嗯。”机器人菲亚不再说话,电子眼中的红光也黯淡下去,这是机器人最常见的节能模式,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他需要尽可能的节省电量才对。
    短暂的一个小时似乎成了漫长的等待,一个小时之后急救室当中的呼啦啦出来一群人,护士们一边为病床上的青年提着输液,一边报着病床编号,菲亚听到声音立即再次启动系统,走出了等候室,来到青年的手推床前。
    “我是他的监护人,菲亚。请问有什么要完成的手续吗?”
    护士打量了一下菲亚,虽然表情里带着一些狐疑,但并没有多问,她将终端交给菲亚说道:“将病人的基本信息填写一下,我们是需要最基本的报备的。”
    B区的医务大楼是为了军人家属而专门设置的,只要身份核实,是不需要花费任何费用的。当然,如果身份有误,便会直接加入整个首都星医务区的黑名单。菲亚对这一类的信息当然也是了如指掌,他接过终端将主人的基本信息导入其中,导入完毕后他又将终端归还给护士。
    护士接过终端扫了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丝惊讶:“姓名骆凌,离异——?”
    菲亚动了动头颅说道:“是的,昨天刚办完手续,不知道还有什么疑问?”
    “不,没有了。他需要好好休息,专属病房546210号,祝你好运。”
    专属病房546210号。
    骆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奇怪的房间当中——宁静蔚蓝的房间。
    不过他一动身子,房间又变成了暖菊遍野的秋天。这里是……骆凌忽然头脑一阵剧痛,吵架声、哭泣声、摔门声,以及一名帅气伟岸男人不耐烦的脸庞化为记忆的碎片在他的脑海里翻滚,疼得他从病床上摔到了地上。
    房间又瞬间变成了冰雪皑皑的冬天。这是联邦最新研制出来的装饰系统,能够随着房主心境的变化而转变景色。
    哒哒哒。
    只听到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接着病房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个人形模样的钢铁人。
    骆凌一阵警惕,但是脑海中有一个声音提醒着他这并不是敌人,骆凌便没有轻举妄动,接着冰冷的钢铁将他抱了起来安稳地放在病床上,紧接着又听到一群杂乱的脚步声,进来的是一群穿着白衣白褂的男男女女又是将他一阵折腾。
    最后其中那名为骆凌查看状况的医生总算舒了一口气:“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要好好修养几天就可以了,如果还有什么情况而已用终端呼叫我。”
    “好的。”菲亚接过专属病房使用的终端送走了医生护士,等返回到病房的时候发现本还躺在病床上的骆凌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的智能系统在瞬间运转计算,电子扫描眼开启,将整个房间被笼罩起来,进行高级扫描,等扫描到阳台的时候系统显示有热能反应。
    那是骆凌趁着菲亚转身的瞬间所逃到的地方,但是墙壁的掩护对于菲亚来说只不过是形同虚设。
    “主人。”菲亚试探一般地叫道,金属脚已经移步向了阳台。
    菲亚的身躯虽然是用钢铁做成,但他的速度极快,智能系统为他制定了几种方案不断排除,最终他以最短的距离、最快的速度跳跃到站在阳台边的骆凌面前,“您打算做什么?”
    “别过来。”骆凌冷淡地喝止,他那孱弱的身躯看起来仿佛只要有风轻轻一吹便会被吹倒一般,但是此时此刻却手脚麻利地爬上了阳台栏杆。
    他冷冷站着,看着面前的机器人。
    仿佛只要菲亚一旦轻举妄动,他就会跳下楼去,了结自己的生命。
    “按照军用机器人保姆合约三千零一十条,如果主人命令被判断会危害其性命,命令无效。”菲亚冷冰冰地说道,那双毫无感情的机械眼转动着,似乎在寻思着能够救下正准备跳楼的主人的所有方案。他的系统自动检索和搜查着网络中能够应对这类事件的办法:“主人,您这么做,元帅会伤心的。”
    站在阳台上栏杆上的骆凌一动不动,没有说话,也没有再有任何动作。
    但仅仅是这样,那单薄的身躯仿佛只要有风轻轻吹过,就能够将他卷下万丈高楼,摔得粉身碎骨。
    他看着菲亚,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深不见底,
    “——谁说,我要自杀了?”
    
    第2章 分手费
    
    “合约第一千四百五十六条规定,在没有任何防护作用下处在高于地面一百公尺以上定义为自杀,而您现在所处的地方已经超过一百公尺。”菲亚解释着,经过网络方案的排查,他已经选出最合适的方法——转移注意力,并且唤起其求生欲望。
    而他刚才的话似乎确实起到作用,他的主人并不是在打算自杀。
    那么——“您能够下来说话吗?主人。”
    站在栏杆上的骆凌冷淡地看着菲亚,冰冷的钢铁无法看穿这个东西的思想,他微微蹙起眉头:“这里是什么地方?”
    “您在医院,目前正在接受治疗。”
    “治疗?”骆凌重复着这个词,抬起手腕,确实有一股异样感传遍身体,以他多年的行医经验看来,确实是受伤了,而且身体气虚体弱。换作平时,可能他早已从阳台出飞越离开。
    “是的,您——”粗哑的机械音戛然声止,一切的突变来的太快,让人措手不及。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做出最有效的弥补办法——以最快的速度跃向阳台,在他金属脚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只见原本站在阳台上的青年如同一张纸轻飘飘的落下。
    无声无息,仿佛不是人类一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