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第二世 作者:镜予

字体:[ ]

 
文案:
我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渣渣,和常少明生活了一辈子,都没能爱上他。
然后我重生了。
当我再次面对我的小忠犬时,我决定努力爱上他。
可是,当忠犬受慢慢变成忠犬诱受时,我开始扛不住了。
“常少明!洗完澡好好穿衣服!扣子给我扣全了!”
“常少明!做饭时要穿上衣!不要光着上半身就围围裙!”
“常少明!穿衣服!!!”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楼里,常少明 ┃ 配角:常少新,楼兰 ┃ 其它:忠犬受
 
 
 
  ☆、重生相见
 
  常少明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了。守着一个不愿意碰他的男人过了一辈子,心甘情愿的。
  他什么都为这个男人做过了,细心体贴,无微不至。
  甚至,在男人死后,细细安置好了一切丧事,毫不犹豫地随他而去。
  我就是那个男人,我叫楼里。
  而我现在正作为一只游魂飘在空中,看着其他人按常少明的安排将我俩同棺而葬。
  他也就敢在我死后这样做了,平日里,我们从未同床睡过,甚至……几乎没有亲吻过。
  因为我不愿。
  我十五岁那年认识了常少明,他是传说中叱咤黑白两道的人物,尽管我觉得这描述十分的中二,毕竟他那时也不过十九岁,在我看来,只是个略凶残的少爷罢了。
  因为他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便是狼狈不堪,虽然是浑身血迹,但是虚弱得不堪一击,虽然他的眼神凶狠凌厉,但是冬季也有这样的眼神。
  冬季是我外婆家的猫。
  他被仇家追杀暗算,若不是我当时大发慈悲把他带回家,他大概已经嗝屁了。
  常少明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因为“在虚弱中被人照顾而爱上某个人”呢?相反,他最开始冷傲地像只狼,而且非常非常不想也不屑于待在我家,如果不是联系他的人会暴露行踪引来仇家,他早就在醒来的第二天回家了,直到他完全痊愈,他才勉强认同了我,老实说,我不需要他认同,不过他当时确实就是这种眼神。他离开后,我听说他雷厉风行地解决了仇家,没给对方一点机会,成为了当时令人闻风丧胆的阎王。
  本来也就如此,不再有所交集,可没想到常少明内里还是个重情重义(?)知恩图报(??)的人,他帮我解决了一些麻烦,然后偶尔来我这蹭一顿饭。再后来,一切就慢慢变了样,常少明似乎对我逐渐有了一些不该有的感情,我察觉到了,也有意疏远了他,可没想到他却更紧地粘过来,尽管每天绷着张臭脸,却似乎越来越从原来的狼向狼狗发展……
  常少明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年轻气盛,而是更加内敛冷戾,所有人都怕他,我不怕,不是因为我胆大,而是因为他从未让我怕过他,他无情而狠戾的样子,至少我是没有见过的。
  什么时候听到他的告白的呢?我记不清了,也许是我十八岁的时候吧,不过我记得自己拒绝了,毕竟我不爱他。
  被拒绝后他大概有三天没有出现,三天后便又恢复如初,仿佛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后来常常明着暗着地表达心意,我足足听了四年,看着这只狼狗逐渐变成了忠犬,看着他学会了做饭,学会了洗碗,学会了洗衣服,学会了打扫卫生,终于有一天,我答应了他。
  我并没有想玩弄他感情的意思,我或许不爱他,但我真的打算和他过一辈子。
  不过我没法和他ML。
  我甚至没法对着他石更。
  因此,我想过分开,柏拉图式恋爱太不现实,可他坚持不肯。他说他愿意接受这些,他甚至表示可以接受我找其他女人,生个孩子,只要我和他在一起。
  我总归没有渣到那般地步,我没有找过女人,也没有碰过他。
  一晃七十年过去了,我们依旧这样过着,直到我死了,他殉情了。
  我心口一痛,这个傻子。
  当我看着他在我的尸体前流泪啜泣的时候,我突然有些后悔,我突然觉得,和他ML,没什么不好的,我似乎……并非不能接受……
  当我看着他毫不犹豫地自杀时,我许下承诺:若来生我还是楼里,他还是常少明,我将身体与灵魂,一同交予他。
  然后,我重生了。
  我重生在二十岁那年,正是常少明向我表达心意后两年,这时候我还是疏远着他的。记忆中,上一世是第四年初他发生了一场车祸,我被常少新骗去探望了一次,便又被他死死缠住了。我那时心中自然是不忍的,可我尚有几分清醒,虚伪客套了几句便想离开,他躺在病床上红着眼眶语带嘲讽地说:“楼里,你还要躲我到什么时候?我就这么叫你恶心吗?”
  常少明从未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他这般一说,叫我顿时觉得自己十恶不赦,便是站在多年好友的角度,也不该在他出车祸后如此冷漠,尤其是这个人对我还好得没话说。
  从此以后,我便和他重归于好(?)常少明待我还是如同从前一般好,那般讽刺的说话,我上辈子也只听过那一次而已。
  后来我想想,大概他那时是真因我的冷漠感到绝望了,才会孤注一掷,说出那样的话吧。
  “楼里,楼里!”聒噪的声音将我唤醒,“发什么呆呢?去上课了!”哦,今年我才大三,看向背着书包等待我的舍友——张习文,这小子后来成了我的合作伙伴,因着彼此是大学舍友,关系也好,与他合作要愉快很多。
  我应了一声,拿起书包和他去了。
  记忆中,第三年常少明追得更紧了些,每天中午都会来找我,带着他的爱心便当,不过这段时间我似乎是从没接受过的,我不是没看到他为了做这些手上被油溅起的水泡,我只是不希望他在这些事,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听说那些便当也没有浪费,每天都进了常少新的肚子。对了,常少新与我同级,名正言顺地成了他哥的探子。
  果不其然,中午常少明又来了。
  这个与我生活了七十多年的人,我一点都没有感觉陌生,虽然他后来为我改变了许多,但常少明依旧是常少明,我上一世的,爱人。
  他拎着便当,阳光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金边,竟让素来乖张冷戾的他多了几分阳光温暖的模样,我第一次没有转身就走,而是停下脚步细细看他,他一震,仿佛没有想到我会这般直视他,有些慌乱地伸手整理了一下原本也不乱的衣领,尴尬地咳了两声,加快了脚步走来。我看见他眼中绽放出强烈的希望和光。
  可他还没走到我面前,就停下了。
  他眼中突然变得黯淡,带着几分犹疑,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猜他大概觉得这样的我太不正常了,他怕我会明明白白地跟他坦白,叫他不要再和我有什么牵扯。其实这样的事情我已经做过好几次了,每次说完他都会有三天不出现在我面前,但三天后必定准时来报道,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上一世在一起后我曾经问过他,他回答说怕我烦他了,所以只好消失三天,但三天也已经是极限,他没有办法继续熬下去。我听后总是沉默,我不知道他这般能忍的人,竟会连三天都熬不下去。我更无法想象,他的这三天,是怎么度过的,因为再见到他的时候,他都憔悴得好似和文件奋斗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
  常少明一直渴望着我能接受他,可他也似乎一直坚信着我不会接受他,就连上一世答应他在一起生活后,他也总觉得我是在哄骗他,迟早有一天会悄悄离开他,好让他痛得撕心裂肺。
  我哪有那么坏。
  好吧,我确实挺坏,至少对常少明而言。                        
作者有话要说:  小短文
 
  ☆、午饭
 
  我站在这等他得越久,他越是紧张,看他迟迟不上前来,我主动走了过去。大抵是我拒绝过太多次,伤了他太多次心,他见我走上前来,竟往后退了一步,仿佛要落荒而逃。
  他向来高高在上,却被我看去了所有狼狈的模样。
  我有些心疼。
  是我把他害成这样的,尽管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想到他为什么会爱上我,然而七十多年都过去了,我曾经以为他对我的“新鲜劲”却久久不过。
  我早该明白的,他对我向来认真,只是我从前不愿相信罢了。
  我与他身高相仿,自然地平视他,他却不那么自然了,结结巴巴慌慌张张地问我:“楼、楼里,吃午饭,了吗?”
  我瞧着他脸上竟出了薄薄一层冷汗,不由暗自叹息,这个人跟个傻子似的,做什么非要爱上我这么个冷心冷情的人?
  “还没,和我一起吃吗?”这绝对是我三年来对他说的最温和的一句话了。
  他愣了愣,飞快地眨了几下眼睛,似乎在辨认我话中有几分可信,然后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一副我一变脸就要摇头的样子。
  我竟觉得他这样十分的可爱,眯眼笑了起来。
  这举动惹得他的脸顿时红了,没想到我今天心情会这样的好,他有些局促,这样的他我上一世也很少见,常少明总归是强势镇定的,我记忆中,上一世只有第一次吻他时,他脸红得厉害,都不愿面对着我,背过身暗戳戳地乐,我看见他耳朵尖都泛了红,往日的老虎突然变成了小仓鼠似的。可惜上一世我并没有吻过他几次,大多是在心情非常好的时候,倒有些遗憾。
  也没什么好遗憾的,我既然撞了天大的好运重生了一次,这一世便通通补回来好了。
  吃饭的时候,我才发现他只准备了一人的份量。不过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端端正正地坐在我对面,一副要看着我吃的架势。我皱皱眉,重新取了一个碗,常少明立刻明白我的意图,伸手拦住,道:“楼里,我吃过了。”
  我顿了一下,推开他的手,将一半的便当扒入那碗中。他那句话我自然是半点不信的,常少明将我的事看得极重,我还没吃,他只怕根本想不到自己。若我还不明白这一点,也太对不起他上一世付出的七十多年了。
  常少明没有再说什么,我俩便沉默地开始吃起来。他这时做的还远远不及上一世最后的手艺,但也已相当不错,我估计他已经练了一年有余。不出意料,这么一想,我又心疼了一下,我欠常少明的太多了,看来要把这一世都完完全全赔进去才够。
  其实再赔几世也不够,因为他总是付出的一方。上一世我答应常少明大概也是这个原因,但这一世,我乐在其中。
  显然,被瓜分的便当,即使他做的已经超出了我平日的食量,也填不饱两个男人的胃。
  常少明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歉疚,他总是这样,把一切都往自己身上揽。
  “楼里,要不、你再去食堂吃一些……”常少明尴尬地开口,指尖在桌上微微摩挲着。
  他一直有个坏习惯,思考或者发怒的时候,用指尖有节奏地敲着桌子,好像在读秒一样。
  不过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敲桌子,因为我一听这种节奏就心烦意乱,倒是他紧张时,会喜欢用指尖摩挲桌子,估计就是敲桌子的衍生吧……
  我想了想,大学的课其实我已经不必要上了,不如用这段时间和他好好培养一下感情,补回这几年的空白。
  于是我说:“去你家吧。”
  我也是习惯使然,和这个人生活了七十多年,一切都变得自然,可是现在的常少明不这样想,他几乎呆住了,看我一点没有耍他的样子,他突然微微勾起嘴角,好像我最初认识的那匹狼又回来了。
  他低低回答:“好。”
  声音低哑而姓感,分外勾人。                        
作者有话要说:  就算又变回狼属姓,还不是受( ̄(工) ̄)
 
  ☆、回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