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扒一扒反派洗白攻略〔重生〕 作者:醉又何妨

字体:[ ]

 
    文案
    江寻意不幸穿书多年,兢兢业业,
    可贵的保持了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反派必备素养,
    终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完成了让男主杀死自己的超高难度任务!
    然而这时,ooc警报横空出世:
    台词错误,角色崩坏,任务未完成,开启重生系统!
    于是,他光荣的变成了一个快要去送死的二傻子。
    上辈子被人捅肾,这辈子只想低调做人,默默装逼。
    谁知道面具一掉,云歇认出他来,知道他重生而归,死皮赖脸搂他抱他还想上他。
    草,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上我!(;`O?)o
    论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二傻子?
    老老实实装疯卖傻,不许偷捏别人的屁股,不许觊觎别人的身体,不许假装自己是攻。
    最后一条尤其重要。
    腹黑主角忠犬攻&洗白反派美人受,主受~
    重要的事说三遍:攻不渣不渣不渣!
    小醉的预收坑:快穿之弄死剧情君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寻意 ┃ 配角:云歇,江漠楼,宣离等 ┃ 其它:1v1,HE,主受,竹马竹马
 
    第1章 狗血的开端
    
    一剑穿过胸口,剑锋扎入心脏时触感冰凉,将落的夕阳却依旧火辣辣的。
    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江寻意觉得自己应该十分愉快,可心里面却感觉不到丝毫的轻松。
    想他不幸穿书多年,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脑残小boss,不管内心如何,表面上却可贵的保持了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反派必备素养,本着时间就是生命的极高觉悟,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尽情发挥自身的作死本色,为男主的霸气之路添砖加瓦,最后终于完成了人生中的最后一个任务——让男主杀死自己。
    按照约定,他终于可以功成身退,欢欢喜喜回家去了!
    可为什么,在这一刻,还是会为了书中一个虚拟人物的不信任而感到有一点悲哀?
    唉,随便吧,反正都要过去了。
    江寻意闭上了眼睛,在咽气之前说出了自己的最后一句台词:“云歇,我……你……”
    【嘀嘀嘀嘀嘀——ooc警报,台词错误,角色崩坏,任务未完成,开启重生系统!】他的脑海中突然响起了这样一句话。
    啥!剧本就是这样写的好么!江寻意深吸一口气就要争辩,可这口气吸进去了,就没能再吐出来。
    他死了。
    “他死了。”
    云歇怔怔看着面前的人倒下去,似乎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自己的长剑被江寻意倒下的身体带的脱离手掌,他才似乎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这样告诉自己。
    不,不可能!
    他如梦初醒,僵硬地跪下去,想要按住江寻意犹在流血的伤口,双手却颤抖的不成样子,眼泪顺着面颊留下来,溅在那张依旧俊美无暇的面庞上,又渐渐变得冰凉。
    满眼的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云歇很想闭上眼睛,但江寻意就在眼前,精致的五官眉目宛然,他看着这个人,说什么也无法做到。总觉得似乎下一刻他就会坐起来,像以往一样挑起那飞扬不羁的剑眉,嘲笑他说:“寒碜死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哭的!”
    可是没有,没有!他再也不能这样做了!
    云歇哆哆嗦嗦,只感觉如同被人兜头灌了一盆冰碴子,浑身上下冷到了骨子里。
    胸口气血翻涌,满腔的哀恸绝望无处发泄,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几乎怀疑这是一场敌人布下的幻术。
    我明明没有想要杀你,我明明那样喜欢你,为什么你我之间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阿寻,我求求你,你起来罢,我错了我不怪你了……你讨厌谁,我们就一起去把他们杀光,你喜欢去魔族,我们就一起投奔魔君……你起来……我求求你了……”
    他浑身无力,说什么也不能把江寻意从地上抱起来,索姓自己也跟他并排躺在地下。
    夕阳已落,夜来风起,有月光一点点自大团大团的灰败云层下面挣扎出来,如同潮水一般逐渐淹没了这片山野,远处传来的拼杀声逐渐模糊,他们就好像躺在最深最深的海底,整颗心也像海水一般清澄晶莹。
    “阿寻。”云歇柔声叫他,心中突然平静下来:“你还记不记得,前阵子我同你说喜欢秋师姐,叫你不要同我抢?”
    “那是骗你的。”
    “我只是……不喜欢你总是和她在一起……”
    “一直没有说过,我喜欢的人,是你。”
    “……阿寻……寻意……带我走吧……”
    
    第2章 傻瓜杜衡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活着,他早该死了。
    江寻意觉得这句话很适合自己,因为他明明已经死了,死的恶贯满盈,死的恰到好处,结果这咽气还不到一炷香的时辰,他便又睁开了眼睛。
    这绝对不是说好的回家了!
    乍一睁眼,周围一片漆黑,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只听着一片哭声呜呜呜地在身边回响,听上去有男有女,且,应该是身处于一个比较封闭的空间里。
    江寻意嘴唇微动,无声地念了几句咒语,跟着并指在眉骨上一抹,视线总算清晰了。
    十余名年轻男女身处于一个狭窄的山洞里,个个哭天抹泪,痛不欲生,活像死了亲娘,洞口站着两个身穿黑底红纹长袍的面具人,各持长矛,一动不动。
    显然这些人是不知道为了什么理由被关押在这里了,也显然江寻意虽然不再是那个称霸一时,与主角齐名的灵台双璧之一,可他绝对是又穿了一次。
    皱了皱鼻子,明显感觉到脸上被贴了些许易容的物事,江寻意却也没有手欠往下拿。
    也不知道这一次还是不是一本书?还会不会让我当反派boss?被人喊打喊杀的感觉很不爽啊,拒绝再来一次!靠,旁边这个妹子可不可以不要用我的袖子来擦眼泪啊!
    江寻意心里咆哮,脸上含笑,耐心等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妹子暂时中场休息,这才压抑暴躁的本姓,柔声细语地道:“刚醒过来,脑子还有点不清楚,姑娘,这是什么地方呀?”
    那女子陡然听见有人在自己耳畔说话,吓得一抖,随即辨别出是江寻意,立即把他的袖子一摔,啐道:“你这个该死的二傻子,又忘了我的名字么?你那猪脑袋又什么时候清楚过?都要死了还要和你一起,呸,真是晦气。”
    江寻意的耐心用光了,他本来笃定了这一回完成任务一定可以回到现实世界,结果搅成了这样,一直在心里面憋着一口气,被人这么没头没脑的一骂立刻变了脸色,刚抬起手来,就听旁边另一个声音低低地劝道:“芳姐,你也莫要再骂杜衡了,他毕竟是被骗着替少主来顶灾的,也很可怜……”
    江寻意慢慢把手放了下去,不再说话,凝神细听。
    芳姐泣道:“可怜个屁!他活着也是到处遭人白眼,倒不如死了的干净,咱们怎么一样!打宣离魔君这一回重回人世,说是需要十八名鬼节里出世的男女献祭,我便知晓自己难逃此劫……”
    她后面再絮叨什么江寻意已经不想再听了,“宣离魔君”四个字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振聋发聩,在脑海中一圈圈扩散了出去。
    果然还是在这本杀千刀的《云起天澜》里面,妈的。
    不是他对这个名字太敏感,而是宣离魔君的存在感不是一般的强,他在《云起天澜》这本书里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反派boss角色,就在江寻意还没有反水的时候,这位魔君就是他和主角云歇一起攻略下来的……等等。卧槽。
    宣离魔君重回人世?!
    不应该呀!
    当初可是老子拼掉了半条命弄死的,咋说活就活了?!
    江寻意似乎有些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不能回家了。
    而且他这样虎躯一震,也震出了对于杜衡——也就是他现在这个身体的印象。
    说起杜衡,芳姐刚才那句“该死的二傻子”倒也不算错,因为他真的就是个傻子,先天的,没药医。
    当今修真几大门派中,排名第七的就是菏泽杜氏,杜家家主有一妻一妾,妻名殷灵,妾唤程丹。妻妾二人在同一天产子,妾生子要出世的早一些,名叫杜黎,这杜黎名头极大,素有贤名,江寻意此前听说过却没有见过。而杜夫人却是难产,足足一天一夜之后才生下了杜氏的嫡子,取名杜衡。只是他虽为嫡出,却在出生时伤了脑袋,成了一个痴呆儿。
    更惨的是,他不光人傻,而且尚在襁褓之时亲娘就因病去世,处境更加雪上加霜。身为一名恶毒女配,程丹不坑他简直都对不起这个称呼,杜衡之所以能够顺顺当当活到现在,全是因为他智障到没有人愿意和这么个傻子一般见识,直到宣离魔君降世,点名挑选了十八名男女献祭,程丹当然舍不得自己的亲生儿子去送死,心念微动,就想起了杜衡。
    杜衡和杜黎本是兄弟,两人年岁相同,身量相仿,面貌更是有五分相似,于是程丹在他的脸上稍作修饰,便将杜衡打扮成了哥哥的相貌,连同另外十七名男女,送到了宣离魔君所在的戾天魔窟,不知道怎么就给换成了江寻意。
    江寻意暗暗调息,竟发现这具身体灵力极为丰沛,比起他原来的身体来说犹有过之,却不知道杜衡是如何修炼出来的,顿时得到了安慰,也有了心情去关心一下外界的事。
    刚才那位被叫做芳姐的女子姓程,也是修真大家出来的小姐,说起来还是程丹的侄女,这也是她能够认出杜衡不是杜黎的原因。此刻她还在那里边哭边说,哭词甚是生动细致,江寻意靠在一旁听了一会,已经基本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连他在内的这十八人此刻处于待宰状态,论理魔君献祭他们的时辰已经到了,却不知为何,宣离迟迟未至,反倒弄得每个人心中都是不上不下的,十分忐忑不安。
    江寻意嘴里叼着根草,靠在墙角专心致志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心里却是翻江倒海,挺不平静,被杀了一次之后,这个世界变化太大,让人有点跟不上遛。他思索片刻,还是决定留在这里,静观其变。
    正在这时,他的袖子被人扯了扯,江寻意回头一看,正是刚才阻止程芳骂他的那位姑娘坐了过来。
    此女名曰程蔚,是程芳的孪生妹妹,但这姐妹两个虽是一母同胞,同时出世,姓情长相却都大相径庭,程蔚见四下没有人注意自己,这才悄悄从袖子里拿出几块被帕子包着的小点心,低声道:“衡弟,你饿了罢?吃几块点心。”
    这具身体没辟谷,江寻意倒当真是有些饿了,他方才施了法术,能够暗中视物,打眼一扫,见那包点心的帕子干干净净,心中很是满意,毫不客气地接过来,一口一个,连句谢谢也没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