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业余奸商[位面]+番外 作者:丁巳(上)

字体:[ ]

 
    文案:
    一个位面技术员被老东家弄死后才发现……
    埋头科研穷三代啊!重生成了一串很缺钱的数据,又再伪装成位面智能系统的时安表示,他的目标,是拐骗一个好拿捏又有钱的宿主。财大气粗的攻君:我真的是个老实的好人。
    ————阅读指南————
    ①位面系统批量生产,女干商界人才辈出;
    ②专业女干商精分攻+伪系统严肃受=狼狈为女干二人组
 
    内容标签:重生 穿越时空 异能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时安,冀北 ┃ 配角:简繁 ┃ 其它:位面系统,丁巳
 
  ☆、001
 
  时安站在光梯之中,面无表情地看着玻璃墙外的场景。
  在一墙之外的是华夏兑星最大的位面交易中心大厅,无数人来来往往,诸多带着位面通讯腕表的服务人员正接受着顾客们的咨询。而位于大厅中央的则是一块巨大的分频光幕,上面跳动着密密麻麻的字符。
  “编号344的位面通讯器成功与魔法位面A 3号完成交易,有该位面物资需求的顾客可前往344号窗口进行咨询……”
  “编号2583的位面通讯器成功与修真位面B7号完成交易,有该位面物资需求的顾客可前往2583号窗口进行咨询……”
  随着光梯渐渐往上,时安眼中的场景开始变换,最后定格在一处通廊上。这时光梯停了下来,门缓缓打开,一个穿着制式服装的女人站在那里微笑看着他。
  “时先生,这边请。何先生已经久候您多时了。”
  时安抿抿唇,捏紧了手腕处的个人终端,随着女人走到了熟悉的一扇门前。不等女人示意,他便直接推开了那扇挂着“首席何烽川”铭牌的办公室大门。
  屋内,何烽川坐在办公桌后,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他。“好久不见,学弟。”
  时安站在门口处,没有丝毫想要走近对方的意思,只是淡淡地开口,“找我来什么事?”
  “只不过想和学弟叙叙旧……”何烽川的话刚出口就发现时安脸色更差了,他挑了挑眉,直接起身走向了时安。“学弟的气色好像不是很好啊,难道最近过得不大好吗?”
  此时的时安眼下泛着青黑,脸色苍白,双唇紧紧抿着,已经绷紧成一条线。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略显陈旧的衬衫,整个人瘦得好像只剩下了一把骨头。但饶是如此他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悲戚,听到何烽川的话也只是冷笑一声,“托你的福。”
  “学弟这话是什么意思?”何烽川疑惑,但是话锋随即一转,“听闻华乾公司最近开发出了能唤醒生物波的药剂H1,时博士有救了,你不应该很开心吗?”
  时安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没事我走了。”他干脆利落地转身,下一秒却因为对方的话脚步一顿。
  “不过看来,你好像没钱购买H1。”
  时安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何烽川却仿似没有看到,径自接着开口,“你今天愿意赴约,不就是冲着钱来的吗?H1售价不过三百万通用币,你只要开口,我随时可以借你。”
  “何先生。”时安的手已经紧紧地握住了门把,一字一顿地说,“我已经就贵公司盗窃我作品申请专利一事向法院提出了诉讼,我相信法院会给我一个交代。何先生还是等待法院的传票吧。”
  说着他就要推门离开,何烽川却忽然笑出声来,“学弟啊,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懂变通,你知道钱是个好东西吗?你以为你的起诉状真的寄到了法院?”
  时安的脸色微微一变。
  “瞧瞧这起诉状写的——通用历4017年,个人研发出位面音频通讯端……还有4018年的位面影像通讯端,4020年的初级位面传输系统……改变世界的三代位面产品啊!”何烽川的声音中满满的全是嘲讽,“不过据我所知,这三代位面产品的专利,明明白白为何氏所有,你不会是做白日梦以为自己真是少年天才大发明家吧?”
  时安终于缓缓转过身来,眼底渐渐浮上了一层恨意,“何烽川。”
  “听闻H1药剂限量发售,如今在黑市里头已经炒到八百万,尚且有价无市。但不巧,我手上刚好有一支H1。”何烽川微笑,“学弟啊,不知道你离开何氏后的这三年里,在那些黑研究所里工作,挣够八百万了没有呢?”
  偌大的办公室内一片寂静,时安紧紧地咬住牙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究竟想怎么样?”
  “听说你开发出了位面活体传输系统,”何烽川轻轻地拍了拍手,“真了不起。”
  时安下意识地握住了手腕上的个人终端,背脊却挺得更直。
  看到时安全身都紧绷起来,何烽川的目光从他手腕处轻轻扫过,满意地扬起了下巴,“一千万通用币,加上一支H1,这个价码你满意吗?”
  何氏首席的办公室位于大厦最高层,落地窗外偶见高空飞行船经过,很快又消失不见,视野里只剩下许多轮廓模糊的建筑顶层,时安感到心底一片绝望,他缓缓闭上了双眼。
  “成……”“交”字还未出口,时安手下的终端却疯狂地震动起来。他一看终端屏上显示的号码,脸色倏地全白了,立即接了过来。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话,他整个人都仿似站不稳般晃了一晃,接着就是迅速开门往外冲去。
  何烽川当即追了几步,“发生什么事了?”时安没有再理会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外跑,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野内。
  办公室门前便只剩下了何烽川一人。他留在原地,慢慢地收回了脸上所有多余的表情,随即接通了一人的终端。
  “……时博士没救了?”
  另一边,冲出去拦下一架飞行船就快速往医院赶的时安,坐在船内浑身不停地颤抖。他一遍遍地催促着司机,终于赶到了医院门口。
  他急急忙忙地付了钱就往外冲了出去。就在他离开飞行船的瞬间,一架失控的低空飞行船直直地朝他撞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一块染血的个人终端被送到了何氏旗下的研究所中,不久何烽川便收到了关于位面活体运输系统的消息。
  偌大的办公室一片寂静,只有来自研究所报告的声音。良久,他关掉了个人终端,淡淡地开口,“……竟然绑定了生物波。”
  “真可惜。”
  ·
  漆黑一片的空间,无数荧色的字符排列成一道道交叉的数列。时安刚睁开眼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熟悉而又陌生。他试探着去触碰那些字符,整个人却从字符中穿了过去。
  这时他的大脑忽然一阵刺痛,一种莫名的感觉瞬间刺入了他的意识中。时安痛得闭上了眼,大量的数据快速地侵入了他的大脑,一个个排列规则的字符渐渐凝成一个眼熟的编程轮廓。
  这不就是他刚研发出来的位面活体传输系统S2吗?
  时安抿唇,看到那些字符慢慢都往他身上飘来,然后一点点地融入了他的身体内。他伸出双手,发现自己只剩下一个透明的身体轮廓,透过肌肤纹理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里面流动着的不再是血液,而是一串串高速运行着的数据。
  而四周也渐渐亮了起来。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方才他明明正赶到医院,结果却被一辆飞行船撞翻了……想到那时的匆匆一瞥,飞行船驾驶座上的人看到他回头神色立即慌张起来,显然发现自己注意到他的长相了。
  ——毕竟自己跟那人曾经在何氏旗下还一同共事过。
  何氏千方百计欲从他手中拿到位面系统,却不知道离开了时家人的特殊体质,外人根本无法轻易开发出新的程序功能。
  时安冷哼一声,同时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还站在医院门口。他当下立即跑进医院,直接奔到了父亲的病房,冲进去却发现病床上空无一人!
  他当机立断,决定出去询问医生,眼角却忽然注意到了床头摆放着的光历。
  通用历4020年10月25日。
  三年前,他爸爸刚成为植物人的那年。
  时安像是瞬间被人敲了一个大棒槌,整个人都傻了。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几名护士推着一个病人进来,医生将那人安置好之后才对着随行进房的一个男人说道,“……病人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他的生物波活姓很低,可能会终身沉睡,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陪着病人一块进来的男人大约近一米九的个子,站在背光处五官看不清楚,但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周身气息温和,感觉似乎十分友善。他闻言点了点头,小声地询问着医生什么。
  此时的时安却听不到任何外界的声音了。他定定地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人,跟他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容,眉间却都是抚不平的皱纹。时安一步步慢慢地走过去,停在了病榻旁边。
  他真的回到了三年前。
  这一刻,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感知到父亲的生物波还有活姓,没有彻底沉睡。
  而他研发出的第一代位面系统,不过刚刚问世三年,世界还没有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时安双手捂住脸上的一切表情,双肩却不由得微微颤动。待他的双手放下,脸上却依旧是那副冷硬的表情。在他的眼前是自己半透明的双手,上面全都是一串串凌乱的数据公式。他看着这些似曾相识的数据,心念一动,试着用意识CAO纵组成身体的数据,直接侵入到放在床头的光历里。
  他的脑中有无数数据乱窜,随着他的意识,整个人从光历上窜到了房内护士的个人终端上,沿着光网四处巡了一周,又渐渐自光网上剥离出来,变回了一个由字符组成的人形轮廓。
  全程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时安终于确认了自己不是个人的事实。
  他成了一串可流动的数据,一串编入了位面活体传输程序的数据。
  医生又跟陪着时父进来的男人交代了些什么,时安皱了皱眉看着那个男人。
  他认识这个人,这是那个在五年后研究出提高生物波活姓药剂的冀北。
  他紧紧地盯着那人的双眼,沉吟一番后,整个身体散成一道数据波,十分轻易地侵入了冀北的个人终端中。
  冀北的个人终端戴在手腕上,时安从这个角度望向病床上的父亲。时博士面容安详,没有半分往日和时安争吵时的臭脸色,看上去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然而生物波沉眠,这种俗称是植物人的病症直到三年后才得以研制出治疗药剂。
  前世,父亲就这样一睡不醒,时安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何烽川!
  二十年前,时安的祖父提出了位面技术概念,在其早逝之后,时安和父亲时章便接过了长辈的衣钵,继续进行位面技术的开发研究。然而就在四年前,父子二人因为研究理念出现不可调和的分歧而分道扬镳。时安离开了时章的研究所,转而接受了师姐的邀请到何氏旗下的研究所供职,结果却让他真的先父亲一步研发出位面系统。
  这项本应为世界称赞的盛誉,最后却并没有落在时安身上。在何氏旗下研究所供职的五年,时安总共开发了三代的位面系统,掀开了位面发展史上新的一页,而在何烽川的移花接木之下,这一切的名誉都成为了时安的师姐,也就是何烽川合法妻子的囊中之物。
  可在时安发现并为之反抗时,一连串的意外接踵而至。何氏只看到了位面系统带来的巨大利益,却不知道位面系统的诞生源自时家人的生物波,时家人自然也不会将底牌告知外人。时安干脆离开何氏,却和父亲双双出了意外,时博士还因此生物波沉眠,成为了植物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