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做只猫真好[重生] 作者:文盲团长

字体:[ ]

 
    文案
    当你发现自己变成猫时,是选择被人饲养,还是选择做一只自由的街猫?
    “老子哪个都不选!”
    解风华,一位在声名大噪时为爱隐退,跑去跟他金主结婚的影帝。
    本以为感情终于修成正果,可婚后解风华却发现对方心里另有忘不掉的白月光,而他不过是个替代品。
    好在一次车祸,让解风华重生回到了过去,他可以趁这个机会,赶在爱人和白月光相识之前把人抢到手。
    只是或许过程会困难了点,因为他居然重生到了一只才刚刚出生的小猫身上…?!
    食用指南:
    小祖宗喵受×宠溺铲屎官攻
    宠宠宠,甜甜甜,HE,1V1,无替身梗←拍黑板划重点本文纯属作者脑洞,初次尝试写娱乐圈题材,如有bug欢迎指点
    内容标签:重生 娱乐圈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解风华,印楠 ┃ 配角: ┃ 其它:甜文
==================
    
    第1章
    
    在商街的某家酒吧,一个靠角落不太引人注意的座位里,有名青年正独自待在那里,整个人被一股或忧郁或惆怅的情绪所包围着。
    青年身上散发着独特的气质,单是他那握着酒杯的修长双手,就足够让旁人的目光停驻许久。可酒吧内的灯光不是很明亮,青年又是有意坐在暗处,让人很难看清他的长相。
    尽管那人明摆着一种“生人勿近,我想静静”的态度,但总有几个跃跃欲试想上去搭讪的,不过从老板那里想问问青年名字的时候,老板却笑着摇摇头,叫他们不要凑过去的好。
    是的,如果有人仔细去瞧就能发现这青年实在眼熟得很。用心的人回忆一下就能想起来,他不就是当年那个在演艺界红极一时,很快又隐退的解风华么?
    脑子喝得晕晕乎乎的,解风华扶住额头叹了口气。他真心觉得自己应该像名字那样风光才对,而不是躲在这儿偷偷喝闷酒。
    没一会儿,老板拿着两杯酒走过来,把手里的其中一杯拿给了解风华。“喏,最后一杯。差不多行了啊,你也该回去了吧?不然被人给认出来的话,明天的头条可就有戏看了。”
    “嘁,小气,我又不是不买单,白喝你的?”解风华抱着酒杯说道。
    听了这话的酒吧老板没生气,反倒笑着揉了揉解风华的头。
    酒吧老板名叫文乐,和解风华是铁哥们。文乐倒不是怕解风华买不买单,而是担心他的身体。可一想到解风华会这样借酒消愁的原因,他也只能安慰地拍拍他肩膀。
    解风华喉中一哽,眼眶有些红,却没说什么,闷头喝下一大口酒,摩挲着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喃喃自语道:“那家伙啊,王八蛋…”
    他的爱人,印楠。此刻应该在某处他不知道的地方,正独自怀念着心里那个白月光呢吧。
    看他这样子,文乐叹了口气道:“要我说,你别那么固执,赶紧当断则断离婚去。”
    “不离,就不离!”
    文乐无语地笑笑,他不止一次地劝解风华离婚,可人家脾气就是倔,反正这婚就是不离。
    “舍不得啊?不离婚你还时不时地就往我这里跑什么。一边苦兮兮地喝着闷酒一边扁着嘴骂傻逼,值得么,最后被糟蹋坏的还不是你自己的身体?”
    解风华有点恼火,文乐说的没错,他确实有点舍不得,毕竟这么些年来能带给他温暖的人,总共也就那么几个。
    可仔细想一想,与其说他是舍不得,还不如说是不甘心要更贴切得多。
    解风华的身世背景并不像他明星资料上写的那样风光。他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家庭,父母离异,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抚养到成年后因病去世。解风华身边的家人,只剩几位垂垂暮年的老人。
    他并不觉得自己命运如何悲惨,也从没抱怨过什么。解风华知道,母亲对他很好,自己已经有个挺不错的童年了。
    相比同龄孩子,解风华得到的亲情要少一些,或许就是这个因素,他自身有些皮肤饥渴症。期待温暖,喜欢拥抱。
    娱乐圈不好混,想在演艺界混出头是件蛮辛苦的事。值得庆幸的是解风华脸长得好看,光是这一点就他能混口饭吃。
    可在这演艺界里,长得好看的人一抓一大把,解风华又年轻气躁,脾气不太好,总之没少惹麻烦,背地里被人阴了几次,无奈抓不到把柄就只能吃个哑巴亏。
    解风华是孤军奋战,他并不想把文乐这个圈外人给拉进来。让人给下了几回的绊子后,总算学会了点处事圆滑,有什么麻烦事了也基本能躲就躲,只是逃避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好使的,尤其是在酒桌上。
    对方递过来的酒解风华不能拒绝,因为关系到他这次好不容易才拿到手的角色。
    酒液一杯杯下肚,胃里仿佛火燎般烧得慌,桌上这么多人,没一个能帮他挡酒的。也就是在那时,解风华遇到了印楠。只有他,帮他解了围。
    酒宴后不久,解风华接到了印楠那边的来电,对方没绕弯子很直接地和他说了,想包养他,问解风华愿不愿意。
    印楠是什么人起初解风华并不了解,只大概能猜到他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后来他从经纪人那里知道的,印楠是家知名娱乐集团公司的执行总裁。听说他是个弯的,没想到还真是。
    包养这件事在圈子里再常见不过,印楠不是第一个说要包养他的人,而解风华到现在都还是个没主的,倒不是他清高而是因为他眼光高。而印楠这个长得不错身份地位也不低的人,很符合解风华的要求。
    没错,两人是以包养关系开始的。只是时间一久,这感情就不知在什么时候跑偏了。
    提到这茬,解风华只想怒甩几个大字出来:“都怪印楠!”
    被人包养这还是头一遭。可就算再怎么没经验,解风华也知道,情人和金主之间的相处模式,绝对不是他这样的。要说哪里不对劲,大概就是印楠对他太好了,完全不像是对待包养的情人,而像是把他当爱人一样的照顾着。
    印楠没有刻意对外隐瞒他和解风华的这段关系,两个人倒像是在光明正大的交往似地。
    只要一有时间,印楠就会来探班,解风华要是拍戏拍得累了,可以在休息室里,趴在印楠的身上好好歇一会儿。对方会温柔地给他顺后背,解风华经常会舒服得睡过去。
    自从认识了印楠之后,他是没吃到过一点委屈。好不容易磨圆滑了的傲气,也被对方给宠回了原型。似乎印楠更喜欢他这股子傲劲儿。
    解风华谈恋爱的次数不多,更多时候他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一个人散漫自由惯了,有没有伴侣并不是件特别重要的事。解风华也想过,要是自己一辈子都不结婚也不稀奇。
    可尽管是这么想的,当印楠带着戒指来向他求婚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震惊。
    
    第2章
    
    睡前总有对方给温好的牛奶,晚上也不再是独自睡微凉的被窝,身边总会有一个暖暖的身体替他驱走寒冷。在每天这样的日子里,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在印楠身边陪伴了一年多。回想起来,解风华突然察觉到,其实和另一个人在一起过日子,也就是这样了吧?
    ——如果是这样,那倒也不错。
    那时,他出演的电影刚上映,有着颜值和演技的解风华实力吸粉,知名度迅速往上提升了一大截。可也就是在这时,印楠却说希望解风华能离开演艺界,他可以帮他开个公司,干点其他的事业。
    解风华可以理解,毕竟圈子里的本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印楠知道的比他多。而自己当初之所以会走上演戏这条路,也是因为他有这方面的天赋。
    终于要往更高的层次进军了,现在隐退的话未免太可惜。不过其他人再怎么劝,解风华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隐退。
    他对名声没什么太大执念,现在手头也有了足够的积蓄,就算没有印楠的帮助,他自己也能开个小公司。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是印楠希望的,从相识到现在,印楠基本没有什么事请求过他。
    很快,他们去了国外签证结婚,婚礼只邀请了亲朋好友,办得低调又奢华。
    现在想起来,解风华只会感叹,自己当时被印楠的温柔蒙了眼,看不清真相。
    印楠从来不陪解风华过生日。每到这天的时候他的手机就会处于关机状态,找不到人。
    还是在问了印楠的秘书后,解风华才知道,印楠居然是每年都会在这天,到他前任的房子那去,因为这天是那个人的忌日。
    印楠心中有个白月光,解风华知道。但他并不在意,因为那个白月光早就死了好几年了。可是解风华把“心头朱砂”这件事想的过于简单,从秘书那里,他知道了印楠的那位前任,生前最爱吃的就是鱼肉。
    解风华怕腥,尤其是鱼肉。印楠明知道他不吃鱼,却偶尔会在吃饭时出于习惯姓,不由自主地给他夹上一块到碗里。
    “我长得和那位很像?”解风华忍不住问道。
    然而秘书摇摇头,说他们长得没有一点相似之处,不过在姓格方面,倒是一模一样的。说这话的时候,秘书那个眼神里,带着丝可怜他的意思。
    他有些愣,想不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怎么成替身了?他不应该是印楠的爱人吗?
    解风华并不信印楠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和对方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印楠看他的时候,那并不是透过他看着别人的眼神。只是偶尔会看着他发愣。偶尔…
    从结婚到现在也有两三年的时间了,他的生日聚会印楠从来都没参加过,往往都是第二天再补偿他。每每想到这里,解风华总会深深地叹口气。他知道,在对方的心里,自己被排在那个白月光的后面了。
    “傻逼…”解风华趴在桌子上,嘴里呜呜道。
    文乐被他给逗笑:“你瞧,又开始骂了。”
    “讲道理,正常人难道不是应该更珍惜眼前人才对吗?!”
    文乐:“这我没法说。”
    “……”
    解风华顿了顿,重重地叹了口气,身子后靠倚在沙发里。他也没法说,白月光是死了,但他永远的活在了印楠的记忆中。
    要说印楠这情况,在法律上讲连出轨都算不上,他只是往心里放了个已经不在这世上的人。解风华无奈,又不甘心。根本不是一个起跑点,这谁他妈的甘心?解风华有时候甚至会想,只要给老子一个重来的机会,什么白月光小妖精,统统给他闪一边儿去。
    解风华并不想与白月光争夺在印楠心中的位置。他能理解印楠,爱得太深,所以难忘。解风华明白,但他不能接受印楠这种瞒着他的做法。
    大吵大闹的那是小女人,解风华有自己的方式。在几天前,他想和印楠谈谈关于白月光的事,不过对方却很回避,很显然没什么作用,因为在这天,解风华还是找不到印楠他人。
    让他们两个人来共同面对与白月光的回忆,这是解风华所希望的。不过既然印楠不愿意共享,他也没办法。
    解风华给自己和他与印楠的这段感情规定了一个最后期限: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他会尽力去让自己介入进去,不过相信印楠也一定了解他,明白他能给的时间并不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