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苗圃天坑 作者:北慕南南

字体:[ ]

 
文案:
男主是个暴躁的可爱的人 
男主穿越未来, 对未来的代入感比较低。
在未来世界,女性数量较少,摒弃了性别观念。只要是真情,都会被祝福。
三千年的地球,土地珍贵,花草树木珍贵。男主带着一大片土地,包括一座山,和一个种满植物的苗圃来到这个战舰能上天、机甲能下海的光能化未来时代。随意卖盆花都够活一辈子的年代,男主坐拥大笔财富。
天坑与自己携带的土地有什么关联,生存使人类团结一心,也使人类开始了对抗外星人的艰难时光。事实摆在眼前,猜测一点点冒出来。面对内心直逼真相的猜测,男主将作何选择。
生存大于私欲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河 ┃ 配角:伊凡尤米席戈里 ┃ 其它:空间
 
 
 
  ☆、第一碗
 
  “他妹的,全是女的,让老子一个人跟着除草。妹的,气死老子了,这么多苗,长得比草还小。擦,一帮老娘们都回家了,就剩老子自己一个人。老子一点都不怕,老子是爷们。”
  江河觉得自己特委屈,好好的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想不通,跑回来种地呢。他们单位的领导心情好,心情一好就把9区的地给弄出来了,种了新品种。
  “老子就奇了怪了,这北方种南方的东西,像话吗。妹的,老子住的都没有这些花暖和。大冬天给它们烧多少煤,锅炉房都堆不下了。妹的,后面就是山,人家自己长得就挺好。这里弄再多小树苗有用吗,能活多少?”
  江河想了想,又啐了一口:“好像还真的都活了,这块地是哪位土地爷爷呀,怎么对这里这么好。我们领导给你上贡了吗,干嘛那么尽心啊。唉,那些阿姨帮我干了那么多活,可是我还是太没用了。可是在这小破地方种人参白芍什么的有用吗,难道能长一百年啊。”
  无尽的抱怨,让江河忽略了逐渐变黑的天。等到彻底看不见的时候,江河着急了。这种黑实在太彻底了,一丝月光一丝星光都没有,就像是被一块黑布完全遮盖住。
  江河嘴里还是骂道:“妹的,老子倒了血霉了,早知道就应该赶快回家。干干干,干有什么用,草还是比树苗都高。”
  摸着黑走出地里,找到路,一点点摸索着想要回家。可惜顺着一条路走啊,走啊,却最后被什么挡住了一样。感觉像是触碰在泡泡上一样,可是就是过不去。
  “擦,鬼打墙!你妹了!”
  江河心想,怎么弄,倒霉催的。
  “让我出去啊!”
  只听“嘭”的一声,天突然亮了,可是江河觉得自己在做梦。而那“嘭”的声音,不是别的,是江河落地的声音。
  眼前一辆辆车,对,是车对吧。在脑袋上飞过去,金属质感的梦境啊。
  “诶呀我去,我这梦老酷了。这要是有人进我梦里,那就是一时尚大片,不对,科幻片。对对对。”
  “滴滴!”一辆车在自己面前停下,“让开啊,傻逼,滚人行横道去。”
  “诶呦我去,在老子的梦里还敢骂老子。老子就不躲,爱哪告哪告去。在班上一天天挨骂,在梦里也不顺溜,你妹的。”
  “神经病!”司机啐了一口,拍了一下车子从江河面前上去了。没错,上去了。这梦做的,没治了。
  “我也就在梦里还挺牛的,这怎么在地里拔草还睡着了。那些阿姨对我一定很失望,我连那么点小活都干不好。”江河有一些失落,也不想动了,就在这儿坐下了,等着梦醒。
  一辆辆车从身边绕开,一个个路人在远处指指点点。
  “我饿了,还想上厕所。我估计我要是上了厕所,我明天就出名了。江河二十三了在苗圃地里睡着并且尿裤子了。哈哈,做梦饿了怎么办。按理说我饿了,这时候就应该飞过来一只鸡啊。”
  “嗯?烧鸡的味道。”江河一回头,有个痞里痞气的男人拎着一只烧鸡,正从他面前经过。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梦里吃只鸡没什么关系。”说完伸手就把烧鸡拽过来,拽下来鸡腿开始啃。“嗯,味道不错。”
  伊凡懵了,怎么的呢。看着好欺负啊,这哪里来的乞丐,连我的东西也敢抢。看着江河吃东西那个样子,伊凡错失了夺下完整鸡身的机会。
  “这是我的鸡!”
  被大嗓门震得一激灵,江河不悦的开口:“你都是我的,何况一只鸡。”这话没错吧,对呀,这是我梦里,你算个啥。
  伊凡脸色微红:“你,你你,你……”竟然能把咱们伊凡弄的说不出话,江河数第一人。
  “我怎么了啊,这梦怎么这么长。梦里的烧鸡味道还真是不错,梦里的小帅哥,你吃点吗?你说我怎么梦见的不是个美妞呢。”
  “你什么人啊,是不是出门没吃药?”
  “我们地里什么药都有,可我还真不吃。我说你在我梦里,能不能态度好一点。知道我是什么,我是这个梦的主人。你以为你怎么出来的,知道吗。我,是我想吃烧鸡,你才出来的。我现在要是寻思个美女就得来个美女,你懂吗?”
  一美女牵着条极丑的狗从他们面前经过,伊凡瞪大了双眼还真有那么一点无语。
  “瞅着了吗,这是我的梦境,美女,哦?”江河站起身,用油乎乎的手摸了美女的脸。
  “啪”!
  “噗,真响!”伊凡捂住肚子大笑。
  江河瞪着溜圆的大眼睛,捂住那张不可置信的脸:“我擦,真特么疼。我这梦境能这么疼啊,我天,真疼。”
  “哥们,你是不是真的没睡醒。就算你没睡醒,这只烧鸡你也得赔给我。要不然,哼哼,想从我手里夺食的人还没出来呢。”
  “哥们,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江河被这一巴掌打清醒了,实在是眼前的一切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不然江河也不相信两眼一抹黑之后,就真的开始做梦了。
  伊凡看到江河眼神里的恐惧,觉得这人不是在闹着玩的吧。
  “我觉得,我是真的。你是不是,那我可不知道。不过,我这只鸡也是真的。尽管你横在路上,也得把钱赔给我。”
  “我身上就二十,我今天出门没带多少。”说着还把二十块钱掏出来给伊凡。
  “这什么玩意?你自己做的,还是在哪里买的复古币?”伊凡都觉得自己是不是长得太像好人了,都骗他身上来了。
  一听这话,江河手都抖了:“哥们,你别逗我,我有点懵。这二十块钱,你不认识?这明晃晃的毛爷爷,你不认识啊?”
  “滚,什么毛爷爷马爷爷的,你的光脑呢,赔钱!”
  “什么光脑,我有头发。哥们你别太黑,这烧鸡我就吃了一根腿,我给你二十你还怎么样。”
  “行,你跟我装是吧,你是真不知道这条街谁说了算对吧。”
  也没给江河再解释下去的机会,一拳就糊到脸上了。江河感觉有液体流了下来,一抹鼻子,哗哗出血,这就不能忍了。
  “我擦。”爬起身,嗖的一下子抓住伊凡的领子。使劲拽,没拽动,上去就一腿往大腿肚子踹过去。
  “你还来劲了是吧。”伊凡没想到一拳能见血,女生也没这么脆弱吧。本来有些过意不去,结果这人比自己还不讲理,装傻充愣不行,还真敢跟自己打。这一片的小混混,没一个敢跟自己叫号的,真不知道这人哪来的自信。
  踹别人把自己扳倒在地的江河,活了二十多年没和人打过架。可是挨揍能忍着吗,那还是男人吗。
  “你特么先揍我,老子还不能还手了是吧。”
  “哼,长这么大,我没见过和我抢东西的。你是第一个,你这不是明显着要和我争地盘吗,我不揍你还惯着你呗?”伊凡也是被这样出乎意料的事情弄得哭笑不得。
  “而且,我以为你多厉害呢,比个女人还脆弱。”
  看着那明显不屑的眼神,江河怒了:“擦。”一个挺身又站起来,轰的一拳打在伊凡眼眶上了。
  这一下应该还挺疼,伊凡心里暗骂。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么个人,捂着眼睛皱着眉头。
  江河怒气撒出去了,又开始感觉伤人了,心里愧疚感爆棚。“你没事吧?”
  “你是真的出门没吃药,我是真不该把你当正常人。我今天出门没看星座,走到路上都能遇见疯子。”伊凡往里抿着嘴,强忍着没给这细皮嫩肉的小子再来一拳。
  “行,你牛。”伊凡真的感觉这人应该是不正常,打算认栽了,转身要离开。
  江河却又跟了上去:“兄弟,你的鸡!”
  伊凡深吸一口气:“送你了。”大步迈开就串出去五米。
  江河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跟在伊凡身后。
  直走到一处不那么金属质感强烈的地方,伊凡才一个转身大吼一声:“你还跟着我干什么?”
  “兄弟,我好像真的有点奇怪。你能不能帮我找个警察局,我可能得找警察叔叔帮帮忙。”
  “你是离家出走还是被人抛弃了?”虽然极其不高兴,伊凡却还是停下来看看他怎么说。
  “哥们,我应该还在华国对吧,没出境是吧。”
  “算是吧,你家是哪个区的?”
  “啊?东八区吧。不不,我不确定啊,是根据日出划分吗。我地理学的不是很好,我只知道我在地里拔草呢,天一下子就黑了,然后我就在这儿了。我以为我在做梦呢,后来你就来了。你打我挺疼的,我觉得可能……”
  “你到现在还在这儿胡说八道是吧,没人管你。”伊凡再也无法忍受这人发神经,转身继续走。
  “诶,你别走啊,我没说谎,真的。你就把我带到警察局吧,我可能是被人恶作剧了吧,不然我也不会认为是梦了,对吧。”江河尽量真诚的表述自己的想法,毕竟现在是在求人的吧。
  伊凡不理他,但速度稍稍慢了一点。江河在后面紧紧跟着,有些茫然。
  走了十多分钟,伊凡停下来,语气很差的说道:“警局到了,你进去吧。”
  这什么警察局啊,这拍未来星际战警呢吧。这样酷炫的警车真的吗,这样一看就是道具的警车像话吗。
  “你要是不想帮我,也不至于把我弄到人家拍电影的地方吧。”
  “行行行,你行。我跟你进去,我就看看你还能装多久。”伊凡一把拽住江河的手腕,拖着江河就进了银色大楼。
 
  ☆、第二碗
 
  走到门口,大门自动打开,走路的速度一点不耽误。门口两个戴着警帽的机器人:“欢迎来到八区警署,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助,愿意为人类服务。”
  “我擦,真特么高端。这附近是不是在录像,我是被弄到整蛊游戏里了吧。”江河伸手整理自己的衣着,可是在地里爬能穿什么好衣服。
  “大家好,我是江河,我在苗圃工作第一年。我非常热爱我的工作,小树苗茁壮成长是我的职责所在。我们每一年上山苗木都能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成活率,这不仅仅是我们的功劳,主要感谢领导。是他们带领着我们爬在土地里,除草施肥打药。……”还想继续说下去的江河注意到伊凡目瞪口呆的表情,看了一眼机器人。明明没变化,但江河就是觉得机器人好像有些发呆。
  “呃,怎么了吗?我说的不好,咱们节目主要想要表达什么,我可以配合。”最后两句话靠在伊凡耳边说出来。
  “我想我可能真的错怪你了。”伊凡特真诚并且怜悯的看着江河。江河皱起眉头,心想这是什么眼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