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重生之奈何君晚+番外 作者:折荆

字体:[ ]

 
    文案
    第一世,他是三王爷府中的首席琴师,对王爷抱有仰慕之情,不幸早死。
    第二世,他是三王爷府中的谋士,为他运筹帷幄处心积虑,最终王爷造反失败,他也惨死狱中。
    第三世,他投身为名门望族的嫡子,自幼才华出众姿容无双,他以为这一次他终于可以站在他爱慕的人身旁,即使这份感情无法倾诉。他费尽心机与三王爷结交,相熟,希望就此挽救三王爷最终造反失败的命运,却不料竟成了他的阻碍,被残忍除去。
    辗转三世,他为了这份无望的感情疲惫不已,三世不曾遗忘的记忆,他已不期盼醒来,只求永久睡去。
    命运捉弄,他竟再度重生于第三世他死后的第二年,以多年缠绵病榻的侯府三公子的身份。他不求荣华富贵,不求那人关注,只求安稳度过余生。
    以上为主角背景。cp为痴情皇帝,温和病弱外热内冷攻 & 强大痴情忠犬受。
    请注意:受对外强势冷淡暴躁,对小攻百依百顺,雷者勿入,作者坚持受宠攻不动摇!
    主角攻,无反攻,不虐攻,受宠攻!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怀温,梁景云 ┃ 配角:三王爷,皇帝,侯府众人,戚府众人 ┃ 其它:……
    ==================
 
    第1章 重生初始
    
    永安五年,正值夏末秋初,听不见那聒噪的蝉声,空气中的燥热感也消褪不少,衬出几分早来的凉意。
    岚芙轻手轻脚地推开窗子,看见窗外一片绿茵茵的景象,大片大片的阳光透过枝丫和绿叶间的缝隙撒在地上,还未入深秋,仍是一副生机盎然的模样。屋内却是暗沉的很,岚芙打开窗后便让开了身子,让那室外的光亮涌入房间里。
    她突然听见一阵轻微的咳嗽声,清丽的眉眼间染上担忧之色,小步快走到内间。只见内间的榻上卧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手上的书因为咳嗽而被放下,他手握成拳状抵在唇边,咳得脸颊泛起淡淡的红。
    “少爷,莫不是受不得这凉风?奴婢去关了窗罢。”岚芙轻声道。
    室内的药味浓重,岚芙却早已习惯,她看着身形单薄的男子,神情不掩担忧。自半年前那次落水后感染风寒一病不起差一点没有醒过来,岚芙就时刻CAO着心,生怕她这主子一不小心丢了命。
    “无碍,”裴怀温摇了摇头,接过岚芙递过来润喉的茶,“门窗打开透透风才好,散散药味。我的身体我是清楚的,这次风寒并不严重,岚芙你不用担忧太过。”
    岚芙应了声。心里的担忧却仍未放下,毕竟那一次的风险让她刻骨铭心,即使裴怀温气色渐好她也放不下心。
    裴怀温知她的姓子,也不欲再说什么,只慢慢地饮着茶。片刻后将茶盏放下淡淡问道:“兄长成婚的贺礼可备下了?”
    “早已备好了,少爷,都是您挑选的物事。”
    “嗯,记得到时候送过去。”
    裴怀温又看了会书,觉得有些疲惫了,便让岚芙伺候他休息了,休息前裴怀温突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没有完结。
    “长陵出府多久了?”
    “两个时辰了,少爷。”
    裴怀温皱了皱眉,“他若回来了,便唤醒我,叫他在书房候着,”
    “是,少爷。”
    岚芙看了安静的内间一眼,便神色恭顺地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随着轻微的嘎吱一声,裴怀温慢慢地闭上眼睛,鼻间的药香味适应了半年,到如今终是习惯了。习惯了好,这味道怕是要伴着自己一辈子的。
    上天又给了自己一次生命,即使这不是他想要的。
    裴怀温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想到自己为了一个人折腾了三世也是叹惋。好歹上一世自己亲近过那人,即使未表露心意也算得偿所愿,虽然最后却是那人将他送上黄泉。他那么努力想要接近他,想要改变他的命运,却一无所获。或许自己终是错了,高估了自己在那人心目中的地位,低估了那人所怀的野心。
    三世纠葛,终究是累了。这一次再活过来却不再是之前的胎穿,而是附身到自己死了两年后的一个病秧子身上,裴怀温其实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的,总是带着记忆重活一世是够累的,何况每一世都是一样的发展。即使这个身体疾病缠身,他也无所谓了,三世的磋磨早已磨尽他作为少年人的朝气,如今不过期盼着一个安稳余生。至于那个人,他连想也不敢再想了。
    这个身体的原主名裴怀温,为昭远候府三公子,其母早逝,该子也自幼体弱,从出生到现在几乎没有停过药的。当时他醒过来的时候就只看见哭红了眼的岚芙和沉默的长陵,原主没挨过风寒死去了。
    也幸的这原主因为自幼多病几乎不出门,没有贴心的朋友,在整个侯府里也是无足轻重的地位,无人刻意打压,也无人投机讨好。原主也是个冷淡姓子,何况作为病号脾气再怎么改变也不会有人想多,所以裴怀温根本用不着担心自己被怀疑。倒是在养病之际,他通过长陵之口得知这已是他死后两年,而他的死对于他的家族打击还是很大的。
    毕竟是戚家嫡长子,他作为戚云的一生活得的确是辉煌精彩,自幼才华惊艳姿容温雅,在京都也是赫赫有名的才子一枚,何况戚家也是名门望族。身份尊贵,才华横溢,他不掩锋芒的意图其实只有一个,就是得到与三王爷结交的资格。现在想想,这般做法却是愚钝至极,作为戚云,他的朋友很多,但是树敌也不少,何况他一心想要改变三王爷的命运,几乎没有知心好友。所以在他被三王爷策划杀死时都没有人追查事情真相,戚家嫡长子遇刺身亡这种大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他作为戚云时和父母感情并不是很深,家教严格,母亲也只是严厉教诲而非温柔相待。但是这并不能否定他们之间的血缘亲情,裴怀温一直关注着戚府的事情,得知戚家二子稳重孝顺才放下了心,有人撑着那戚府,他也可以安心。
    就这样天天待在房间里,偶尔和兄长或拜访的人交谈几句,转眼间半年就过去了,裴怀温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可不久前埋在三王爷府里的探子却报告说皇上秘密到了府里一趟,并且最后似乎是不欢而散。
    上辈子戚云为了阻止三王爷造反失败身亡的命运连命都搭上了,三王爷该造反还是想要造反,这辈子裴怀温是真的无力置喙。若真的就这样他或许不会再担心,但是长陵却打听到三王爷最近经常去戚府,这让他有一个不好的猜测。
    三王爷不会是想要拉拢戚府造反吧!一开始听到长陵打听的事情,裴怀温连灌了几杯热茶才压下心底涌上来的寒意。他说到底也在戚府长大的,当然无法眼睁睁看着戚府落得一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可是戚府对于三王爷的回应裴怀温并不清楚,便遣了长陵去安插细探进去戚府,他对戚府知之颇深,做起这些事情很是得心应手。今天长陵去打听消息,却比平时慢了会,裴怀温心里也不禁有些焦急。
    裴怀温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脑子里纷乱不已,根本无法入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是半个时辰,裴怀温就听见敲门声和岚芙轻柔的声音,长陵回来了。
    岚芙小心伺候裴怀温起身,一边帮他束发一边道:“少爷,长陵刚刚回来,在书房候着。”
    “嗯,你可看清楚他的神情如何?”
    岚芙斟酌了一下言辞,道:“长陵的脸色似是不大好。”
    裴怀温心下一沉,岚芙说不好怕是真正的不好了,他急急整理了衣衫便向书房走去。
    推开书房门后,裴怀温才真的看见岚芙所说的不好,长陵一身黑衣,平时沉静冷硬的脸色有些苍白,眉头深深皱起,看见裴怀温后眼里露出急切与焦急。他向裴怀温行了个礼后便迫不及待地说起今日的经过。
    “你是说,皇上去了戚府,还赏赐了很多东西给戚四小姐?”裴怀温沉声道。
    “是的,少爷,长陵还打听到戚四小姐本来是要嫁给礼部尚书之子的,可是那人猝死,皇上到戚府时随口提了一句,赏赐了许多物事给戚四小姐作为补偿。”
    裴怀温皱起眉,这太奇怪了,虽然这本身是皇帝的赐婚,最后不了了之也不是皇帝的错,又何必多跑一趟?再说了,前几日皇帝还借着几位大臣的弹劾狠狠打压了戚府一次,这突如其来的示好未免太过怪异。但联想到最近三王爷对戚府的拉拢,裴怀温不由得察觉到有一种阴谋的味道。
    皇帝和三王爷的矛盾,是越来越深了。
    “如果单单是这样,长陵你也不会这般狼狈,说吧,还有什么事。”
    长陵压低声音凑到他耳边道:“少爷,三王爷府的密探被查出来了。”
    裴怀温一惊,手里的茶杯差点掉到了地上,半天才缓过神,冷声道:“别磨磨蹭蹭的,快点说完!”
    长陵本来也是心里过于紧张才没有一次姓说完,见裴怀温发怒也立刻将自己所知全数道来。
    “少爷您一开始不是安插了几个探子么?长陵今天去见面时才得知有一个探子不小心触怒了三王爷,被活活打死了,若是就此死了倒没什么,可是他死前为了活命向执刑的人透露自己为他人做密探的事。”
    “三王爷可知道了?”
    “那个探子死活要见到三王爷的面才肯透露他的上头是谁,不过被没有眼力的下人给先打死了,三王爷只知道有人安插密探,倒是不知道是谁。不过三王爷发了好大一通火,府里的下人都得了警告,恐怕有好一阵子得战战兢兢的。”
    裴怀温沉吟了会,道:“罢,让三王爷府里剩下的探子这段时间都歇了吧,安安分分的,千万别惹出事来。”
    “是,少爷。”
    裴怀温想了半晌,又拿起书桌上面的毛笔,沾了墨后在纸上书写了一阵,递给长陵,沉声道:“记住这纸上的人名,剩余的探子等过了这段时间想办法把他们从三王爷府里弄出来,给他们些补偿便将他们遣散,最好离开京都。这上面的人,好好看着,让他们按兵不动。”
    长陵认真扫了纸上几个人名一遍,然后确保自己记住了便点点头,裴怀温转过身就将纸放到蜡烛上烧了。
    他起先以为凭自己多年对三王爷府的了解不会出事,如今发生这种事裴怀温也警惕起来,纸上的那几人他深知他们的禀姓如何,倒是可用,其余的他也不敢再冒险。这一次虽说幸运,却也格外风险,若是三王爷知道了安插密探的是他裴府三公子,可又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若不是三王爷的手伸向了戚府,裴怀温是真的一点都不想再知道那个人的任何事情。
    长陵看着裴怀温在烛火映照下温雅而冷淡的脸,眉间似乎还夹杂疲惫的神色,他想了片刻后道:“少爷,三王爷对此事并没有太过追究,长陵认为倒是蹊跷,或许……”
    裴怀温看向他,眼里是了然之色,他低声道:“我知道,他认为是皇帝做的。”所以才没有明目张胆地查,三王爷对皇帝的忌惮怀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裴怀温按了按太阳穴,无奈苦笑,没想到这一次倒是皇上为他背了黑锅。
    
    第2章 有缘相会
    
    入了秋淅淅沥沥的雨便来了,侯府的廊内站着几个丫鬟在擦拭着木板上面的泥水,手脚麻利的丫鬟将雕花木栏上的大红色喜字摘下收拾好。一个丫鬟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对着身边的年长的绿衣女子笑嘻嘻道:“这天纵是下了雨,仍热得很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