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符箓专卖店 作者:歪脖铁树

字体:[ ]

 
文案 
相天相地相阴阳;一杆秤称斤断两。
断人断鬼断生死;三板斧开天僻壤。
——符箓专卖店宣传语。
然而顾客们却是这样评价的:
这家符箓专卖店的美味符特别好用,吃一张就可以尝到阳间美食;还有引雷符,孩子不听话,引雷劈一劈就好了;梦魇符更棒,男朋友出去勾三搭四,回来给他贴一张,噩梦一整天,保证不敢再犯……
 
CP:叶小楼受X大妖怪武力强大十种变身忠犬攻
 
内容标签: 重生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小楼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万幸的是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个年轻男子匆匆下车,快步走向一面广告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却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身形一闪,就不见了踪影。好在这里在闹市中相对来说比较偏僻,很少有人注意到这边,也就看不到这么神奇的景象了。
  男子出现在广告墙后面,他面对的并不是钢筋水泥,而是一间装修古色古香,极为精致的商店。只是此时的男子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心上商店里的商品,快步走向柜台,忙不迭说:“老板,给我来一张引雷符,一张梦魇符,还有没有别的这种效果的符箓,都给我来一张。”
  坐在柜台后面的叶小楼一边拿装符箓的木盒一边好奇的问:“怎么了?你儿子和老公都闹脾气了?总是用符箓惩罚不是事儿,你得跟他们讲讲道理,沟通程度到了就不会有大矛盾。”整理好符箓放到柜台上,叶小楼看了眼价格说,“给个几万意思意思吧。”
  本来像是引雷符、梦魇符这些符箓,基本都是用来驱鬼降魔的,再不济也是买了防身。一些有门路的人类得到一张都会如获至宝,因为他们是普通人类,想要拿到这些蕴含着一定灵力,是道术大成的符箓,得付出更多的代价,百万、千万都不再话下,有时候还得付出别的金钱买不到的东西。
  然而当顾客变成非人类,他们本身就掌握了非自然的力量,属于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类存在,在天道的规则下反而更容易得到符箓,所以付出的代价就少一些,当然用处也更加五花八门,像是劈儿子、劈老公、劈爹的已经不算什么了,叶小楼还见过两个热恋中的情侣特地来买引雷符,说做·爱的时候被雷劈一下,快·感更强烈……
  站在柜台前面的年轻男子就是个妖怪,道行应该不低,穿着打扮非常时尚,是叶小楼这里的常客。往常男子都跟自家老公、儿子在一起,这次却单独一人,还带着怒气买引雷符,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这回我真是有点走投无路,弄不好还得背上因果,儿子将来发展也得受影响。”男子忍不住说,“老板你要是能帮我,我定然感激不尽,以后让那个臭小子来给你磕头。”
  这人嘴里的臭小子其实并不小,虽然还是幼崽没成年,但年纪已经一百多岁了,比叶小楼大差不多一百岁。
  “我算一卦。”听到这里,叶小楼心中一动,他每天无所事事,除了吃就是睡,也许现在就是属于他的机缘呢。
  把八卦盘摆在柜台上,叶小楼抓起五枚铜钱,嘴里念念有词往上面一扔,随后看过去,越看眉头皱的越紧,最后有些不敢置信的收起铜钱,找了矿泉水洗干净手,深吸一口气又卜了一卦。
  卦象未变,还是:有缘人远在天边,姻缘近在眼前。
  他的姻缘肯定不是眼前这个已经有老公孩子的妖怪,但肯定跟他有直接关系,再联系他刚才说的话,这就说明这事儿跟叶小楼还有着直接的关系。倘若此时顺应卦象前往,指不定就能真的找到姻缘,只是不知这姻缘时好时坏,但要是就此视而不见,躲过这次姻缘,谁又能知道未来还能不能找到对象。
  单身狗许多年的叶小楼只稍微犹豫一瞬,立即收拾了一个巨大的书包,跟着男子离开。
  两个人身形一闪便从广告墙里走出来,再回头看去,无论是普通人还是妖怪,都看不到广告墙后面的商店了,因为叶小楼不在,广告墙上的阵法自动关闭。
  见叶小楼愿意帮忙,男子喜出望外,忙不迭解释这次事情的缘由。
  前些日子,住在男子隔壁的一户人家日日夜夜的吵架,女主人整夜整夜的哭,男主人就蹲在家里叹气,公婆俩从早骂到晚,骂出来的话都不带重样的。不过骂来骂去中心思想就一个,俩人必须立刻生孩子,要是生不出来就离婚。是的,公婆俩觉得肯定儿媳妇有问题,所以才跟儿子生不出孩子了,他们的宝贝儿子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这事儿一直闹了好几天,女主人心力交瘁,就提出离婚,但男主人觉得这样的离婚理由说出去会败了自己的面子,就苦口婆心的劝说,还声泪俱下,一副感天动地的模样。
  本来这种事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肯定是男主人跟爹妈商量好了,要逼女的,要么拿钱,要么离婚,但理由不能是这个,得有面子的离婚。
  现代家庭千千万万,这种事儿多了去了,大都是男的跟爹妈一条心,把媳妇排挤出去,一旦生不出孩子来就全怪媳妇,做做妖,折腾折腾,旧媳妇没了,新媳妇很快就能娶来。
  大部分普通人都明白,但隔壁家的小孩子不明白啊,小家伙耳力特别好,竖起耳朵听了好几天终于弄清楚前因后果,正巧父亲从深山里挖来一株七色花,具有酸甜苦辣咸香臭七中味道,是一种治病良药。于是小家伙趁着父亲和爸爸不在家,偷了七色花捣成药泥,偷偷摸摸的进了邻居家里,给女主人喂了下去。
  等小孩的爸爸和父亲知道这事儿的时候,隔壁女主人竟然怀孕了,这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就没有再追究。然而等女主人怀胎十月,快要分娩的时候就出了问题,据医生说,女主人本来怀的孩子很正常,但做B超的时候竟然忽然有了变化,是个畸形儿!
  这还了得,公婆和男主人完全不能接受有一个畸形儿孩子,就要让女主人直接剖腹产,拿出来杀死扔掉,但女主人不肯,想生下来自己养着。剖腹产要是全麻,自己就没有意识,到时候肯定保护不了孩子,所以女主人就跟丈夫和公婆据理力争。
  人家里头的隐私事儿,旁人就是八卦也不好插手,但这个畸形儿是隔壁小屁孩搞的,家长得负责任啊。
  “那毕竟是一条生命,虽然畸形,但我想着到时候看看能不能养着,就是担心那孩子会伤害母亲。”年轻的爸爸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那孩子平时很听话,怎么做出这种事儿来,哎……”
  “他也是好心,就是好心办错了事情。”叶小楼倒是无所谓的说道,“谁小时候没淘气过,长大了就好了。咱们去医院看看,我会尽量保住那孩子的命。”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妖怪幼崽长的特别慢,小时候差不多得好几百年,想想那样的日子,叶小楼就有些同情身边这位年轻爸爸了,在普通人类中事业有成有什么用,还不是得一直养孩子。
  进了医院,就一个产房正在用,门外一个家属也没有,叶小楼等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一阵争吵的声音。
  “这是你们医院失职,孩子长这么大了才发现问题,现在又跟我说孩子引产不了,得生下来。”男人红着眼睛,粗嘎着嗓音说,“什么生下来就是正常的自然人,受法律保护,人人平等,不能枉顾他的生命。这些道理你说一千遍一万遍也没有用,都是你们医院的责任,这不是耍人玩吗?这事儿要是解决不了,我立刻找媒体曝光!”
  “赔钱!赔偿我们家的精神损失费,还有我儿媳妇的健康费!”
  “我已经找好了律师,回头就来跟你们交涉。”
  老头老太太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还抬起手指对着医生指指点点。可怜这个在办公室值班的医生,直接被三个人缠着,那边产房的灯还亮着,这么一对比,实在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叶小楼淡淡道:“看他们一家三口的脸,都是断子绝孙的面相,也是巧了,这么三个人凑成一家。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个孩子本来就不属于他们,现在倒好……”
  这世道总是无时无刻的充满着丑陋和险恶,对于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来说,等待他的已经是不亚于地狱般的模式。
  不多时,产房的门打开,一个护士走出来,笑着说:“恭喜家属,是个小少爷。”
  “谢谢。”叶小楼非常自然的回答。
  等婴儿打理干净,也检查完身体,暂时放在育儿室的时候,叶小楼用了点小小的障眼法进来。正巧看到躺在小床上的孩子跟变脸似的,原本皱巴巴的红红的跟个小猴子似的脸蛋变得白白嫩嫩,小小的胳膊、腿就跟莲藕似的,眼睛睁开,眼珠子黑漆漆的,非常可爱,然而当叶小楼靠近的时候,那孩子的眼睛就完全剩下黑眼珠,直勾勾的看着人,嘴巴像个黑洞,嘴唇血红血红的,鼻子就好像只有两个孔,活活像恐怖片里的恐怖镜头。
  小小的手冒出长长的黑色的指甲,皮肤也变成青色,这哪里还是小孩子,分明是个怪物。
  好在此时站在这里的不是普通的护士,也不是其他人,叶小楼把手放在孩子的眼睛上,轻声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妖怪,但还这么小,就不要随随便便吓唬人了。这是幻象符,可以帮你隐藏模样,我去看看你的母亲,回来再接你。”
  孩子的母亲是顺产,几个小时就能恢复的差不多,叶小楼去看她的时候,这个刚刚生了宝宝的母亲却并不高兴,她面色憔悴,当护士说要把孩子抱来的时候,她立刻神经质的摇头,嘴唇蠕动,小声说着什么。
  旁人听不到,叶小楼却听的清清楚楚,她说的分明是‘怪物’两个字。
  这也是个可怜的母亲,命中同样无子,好不容易怀了孕,生下来的孩子却是个妖怪,她自己怎么也爱不起来,只能说他们之间没有母子的缘分。
  万幸的是……
 
  ☆、第2章 孩子正常出生,并没有伤害母体
 
  
  孩子正常出生,并没有伤害母体。
  叶小楼回去抱起孩子,用一卷小巧的被褥做他的替身,寻常人看来,那孩子仍旧躺在那里,乖乖巧巧的正在睡觉的模样。抱着孩子去看了看他的母亲和父亲,还有爷爷奶奶,原本孩子脸上还有些表情,但很快慢慢消失。
  虽然刚出生,但他不是普通的孩子,他是妖怪,更聪明,懂的也更多,他敏锐的发现自己并不受欢迎,甚至那些所谓的亲人好不掩饰的露出厌恶的神情。他是个不受亲人祝福的孩子,虽然他是个妖怪。
  “别太难过,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叶小楼带着孩子离开,笑道,“贱名好养活,你以后小名就叫狗蛋,大名叫叶狗蛋。”走到医院门口,叶小楼手指微微一动,还呆在医院里的‘狗蛋’就慢慢的没了呼吸,躺在小床上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这事儿解决的算是比较完美,然而罪魁祸首小妖怪却不乐意了,他想养这个孩子,认为这是他的责任,并且再被雷劈过,坐了一天晚上噩梦,向爸爸和父亲保证再也不敢做类似的事情之后,终于跟着爸爸来到商店,想要带走孩子。
  “狗蛋是因为我才出生的,我要养他。”小妖怪一边说着,一边在叶小楼的注视下飞快的跑到婴儿床那边。
  ……然后就被狗蛋抓着衣服狂揍,揍的小妖怪耳朵、尾巴忍不住冒出来,最后‘嘭’的一下变成小幼崽脱身,窜到爸爸怀里躲着,怎么也不肯下来了。
  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家伙的屁-股,叶小楼腹黑的笑道:“现在明白为什么他要跟着我了吧?你们俩脾气相冲,天生就合不来,跟水和火似的。”
  这只幼崽年纪不大,很是调皮,没过多久就变成小孩儿的模样,悄悄往狗蛋那边靠近。明知道自己跟狗蛋,就像兔子见了天敌似的没有招架之力,小家伙还不肯死心,飞快的伸出手戳了一把狗蛋的手,然后大吼:“狗蛋、狗蛋、狗蛋,我喊你三声你敢答应吗!”
  叶狗蛋闭着眼睛,并没有理会小妖怪。对于他来说,虽然自己刚出生没多久,但他是赢在起跑线上的,即便是小妖怪因为两个爹血统都不错,很小的时候就会变形了,但他技高一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