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你们懂的,小甜甜 作者:春晓梦蝴蝶

字体:[ ]

 
文案:
“寂寂无语晚冬时,对雪怨花迟。尘蒙琴瑟书卷掩,倚窗黯思天涯远不知。
玉手扶枝追往事,杯酒为君持。少年心事总是痴,不信东风拥揽小桃枝。”
“你就叫……小桃枝……吧!”
歌声卷起的清风里是莫名的悲伤……
枯死的桃木根前有几滴水渍。
大约是天下雨了吧? 
 
这篇文大多都会是作者爆发的脑洞梗写成的短篇,大家可以收藏了,当小短文看。一个故事最多5章,主角各不同,但都是主攻,大都有肉,当然就算清水篇,也是攻。亲们如果有特别喜欢的梗,可以留言,我会把它拓展写成独立的文。
主攻攻控不动摇。么么哒!
o(︶︿︶)o 唉,感觉作者我越来越短小了~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各有不同 ┃ 配角: ┃ 其它:
 
 
 
  ☆、白夜×楚霄
 
作者有话要说:  一些小福利~
  今天的楚霄像往常一样醒来后看着怀里沉睡的白夜发呆,真可爱,好可爱!
  指腹细细的自那俊秀的眉眼摩挲而下,晕红的脸颊,修长的脖子,纤细的锁骨,最后又回到了粉嫩的双唇,昨天被亲吻出来的嫣红色已经淡了下去呢……楚霄像魔怔了一般,用指腹摩擦揉砺起来,让粉嫩的唇色因充血变得红润起来。  
  “唔~”白夜像是被打扰了睡眠一般不适的哼叫了一声,气的咬住了那个作乱的罪魁祸首,没有睡醒的力道是软软的,像一只刚长牙的小兽一样磨着,湿软的舌头偶尔安抚性的舔舔。楚霄自手指没入那个柔滑湿软的地方就愣住了,牙齿磨出来的痒感细细密密的直传心中,然后整个人都难耐了起来,当湿软的舌头舔上来后,楚霄心中所有的爱恋、焦躁与隐忍都像热油遇水炸了起来,飞灰湮灭,是啊!有什么好纠结的呢?难道他能看着白夜爱上其他人,然后拱手相让?终归楚霄不可能放手,就算楚霄在白夜面前将獠牙收的再好,内里也是头野兽,将猎物吞吃入腹是他的本能。只要吃进去,不就好了吗?至于其他,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教会宝宝什么是爱情,就算教不会也没关系,以他的权势护住他的宝贝还不成问题,一辈子的时间就算不是爱情也不重要了。
  抽出被白夜含在嘴里舔咬的手指,俯身吻了上去,挑逗着呼吸不畅的白夜与他共舞,一只手挑逗着白夜早晨本就敏感的身体,另一只手一顿,取了枕头下放了许久的装了某种东西的瓶子伸向自己的后方开拓起来。
  白夜完全不知道楚霄已经想要将他吃干抹净,连日来两人亲密的行为让他对楚霄现在的动作不那么排斥,楚霄专挑他身体的敏感点挑逗,这让他忍不住在对方身体上挺动着腰肢摩擦起来,渐渐的楚霄一点一点向下吻到了小白夜身上,舔\弄着吞吐起来,湿润温暖的感觉让他在清醒的瞬间又沉沦下去,一时不知道该捏紧床单,还是该抱上去,小白夜就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动作起来,只是刚动了几下,就感觉对方那温暖的口腔离他而去,不由有些委屈的向对方看去。
  白夜不知道自己眸子中对楚霄的渴望和依赖,可这却是对楚霄最好的鼓励,所爱之人在床上渴望的看着自己,这一刻不论是因为身体还是感情都已经够了,不枉他愿意雌伏在下。
  “呵……不要着急,宝宝。我会让你快乐的。”
  楚霄将已经空了的瓶子扔到了地上,叮叮当当的滚远了去,只是双方都已无暇顾及。
  ………………………………………………………………………………………………
  “啊~”随着真正的结、合,饱含着愉悦和满足的叹息同时自两人口中溢出,看着因为快乐而不由抱上来的宝宝,楚霄轻吻着那红了的眼角,濡湿的睫毛让他的宝宝好像爽的哭了出来一样,漂亮极了,果然,哭泣的宝宝也是像想象中的一般勾人,既然舍不得让宝宝痛苦流泪,那就让他在床上哭个尽兴吧~楚霄心中的野兽咆哮着,加快了腰肢的起伏,由结合的地方摩擦出的火热的快乐,彻底点燃了两个人。
  “太……快了,慢,慢一点……嗯啊~”白夜带着哭腔的呻\吟淹没卧室暧昧的水声中。
  “宝宝果然好甜呢~我们继续吧!”看着白夜失神的在爆发的时候流出生理性的泪珠,楚霄满足的和白夜一起步入快乐的巅峰,这种好像把宝宝藏进身体内的满足感让他继续摇动起腰肢来。
  “不……不要了……我饿了,要吃早饭!”
  “乖,我把自己给你吃,我一定会努力喂饱宝宝的~”
  “流氓,呜……”
  “是楚霄,叫我的名字,不然我们今天只能吃晚饭了。”
  “楚……霄,咯~”
  “乖,继续哭。”
  
 
  ☆、归人
 
  宫(攻)有感情缺失症,或许是缺失的不完全,亦或是伪装的好,知道的人只有他自己。
  他是有喜欢或者讨厌的感情的,但再激烈的就难了,像爱啊、恨啊的,他从不能理解,好像感情有了上限一样,只要超过了,就会被封住。
  他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是有过忧虑的,他与每个人都是不同的,独一无二是好,但在没有力量时太过不同,就是罪过了。慢慢的,他学会了伪装,将温柔体贴当做面具,汲取着所有能武装自己的力量,知识,计谋,人心……
  他喜欢CAO纵着人心的感觉,那一刻,他所有的缺失都成了他独有的长处。
  他开始走上了灰色世界的舞台,辗转于各大势力之间,人心为棋,或是挑逗美人,亦或是CAO控局势,不过,他最喜欢的就是夺走他人的喜爱之物,名画、珠宝……从未失手,得到了,就弃如敝履,因为从不卖掉,更是让想查的人无从下手。
  他最好的成绩就是偷走了狩(受)的家传之宝,顺带取走了狩的一颗真心。
  成也如此,败也如此。
  那家传之宝是只有家主及其主母能接触的,而作为家主的狩是出了名的单身贵族,不过这才有挑战性啊!
  他扮成MB成功接近了对方,足够无害的身份、精致脸蛋和温柔气质让他渐渐触摸到了对方的内心,打开了对方的心门,见到了那只有家主及其爱人才能一睹的珍宝。
  ……………………………………………………………………………………………………
  于是,第二天准备求婚的狩发现未来的爱人与家传之宝都不翼而飞,摸着空了的盒子,狩笑了,一向优雅如贵族的狩现在笑的诡秘,呵呵,既然拿了我的聘礼(陪嫁),那就别想走了……
  他家族一脉对于感情向来偏执,认定了就不知道放手。
  宫惨了。
  要知道智者的力量是需要时间来布局的,头脑派遇到武力派,在没有足够的底牌的情况下,为了不被察觉而减缩了布局的宫注定了被一步步缩小的包围圈阻了退路,他低估了对方的势力,就算强龙也难压地头蛇啊!
  别说宫身上早被狩装了定位器。
  武力渣的宫被狩制服,这根本没有悬念,被一路公主抱了回去。
  当天就领了结婚证,被狩“吃”了个干净。
  宫第二天腰酸腿软的醒来后,看着被放在枕边的珍宝(聘礼)苦笑,虽然昨晚吃亏的不是他,但是作为一个攻被受按着酱酱酿酿了一晚,真是羞耻啊!
  尤其是对方与他欢爱过后,起身时顺着大腿流下的白色液体,简直让他羞愤不已,连感情缺失症都快被治好了!
  虽然对方身体的好滋味和带来的超越感情阈值的快感让他迷醉不已;但是,动了动脚,看着脚裹上的被丝绸精心包裹着的铁链,呵呵,果然还是逃跑吧!
  斗智斗勇的爱情长跑拉开了帷幕!
  不过两人都乐在其中吧?
  谁是谁的归人~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明天就要考试了,亲们祝福我吧!
 
  ☆、缘起
 
  顏又回到了这里,虽然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了,他已经在无数个世界流浪了太久了,早就忘记了起始和归宿,这个世界是他在终于能结束这没有尽头的旅途的时,随意挑选的一个去过的世界。
  雕梁画栋,林泉相间,花团锦簇,是个富贵锦绣的地方,借宿的好地方!
  颜微微一笑,周围的一切便失了色,沦为了陪衬。他有一双温柔的眼睛,不是传统的那种水一般的温柔,而是像夜空一样,赐予夜空下所有的生灵一样的香甜的梦,包容着每个善良的人,也包容着每处黑暗,深邃而辽远,眼波流转之间,便像闪烁着星辰一样。
  然后,他转身看着树下站着的长相妖异、气质冷然的青年,微施一礼,“在下初来贵地,无处容身,不知可否借宿一晚?”
  青年的指尖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微微一颤。
  …………………………………………………………………………………………
  释是天狐一族的王子,或者说是准王上了,只是现在还未成年,所以由母后代政;至于王哪去了?自然是死了!
  所有族人都说王是为了一个人族的女人死的;再有知情一点的族人说王是为了给他的半妖儿子挡天劫死的,人妖殊途,每个半妖,尤其是父母辈血脉高贵的半妖更是不为天地所容,出生时雷劫可怖;然而他知道不是这样子的。
  当时父亲正征战大胜归来,匆匆举行完庆典就借口闭关离开,他知道父亲不是去闭关了,而是去了一个人族女人那儿,据说是个公主,呵呵,不过只是个凡人罢了,虽然天狐一族与人类关系还算可以,也没好到床上去!然后当天西方雷霆阵阵,是半妖诞生之相,那一刻他终于忍不住了,为什么?!从小父亲就对他不亲,他不明白,他自以为是因为他是天狐一族的嫡子,故不能像所有的孩子一样享受父爱,他努力修炼,增长修为,但是每每得到的都是不咸不淡的点头,终于有一天他发现父亲在宫外养了个人族女子,他终于明白了原来父亲不爱他,也不爱母亲。
  他心怀愤怒与委屈的向母后讲述着,却发现母亲竟是平静的微笑着看着他。  
  “为什么?”他不解。
  然后母亲竟告诉他,她早就知道。父母的婚姻只是政治联姻,从青梅竹马的朋友到亲人,就是没有爱情,而他会是嫡子,继承他们的一切,在此之后,他们的私生活都互不干扰。  
  “可是母亲就没有男宠。”他固执道。   
  “因为母亲心里有喜欢的人啊!在没结婚之前就有了。” 母亲笑了,“你的父亲也是!”
  “!!!”他以为父亲喜欢的人就是那个人类的女子,便没有再问关于父亲的事。然后,他脑中一闪而过一个念头,“母亲你为什么从小就希望我成为温柔潇洒的,风姿倜傥的样子,是因为你喜欢的人是这样吗?”他死死的盯着母亲,而母亲只是微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你只要知道你的父亲和我都希望你好好的,我们不相爱,但我们都是爱你的,不会勉强你做你不喜欢的事。”他跑出了母亲的寝宫,母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但他不想听。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