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快穿之专治三观不正+番外 作者:帷幕灯火

字体:[ ]

 
文案:
被“正三观系统”错误绑定的青年无奈之下进行快穿之旅,却没想到因为精神损伤慢慢地变成了个真蛇精病。
于是位面的人们颤抖的经受着神经病的摧残,直到有一天……
君浮空:咦?其他系统绑定者?!
江寒:求放过!
 
注1:此文主攻。
注2:本文三观不代表任何人三观!
注3:文笔渣,没啥逻辑,写着乐乐而已,勿深究。
 
内容标签:快穿 现代架空 强强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君浮空,江寒 ┃ 配角:不知道啊 ┃ 其它:快穿,主攻攻控
 
 
 
  ☆、正三观,近亲相爱(1)
 
  君浮空有些愣神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他怎么记得自己还在家里睡觉来着,怎么一个眨眼间就到了医院。病房里除了他没有其他人,君浮空撑起身子坐了起来,伸手摘下床头上的病历本。
  姓名:君浮空
  年龄:26
  性别:男
  病因:一氧化碳中毒昏迷
  君浮空揉了揉额头,昏迷?还是一氧化碳中毒?这他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刚醒来的原因,他的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了似得。
  门在君浮空不注意的时候嘎吱一声打开了。“浮空你醒了?!”温柔的女声响起,浮空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的姐姐,女孩子扶着君浮空躺下,并大叫医生,按下呼叫器,然后用手轻轻地按揉他的太阳穴,浮空下意识僵硬了身体,然后才慢慢软下来。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一系列检查后表示君浮空的身体恢复良好,头疼也只是大脑缺氧的后遗症后便离开了,留下女孩子一个人照顾君浮空。
  拼命地缓过那一阵疼痛,思维也稍稍恢复,君浮空怔愣片刻后问“姐,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唉,浮空你啊,因为没关掉液化气,所以一氧化碳中毒了,幸好当天我回去的早,否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以前就和你说过,液化气用完就关,看看,这下子知道厉害了吧!你真想丢下我一个人过?!”说到这里,女孩子感觉都快要哭出来了,原先的温柔都变成了强势和悲痛,君浮空张了张嘴,他记得自己明明关紧了液化气的啊。
  在君浮空几次保证不会让自己受到生命危险后,姐姐才终于放过了他不再说教,然后起身去给他买点吃的,君浮空待在医院的这几天一直昏迷,仅仅靠着营养液保持生命,所以,要吃些东西,稀软的粥是个好选择。
  眼前一块块的色块,东西时大时小模模糊糊,还转来转去,君浮空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脑袋嗡嗡作响,像是有人用一根针狠狠的钻进了他的脑子,使劲搅拌,把他的头颅里搅成一片糊状。
  【绑……绑定成功。】
  突兀的声音惊了君浮空一跳,他撑起身子看向周围,空空的病房里没有任何人。君浮空皱皱眉,然后再次躺了下来。
  【宿主你好。】
  君浮空使劲的砸着自己的太阳穴,疼痛不停地折磨着他,尤其是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
  “谁?滚出来!”君浮空稳着自己的声音喊道,但是声音里还是掺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不要想歪,这纯粹是疼的。
  【宿主不要慌张,我在你的脑海里】机械般的声音就这样说出了这么个让人防不胜防的事实,君浮空一边想:我哪里慌张了?一边想:这是个什么东西?还在我脑海里,绝对是在骗人的吧。
  【宿主请相信我,我是世界亲自钦定的系统,名为“正三观”】
  君浮空渐渐地适应了脑袋的疼痛,此时正在仔细思考这自称为系统的玩意儿说的话,虽然‘正三观’这种名字也确实有些奇葩。
  “然后呢?”君浮空冷静的问。
  【宿主以后和我说话只需要在脑海里呼唤本系统就好,无需说出来。本系统的功能是和名字相同的,是需要本系统绑定一个三观端正的人去改变一些三观不正的事情。】
  ‘三观端正?我?’君浮空有些不确定这东西的选人标准了,说他三观端正,还不如说他天性冷淡,世人的感情和谗言不能轻易左右他的想法。
  【本系统与宿主绑定是个意外,宿主的本性并不适合本系统,但因为宿主濒死时发出的异常能量波动生生把本系统拉了过去。】
  ‘然后?’君浮空意识到下面说的才是重点。
  【系统的绑定宿主一直是死去的魂魄,宿主濒死却在最后被救,本系统因为那异常波动被迫与还是生魂的宿主绑定】机械音终于失去了冷静,略显恼怒的声音。
  ‘于是?’君浮空的头痛已经完全好了,感觉和平常没有了两样,只是非常的疲倦。
  【本系统被迫耗费了巨大的能量,很快就会陷入沉睡,而宿主因为生魂状态时精神与本系统相撞,所以略微受伤,但本系统已经为宿主治好大半,剩下的本系统无能为力,需要宿主自己去寻找解决之法。】
  君浮空觉得这个东西绝对是在幸灾乐祸,就算是机械音也无法遮挡。
  ‘然后呢?我不觉得所谓的绑定像个很普通的绳子系在一起。’
  【确实,绑定本系统后宿主需要去其他世界做任务,当然也会有相应的报酬,一个世界后宿主会有一个月的休息时间,宿主不需要管时间流速的问题,每完成一个世界,此世界会流逝一个月时间,无论宿主在其他世界呆多久。】
  君浮空更觉得好笑了,其他世界?这种东西不是小说上才有的吗?
  【宿主不需要担心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本系统的能量已经不足以支撑长时间清醒,所以很快基础系统将会醒来为宿主解答】
  ‘等等,你的意思是这相当于一项有薪资的工作?工作一个月休息一个月。’
  【宿主可以如此认为,但鉴于本系统与宿主生魂绑定,所以宿主每次去其他世界都需要用自己的身体,同样不用担心时间流速。但是宿主相当于没有保险,身体的受伤就是本体的,所以宿主要好好保护自己】
  君浮空叹了口气,稍微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他的心情也稍微平复了一下。
  ‘那么,怎样解除绑定?’
  【理论上系统只能与亡魂绑定,此时与生魂绑定还是头一次,所以具体本系统也无法知道,普通的解绑方法是无权无效的,方法只能以后慢慢寻找,本系统能量耗尽……将……沉睡…睡】
  君浮空皱眉,这个情况是他万分想不到的,难道这辈子就做这一个工作?这不是他想要的,另外,其他的世界他真的不好奇,他宁愿平平淡淡过一生。
  【叮!基础系统苏醒,宿主你好,我是‘正三观’基础系统】
  君浮空:……怎么感觉这个好像要比上一个要活泼。
  【宿主是否已准备好?我们要去第一个任务世界了!】
  君浮空:……不只是活泼,智商和理智也生生跌了一个档次。
  ‘等等,我需要和姐姐交代一下。’君浮空没有反驳,而是缓了缓时间,虽然他很不喜欢被其他东西绊住的感觉,但谁让这东西神秘莫测无法断定实力呢,而且,他也隐隐的感到了这个世界的一丝神秘的力量,那压迫的感觉是在警告他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吗?既然还无法抗衡,那么就先顺从吧。
  和姐姐商量了一下,略过某个奇怪的系统,君浮空成功的说服姐姐让他去工作,一个月后就回来,虽然姐姐很担心,尤其是这些天还出了这一档子事,但也知道弟弟早就是成年人了,独自一人过活也不是没有过,而且决定的事从来都不会被人劝服,没办法之下,也就由得他了,也幸好自家弟弟是个不会吃亏的主。
  被拉入某个黑洞洞的空间,君浮空身体略微不适,头晕晕的想吐,在脚踩到实地后差一点直接摔倒,这种感觉是君浮空从来没有感觉过的。
  【宿主因为是实体穿越空间所以会在空间扭曲的时候会感到挤压,绑定时的精神损伤也会造成不适,但宿主身体素质强悍,很快就会适应。】
  确实,很快那种闷闷的眩晕感就消失了,君浮空站起身查看周围的环境,很好,一样是整洁干净的病房。
  ‘我需要做什么?在这种我一无所知的世界。’君浮空拉开病床旁边的窗帘,阳光肆无忌惮的刺进房子里,一瞬间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但实际上并没有,君浮空试过,病房的门是锁死的,窗户也是被紧锁住的,这是在防止病房里的人逃出去。
  【宿主请接收世界背景】
  君浮空接收到了一大段强灌进脑子里的数据,原本就有损伤的精神直接紊乱,他花了好一段时间才理清了这些数据。
  基础系统弱弱的向君浮空道歉,并表明自己下一次一定小心,君浮空淡淡的嗯了一声,他现在没心情理这个系统,理清的数据还需要他消化。
  一段时间后,君浮空渐渐地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信息。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支柱,俗称天命之子,这个世界原本的支柱将自己的势力发展的极大,和自己的爱人幸福一生。然而过了几百年的后世却有一个人因为失误的空间裂缝卷到了这里,这位误闯者在后世也是一位成功的商人,性格霸道手段狠厉,手里还掌握着后世一些新型武器的制作方法,于是就在此处,后世的优秀人才和支柱展开了宿敌般的较量。
  期间误闯者爱上了一个女人,女人温柔善良抚平了他心灵上的创伤,误闯者放弃了和支柱的争斗,摆平了阻碍他的哥哥,誓要和这个女人长相厮守,即使这个女人是他的亲姐姐……
  支柱没有了威胁,这个世界也便恢复了原先的安宁,但是,爱上自己的姐姐这种事,系统认定为三观不正。
  看到误闯者因为自己的灵魂并不是这个身体的,所以不算是女人的弟弟,女人知道弟弟身体里的灵魂是另一个人后也放下了心,君浮空皱了皱眉,感觉,很怪异。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渣作,不会写文案……不会起标题的蠢新。
 
  ☆、正三观,近亲相爱(2)
 
  乱#伦……难道这是灵魂不同就可以忽略的事实吗?而且如果君浮空没看错的话,误闯者是直接穿到了胎儿的身体里,相当于带着记忆转世重生,这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同的吧……而且,所有人都在祝福他们,偶尔的其他语言也会被别人强行掐灭,好似这根本就是一件小事,他们也不是亲姐弟。
  没错,系统认为这属于三观不正,而君浮空的任务就是阻止两个人在一起,再具体点就是想法子把两个人分开。
  君浮空看着空空荡荡的病房,首先,他需要的就是出去这个医院。
  君浮空现在的身份是误闯者,也就是君林名义上的大哥,曾经阻碍过他和他姐姐在一起,因为精神上有些问题,所以被君林强制押到这个精神病院做长期治疗,但可惜一直到现在原主的精神问题都一直没有解决,虽然大多数时候清醒,但偶尔的精神失常也是非常的疯狂,而且病发没有规律也没有预兆,迫不得已,原主一直被锁在三楼的房间里。
  君浮空看了看近两天发生的事,前两天君林带着原身的妹妹君棉来过,告诉原主他们的婚礼在一周后,希望原主祝福他们,然而原主当时精神正处在极度不正常的阶段,说了一半温柔弱小的君棉还是被大哥吓到,君林无法,只好带人离开。
  从小原主和君林君棉两姐弟关系就不是很好,因为原主从小就表现出和一般小孩子相比不正常的行为,这种怪异的举动吓到了还很小的君棉,有上一世记忆的君林判断出自家大哥精神有问题,几次向父母示意都被无视甚至有一次差点被打,君林也便不再管了,反正还没有任何伤人的倾向,直到原主17岁彻底病发,拎着一把菜刀就进了家附近的一座山,在密林里砍死了一条两米多长的大蛇,这才被家里人重视。
  问原主为什么会去山里砍蛇,原主说他抑制不了心里的焦躁和暴力倾向,有些影子一直在他身边叫他冲上去,一遍一遍蛊惑着他,他觉得实在忍不住了,但是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就到了林子里砍了一条蛇。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