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玛丽苏原始解 作者:秋日醉秋风

字体:[ ]

 
文案:
夏元辰是玛丽苏的守护者之一,是坚定的男神备胎。
一朝重生,睁眼就发现自己的头被死敌打破了。
“呵,年级小小就有疯狗的雏形了。”
后来,
“竟然是条粘人的小狼狗。”
再后来,
#论前世女神和一手养大的小狼,我该选哪个#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天之骄子 重生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飞白,夏元辰 ┃ 配角:苏锦梦,程明 ┃ 其它:
 
 
 
  ☆、第一章
 
  夜,渐渐的深了。乔飞白扒着窗户向外看,外面灯火辉煌,原来鼎沸的人声慢慢削弱,现在几乎听不到了。他执着的站在小板凳上,竖着耳朵听。
  听到了!花坛小灌木丛和墙角处响起了虫鸣声,不同的虫子,不一样的虫鸣声此起彼伏,形成了一曲交响乐。
  他分辨出了蟋蟀的叫声,总是那么响亮。这么熟悉,和在家时一样的声音。乔飞白翘起的嘴角缓缓向两边拉展,眼中的泪水已经要掉不掉。
  爷爷的话又一次响在耳边:“阿狼,你既然选择不去阿姨家,而是跟着你爸爸过。那你以后要乖乖的,要坚强。以后你就是小男子汉了,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哭。知道了吗?”
  乔飞白伸出小手抹抹眼泪。他只是有点想爷爷了。这么久了,爷爷都没来看过他。
  程明嘲笑他是笨蛋,分不清爷爷和外公。但他就喜欢叫爷爷,关他程明什么事。真讨厌。
  程明是他弟弟,是孟阿姨的儿子,和他一个爸爸。然而,程明从来不叫乔飞白为哥哥,一直都是“喂喂”的叫或者直接连名带姓的叫。而且,神情和他那个妈妈一样讨厌。
  乔飞白扶着墙小心翼翼地从小板凳上下来 ,别别扭扭的挪到床上。他趴在床上,褪下小短裤,摸摸红肿的屁股,终于忍不住涌出两行男儿泪。
  卧室的门被人打开了一条缝隙,一个小脑袋伸了进来。
  “哥?”来人小声叫道。
  乔飞白慌忙擦擦眼泪,别开头,不想理他。
  “乔飞白?”来人把门推开,抱着一个小型医药箱蹑手蹑脚地走到乔飞白床边。乔飞白依旧不吭声。
  程明把医药箱放到床头柜上,也爬到乔飞白床上,戳戳一动不动的人:“哥?我知道你还没睡,我看到你动了。”
  “干嘛?”乔飞白不再装睡,没好气的问道。
  程明对对手指,嘟囔道:“对不起嘛,哥。我知道错了。”
  乔飞白很吃惊,程明竟然知道向他道歉了。要知道,在这个家里,他帮程明背黑锅都背习惯了,而程明从来都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乔飞白撇撇嘴,不想理这个谎话精,叫哥哥也不行。
  “你怎么不说话?”程明不乐意了,自己特意趁着妈妈睡着跑出来找乔飞白道歉,乔飞白竟然不理人。
  “你生什么气啊?明明是你先动手打人,还把人推倒的。”
  乔飞白更烦躁了,完全没有和这家伙交流的欲望,直接赶人道:“你出去。我要睡觉了。”
  就知道这家伙会让自己背锅。明明这件事情大家都有责任。 
  事情的起因是,程明和同班的小女生在一起玩耍,掀了人家的裙子。小女生哇哇大哭,向附近的元辰哥哥告了状。那时候,夏元辰还是个一颗红心向太阳的小包子。他毫不犹豫地就要教训欺负邻家妹妹的登徒子。
  程明被吓得边跑边呼叫哥哥。乔飞白勇士飞快地挡在了弟弟面前,程明明再讨厌也是他弟弟啊,怎么能让外人欺负。
  被拉锯战搞得很不耐烦的夏元辰吐槽道:“一个山窝窝里的野种装什么大侠!”
  这句话迅速地点燃了乔飞白的怒火,他最受不了有人拿这个骂他了。当时,乔飞白疯了似的朝夏元辰拳打脚踢,即使被揍得很惨也坚决不停手,直到夏元辰被石头绊倒在地磕破头送往医院。
  这件事导致的后果就是,乔飞白被狠狠地揍了一顿,揍得稀里哗啦的,而且被勒令向夏元辰道歉。 
  见到乔飞白毫不领情,程明气哄哄地把手里的瓶子砸在乔飞白身上:“哼,谁稀罕找你!”
  乔飞白把瓶子捞起来,还好瓶盖没拧开,不然药水撒了,还要找陈阿姨帮忙换床单。他把碘伏放进医药箱,起身下床,把门关好,上锁。
  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在花果山上,他和一个叫夏元辰的大妖怪大战三百回合。正当他把大妖怪打的落花流水的时候,一只手劈空而来。
  那只手先是变得蒲扇那么大,然后直接化作厚重的大山,“吧唧”一下把自己压倒在地。
  之后,整个山谷里都回荡着孟阿姨的怒喝:“兔崽子,你知不知道夏元辰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人家爸爸妈妈是谁!敢打夏小少爷,我非揍死你不可!”
  威武不屈的乔飞白反驳道:“我爸爸也很厉害。”
  山谷中,那个尖利的女高音冷笑了一声,接着又是一番狂风暴雨:“兔崽子!惹事了还敢狡辩?受死吧!”
  眼见一座座大山劈头盖脸地砸来,乔飞白额头冒汗,硬生生被吓醒了。
  此时,外面传来“咣咣咣”的砸门声,还有孟阿姨不耐烦的催促声。 
  乔飞白拍拍胸口,长舒一口气,还好是个梦。他飞快地穿衣洗漱,心中暗想,长那么好看竟是一个大力气母老虎。脾气这么坏,整天凶巴巴的,难怪程明那么招人烦。
  乔飞白板着一张小脸打开卧室门,孟璐端着茶杯坐在沙发上嗤笑:“我还以为你今天要躲着不出来了呢!”程明偎依在她的旁边,看起来乖乖巧巧的。
  乔飞白不吭声。孟璐对他这幅死木头的样子早习以为常。她拿起包包,吩咐道:“既然都收拾好了,那就走吧。你最好祈祷,你能求得夏小少爷的原谅!”
  ******             ****** 
  夏氏集团下,一家医院里,一个单人病房。
  一个脑袋上裹着绷带的小男孩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旁的人立刻围了上来:“辰辰,怎么样?头还疼不疼?”
  “辰辰,来,看这是几?”
  夏元辰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担心焦虑的父母,有些回不过来神。
  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死在那些叛徒的手中。那些叛徒竟然以为乔飞白把他打击的没有还手之力,他们就能趁机上位了,呵呵,天真!倒是便宜了乔飞白那条疯狗。只可惜,自己再也不能守护心中的女神了。
  夏家夫妇见儿子什么反应都没有,只知道愣愣的看着他们,慌忙地按下按钮呼叫医生。
  “呼啦啦”一群医生护士涌了进来。 
  医生的动作使夏元辰不得不集中注意力先解决眼前的问题。他张张嘴,声音嘶哑:“爸、妈,我没事。”
  然而,他还是没能躲过检查,直到医生下定论说,“没什么大事,注意换药和复查”,夏家夫妇才松了一口气。
  在这段时间里,夏元辰已经大概搞明白了目前的情况。
  这是他小学的时候,和一个同校的学生打架,不小心被对方推到石头上把头磕破了。至于打架的具体原因,反倒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
  医务人员退出去以后,有保镖进来回禀:“孟女士领着两个孩子来看望小少爷,给小少爷赔罪。”
  夏夫人厌恶的挥挥手:“不见。”
  一大两小拎着礼品尴尬的等在门外。
  待夏夫人心情平静些了,才把人放了进来。 
  孟璐恭恭敬敬地把礼品放到一旁,点头哈腰的赔罪:“夏老板,夏夫人,这、这真是对不住,让孩子受了这么大的罪。都是我管教不利,对不起、对不起。”
  可夏家夫妇连个眼角余光都没有分给她,一心一意系在儿子身上。
  孟璐人长得胖乎乎的,身手却很是灵敏。她抓着乔飞白的肩膀,把人扯到病床前面来,呵斥道:“还不快道歉!”
  乔飞白跟没听见似的,勾着脑袋,一动不动。
  “聋了?道歉!”呵斥的声音更大了。乔飞白觉得病房外面说不定都能听到母老虎的吼声。
  夏家夫妇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场闹剧。夏元辰则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脑袋突突的疼。
  乔飞白!竟然是乔飞白! 
  很好,一醒来就看到前世的死敌。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夏元辰恨得牙痒痒。这家伙大了是一条疯狗,小时候也是一条小疯狗。现在他不能亲自动手修理这个小疯子,有人帮忙修理他乐得清闲。
  此时,气恼交加的孟璐狠狠甩出一巴掌,责骂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兔崽子,你还好意思闹情绪!你看看你把人家害成什么样子了,知不知道一点礼数!”
  乔飞白被打得向前栽了一下,后脑勺嗡嗡疼得厉害。他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夏元辰,眼神凶狠,梗着脖子坚持不吭声。凭什么要给这个辱骂我的人道歉!
  夏元辰这才清楚地看到乔飞白脸上青青紫紫的,有些肿,像是一个加厚的调色盘。这些,都是打架时留给对方的礼物。夏元辰勾勾嘴角。
  倒是那双黑亮的眸子,已经有了日后锐气逼人的雏形。此时,乔飞白瞪他瞪得得眼角都要被撑开了,眼神凶狠的像是一匹要择人而噬的小野狼。前世,他好像还因为这个眼神做了几天噩梦,想到这儿,夏元辰的脸色有些黑。
  夏妈妈有些看不惯孟璐在病房里又吼又打的,想要赶他们出去。留意到儿子感兴趣的眼神,又默默咽下了到唇边的话。
  “我不要他道歉。”夏元辰终于出声了。他忽略乔飞白惊讶的目光,伸出食指,指向缩在一旁的程明:“我要他道歉。”
  病房里,程明看到所有人的目光转而射向自己,顿时大哭不已:“哇哇哇哇······”
  夏妈妈终于受不了了,开口送客:“你的来意,我们已经知道了。辰辰需要静养,你们走吧。”
  “对不起,对不起,孩子太不懂事。等夏小少爷好了,我再让他们赔罪。”孟璐弯着腰,恨不得把脑袋磕到地上。
  “不必了。”夏妈妈厌恶地皱起眉头。
  这时候,坚持做锯嘴葫芦的乔飞白反而开口道歉了:“对不起。”
  乔飞白敛着眸子,静静地望着夏元辰头上的纱布和苍白的脸色,愧疚之情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夏元辰扫他一眼,别开目光,既没说接受也没说拒绝,只是回道:“我要休息了。”
  孟璐领着两人一离开医院,就狠狠掐了乔飞白一把:“长本事了是吧?你不是硬气吗,道什么歉!让你道歉的时候,倒是跟个哑巴似的。恶心的贱种!”
  然后,又在程明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哭什么哭!给我憋住!”
  孟璐牵着抽抽噎噎的程明气冲冲地走在前面,乔飞白攥着小拳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清静下来的病房里,夏元辰享受着爸爸妈妈的关爱,刻意卖着萌,心中却在想:乔飞白,我们,没完。                        
作者有话要说:  求掉落小天使~~求评论~~~~
 
  ☆、第二章
 
  
  书房里,乔飞白和程明正趴在一起写作业。
  外面传来孟璐响亮的笑声,程明扔下笔,立刻奔了出去。乔飞白低头继续,片刻就搞定了剩下的作业,收拾好文具放进小书包里。 
  他伸头向外瞧了瞧,孟璐刚才不知道和谁打过电话,正高兴着呢。而程明则窝在他妈妈旁边,在玩手机游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