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反派立志要洗白 作者:人世客(下)

字体:[ ]

 
 第111章 夺舍之术
 
    </script>    圆日在西面低垂,夕阳的余光将河水染成一片温暖的橙色,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架有一座雕有乌鹊的长桥。
 
    一位白衣女子临桥而立,背影纤细而窈窕,衣角和着微风轻摆。
 
    少顷,有一个面容艳丽的女修走到桥上,语气不善地道:“陈乔,你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吗?”
 
    那位白衣女子闻声转过头来,五官精致的仿如画中仙子,楚楚动人,正是和谢嘉音约好鹊桥相会的陈乔。她轻笑道:“秋仙子,谢郎未必会来,你急什么?”
 
    “你唤他谢郎?你怎么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所以会和他在一起,只是想借他背后的谢思静,脱离章家!”秋弦一语中的。
 
    被点破心思之后,陈乔一点也不急,她妩媚一笑,声如莺啼:“那秋仙子就留下来一起等谢郎吧,看看谢郎听过章家的事情之后,会气的拂袖而去,还是对我更加怜惜?”
 
    秋弦气得直跺脚,却也知道陈乔所言不虚,按照谢嘉音老好人的脾气,必定会对陈乔伸出援手。“陈乔,你欺骗他的感情,总有一天会有报应的!”她扔下一句话,气呼呼地走了。
 
    在她走后,一道阴冷无比的神识横扫而过,仿佛来自深渊,陈乔只觉神魂一阵颤栗,渐渐失去意识。恍惚间,听见十一二岁少女空灵的声音:“你当真是在骗我哥哥?只为了利用他!”
 
    离开仙客来之后,谢嘉音神思不属地走向鹊桥,纵然他心知要放下陈乔,但毕竟是第一次心动,哪能不难过呢?
 
    他一路行来,离开了鲜香四溢的仙客来,经过了人声鼎沸的任务堂……他再也走不动了,周围是一片明朗,为什么他却像是身处冰窟呢?
 
    他的心脏裂开了一道口子,汩汩地流着鲜血,却没人看到,没人能懂他的悲伤。
 
    谢嘉音蹲在交易坊的摊位上,心不在焉地挑选着灵果。他不急着买灵果,只是不想那么早去鹊桥,他不舍得陈乔啊,那个温柔如水的绝色佳人。
 
    理智告诉他,越早断了越好,但脚步却迟迟迈不开,它们好似只听从心脏的命令。
 
    心在说着:再拖延片刻吧,哪怕再留恋片刻也好。
 
    有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来买灵果,和摊主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风涛国谢府满门被灭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摊主道:“怎么没听说?任务堂上午就挂出来了,整整三百七十六条人命啊,无一生还。据说是擅长神识攻击的元婴期修士所为,至今没人敢接取任务。”
 
    那客人神神秘秘地说:“我有内|幕消息,他们是五年前就被人做下的手脚,一点一滴侵吞他们的神识,直到昨天才爆发。对方如此小心,想要查到根源,难啊!”
 
    谢嘉音手中的灵果全部掉落在地,惊声道:“你们说的是哪个谢家?”
 
    摊主答:“还有哪个谢家?风涛国姓谢的大户就只有历川谢家。”
 
    谢嘉音身形巨震,扑通一声坐倒在地,周围的人连忙将他扶起,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谢嘉音六神无主地道:“我来自历川谢家。”
 
    纵使对族人再是不喜,他也从没想过要他们死啊!他们身上毕竟流着同样的血,荣辱与共。陡然听到如此残忍的消息,怎能不慌?
 
    周围的人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但见他只有炼气期,他们也不撺掇他报仇,只是安抚道:“恶有恶报,修真盟不会任由这等恶人逍遥法外的!”
 
    谢嘉音猛地从地上跳起,召出代步灵兽,向着鹊桥而去。家仇当前,他哪有时间顾及儿女情长?自然想着赶快找陈乔说明白,然后去寻小静,商量报仇之事。
 
    旁人见他神色激动,难免有几分担心,转而想到不结丹无法离开宗门,这才放下心来。
 
    谢嘉音一路疾行,到了鹊桥,却见到令他神魂俱裂的一幕!
 
    仙客来的包厢中,秦宇正要逼问会长真相,程舟便推门而入,讨好地说:“主人,我给您带来一个好消息。”
 
    会长连忙转移话题,夸张地说:“哇,小宇子,你混得不错啊。弱冠之龄结丹的天才,给你当道童?”
 
    被程舟打断对话,秦宇面色不虞,冷冷地道:“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你的主人,你再这样纠缠,休怪我不客气!”
 
    会长大笑道:“这种天才给你当道童你都不要,不错,有我的风范!”
 
    秦宇不理会长故意攀交情的话,把程舟推出门外。程舟犹不死心,扯着嗓子喊道:“你真的会感兴趣的,和你最宠爱的那个小厮陆天泽有关。他通过外门弟子考核了,并且由于成绩优异,正在进行内门弟子考核,一个时辰前刚刚登上天梯!”
 
    一听和陆天泽有关,会长立马支棱起耳朵,听到最后,他神色大变,质问道:“小宇子,你居然敢让主人来玄天宗?”
 
    程舟还在继续嚷嚷,进入内门后,他和很多天才型弟子交好,知道不少内|幕,半是炫耀半是讨好地说:“凭借陆天泽的资质,要不了多久就会到最后一关,明鉴观天镜了。”
 
    “什么?主人还要照观天镜!”会长急得在秦宇的识海中走来走去,再没有先前的从容,他急声道:“快,小宇子,去救人!”
 
    把程舟关在门外之后,秦宇才不紧不慢地说:“原来陆天泽是你的主人啊,他在玄天宗有什么问题吗?我记得他在书里也拜入玄天宗了。”
 
    会长反驳道:“那怎么能一样呢!书里他是被你当作道童带入玄天宗,又不是通过考核进入玄天宗,哪里需要照观天镜?
 
    他是神木族圣子,一旦照了观天镜,就什么都暴露了!神木族和玄天宗有血海深仇,书里一百五十章之后全是玄天宗对主人的迫害,你居然还敢让他来玄天宗?”
 
    秦宇道:“你说的这些,我一句也听不懂,你给我那本书,我只看到一百四十九章就睡着了。”
 
    “不是吧?”会长急得挠头,抓狂地说,“也就是说玄天宗对我家主人的迫害,你全部没看?这一段我写的最认真了,努力揭露玄天宗的恶行,你怎么能不看呢?”
 
    秦宇抓到了重点,立马反问道:“《界主霸世录》是你写的?”
 
    会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道:“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快去救人!”
 
    秦宇神情冷硬地说:“你不跟我解释清楚,休想让我去救人!”
 
    “我靠!有没有搞错?这根本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解释清楚的,主人危在旦夕,我哪有心情在这里跟你说书?”会长威胁道,“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救不救?”
 
    “不救!”秦宇回答地干脆利落。
 
    会长的耐心也被磨光了,他冷冷地说:“很好,你不救,我救!”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秦宇忽然觉得全身都轻飘飘的,就像是漂浮在半空中,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他明明连抬手的动作都做不到,却看到自己的脸上露出一个张扬无比的笑容,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容,第一次有了几分狷狂的味道。
 
    夺舍!会长夺去了他的身体!
 
    非但如此,就连秦宇和小白、青龙他们之间的意念联系都被会长切断了。
 
    秦宇大声问道:“你怎么能用我的身体?”
 
    会长伸了个懒腰,拍拍脸颊,恣意一笑:“我为什么不能用你的身体?我对你这副身体熟悉得很呢。
 
    当初我带你回到虹元界,你的意识因为漫长的跨界旅行疲惫到了极点,直接陷入沉睡中,就是我替你CAO控身体。
 
    整整三年啊!每天都要被你妈强迫吃各种难吃的灵膳。小宇子,你们侯府也太穷了,害我还要吃那些不入流的东西。”
 
    秦宇微微一顿:“这么说,于芷君是我的亲生母亲?”
 
    会长嗤笑道:“废话,不是你妈,难道是我妈?”
 
    他不再理会秦宇,神识扫过秦宇全身,直接从白玉簪里拎出了四象神杖,“可以啊,小宇子真心混得不错,居然连中天那小子的本命法宝都搞到手了。有这四个小家伙在,主人有救了!”
 
    会长当即催动四象神杖,青龙冷冽的声音传来,“你不是主人!你是谁?主人去哪里了?”此言一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道身影齐齐浮现在半空中,死死地盯着会长。
 
    会长双手翻动,指若拈花,命令道:“听我号令!”
 
    青龙四人极力抵抗,却仍是不由自主地想要听从会长的命令。四人对视一眼,惊呼道:“这种手法好熟悉,是凌天大帝!”
 
    青龙眸若寒潭,冷声问:“阁下莫非是凌天大帝的法宝之灵?”
 
    会长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他清清嗓子道:“你们给我听好了,上天入地,我只有一个主人,那就是陆天泽,人称荒天界主!凌天那小子算什么?我只是看他求得可怜,出手帮过他几次而已,也配让我认为主?”
 
    说话间,青龙几人想要服从他的念头越来越强烈,青龙厉声道:“他夺了主人的身体,我们帮他就是助纣为虐,不如强制沉睡!”
 
    他在四灵中一向令行禁止,听到他的话,四灵同时选择了封闭自我意识。一旦陷入无意识状态,他们便重回神杖空间了。他们这一睡,不知要到哪年哪月才会醒来。
 
    这一下,无论会长如何催动灵诀,他们都毫无反应了。
 
    “妈的,什么玩意!当初要不是凌天求老子帮忙,给中天那小子培养真灵的秘法,这四个小家伙能同时晋升到元神期吗?十万年过去,他们别的本事没长,倒学会忘恩负义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