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肉文  双性

总有主角妄想开后宫[快穿]+番外 作者:不会下棋(上)

字体:[ ]

 
    文案:
    孤家寡人二十年的叶之洲突然多出了几个亲戚,还来不及弄清楚情况,他就莫名其妙的车祸濒死了,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没死成,还被强制绑定了一个救世系统。
    何为救世?
    NP毁灭世界!阻止N P就是拯救世界!
    ……
    好吧,阻止N P。看完系统介绍的叶之洲抽抽嘴角,为了安全回家,果断开始了这场冒险之旅——就当是在玩一个大型拟真攻略游戏好了。
    从此,主角要救的人,他先救;主角要做的生意,他先做;主角要收的小弟,他先收;主角要跳的崖,他先跳;主角要搅的基,他先……等等,这个不可以有,换一个换一个。
    ???:不,这个可以有。
    叶之洲(大惊):谁在说话?
    ???:你老公。
    叶之洲:……
    #每一世都有汉子非要拉我去搅基,怎么办,在线等,急#
    #【惊恐】每一世的汉子原来都是同一个,怎么逃命,在线等,急急急!#
    排雷:1、主角有金手指,苏苏苏,爽爽爽;
    2、攻一直都是同一个;
    3、作者智硬且偶尔逻辑死,所有世界背景设定架空,考究党误入;
    4、本文不是N P,一对一!坚决一对一!攻受双处!大家不要误会!
    内容标签:快穿 系统 爽文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之洲 ┃ 配角:太多,略过 ┃ 其它:求收藏求留言啦!
    ==================
    
    第1章 霸道姐夫爱上我
    
    叶之洲快死了,然后他又活了,还活成了别人的样子。
    车窗上印出一张陌生的脸,很白,很胖,胖得看不清五官。他垂眼,仔细打量着手中的“古董”手机,眼中一片震惊过度后的麻木。
    早上出门前他刚在通讯器上翻过日历,今天是星期六,星历3226年11月的第二个星期六。而现在,这部手机上的日历却告诉他,现在是地球历2020年11月中的某一天。
    司机开车很稳,凉爽的秋风从窗缝吹进来,带着一丝初冬的寒气。他闭上双眼,靠进椅背,缓缓整理纷乱的思绪。
    他记得自己出了车祸。两辆悬浮车正面相撞,他乘坐的那辆车直接被撞成了凹形。司机当场死亡,他则被凹陷变形的车身死死压在了后座,上半身全是被碎玻璃划出的伤口,身上多处粉碎性骨折,内脏估计也被伤得够呛,没立刻死去都是奇迹。
    意识模糊间好像有个古怪的声音在他脑子里说了几句话,问他想不想活,他回答想,然后就晕了过去,再醒来,星历3226年就成了地球历2020年,而他也从英俊潇洒的双S精神力天才,变成了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
    早知如此……他今天早上压根就不会出门!休息日就该用来睡觉,突然冒出来的亲戚什么的,谁爱见谁见!
    “小少爷,小少爷,醒醒,到家了。”
    司机的声音在前座想起,随后肩膀被轻轻拍了拍,叶之洲睁开眼,脸上恰当的露出一副刚睡醒的懵懂模样,慢腾腾的坐起身——好烦,胖子的身体太不好用。
    “小少爷,先生今天有点事会晚一点回来,他让我通知您,不用等他一起吃晚饭了。”长相憨厚的司机朝他笑笑,将副驾驶座上的书包递给他。
    他接过书包胡乱点点头,笨拙的将肥胖的身子从这辆“古董”车上挪下去,抬步朝不远处的别墅大门走去。迥异于平时的身体重心让他差点摔倒。踉跄几步,他勉强稳住平衡后干脆扶着路边的花坛边沿坐了下来,然后伸手从书包里翻出一个粉红色的翻盖梳妆镜——直觉告诉他,他所经历的诡异一切,这个东西都能给他解释。
    仿佛是为了回应他,粉色梳妆镜突然亮了亮,然后自动打开,唰一下在他面前弹出了一面光屏,上面浮现出一段黑色的文字,[宿主你好,我是01号救世系统,你可以叫我通天。]
    叶之洲好险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忙伸手顺了顺喉咙,将梳妆镜拿远了一点,皱眉问道:“01号救世系统?通天?车祸后就是你在我脑子里说话?你想干什么?我自己的身体呢?死了?这里又是哪?我现在这幅模样是怎么回事?”
    问题有点多,刚刚耗费大部分能量用来转移宿主灵魂的系统稍稍有点卡机。光屏停滞不动,过了好一会才重新开始出现文字,[是我在说话;系统已绑定,请宿主按照系统提供的资料完成救世任务;身体现在暂由系统保存,很安全;没死;这里是01号任务世界;为了方便任务,宿主所用的是任务相关人物的身体。]
    迅速消化整理所得信息,他准确抓到重点,“你的意思是,我完成你发的救世任务后就能安全回到自己的世界?不缺胳膊少腿,完完整整的回去?”
    [是的。]
    一直提着的心稍微松了松。事已至此,还能活着回去就好,至于什么拯救世界的任务,他做就是了,至于能不能完成,再说。
    被老天爷这个小妖精从小耍到大的叶之洲很快接受了现实……不接受也没办法,他现在都变成这样了。
    了解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东西,他也有心思注意其他方面的东西了。他将手中粉红色的圆形梳妆镜翻转着看了看,有点无语,“你不是什么系统吗?怎么又变成了一面镜子?对了,你这么大喇喇的竖着面光屏,不怕别人看到?”
    [我本来就是一面镜子。系统已绑定,光屏只有宿主可以看到。另,宿主和系统间可以直接用意念交流。]
    这方面倒是做得挺贴心。
    他环顾一下周围陌生的环境和自己白胖的手,敲了敲梳妆盒面,说道:“好了,给我资料吧,咱们早点把任务做完,早点安全回家。”
    光屏闪了闪,然后开始大段大段的往外冒文字,他忙敛神仔细看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看完系统所给资料的叶之洲抽了抽嘴角。救世系统,名字起得那么高大上,可这救世的方式……
    [阻止主角NP,就是拯救世界。]
    光屏上最后冒出一行总结语,然后闪了闪,消失了。
    梳妆镜还是那个梳妆镜,但叶之洲的三观却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三观了。
    这个世界的发展水平类似于古地球时的21世纪。战争不多,环境不好不坏,科技正在迅猛发展中,人们安居乐业,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
    但是,总有主角在无意识的毁灭世界。
    这个世界的主角名叫白莉,是书香世家白家的小女儿,被父母千娇万宠的长大,常年定居国外,性格温柔长相明丽,是个人见人爱的女神。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杨威,对她也是好得不得了,两人约定等到24岁就结婚组建自己的小家。
    天不遂人愿,在白莉23岁这年,在一次回国旅游时,她出了车祸失忆了,救她的人是云家新上位的家主,云柯。
    伤好后的白莉什么都不记得,不知该何去何从。云柯心生怜惜,见她对花草懂得比较多,便将她接回了家,让她在自己家当了个花匠。之后就是俗套的日久生情,云柯渐渐被白莉的温柔单纯吸引,白莉也被云柯的成熟体贴打动,两人感情渐入佳境,就差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了。
    然而事情总有意外,被云柯收养的世交家的遗孤觉得白莉成为云家主母后一定会赶走自己,便计划偷偷弄死白莉,阻止他和云柯在一起。他设计了一场车祸,却差点误坑了心血来潮来接白莉的云柯,危急关头,白莉挺身而出推开云柯,自己却身受重伤。
    云柯大怒,查明真相后将世交家的遗孤赶出了云家,并开始明里暗里的打压他,为女主出气。
    一个月后,女主伤好,还因祸得福恢复了记忆,想起了他那个远在国外,头顶一片青青大草原的未婚夫。远在国外的未婚夫接到未婚妻递过来的消息后迅速赶了过来,两人在医院里抱头痛哭你侬我侬。
    云柯很痛苦,痛苦就需要发泄,然后世交家的遗孤再次倒了霉,这次直接被玩死了。女主知道后很愧疚,却又感动于云柯对自己的感情,自此开始了在两个男人间的摇摆纠结之旅。
    为了争夺女主,两个男人开始各种明争暗斗,终于两败俱伤,女主很伤心,觉得自己是红颜祸水,自杀了。当然,没死成。两个男人却吓坏了,在女主的病床前保证不再争斗,且愿意和对方一起照顾女主。女主很感动,最后三个人幸福的在一起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还只是有点毁三观,然而三十年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三十年后,女主死了,在这三十年间她生了四个孩子,两个男主一人两个,一点不偏心。在埋葬了女主后,和平共处了三十年的两个男人迅速翻脸,开始以不要命的架势争斗起来。这种争斗直接延续到了下一代身上。然后下一代又有了下一代,且一代比一代厉害、一代比一代混得好、一代比一代斗得狠,终于,在女主死亡百年后,女主的后代终于把世界玩坏了。
    ……这种毁灭世界的方式真是一言难尽。
    而更一言难尽的是,他现在所用的这具臃肿身体名叫杜阳,身份是……被云柯收养的世交家遗孤。
    作为这段奇葩三角恋里最大的炮灰,叶之洲此时十分想要叹气。他打开系统伪装成的梳妆镜,调出穿衣镜功能,仔细打量起现在的身体。
    很白,这是第一印象。然后就是胖,非常胖,哪哪都胖,全身上下,也就眼睛还能看出个大概轮廓。叶之洲不忍直视的盖上镜子,活了二十年,他还从没这样“丰满”过。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低沉悦耳的清冽男声让沉浸在思绪中的叶之洲回了神,他抬头朝发声处看去,就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背光站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身后还站在一个娇小的身影。
    昂贵的定制西装,淡漠的语气,一丝不苟的发型,不自觉散发出来的强势气息……他眨眨眼,意识到来人应该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云家现任当家、女主的后宫之一,云柯。
    按照时间线来看,男主这时候已经把女主从医院接回家好几天了,如果这个男人是云柯的话,那他身后的女人……叶之洲将视线挪到站在云柯身后的那个娇小身影上,看向了对方头顶——两面闪闪发光的黑底红纹金边小旗子正在滴溜溜打着转,和资料里说的主角特有标志一模一样。
    看来这个就是女主白莉了。
    
    第2章 霸道姐夫爱上我
    
    “你手上拿的什么?”云柯见他不答,皱了皱眉,往前走了一步。
    叶之洲连忙收回视线,借着撑着膝盖站起身的姿势将梳妆镜塞入书包侧边的口袋里,回想了一下原主的性格设定,低头装作一副胆小内向的样子,小声回道:“没什么……云哥,你吃饭了吗?”
    云柯并没有因为他的回应而缓下表情,语气反而变得越发冷淡冷酷冷血,“抬起头来说话。”
    叶之洲听话抬头,与眼带不满的男人对视。
    不满?
    搞什么,关心你吃没吃饭你居然不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