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总有主角妄想开后宫[快穿]+番外 作者:不会下棋(下)

字体:[ ]

第90章 男神嫁我
    
    不用上学也不用上班的美好早晨,蒙头大睡的叶之洲被手机铃声吵醒。他迷迷糊糊伸手摸过去,却摸到了一只修长有力的手。
    “被吵醒了?”
    脸上被吻了一下,然后手机铃声消失。他挣扎着想要清醒,无奈睡意太重,被窝太软,身边爱人的气息太好闻,他动了动,又深深睡了过去。
    岑月白撑头看着他,眼中不自觉露出一丝笑意。调到静音的手机再次亮屏,他扫一眼来电提醒上沈子夏三个字,眯了眯眼,挂掉电话后发了条短信过去。
    沈宅,沈子夏看完短信后脸僵了僵,然后用力捶了下沙发抱枕。
    “大哥你怎么了?”沈梦夕端着早餐出来,疑惑问道,“是二哥的电话吗?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回来了。”沈子夏黑着脸起身,走过去帮她放盘子,“子豪有点事要忙,暂时住在岑月白那边。”
    “住二嫂那边?”沈梦夕顿时喜笑颜开,“那我得给二哥准备点东西……我现在就去买!”说完早餐都不吃了,直接转身跑上了楼。
    沈子夏目送她上去,深呼吸。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拿出来一看,苏煜,直接黑着脸挂断!刚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手机又响,他大怒,接起电话就吼,“你怂不怂!要追就追,玩什么迂回战术,我没你那么闲!”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然后尹飞宇特有的欠扁声音传来,“上火就多喝点菊花茶。”
    沈子夏一僵,看了看手机屏幕,确定上面来电的人不是苏煜而是尹飞宇后,忧伤的抹了把脸,重新将手机凑到耳边,问道,“你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岑月白和沈子豪的电话我打不通。”尹飞宇看一眼病床上灵魂正在快速变黑的范朗,又同情又嫌恶,“让他们来一趟医院,范朗越来越黑了。”
    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郁闷得沈子夏一口闷了手中的苦咖啡。
    叶之洲和岑月白赶到医院时已经是午饭时分,尹飞宇正守在范朗的病房门口啃着三明治,见他们过来直接说道,“范朗昨天还作息正常的复健吃药看书午休,体内那抹入侵魂魄像是完全没注意到病房外有阵法,不过等我半夜来查房的时候情况就变了,他灵魂被染黑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已经黑了大半,你们进去看看吧。”吃掉最后一口三明治,他从口袋里拿出湿纸巾擦了擦手,推开了病房门,“我爷爷听说了这件事后让我一定要给你们帮忙,啧,便宜你们了。”
    “谢了。”有天眼在很多事情都会好办许多,岑月白十分不吝啬他的感谢。
    叶之洲也道了谢,然后冲进房间查看了一下范朗的情况,皱眉,“他今天一直没醒?”
    “没有。”尹飞宇打开记录本看了看,算了算时间,“已经睡了十几个小时了。”
    “融魂到一半,入侵灵魂便可以操控范朗的身体,昨天作息正常的很可能不是范朗的意识。病房外的阵法已经被发现,入侵灵魂开始孤注一掷了。”岑月白查看情况后表情变得凝重,忙拿出几张符纸折叠后按照五行方位挂到病床周围,看向叶之洲,“你有章林和曹瑜的电话吗?喊他们过来。”
    叶之洲连忙掏出手机,一边拨电话一边问道,“找他们做什么?”
    “唤魂,他们是范朗灵魂被这抹入侵灵魂缠上时最后呆在他身边的人,且三人一起长大,符合唤魂条件。”岑月白简单解释了一下,又拿出一叠符纸摆弄起来,“要快,彻底融魂后范朗和入侵魂魄就再也分不开了。”
    章林和曹瑜来得很快,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叶之洲简单将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把他们推到了病床前。
    “什么融魂?你们又在折腾些什么?”章林变得不耐烦,伸手就要去扯挂在病床边的符纸,“还有这些是要干什么?你们神神叨叨的干什么呢!”
    “别动。”叶之洲上前拉住他的手,沉声道,“想你兄弟再也回不来你就继续作死。”
    章林依然有些怵他,闻言缩回了手,只敢在肚子里咒骂。
    两人不诚心不配合,强迫唤魂也毫无效果。叶之洲想了想,在心里问道,“通天,有办法暂时给这两人开天眼吗?让他们看到融魂的情况。”
    [是否提前预支任务奖励同身符?]
    同身符?感同身受?他连忙在心里点了确定,然后在小镜子吐出一黑三金四张符纸后,从口袋里将它们拿出来琢磨了一下用法,上前把黑色的那张贴到了尹飞宇身上,剩下三张金色的则分别给章林和曹瑜一人贴了一张,犹豫了会,又把最后一张贴到了自己身上,快速解释道,“这是同身符,都别撕,章林和曹瑜你们仔细看看床上的范朗,再告诉我你们到底想不想救他!”
    尹飞宇闻言收回伸向符纸的手,没有动。岑月白身体一僵,停下在病床边挂符的动作,看向了叶之洲身上的那张金色符纸。
    章林和曹瑜被贴得一头雾水,扭头想问,却被眼前突然冒出的黑影吓了一跳,“这、这些雾蒙蒙的影子是什么东西?!”
    “是你们的灵魂,我暂时将尹医生的天眼复制到了你们身上。”叶之洲一边跟他们解释着,一边适应了一下天眼的效果,然后看向了病床边的岑月白。所有人的身上都出现了一层半透明的影子,章林是混沌的灰,曹瑜是深褐色,尹飞宇是温暖的明黄色,而岑月白……
    “小洲。”岑月白低唤他一声,上前遮住他的眼睛,“不要看。”
    “为什么……”叶之洲的脸色变得苍白,抬手拉下他的手握住,有些抖,“你为什么……没有?”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有,怎么会这样……人怎么可能没有灵魂?
    尹飞宇侧头看他们一眼,沉默上前,给仍在惊叫的章林和一脸震惊的曹瑜解释原委,三言两语便让章林安静了下来。
    岑月白抱住他,安抚的亲吻他的眉心,“没事……其实有的,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可是……”
    “是透明的。”岑月白摸了摸他的脸,微笑说道,“人怎么可能没有灵魂,只是我的比较特殊,天生透明而已。我师父的一个好友也有天眼,他给我检查过,没问题的。”
    “真的吗?”叶之洲眼中染上希冀,“以后会慢慢正常吗?这样对你有没有什么危害?”
    “没有,大概等我身上的杀孽清完了,灵魂颜色就正常了。”岑月白再次抱住他,然后悄悄揭下了他身上的符纸,“别担心,你看我不是一直好好的。”
    影子全部消失,叶之洲紧了紧抱着他的手,强迫自己放松身体。真的……只是看不到吗?
    尹飞宇侧头看他们,目光刚好与岑月白看过来的视线对上,对视几秒后,又淡淡收回。透明?亏他能找出这种理由。
    抬手撕掉身上的符纸,他无趣的扶了扶眼镜。陷入爱情中的人,不仅智商,连眼神都不太好使。
    亲眼见过了那些玄妙景象,又听了详细的解释,章林和曹瑜的态度变得慎重认真起来。虽然与范朗大吵了一架还差点撕破脸,但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在那,得知兄弟有危险,能帮的忙当然一定要帮!他们听从岑月白的吩咐划破手指按到一张较大的红色符纸上,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从前与范朗出去潇洒快活的日子。
    尹飞宇和叶之洲退到病房角落,尽量不打扰到他们。
    没什么惊天动地的特效,在病床边挂着的符纸摇了几下后,关注着那边情况的尹飞宇就打开记录本开始写写画画起来,“染黑的部分退了点,他暂时安全了。”
    岑月白烧掉手中的符纸,然后朝章林和曹瑜点了点头。
    章林直接软倒在了地上,脸上满是后怕,“刚刚我一直心慌,脑子里还出现了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怎么回事?”
    “是那抹入侵魂魄的记忆。”岑月白淡淡解释,开始收拾病床周围的符纸,“唤魂需要重复多次,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最近别乱跑,小心沾染到不干净的东西。”
    叶之洲的关注点却在章林的前一句上,上前问道,“你看到的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里都有些什么?”
    “我看到两个小男孩在一起玩。”章林爬起身,脸色有些不好看,“还看到他们长大后……呃……”最近他的直男心受到的冲击有些多。
    “火。”曹瑜突然一脸苍白的开口,满眼惊惧的看向叶之洲,不自觉抖了抖,“大火,房子……房子里还有人……有人站在房子外面笑。”
    叶之洲心里一惊,想起之前查到的资料,严肃问道,“你说有人站在房子外面笑?”
    “对,我还听到有人喊他小涛……”
    小涛?那抹入侵魂魄的名字就叫罗涛,而大火……他忍不住握紧了拳,后背渗出冷汗。大佬名叫元昌,小时候过得很惨,母亲早逝,父亲嗜赌还有家暴倾向,奶奶因为生病的原因脾气也十分糟糕……在他高二那年,他的父亲和奶奶在一起争执中不小心打翻了油壶点了火,被活活烧死在了家里……元昌的奶奶曾给自己和儿子买过保险,他们死亡之后元昌获得了一大笔保险赔款,他和父母早亡的罗涛便是靠着这笔钱完成大学学业的。
    “怎么了?”岑月白上前拥住他。
    “月白。”他回神,侧头看他,“我想我们得去找元昌一趟了。”本来准备先分离出那抹入侵魂魄稳住范朗后再搞定大佬那边,但如今……解铃还须系铃人,元昌很可能也不清白,这场陈年恩怨还是让他们几位当事人自己去了结吧。
    元昌和他的妻子在几年前搬去了另外一座城市,岑月白要守着医院里的范朗盯着融魂进度,找人这事便只能叶之洲一个人去了。
    “让沈子夏陪你吧。”岑月白有些不放心。
    “不用。”他摇头,将要带的东西塞到空间里,“我不想让大哥再搅和到这些事情里。”原剧情里沈子夏和苏煜在主角身边浪费了一辈子,过得不怎么好。如今两人已经回归普通生活,范朗这边的事情还是不要再牵扯到他们了。
    岑月白将手腕上带着的佛珠摘下来,拉过他的手给他戴上,抱住他蹭了蹭,“早点回来。”
    他摸了摸手腕上仍带着体温的佛珠,回抱住他,轻轻点头,“好。”
    一天后,叶之洲独自踏上了陌生城市的土地。
    晚上八点,他找上元昌的家,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位长相明艳面带微笑的女人,年约三十,她在见到门外的叶之洲后愣了愣,疑惑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您……”
    “夏香。”叶之洲打断她的话,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晃了晃,“不想你儿子女儿一起死的话,喊元昌出来,和我一起去个地方。”
    照片里显示的正是罗涛的埋尸之地,夏香见了之后脸色大变,侧身就想关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