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范小三东宫日常 作者:南台先生

字体:[ ]

 
文案
 
玛丽苏小说就是玛丽苏小说,就是女神写的也改变不了它是玛丽苏小说的事实!
范小三惊觉自己穿越到青梅竹马的邻家妹妹写的小言文中,为了避免自己因为炮灰而炮灰,开启了劝谏太子的技能,当起太子的知心....小弟弟?
不知是哪位伟人说: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于是-----“殿下,选妃要挑胸大腰细腿长屁股翘的啊。”这本书的女主走的是清新平胸风,离她远点!!
“殿下,女子无才便是德啊!”这本书女主走的是剽窃古诗风,离她远点!!
“殿下,君子追求修身养性,骑射之类不必追求”这本书女主走的是百步穿杨风,离她远点!!
 
效果是有的,不过-------“殿下,你离臣这么近做什么?”
“殿下,你,你,你喜欢什么告诉我,别动手啊!”
卫惊风温和一笑“孤什么都不好,孤只好你。”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主角:范思卿,卫惊风 ┃ 配角:
 
    
    ☆、第 1 章
 
  晌午,一向安静的丞相府后院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惊得一对停在树上互相梳理羽毛的鸟儿乱飞一气,不过不多时,惨叫声就变成了细细的呜咽,
  “爹,我能不去给太子当伴读吗?”看嚎叫对范丞相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范思卿改换温情攻势,试图用眼泪让父亲放弃。
  本来就因儿子试图抗旨不遵而怒火冲天的范丞相,看小儿子哭的像个娘们儿似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不顾小厮们的拉扯,抬起手上的戒尺,就要打范思卿,范思卿连忙抱头乱窜,四下又是一片混乱。
  范思卿仗着自己个子小,在各个假山中间躲避他爹的毒手,追不到儿子的范相觉得心脏一阵抽疼,也不追了,喘着粗气问范思卿:“我问你最后一遍,你去不去。”
  憋屈的范思卿冲范相撇嘴:“爹,我不能去啊。”太子再好也是个炮灰反派啊,可是这又不能和范相说。
  瞪了猫在假山底下的范思卿一眼,范相怒极反笑“哼,圣谕以下,明天你是老老实实的走去还是我绑着你去,你自己想。”话音未落,已是走出花园。不理范思卿了。
  留下范思卿一人在假山下思考人生。
  看父亲的样子,自己不去是不可能的了,而且是皇帝的旨意,不去就是抗旨,在这个时代是要灭九族的,自己不可能拿家人的命开玩笑,既然一定要去,那就想方法避免被炮灰的结局好了,还没等范思卿想出个一二三来,就有祖母身边的丫鬟鸣翠来请小少爷去老太太用膳。
  范思卿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泥,连跑带颠的跑去寿乐堂,还没等到进屋,便撒娇的唤着祖母,一进内堂,便扑在坐在罗汉床上的银发老妇人身上。
  老太太正在闭目养神,刚听到小孙子的喊声便觉身上一沉,笑着颠了颠范思卿:“可是跑来的,拧个帕子来给少爷揩揩汗”这是对鸣翠说的。转过头来捏着范思卿的脸,笑眯眯的问道:“我听今天侍候的人讲,小三儿今个中午被大爷教训了。”一边亲手接过洗好的帕子给范思卿擦汗。
  听到老太太叫自己小三儿,范思卿很是无奈,待听到问及中午时的事,撇了撇嘴“父亲让我做太子侍读,我不想去。”听到小孙子有抗旨的意思,老太太却笑意不减“哦?做太子侍读可是个好差事,小三儿怎么不乐意去啊?”
  亲奶奶哟,太子殿下那可是这本小说里的头号反派,和他走近了不是等着领盒饭嘛。知道老太太一定会问的范思卿拿出他早就想好的理由:“宫里规矩太多,而且我还不到六岁。”范思卿的生日在九月。
  原来是还没野够,知道范思卿的“理由”的老太太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亏他爹还特意请自己帮忙劝解,思到这,老太太敲了一下范思卿的头“一般像你这么大的官家子,一些连四书都习完了,就是你贪玩,只是启了蒙,现在给太子侍读都不想去,可是皮了你了。”
  范思卿已经打算好了陪那个反派太子读书的打算,听老太太这么说,连忙顺着应了,祖孙二人又用过晚餐,老太太便放了范思卿回屋,让早点睡,明日好进宫。
  范思卿回屋挥退丫鬟,自己躺在床上回忆剧情。
  在范思卿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很好的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并立马做下要当一个完美官二代的准备,直到那天听府里听丫鬟们闲谈时提到同为六岁的将军府的表小姐做了一首静夜思被圣上夸赞,并费劲心力的打听到这位才华让人倾倒的小妞叫苏柔儿的时候,范思卿不禁菊花一紧:
  卧槽,说好的架空历史呢?这明明就是他女神写的玛丽苏小言文!
  说起范思卿这个只懂得欣赏岛国出产的动画片的人为什么会了解一部小言文,这还得从头说起。
  就像所有宅男一样,范思卿也有自己心中的女神,和其他宅男不一样的是,范思卿的女神不是这个妹妹那个姐姐,而是他邻家青梅竹马的小妹妹:王萌萌。
  萌萌会走啦,好可爱;萌萌会叫哥哥啦,好可爱;萌萌会写小说啦,好可爱。隐藏属性为妹控的少年搜集了所有妹妹写的小说,自然有王萌萌的成名之作:霸道王爷爱上我——王妃你别跑。
  作为好哥哥当然要为自己的妹子加女神加油啊,范思卿当时还在贴吧里为表妹撕过逼,想想当时的题目,范思卿恨不得自剁双手,这个楼的主题帖叫做:配角智商低到不认直视,作者还我高冷的太子来!!!
  当时范思卿看到楼主在帖子中回复到:作者是傻圈吗,太子怎么会看上苏柔儿,不会写就不要乱写啊。就炸了,引经据典的将楼主好一通损,直逼的楼主□□道歉为止,现在的范思卿欲哭无泪,萌萌啊,你这是坑哥啊,太子看上苏柔儿是太子的事,你不要写太子的爹以为是太子身边的人教唆太子啊,最后不是斩首就是抄家的,妹子,哥哥当时看文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这么暴力呢?世界需要和谐啊~
  范思卿在床上翻来覆去,自己爹爹是丞相,娘有诰命在身,两个哥哥也出仕已久,自己应该不会被灭……吧。
  可是想想这是本小说,范思卿瞬间就萎了,鬼知道自己会不会真的因为这件事领便当啊!
  纠结了半夜的范三公子第二天被下人叫起的时候明显还迷迷糊糊,本就偏白的脸上挂着两个黑眼圈异常刺眼,老太太还没起,范思卿在门口拜了拜就像他爹辞行。
  本来有一大堆话要嘱咐自家儿子的范相看了看范思卿的黑眼圈,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摆了摆手示意范思卿快走,他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
  范思卿就这样登上了离开范府的马车,带着自己的衣服,开始了自己上六天休一天的陪太子读书的日子。
  抛开自己可能要被炮灰的因素,平心而论,范小三在东宫的日子还是不错的,太子温和有礼,从不以势压人,偶尔还会指点一下范思卿的课后作业,以防第二天被太傅骂的过于凄惨,就比如是今天。
  “范思卿,我叫你写的字在哪里!?”范东行被自己的小侄子气的一口气差不点没喘上来,吼完之后才发现这是东宫,连忙告罪。太子挥挥手,示意不用在意。
  范东行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兄长总是被范思卿气的不顾文人风骨,摔门而去。
  范思卿被吼也很无辜,都不明白自己叔叔怎么这么爱发火,求助的望向现在唯一的队友---太子范惊风。
  怎么了这是,范思卿望向太子。
  看范思卿的小眼神,卫惊风无奈的笑笑,用口型比量着:字帖。
  什么鬼,范思卿越想越糊涂,继续望向助攻,太子有比量了两个字:论语。
  这回范思卿是彻彻底底的反应了过来,然而还是那就已经被用过无数遍的话,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范思卿,他!没!写!
    
    ☆、第 2 章
 
  看着因为自己拿不出作业马上要上演手撕侄子的范东行,范思卿行动快于脑子,范东行只觉腿上一紧,低头一看:自己侄子正挂在上面,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
  范思卿表示他其实想扑进他叔怀里的,奈何势比人强,就自己的身高来讲,也只能勾到大腿,抱住大腿之后范思卿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立马疼的眼泪汪汪——腿一定紫了!
  “二叔,思卿错了,二叔不要生气好不好?”主要是别罚老子抄书!
  范东行看自家侄子可怜的小样,其实火气已消了大半,只是今天不罚他的话,以后会不会养成不好的习惯不说,这还有个太子爷呢,国之储君,不可轻之。
  看范东行不说话,范思卿忍不住加了一把火“二叔,思卿不是故意的,真是忘了,我把作业补上好不好啊。”知错能改,这回该可以了吧。
  哪知范东行想了想说:“既已知错,那便将论语抄两遍,明日送来。”这回又可以让侄子长记性,又不用教坏太子了吧。看范思卿难过的低下头的范东行心里算计着。
  妈蛋,亏老子低下了昂贵的头颅向你卖萌啊!!!
  范思卿表示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鬼知道用毛笔抄书是怎样销魂啊,是能把人销死的啊!!!
  直到用午膳的时候范思卿还没从被罚抄书这个致命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卫惊风看范思卿闷闷不乐,连一直喜欢吃的桂花糖蒸栗粉糕都只是用了一口就搁了筷,不禁有些不解,便问了出来:“思卿可是因被太傅责备而不乐?”
  听到太子问自己的话,范思卿一愣,没控制住的瞅了太子一眼,正对上卫惊风温雅略带关怀的眼,范思卿眼角一跳:妈蛋,这是瞧不起哥的心里素质吗!?范思卿上辈子就没什么羞耻心更何况用投胎一次呢?
  太子,你还是太天真。
  “恩,我没写作业,叔叔是不是生我气了啊?”竟然罚老子抄书,二叔你是条真汉子!
  卫惊风听范思卿委屈的要哭出来的声音,面上不显,只是放在心上,打算下午骑射课的时候再哄他玩笑。
  卫惊风第一次见到范思卿是在那天的上午,宫中的荷花开得正艳,看太傅领来个小孩子,卫惊风便猜到这便是父皇为自己挑的侍读,范相的小儿子,范思卿。
  在之前母后就向自己提点过,范思卿为范相之子,自小养在祖母林氏膝下,这林氏却是皇帝的姨母,颇受皇帝敬重,故要对范思卿多照看一些。
  其实范思卿今年比太子还小三岁呢,何谈侍读,只不过是让范思卿陪着在宫中读书,以示恩宠罢了。
  卫惊风是打算像对那群庶弟一样对范思卿的。
  可是听到小不点的孩子像自己行礼问安,人小小的,但规矩却行的一板一眼。突然想起了妹妹养的那只小兔子,也同范思卿一样,白白小小的,招人喜欢,这时的太子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萌,只是觉得自己要照顾好范思卿,像妹妹照顾着那只兔子一样。
  想想下午的骑射课,范思卿更加的不开心。六月正是伏天,就算东宫里有冰盆,但是将冰盆搬到演武场却是不现实。还好他年纪小,主角也不是他,于是就向教骑射的师傅告了假,在一旁歇着。
  躲在大树下面偷闲,嫌弃打扇的宫女子力气太小,范思卿自己用力扇着扇子,远远的看着在不远处站在烈日底下练射箭的太子。
  搭箭,瞄准,“嗖”的一声,正中红心。
  “啪啪啪”卫惊风听到身后的巴掌声,回头一看,快要躺在椅子上的范思卿笑嘻嘻的望向自己。看太子向自己看来,范思卿也没起来,指了指身边的椅子,示意太子过来歇一歇。老是自己坐着也不是个事不是?
  坐在椅子上接过侍候的人递来的毛巾,擦干净脸上晒出的汗,便见范思卿拿着桌子上的雪山梅吃的开心,卫惊风笑着摇摇头,到底是个孩子,亏自己中午时还想着如何哄他开心,一碟子吃食就高兴起来。
  感觉太子瞅着自己吃的雪山梅,范思卿很是纠结啊,你说你都这么大了还想吃什么零食啊,真没节CAO,但是想到这是自己的上司,也许将来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的范思卿也很没节CAO,于是他问了一句:“吃吗?”并将碟子向太子手边推了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