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古穿今之我家皇帝总作死 作者:我思古人

字体:[ ]

 
文案:
宠狗狂魔陆思古是一家游戏开发公司的一名普通程序猿,每天过着朝九晚五毫无建设的平淡生活,晚上靠直播打游戏消遣,但他的游戏打得并不好,回回都被人虐得很惨,直播效果更是惨不忍睹,直到有一天,家里突然出现一个身穿明黄龙袍、自称朕的怪异男子,陆思古的生活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入坑须知
1、本文讲的其实就是一个死宅技术控将一个华丽的真龙养成一个接地气的土龙的故事;
2、这是作者的第一篇文,各方面都不大成熟,所以请大家入坑须谨慎。
 
阅读指南
1、本文古穿今,涉及朝代半架空;
2、伪直播,恋爱为主;
3、前期傲娇后期忠犬华丽帝王攻x腹黑毒舌平凡程序猿受
 
内容标签:古穿今 直播 网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思古,明越 ┃ 配角:赵又筠等 ┃ 其它:强强,年下,傲娇,近水楼台,阴差阳错,欢喜冤家
 
 
 
  ☆、第一章
 
  陆思古刚走出电梯,远远地就听见一阵激烈的犬吠声,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夭夭发出的。
  事实上,整个楼层就只有陆思古家养狗,小区虽没有命令禁止居民养宠物,但从大家脸上嫌恶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们对宠物,尤其是狗这种经常会在半夜里发叫,吵得人不得安宁的动物有多抵触了。
  电梯门关上的刹那,陆思古明显地感受到投在他背上的眼刀有多么凌厉,即使背对着他们,他也能够想象得到他们脸上的表情。
  只是,夭夭一向都很乖,从来不会乱叫,就算生气愤怒,也顶多是在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绝不会像今天这么失态。
  如此,只有一个可能。
  陆思古不由地加快了脚步,同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一股无力之感也从心底悄悄爬了出来,蔓延至心头。
  他一只手提着给夭夭的狗粮,另一只手提着今晚做饭用的食材,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从包里摸出钥匙打开房门,就见四只眼睛刷刷地向自己看了过来。
  其中两只,圆溜溜、水汪汪的,看着自己的时候,里面仿佛落入了星星,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另外两只眼睛,也大大的、圆圆的,只不过是瞪的,瞪得像两只铜铃,又因为其中添了满满的不爽和怨气,使得那双第一眼见时非常惊艳的凤眼无比狰狞。
  “喂,陆思古,赶紧把这个蠢东西弄走,它咬着朕的鞋了!”
  那个自称朕的男人似乎有些狼狈,一只腿跪陷在沙发里,另一只腿,准确地说是脚,被夭夭咬在口中。
  本来,在看见陆思古的时候,夭夭的嘴有松动的趋势,放在平时,它早就飞奔着过去扑在陆思古的身上了。
  但当听到那声“蠢东西”后,它圆溜溜的眼睛眯了起来,露出了一抹危险的神色,同时嘴也呲了起来,现出了锋利的牙齿。
  陆思古看着眼前的情景,怔愣了半天,目光扫过被折腾地不像样的客厅,一向风淡云轻、比平静的湖水还要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眼看着男人的手就要摸上挂在墙壁上那副自己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清明上河图壁画,陆思古放下手中的东西,像平常那样半弯着身子,拍了拍手。
  “夭夭,乖,过来。”
  那只有着一身长而柔顺的漂亮毛发的大型金毛犬,在听到陆思古的唤声时,下意识地就温顺下来,脑袋一会儿扭向陆思古,兴奋地望着他,一会儿又扭向面前这个可恶的男人,恶狠狠地瞪着他。
  “夭夭,再不过来今晚就别吃饭了!”
  陆思古见它没有松口的意思,不由地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果然,对于吃货来说,不让吃饭是一件要命的事。
  金毛犬的眼神暗了一暗,犹豫片刻后决定放弃嘴里的臭脚丫子投奔主人的怀抱。
  只不过,转身太过突然,它的牙齿不知什么时候勾住了鞋子上的一条金色丝线。
  于是,在一阵痛苦的嗷嗷狗嚎声中,沙发上的男人被一个大力地从靠背上拽了下来,情急之下,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揪住壁画的下端。
  只听乒乒乓乓、噼里啪啦。
  那幅占据了整个墙面的巨大壁画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他一把抓了下来,波及到旁边的一只装饰性青花瓷瓶,将它打在地面上摔了个粉碎。
  而夭夭和那个男人,包括沙发面前的茶几,全部被这幅清明上河图的壁画压在下面。
  陆思古脸上的裂痕有加大和崩裂的趋势,看着眼前的情景就好象亲眼见证了一场可怕的山体滑坡。
  “呜呜,呜呜……”
  夭夭在壁画下痛苦地呜咽着,陆思古怕狗在里面被闷坏了,连忙上去把壁画掀开,自动无视卡在沙发和茶几间同样狼狈的男人。
  “陆思古!”
  男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壁画下爬出来,一张被怒气占据的脸看上去比冬天里阴云密布的天空还要可怕。
  他抱起刚才被夭夭咬住的那只脚仔细查看,在看到脚上套着的用金色丝线绣成的精美龙纹的鞋子上绷出的一根细丝时,整个人化身成即将喷涌出火热岩浆的火山,不对,是已经开始喷了。
  “这可是朕唯一的鞋子,唯一的鞋子啊,陆思古,你要赔朕,不对,像你这种平民怎么可能会赔的起这么珍贵的东西呢,啊啊啊,都怪这只死狗,朕本来就没有衣服鞋子穿,它还这样对朕,不行,朕要宰了它,反正朕也吃不惯你们这里的饭!”
  说着,抄起一旁的网球拍,怒气冲冲地就朝夭夭所在的方向扑来。
  可怜的金毛犬被鞋子上那根结实的丝线绊的一颗牙齿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掉落,此时正张着嘴可怜兮兮地让它的主人查看,看到阴怨的身影朝自己扑来,浑身的长毛差点没竖起来,吓得连忙撒开腿四处乱窜躲避男人的追击。
  这一蹿不要紧,又打碎了另外一只花瓶,凌厉的爪子快速地划过壁画,在上面刮出了几道异常刺眼的长痕。
  这一下,轮到陆思古不爽了,他一脸阴郁地望着在客厅里四处乱窜的一人一狗,感觉自己胸中的怒火爆出来能炸碎一个地球。
  当然,他没有让这样的怒气爆出来,从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陆思古内心纵然再波澜起伏,传递到脸上也是轻风拂过一般的淡定,几乎没有痕迹。
  不过,那额头上突突跳动的青筋还是暴露了他内心不可压抑的怒气。
  于是,陆思古伸手拦住了对夭夭紧追不舍的男人。
  只不过,他没有拦住,男人力气很大,又在气头上,更重要的是,他有所谓的,嗯,武功,自己的胳膊伸过去的时候,差点没给他折断。
  眼看着房子就要遭受毁灭性的打击,陆思古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使其听起来平静却又不乏震慑力。
  “明越,你再不停下来就给我从这里滚出去。”
  喧闹的客厅瞬间安静下来,那个被称作明越的男人也立马刹住脚步,一动不动的就好象被人点了穴道。
  陆思古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他走向被吓得魂不守舍的夭夭面前,见它嘴角的毛发处染有几丝鲜红的血迹,心里一惊。
  “张开嘴让我看看?”
  金毛犬听话地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尽是委屈。
  陆思古弯下腰查看它的嘴,果然,上门牙那里缺了一颗,露出一个黑黑的小洞来,正是刚才被金线绊到的那颗牙,在刚才的狂奔中给撞掉了。
  作为狗控的陆思古在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立马从卧室里取出狗拴套在夭夭的脖子上,飞快地朝门外走去。
  “喂,陆思古,你要去哪里?”
  被无视了很久的明越终于忍不住开口,一时忘了自己那只绷了线的鞋子。
  陆思古没有理他,而是径直扯下挂在衣架上的大衣,砰的一声关上门,就带着夭夭离开了,留下明越一人呆愣在原地,有些不明状况。
  “艹!敢这么对朕!”
  前面那个字是有一次看陆思古直播的时候说的,陆思古很少说脏话,唯一一次因为直播时碰到一个嘴里跟含了翔似的喷子没忍住爆出一个脏字,就好巧不巧地给明越学去了。
  陆思古和金毛犬一走,屋里顿时显得异常清冷起来。
  柔和的灯光打在乱糟糟的客厅里,在视觉和情感上给人一种强烈的冲击感。
  对明越来说,这种感觉尤其强烈。
  陆思古刚才说什么来着?让自己滚蛋?
  呵!
  他冷嗤一声,刚才在和金毛犬缠斗过程中的那张狰狞的脸现在恢复了平静,倒显得异常夺目,有些让人移不开眼。
  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不想滚蛋!
  自己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都快大半个月了,每天被困在这个奇奇怪怪、异常诡异的地方,陆思古那家伙成天这也不让他碰,那也不让他碰的,他自己回来不是喂狗就是在耳朵上别着个奇怪的东西,然后对着一个亮晶晶的闪着光的四四方方的被他称作电脑的玩意儿自言自语。
  明明是他自己不正常,还非说自己有问题。
  明越的目光落在地面上那幅巨大的清明上河图壁画,泛黄的壁面上绘着鳞次栉比的房屋,有热闹的街坊,有往来不绝的行人,还有那用高头大马拉着的华贵的马车,他甚至能够在那繁华的街道尽头看到若隐若现的皇宫。
  所有的这些,都让他感到无比的熟悉和亲切,有那么一瞬,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梦醒了,他依然躺在自己宽大柔软的龙床上,有贴心的太监宫女伺候,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
  是了,那些从来没有觉得好吃的饭菜,在领略了陆思古的厨艺之后,他觉得简直是人间绝味。
  想到陆思古,明越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不耐烦地一脚踢开挡在面前的东西。
  这一踢不要紧,正踢中破碎的花瓶碎片,碎片很锋利,在鞋的前端划出一个口子,这下,明越彻底傻眼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请多支持~
 
  ☆、第二章
 
  陆思古带着夭夭上了电梯,一路向下的过程中不断地有人进进出出,看到这只体型庞大的金毛犬,尤其是看到它嘴角的血迹时,都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随后像躲避瘟神似的将自己尽可能地挪到距狗和人较远的地方。
  对于他们的这些小动作,陆思古一脸的不以为意,在电梯的指示灯闪到1时,他揉了揉夭夭头上的毛发,将它牵了出去。
  陆思古有每天下班回家遛狗的习惯,他住在13层,楼层虽高,好在有电梯,上下也算方便,只是对于坐电梯,夭夭始终不大习惯,因为重力和惯性的缘故,电梯每到一层停下都会让人产生晕眩的感觉,狗也不例外。
  所以,遛狗的时候,陆思古一般都会陪着夭夭走楼梯,今天特殊情况,且楼道的灯也坏了,他们不得不坐电梯。
  走到小区花园的时候,一记清脆兴奋的小女孩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哇,大狗狗~”
  不知道为什么,小区明明也没禁止养狗,但这诺大的地方除了夭夭,陆思古表示他还真没见过其他的狗,猫倒是见过几只,不过似乎是野猫,没人养的那种,靠在垃圾箱扒拉些残羹剩饭喂活自己。
  陆思古有时候会带些烤肠一类的东西扔给它们吃,虽说猫是养不熟的动物,一副王者气派高高在上的模样,但一来二去,倒也不像刚开始那样一见到陆思古和他的狗就躬起身子,竖起尾巴作攻击状。
  夭夭虽然个头有些大,但整体来说是一只极其漂亮的狗,它的毛色很纯,泛着淡淡的金黄,一双圆溜溜水灵灵的眼睛跟点了漆似的,异常好看,再加上它性格温顺,所以很招小孩子喜欢。
  陆思古每天遛狗的时候,就有很多小朋友想要和夭夭玩耍,只是往往被他们的父母阻拦,一来怕被狗咬,二来怕狗身上的细菌传染到孩子身上。
  对此,陆思古只想呵呵一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