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肉文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末世重生之地震后+番外 作者:肥猫不吃草

字体:[ ]

 
    文案:
    毁天灭地的全球大地震,让整个世界陷入崩溃的惊恐之中。随后的异常气候,冰封、酷暑,伴随着农作物的绝收,彻底将人们打入绝望的深渊。
    失去了最重要的人,麻木活着的青年,一睁眼,却回到了三年前……
    PS:本文日更,主受。
    内容标签:随身空间 种田文 重生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启言 ┃ 配角:杜程 ┃ 其它:末世天灾重生种田空间
    作品简评:宁启言在杜程死后孤独的生活,昏睡在杜程的坟前,后重生在全球大地震之前,并意外得到一个小小的空间。有了曾经的记忆,地震前后购买并收集各种物资,和新加入他们家的宁晓文、胡子共同在地震后,因为极端的环境原因而没办法快速恢复重建的社会中精打细算的过着小日子,并在有限的条件里,凭借重生前的经验让自家过的更好。而感情上,经历过失去杜程的生活,他才明白杜程对他的重要姓,曾经他以为自己不爱杜程,但其实已经深爱而不自知。
    这篇小说虽然有重生和空间两个金手指,但金手指作用很小,男主也没有什么逆天的幸运值和狂帅酷霸拽的作风和目标,只是在有限的环境和经验中精打细算的过着小日子。整篇文风相当接地气,充斥着家长里短的小事,读者旁观男主一家在地震后艰难的环境中借助空间和重生两个小小的作弊器相对安逸的生活。
    ==================
    
    第1章 最后的记忆
    
    尘土飞扬的土路上,逆着人流,一辆灰扑扑的自行车颠簸前进着。
    宁启言木然的蹬着车。
    距离全球大地震已经过去三年多了,活下来的人们已经逐渐适应了恶劣的气候,政府重建的制度也更加贴合如今的生存环境。当初弥漫了整个地球的悲怆与惊恐已经渐渐远去,一点点安稳下来的生活让人们重新燃起希望。
    宁启言看着擦身而过的一张张或平静或微笑的脸孔,自嘲的勾起唇角。
    深刻的孤寂将他与整个世界隔离开。
    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骑到终点,将车推到山脚的车棚。从被磨起了毛边的裤兜里掏出两颗土豆交给车棚里看车的年轻人。
    如今秩序正在重新建立,钱币从地震开始就已经失去了作用。不管做什么,都是直接用食物来交易。要是不想等会儿下山找不到这辆仅有的交通工具,宁启言就得老老实实缴纳“看车费”。
    紧了紧身后的背包,宁启言沿着不甚宽敞的山路走向山顶属于他的山洞。当年的地震震毁了城市近半的建筑,虽然他所在的小区幸免于难,但随之而来的极热极冷,让他不得不放弃没有了供电供水的家,随着政府的安排入山挖了个山洞以度过冬夏两季。
    山洞位于靠近山顶的位置,从山下走上来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宁启言看着不大的洞口,以及洞口周围平整过的地面,目光低垂。
    钻进山洞,熟练的摸索到安置火把的位置,点燃火把。昏黄的火光照亮了十二三平米的山洞。宁启言慢慢走到最里面,停在一处不大的土包前,静静的看着土包。
    “我回来了。”很久之后,宁启言才轻叹口气,低低的说了一句,就好像这里有人等着他回家。
    “听说市里的火葬场准备重建,到时候我就带你去火葬,这样以后就算回市里住的时候,也能把你带在身边了。这下你该高兴了吧。”宁启言边轻笑的说着,边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吃食。“我带了你最喜欢吃的肉,现在的肉食真是越来越贵了。昨天我拿了二十斤的土豆才换来六两兔腿。你说你,为了那么只不到三斤的兔子把命搭上,值得吗?!好吧,我知道你只是因为我没答应你,所以想发泄发泄火气,但你就不能给我点时间吗?!任谁要被掰弯都需要个心理过程吧。你倒好,一边要我和你在一起,一边又丢下我自己去了另一个世界……”
    被如今的气候折腾的不复白净的脸上眼眶微红,嘴角的轻笑却一直没有消失。
    宁启言轻声不停的嘟囔着,就好像曾经那个沉默的男人依然在他身边。
    时间一点点流过,坐累了,就斜倚着土包,宁启言不再说话,默默的回忆着记忆中的男人。
    从什么时候变得形影不离呢?
    好像是老院长让他和杜程一起住的时候开始吧。那时的杜程自从来到孤儿院,一年多都没开口说话。不过就算长大以后,杜程也是很少开口。
    记得刚住到一起,他根本没有在杜程身上花费什么心思。那时候的他为了能争取到当年上小学的名额,一门心思到院里那些阿姨身边讨巧卖乖。后来因为什么事杜程突然天天跟在他身边呢?
    时间太久了,想不起来了。
    再后来,因为杜程总守在他身边,而且替他解决不少看他不顺眼的孩子,所以他顺手也给杜程争了个上学的名额。
    再之后,两人一起读书,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只要一个人出现,另一个必定也在。就这样,一路陪伴,一起长大。
    高考之后,得知两人一起考上B大,老院长高兴的答应供他们读完大学。却没想,不等夏天过完,老院长走了。丢下整院的孩子,永远的闭上眼睛。被丢下的不光是近百个孩子,还有两人的希望。
    新来的院长,将刚过十八岁的他们撵出了孤儿院。别说读书,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每年近一万的学费如同一道深渊拦在他们面前。
    不过最后他还是走进了校园,因为杜程用当时并不结实的肩膀扛起了他的未来。
    过失杀人,判刑九年。180万。
    直到收到支票,他才知道突然消失了半个月的杜程竟然跑去给人顶罪。
    他什么也做不了,最后只能背上两人的行李,拿着支票,继续去读书。
    九年时间,他读完了大学,读完了研究生,又回到这里。买了一套大房子,布置了两人的家。
    等到杜程终于走出高墙,等到两人终于又能一起生活,却因为一个学妹的告白,杜程搬了出去。
    那时的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谈个恋爱,就让好不容易圆满的家再次破碎。堵着气,看着因为九年的污点而找不到工作的杜程到工地卖力气。直到地震之前,两人都没说过话。
    那场震天的地震,整个地球的颤动,哪怕过去三年,也没有人能够忘记。
    他更忘不了将他抱出残垣断壁的公司的那双鲜血淋漓的手。
    之后,他们像是同时忘记之前的冷战,回复了相依为命的日子。
    暴烈的太阳,干枯的植物,炎热的温度。他们熬过了夏天。冰封三个多月,侵入骨髓的寒冷,有限的食物,拥抱着取暖。他们熬过了寒冬。
    两年的时间,他们小心翼翼的活了下来。却又因为一个女孩的告白,激出了杜程的心思。突如其来的感情让他不知所措,让他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个沉默的男人。
    后来呢?
    后来不等他理清自己的感情,那个沉默的男人不在了。因为一只兔子,被人砍死在山林里。
    遮住眼睛的手,遮不住汹涌而出的眼泪。宁启言翻身趴在土包上,就好像这样就能再次感受到男人的温度。
    火把燃尽,山洞陷入黑暗。
    宁启言累了,倦了,突然不想再麻木的活下去。
    就这样吧……
    充斥着回忆的思绪沉静下来,渐渐陷入黑暗。
    也许过了一个小时,也许过了一天,也许过了很久。漆黑的山洞里突然出现光亮。柔和的白光越来越亮。而泛着白光的,却是摆放在土包前其中一个碗里的土豆。
    一个虚幻的身影缓缓浮现在山洞中,隐约中,似乎是一个高大的男人。男人弯下腰,将泛光的土豆放到沉睡着的宁启言的手中,然后指尖轻轻划过宁启言的脸庞……
    
    第2章 重生
    
    宁启言突然惊醒。
    “杜程是你吗?”轻声询问,宁启言环顾四周,没有发现男人的身影,不由自嘲的笑了笑,却在下一刻僵住。
    再次抬眼打量四周。
    雪白的墙壁,明亮的灯光,缓缓流淌的音乐……
    宁启言茫然的眨眨眼,下意识握紧双手,却被手中的异样吸引了注意力。
    一颗土豆?
    再次抬眼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环境,宁启言抬起空着的左手揉了揉眉头。说熟悉,因为这就是他回到D市之后买下来的作为他和杜程的家。无论是桌椅、电器,还是吊灯、开关,每一处都是他用无数个周末精心挑选的。说陌生,因为自从大地震之后,为了多一点食物,大部分家具都被他和杜程拆掉,木色的地板上铺上了厚厚的泥土,种上土豆和地瓜。早已不复最初的干净整洁。
    冷静下来,宁启言试着将手伸到枕头底下,找到熟悉的手机。
    2016年1月28日01:33。
    宁启言眨眨眼,又看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放下手机。他不确定现在是否是在做梦。或者说他真的回到三年前?
    宁启言不知现在该做什么,想了想,拿起手里一直握着的土豆,仔细打量。
    看了大约一分多钟,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宁启言正打算放弃,原本脏兮兮的土豆却一点点变成莹润的白玉色,最中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包裹住。
    宁启言沉了沉呼吸,起身快步走进书房,翻出放大镜。在放大镜下,白玉土豆最中央是一个袖珍版的小小农家院。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宁启言确信最开始手中的土豆确实是土豆的触感,但现在又变成温润的玉石一般。
    正想着,一闪神,宁启言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院子里。腿边就是一个归整的石块砌成的水井。不大的院子空荡荡的。院墙不高,但墙外一片灰蒙蒙的,怎么也看不到院外的景象。
    宁启言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能不能离开。下一瞬,他又回到了书房。
    宁启言觉得自己真是在做梦,否则如何解释他冷不丁从杜程的坟前出现在三年前的家中,又从家中去了个奇怪的院子。
    想到刚才的小院,宁启言突然想起白玉土豆内的袖珍农家院。手中的白玉土豆不见了,宁启言不信邪的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之前握着土豆的手。找了很久,才确定,白玉土豆确实不见了,不过他的手背上多了一个淡绿色的嫩芽图案。
    宁启言摸一摸嫩芽,他又重新站在小院中。反复实验几次。宁启言纠结的想着,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而他回到三年前就是传说中的重生?
    抽出笔筒里的铅笔刀,顾不得干不干净,微微用力,刀锋瞬间划破指尖。都说十指连心,尖锐的疼痛却让宁启言低低笑了起来。
    他从没想有一天自己会用这种方式实验是不是身处梦境。他也绝对没想到在他不想活下去的时候,竟然会回到三年前,地震还没有发生,甚至杜程还没有出狱的时候,顺带着还有了个不知名的空间。
    低笑停不下来,到最后宁启言已经放声大笑。
    他回来了,在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他还可以继续期待着和那个沉默的男人重新相依为命。
    待情绪慢慢冷静下来。宁启言再次进入空间,这一次,他里里外外将空间打量清楚。小院北侧的房子格局跟北方农村的农家格局差不多。一个大堂,两侧有两个房间,其中一间还是土炕,再加上两个储藏室。只不过除了土炕和连着土炕的灶台,其他什么都没有,还得自己添加。而院子更干脆除了三条石板路,其他地方都是土地。不过宁启言想了想,这样也好,方便重新规划。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