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随身携带系统 作者:巫诀

字体:[ ]

 
文案
每次穿越,遇到的不是渣攻就是渣受。
 
而他的任务就是为民除“害”。
 
渣渣们,等虐吧!
 
这就是一个乱穿文,古代现代未来末世人兽修真童话……
 
越来越美的受VS跟着受到处穿的苦逼忠犬攻。
 
 
os:英俊冷清攻和美受内容标签: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笙蒂龙天 ┃ 配角: ┃ 其它:未来幻想,架空历史,弱受,美受,装乖受
 
文章类型:原创-纯爱-架空历史-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95926字
======================================================================
 
祸水奴隶yu崩坏的童话
第1章 第一季
 夏笙刚刚聚集的意识差点被踹在胸前的一只脚生生再次踢散。
 
吐出一口血,夏笙哀叹自己的命运,该死的系统,竟然罔顾我的意志,自己根本没有答应这个游戏好吗。
 
 【警告,宿主不良言语影响视听,警告一次!另外,宿主这次的任务是杀死王上,祸患天下。】
 
夏笙嘴角抽搐,他在刚刚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处的地方,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战败国的奴隶,还是一名将死的奴隶,自己刚才硬挨的一脚就是因为那个奴隶贩子把自己踢到一个山坡下。也就是说他被遗弃了。
 
几天几夜,一般人的话此时不吃不喝早就死了,而夏笙却因为系统的关系没有丝毫虚弱,甚至刚刚醒来时,这具身体上的一些病症都在慢慢好转,不过身体素质还是很差就是了。
 
终于,有了力气站起来的夏笙踉跄的走向炊烟升起的村落……
 
 “大哥哥,这个给你。”不过五六岁的小丫头,拿着一束采来的野花递给河边的少年。
 
 “谢谢木沙。”夏笙接过野花笑道。
 
 “大哥哥,以后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好不好。”木沙也坐下,紧挨着夏笙。
 
 “为什么想嫁给大哥哥呢?”
 
 “因为大哥哥很漂亮,阿妈他们也都说大哥哥是最好看的人。”
 
 “呵呵”夏笙笑出声来,手掌附上木沙的头“好啊,大哥哥等着木沙。”正在这时,久违的系统提示应再次响起【触发剧情,宿主五日内入住皇宫,否则任务判为失败。触发剧情,宿主五日内入住皇宫,否则任务判为失败。】
 
夏笙的笑脸僵了,有没有搞错,他还什么都没做就触发剧情,触发泥煤啊!
 
河的另一边,一双充满掠夺的眸子望向河对岸。
 
 “王爷?”身边的人小心翼翼的开口,生怕惹怒这阴晴不定的人。
 
 “怎么。”慢慢转过头,望向身边的人。
 
 “已经晌午,该用膳了。”塔尔小心的提议。
 
 按照以往明雷泽是不会理会,但今日他的心情很好因此很是开心的同意了这个提议。
 
 “你去准备吧。”漫不经心的摆摆手,继续注视着河对岸的人。但是很可惜的是,河对岸的人很快就走了。
 
这让明雷泽很不喜欢,揪住一旁的侍卫“河对岸是什么村子。”这条河少说也有几十米宽,水流湍急更有暗流,一般人是不可能从上面过去也无法看清河对岸什么情景,但是明雷泽自小便有鹰一般的眼睛,区区几十米的距离对他而言与几米无异。
 
 “回王爷,是回村。”
 
回村,明雷泽皱眉,这个村子他是听过的,按理说一般的小村子像是一些贵族是没听说过的,但因为这个回村实在是贫穷又经常闹灾,在朝上听得多了便也记住了。
 
想到明珠一般美丽的人住在这么个地方,明雷泽心中一片恼火“渡船去回村!”
 
即使河中有暗流,渡船在上面极其危险。他的这个命令是没有人胆敢反驳的,因此众人又去找了船只,找到一个经验丰富的船员再加上几名熟悉水姓的侍卫便要离开。
 
 “本王也去。”说着,明雷泽踏上船,阴郁的面色让众人不敢反驳,生怕平白丢了姓命。
 
小船行驶在河上,随着河水荡漾,短短几十米的距离,硬是用去了将近一个时辰,此时的天色都有些发暗了。
 
小村子里因为几人的到来,而闹得鸡飞狗跳。无外是因为几人的土匪行径,凶狠的拍着门板,进屋后一句话不说便搜罗起来,见没有自己要找的人也不做解释的便离开去下一家,周而复始。
 
 “怎么了”木沙的阿妈询问刚刚进屋丈夫。
 
 “来了几名外乡人,其中有一人看那穿着像是皇族。”摘下帽子放到一旁。
 
 “阿爸,阿爸。”木沙蹦蹦跳跳的扑到进屋的男子身上。
 
正在这时自家的门也被敲响,夏笙从屋中出来正好看到木沙的阿爸将门打开,然后院中瞬间挤满了人。
 
明雷泽第一眼便看到屋中站立的人,也正是他要寻找的人,大步向前“跟我走吧,这地方配不上你。”
 
夏笙对他的话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又有些恼怒“我又不……”【皇族王爷,明雷泽更随或者不跟随。皇族王爷,明雷泽更随或者不跟随。】“认识你”后面的话有些气短。
 
其实夏笙心中已经决定跟随了,但需要一个好的借口,但他实在想不到这人竟是行动派,一掌砍向他的脖子,他便昏了过去。
 
次奥……
 
接住昏过去的人“我们走。”
 
 “你……唔唔”木沙想把人抢回来,但被阿爸搂在怀中又堵上了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漂亮的大哥哥被人抢走,心中委屈,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捂住自己嘴巴的手掌上。
 
深夜,夏笙是被颠簸醒的,有了意识之后颠簸更甚,这才发现自己这是在马背上,后背倚靠着的就是将自己打晕的人。
 
心思扭转做出反应,在这人怀中挣扎起来“放我下去,我要回家,你放我下去。”吵闹不休,几乎掉下马背,唬了冥泽雷一跳,也吓住了夏笙,僵着身子白着脸不敢再动。
 
 “活该,叫你闹腾。”冥泽雷轻拍了一下夏笙的头,是训斥的话可那语气远不到训斥的标准。没得到回答,掰过那人的身子,让他面对着自己。嚯,这小脸白的“乖,没事的。”将人搂在怀中拍着夏笙的后背“再说了,这不是有我在么。”
 
 “我要回家……”低下头眼眶里全是泪水,那小模样可怜的不得了。
 
明雷泽感觉自己的心肝都被怀中的小人攥在手里,柔软的不可思议“乖啊”
 
揪住明雷泽胸前的斗篷“呜,你放我……嗝,回家”。
 
无论夏笙怎么闹腾哀求,明雷泽就是不不回答,最终只念叨着“乖,我那里比你家更好,乖啊……”
 
乖、泥、煤!
 
哭着哭着,夏笙哭睡了,也让一直揪着心的明雷泽松了口气。
 
 “加快速度,天亮前赶回府。”对众人吩咐,又狠狠抽了一下马,另一只胳膊一边攥着缰绳,一边紧紧护着怀中的人不让他感到颠簸。
 
三天的路程,众人硬是在天亮前赶了回去,路上骑死了两匹马。
 
得到消息的王府众人,早早的便等候在门口,很快便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不过片刻便到了众人眼前。还好现在天色尚早,城镇中即使是小贩也没几个摆摊的,不然不知道损坏多少的东西。
 
马匹前蹄扬起,明雷泽一时没控制好力道怀中的人受到颠簸醒了过来。
 
他以为这人还要和他哭闹,却不想这人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头扭过去“哼”了一声,明雷泽失笑,还真是孩子脾气。
 
明雷泽先下马,伸出胳膊手掌向上“下来,我接着你。”却是对一旁行礼的众人置之不理。
 
夏笙向下望了望,他从来不知道马是这么高的,让他下去,他下的去啊?!瞅了瞅明雷泽再次哼了一声,做不屑状。
 
却不知道他明明害怕的不敢下来,却装作高傲我是不屑下去的小模样,直勾的明雷泽心尖痒痒,抓住夏笙的胳膊……
 
尖叫还未从喉咙里吐出来人便安全的落到明雷泽怀中。
 
 “混蛋。”夏笙气红了脸,不知轻重的打向明雷泽。
 
明雷泽对此丝毫不介意,这小乳猫一样的力气,给他挠痒痒都不够。他是这样想可他身后的人可不这样想。
 
 “大胆,你一介贱民……啊!”话还没说完便被明雷泽的巴掌甩到地上。
 
 “王爷……”身着红衣的女子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前几天还对她恩宠至极的男子。
 
明雷泽理都不理,安慰着怀中因他突然发怒而吓住的人“别怕,我不是对你生气。”看也不看红衣女子,吩咐着众人进府。
 
 “王爷,把妹妹安置在哪里?”鹅黄衣服的女子是明雷泽的正室,名为萨拉那乌,心知这便是王爷的新宠了,看到红衣女子的下场也不再多言。夏笙骨骼纤细,又被斗篷整个罩在里面,所以萨拉那乌也没认出被自家王爷搂在怀中的人是名男子。
 
 “你不用管,回房歇着吧,叫众人都散了。”他想啊,小人这么久都没有从斗篷里出来,肯定是害羞,他把人都支走了,然后叫他出来。
 
夏笙头从斗篷里出来,对着明雷泽抱怨“我是男的。”
 
 “我知道。”明雷泽拍拍他的后背安抚。
 
 “那她说我是‘妹妹’你怎么不解释。”夏笙觉得自己的怒火已经压抑不住了,早知道自己就偷偷的溜进皇宫,不利用这个自大的人了。
 
 “乖啊,无关的人没必要解释。”
 
一切为了任务,所以要忍耐。默念N遍,竟然将怒火压住了?
 
明雷泽将人抱到自己的卧房,将人放在床上自己则蹲下身脱下小人的鞋子,脚掌小巧,他一只手便可握过来“你叫什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