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肉文  柴鸡蛋  双性

魔王的导师 作者:hellrabbit

字体:[ ]

 
文案
 
因为朋友们在战争中失去了生命,埃里克被选中回到过去阻止这场战争,而这其中的关键就是阻止那个挑起战争的魔王。。。
互攻,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西方罗曼 穿越时空 骑士与剑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斯特洛/埃里克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第1章 CHAPTER1
  
  “我感到很抱歉,埃里克。”佣兵队长看着地上被麻布盖好的三具尸体说,“抱歉。”
  “不是你的错。”身旁的男人声音中带着被压抑的泣声,拳头在身侧紧握到近乎发青。
  “节哀顺变,”队长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他们都是不负荣耀的勇士。”
  “勇士?”男人很少见地露出轻蔑话语,“只有国王的骑士才能被称作勇士,只有他们会得到哀悼,我们只不过是用姓命做生意的可怜虫罢了!”
  佣兵队长沉默不语,只是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离开了。
  埃里克站在他的兄弟们身旁,无处安放的愤怒与心痛几乎让他失去了面对他们的勇气。过往在眼前混乱地闪现,但全是一些不合时宜的音容笑貌与嬉笑怒骂。
  “要是我们没有参加这场战争就好了!”埃里克想,“要是早知道会变成这样的情况,再高的佣金我们也……”
  他沉浸在无限的假设中,完全没有在意到从身后出现的法师。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您,先生。”穿着灰袍的法师说。
  埃里克被这声音惊吓到,下意识地回过头拔出剑,但法师只用一根手指就轻易地将他的剑化为一滩铁水。
  “别激动,先生,”法师摘下兜帽,露出灰白的头发,“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国王的仆人,或许您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皮耶罗。”
  埃里克当然知道他,这个王国里最有权势的法师:“皮耶罗大人。”
  皮耶罗微笑着看着他,又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尸体,说:“看情况,我们都希望这场战争从未发生过。”
  不知道为什么,埃里克觉得他有点儿阴阳怪气地,他说:“当然,但又有什么用,改变过去这样的事情,又有谁能做得到?”
  “如果我说我能呢?”皮耶罗灰色的眼睛盯着他。
  埃里克感觉他的目光像一条捕食中的蛇,他看了看地上的铁水,说:“您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炫耀这件事吗?还是说您这样尊贵的大法师愿意阻止这场战争,就是看不得我们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失去生命?”
  “相信我,我不愿意看到任何人为了战争牺牲,”皮耶罗挥了挥手,地上的铁水又重新铸成了剑刃,“包括国王在内。”
  埃里克狐疑地看着他:“你要让国王起死回生?”
  “不是起死回生,”皮耶罗说,“是不要经历这场战争,这样我们至少还能有短暂的和平,现在卡夏尔王子还小,摄政王显然不懂得什么叫做尊重。”他看着男人的眼睛:“你懂我的意思吗?”
  “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埃里克看了看手中的剑。
  “我想让您改变过去,”皮耶罗说,“阻止这场战争。”
  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但埃里克看到提蒙那暴露在裹尸布外的青色手指时,他把剑收了回去,对皮耶罗说:“请告诉我办法!”
  “明智的选择,”皮耶罗赞赏,“我观察了您很久,相信您是一位勇敢的好心人。”
  “我只是比他们懦弱罢了。”埃里克苦笑一声。
  “好吧,随您怎么说,”皮耶罗走近一步,“现在抓住我的手,我们得回王宫做好准备了,先生。”
  
  第2章 CHAPTER2
  
  这是埃里克第一次来到王宫,富丽堂皇之下掩盖不住的是悲伤一般的死寂,只有他们的脚步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的急促声响。
  穿越过冰凉的走道后,他们来到了一扇门前,守卫的骑士身着重甲,看了皮耶罗一眼后为他们放了行。
  他们又穿过几道门,让埃里克有种来到了鲸鱼肚子里的错觉,在粉色基调的房间中,他有些不自在地站在那里,看着墙壁上的金色装饰物和珍珠穿成的帘子。
  不久,一位衣着华贵的侍女牵着一个孩子的手来到皮耶罗面前,法师立刻对他鞠躬,恭敬地对他说:“卡夏尔殿下。”
  埃里克挑着眉毛看着这个睡眼惺忪的小王子,他大大的眼睛迷茫地看着这个闯入他王宫的陌生人,问身旁的法师:“他是谁?”
  皮耶罗单膝跪地,把他抱在怀里,说:“这是一位会为您赴汤蹈火的骑士。”
  “哦,是吗?”卡夏尔王子眨了眨眼睛,“我的护卫还不够多吗?这个能陪我玩什么呢?”
  皮耶罗宠溺地笑了笑:“不是陪您玩耍的,是能够把陛下带到您身边的骑士。”
  卡夏尔愣了一下,突然哇地大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说:“你骗我!你骗我!爸爸再也回不来了!他被那个恶心的家伙杀死了!”
  “殿下,您要相信我,”皮耶罗把他交给身后的侍女,侍女有些吃力地抱着挣扎的王子,法师看着他的眼睛温柔地说,“为了您,我们愿意把天上的星辰摘下,放到您的手上。”他施了个法术,萤火虫一般的光斑晃晃悠悠地飘散在王子周围,卡夏尔王子渐渐停止了哭泣,皮耶罗点点头:“我带来的这位先生就是为了回到过去拯救陛下的。”
  “真的?”小王子看了看埃里克,问他,“你能吗?”
  埃里克手足无措地站着,皮耶罗在他身旁咳嗽了一声,示意他点头,于是埃里克很笨拙地照做了。
  “哦,”卡夏尔王子用他那双近乎透明的眼睛看着他,伸出手来,“过来。”
  皮耶罗在一旁提醒他亲吻陛下手上的戒指,埃里克这才大梦初醒般地走过去,捧起卡夏尔宛若凝脂的小手,在那颗大的出奇的蓝色钻石上吻了一下。
  仿佛被他的吐息弄得很痒,卡夏尔的手微微瑟缩了一下,接着,那双柔软的手捧起他的脸,王子凝视着这位狼狈的雇佣兵,说:“拜托您救救我的爸爸,骑士先生,我很想他。”
  王子的眼睛就和他手上的钻石一样纯净,埃里克感到那双柔软的手仿佛摸到了他的心上,他颤抖了一下,就像害怕自己粗鄙的嗓音吓到王子一样,放低了音调,甚至带着些许惶恐:“我会尽力的,尊贵的殿下。”
  就在他想再次亲吻那双手的时候,侍女后退一步,严厉地瞪着他,让埃里克发窘。
  皮耶罗及时地走出来,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对卡夏尔说:“现在,这位先生需要一些证件,陛下您的戒指能否借我用一次?”
  小王子很爽快地摘下戒指,皮耶罗拿起桌上的火漆,用戒指在信上盖了一个章,接着恭敬地给王子戴好。
  “这样就行了吗?”卡夏尔看着他,“我困了。”
  “可以了,殿下,”皮耶罗对他说,“接下来就请您安心地睡吧,我们会改变一切,让您和您的父亲相聚的。”
  接着,侍女就带着王子离开了。
  埃里克愣在那里,皮耶罗把信塞给他:“接下来我给您说的话,您可一定要记清楚了。”
  
  第3章 CHAPTER3
  
  皮耶罗从包里拿出两个瓶子,递给埃里克,说:“这是能够打破时空的药剂,红色的那瓶能够带你回到过去,而蓝色的那瓶能够将你带往未来。”
  “药剂配方的关键是圣遗物的龟甲,”皮耶罗说,“仅仅能够制作成这两瓶,你千万要小心谨慎。”他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吊坠,上面是一个人物肖像,他将吊坠放到埃里克手中,说:“这便是阻止这一切灾难的关键人物,你要牢记在心。”
  埃里克透过烛光,看到了一个男孩,男孩有着一头金发,湛蓝的双眸与紧闭的薄嘴唇。
  “这是伊斯特洛十三四岁时的肖像,”皮耶罗的语气变得冰冷,“又有谁能想到今后的他会给整个王国造成灾难呢?”他不屑地说:“他的母亲就是靠爬上先王的床而获得了在宫廷里的地位,我们应该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把这个叛徒杀死,但很可惜,缺损的圣遗物最远只能抵达十年前…”
  “埃里克·维尔塔先生,”皮耶罗对他说,“请不要用看卡夏尔殿下的目光看待这个魔鬼,即便他的容貌像个普通男孩,但他的心却是无比恶毒、他的法力几乎致命,以至于需要陛下牺牲姓命才能将他杀死。”他又添了一句:“您别忘了,您的兄弟们,提蒙、吉伦斯、拉米尔是为什么而死的。”
  “要我去杀了他,是么?”埃里克在听到那几个名字后攥紧了手中的吊坠。
  “只有杀了他才能阻止这场叛乱,陛下才不会死,你的兄弟们和一些无辜的人才不会走上战场。”皮耶罗说。
  “我会杀了他的。”埃里克对他说,“为了自己对权力的欲/望而不惜牺牲他人生命的人,我在战场上偶然看见过他,他的眼睛告诉我他是这样的人,把我们的生命当做蝼蚁,高高在上。”
  皮耶罗点了点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喜怒无常,从小到大都是这样,阴沉狡诈。陛下吃过他很多次的亏,但却没有下狠心将他除掉。”他说:“先王看他可怜,在他第一次回王宫的时候教授他王族之血的防御法术,从此他再也无需惧怕普通刀剑的伤害。”皮耶罗又递给他一个银色的手镯,“但是,这个古老的手镯会封印他的一切法力。”
  “十年前,是伊斯特洛被招进宫的第二年,”皮耶罗说,“他和他母亲的声名狼藉让他们在宫中被孤立,先王广发邀请也没有人愿意教导伊斯特洛,您带着印有王家纹章的邀请函前去,成为伊斯特洛的导师,找准时机封住他的法力,杀死他。”
  事情会这样简单吗?埃里克观察着法师的神情,皮耶罗说:“我不得不向您承认这是一次极其冒险的行为,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他咳嗽了一下,“如果您成功了,那您就是陛下的救命恩人,荣华富贵自然不必我说,您的名字将永远被流传下去。”
  “我只想让我的兄弟们不要死。”埃里克看了看那个手镯,“我什么时候出发?”
  “如果您愿意的话,现在出发就行了。”皮耶罗说,“喝下红色药剂,闭上眼睛,您将会回到十年前的过去。”
  埃里克打开红色瓶子的木塞,仰起头将药水喝了进去,在药水滑进喉咙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阵眩晕,仿佛身体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第4章 CHAPTER4
  
  埃里克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是尚未开张的商铺,抬起头,王宫近在咫尺,在晨曦中显得庄严雄伟,和之前凄凉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摸了摸身上,确认了所有东西都在后,就往王宫的方向走去。
  看门的守卫拦住了他,直到他拿出那封邀请信,接着就有一名穿着丝绸衣服的侍从领着他来到王宫内部,一边絮絮叨叨:“这么久了,居然还有人来应聘,真是稀奇的事情啊!”
  “王子至今没有找到满意的导师吗?”埃里克为了缓解紧张,试图跟他闲聊,看看能不能在这之前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被选中。”
  对方想说什么,但还是理智地闭了嘴,带他走到了北面的一个会客厅中,让他在这里等待尤妮雅·埃路希尔夫人和伊斯特洛王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blwenku@yahoo.com
点击: